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在 frog 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为一家成立于 1969 年的国际设计公司,frog 早年就已经在为苹果、索尼服务了,在 frog 做设计也已经成为众多设计师的理想。2007 年,这家跨国设计与战略咨询公司在上海设立工作室,开始在中国发力。7 月 1 日,设计癖在国际体验设计大会(IxDC)上见到 frog 上海工作室创意总监 Franco Papeschi 和高级交互设计师肖又歌,向他们了解了在 frog 做设计,是怎样一种体验。

ixdc-frog1

Franco(中)、肖又歌(右)和设计癖

设计癖:我们有好多读者都对 frog 特别感兴趣,那么在 frog,通常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Franco:一般来说,我们的工作流程都是根据项目来的。在项目刚开始的时候,一定有一些问题是我们不知道的,当然我们的项目大多是商业方面的,例如「如何帮助人们提高生活质量」、「怎么把新产品投入市场」。这时候我们就会去寻找问题的核心是什么、本质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一些相关的更具体、更深入的问题需要弄清楚。

之后就进入到「调研阶段」,我们会研究别人做过的调研,同时自己开展调研工作。我们会去人们生活的地方,花时间在那里,观察他们做些什么,然后会思考,「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发掘甚至连他们自己都说不出来的行为和背后的原因,那些因为在生活中太过寻常而被忽视的东西。这个过程会让我们对问题有一些深入了解和想法,然后我们把这些反馈给设计师,并且开始解决问题。

在之后的「设计实现阶段」,设计师会和客户(或者创业公司)紧密合作,通常会进行一个「创意工作坊」(a creative workshop),把在调研阶段了解到的所有信息和情况在讨论中摆出来,进行头脑风暴,思考解决方案。我们会加入尽可能多的细节,制作原型,尽量让解决方案切实可行。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就没法给用户提供足够的价值,也做不出好的产品。

这个阶段会涉及和处理很多细节问题,同时也需要不同领域的设计师进行合作,用户体验设计师、交互设计师、工业设计师、绘图设计师,和设计过程中所需要所有领域的设计师合作,甚至是建筑设计师、开发者或者创意技术人员,这取决于最终的产品是什么。

ixdc-frog3

Franco 在对谈现场

设计癖:在一起工作的过程是怎样的,比如头脑风暴,这种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Franco:没有特别具体的事例,但是有意思的地方通常来自不同认知之间的碰撞。在研讨会上,每个都有自己的想法。研讨会上有设计师、调研人员、公司方面的人,这些人可能已经研究这个问题好多年了,也可能见过到相同的解决方法,这时候他们会产生怀疑,会问自己「但是我们以前也这样做过呀」。在这种情况下,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因此全盘否定现在的解决方法,而是应该反问「如果我们曾经这样做过,结果是什么?为什么没有效果?」你需要把这种情况当做调研的一部分。同时尝试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去实践这个方法。相较于感到沮丧而放弃,生发新的设计和新的概念才是这时应该做的。

设计癖:你们的团建活动都有哪些?

Franco:大约在每天的下午 4 点,我们会有一个「咖啡时刻」,因为每天的工作都很紧张,所以到那个时候我们需要休息一下。我们尝试每天都有一点「新东西」。我们会进行一个小游戏,或者会有休假归来的同事分享他的感受,比如「我刚去了菲律宾的一个潜水度假村」之类的。这非常棒,因为你开始了解那些每天在身边和你一起共事的伙伴,你们有了更加紧密和亲密的关系。之后我们喝完咖啡,有时候唱点卡拉OK,结束我们的「咖啡时刻」。所有这些活动,都是为了让我们自己、我们与客户之间有更多的交流,联系更紧密。

当然也有一些很正式的团队活动,而且通常是「工作坊」形式的,其中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叫做「团队跃升」(team leap)。在刚开始跟客户合作的时候,这是很有帮助的,能把有不同想法,不同性格联结在一起。你得非常开明和坦率,来发现和你共事的人有哪些优点,不管是逻辑性强还是情感丰富。

其中有一个小游戏,是让你说出「如果你变成一个动物,你会是什么」。这个游戏中,有人虚构动物,有人用平时常见的动物编故事,但他们都尽可能地反映出自己的性格。这能让大家开始交流,让大家明白,我们一起工作并不是拼装在一起的机器部件,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有温度的交流和配合。

ixdc-frog7

frog 早年为苹果公司设计的电脑

设计癖:这是一个来自我们读者的问题,他说他在深圳做设计师,想知道像 frog 这样的设计公司,你们的提案流程和提案方法是怎样的?

Franco:很多年前我在英国的一家设计服务公司工作,那时的公司有一套提案方法,就是提供「有创意的东西」。在最一开始接触客户的时候提供全新的、精巧难忘的创意,意图给客户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其实让我们的工作贬值了,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足够多的背景资料。如果在搞清楚客户公司的用户、遇到的问题的根本、问题的深层次原因之前,就给出方案,你只是一个想法和创意的「加工工厂」,什么都行,你想要多少方案和创意我们都有。但这不是 frog 想要的。

刚开始和客户接触的时候,其实是以一种特别对话式的方式,我们会问客户「你们的问题是什么?你们想要解决什么问题?公司将来有什么可预见的发展机会呢?你们想从我们这边得到什么?我们怎样做才能让你们相信我们的能力并与我们合作?」这样一些问题。如果我们之前确实有类似的案例,我们就跟他们开会讲一下我们做过的相似的项目,让他们明白我们确实在这个问题上有经验,有自己的想法和解决方案。如果需要我们对于某个特定领域或特殊情况发表观点,我们会去做调研,去探索去发现,不是一个新的方法或者方案,而是这个领域将来会发生什么,驱动力又是什么?

最后通常会是「工作坊」的形式让客户来进行评估,当然也是有趣的事情发生的最多的环节。我们会让他们参与到我们一系列的设计活动,我们试图通过一种合作的方式把他们的疑问、难题和机会都提取和剥离出来。这就是我们的提案过程。

ixdc-frog61

为微软设计的 Mac 版 Office 标志

设计癖:你们的办公室有什么供员工娱乐的设施呢?网上有很多谷歌办公室的照片,因为 frog 也是一个有趣的公司,想知道你们的办公室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设备和装置?

Franco:我们确实有乒乓球桌,我们有 Nerf 玩具枪,我们有人会组织非正式的瑜伽课程,也有健身的,他们有时候会在 4 点做平板支撑。但是要明确的是,我们并不是纯粹为了娱乐而设置一些设施,而更多地是为了能做出更棒的设计。其实我们自己创造的乐趣,比在公司里的休闲设备提供的乐趣更有价值。

肖又歌:因为 frog 在全球有 12 个工作室,而且联系非常紧密,我们不仅有物理空间(指公司的办公空间),还有一整套线上空间。我们和其它工作室都有话题小组,你喜欢建筑,可以进建筑群,在里面讨论新建筑、相关书籍。你可以和全球的 frog 员工一起讨论相关话题相关的最新的消息,这也是让我们区别于其他公司的一点。

Franco:对,这点确实很重要。怎么定义「好玩、有趣」,「好玩、有趣」并非消遣或者娱乐活动,而是有好奇心。你可以接触到 frog 西雅图、纽约、伦敦、阿姆斯特丹工作室的人,和他们交流,对当地发生的事件获得不同的视角。这才是让工作变得有趣的方式,不只是娱乐活动,而是被激发灵感,时时保持好奇心。

设计癖:那么你们线上交流的话题都是什么呢?只是设计相关的吗?

Franco:这倒不一定。举个例子,最近有一哥们儿说要分享一个对他工作有帮助的十佳歌曲的歌单,另一个就说要分享一个调研时的歌单,然后其他人也会分享他们的音乐。于是我们就有了很多歌单。我们有讨论书的人,讨论足球的人,也有讨论生活趣闻的小组。不止是设计相关的话题,还是关于好奇心。如果你能用不同的方式,带着兴趣去看待这些事情,看看他们表面之下代表什么,不要停留在「快来看呀」这个阶段。

ixdc-frog8

和 GE 深入合作的燃气轮机设计

设计癖:能细致地讲一下你们怎么调研的吗?

Franco:一般是有两种方法。一个是定性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选取少数人深入跟进,不是几百几千人的调查。数量从10、15 、20 到最多 30 人不等,和他们在一起 2 小时、3 小时或者半天。这时候你肯定不会去问一些「是与不是」的问题,而是问「你们都做什么」「你们怎么怎么度过这一天」这样的问题。肯定有几个问题是你一直找机会需要「榨」出来的,你会把对话往那个方向去引,不管是「环境污染」还是「他们使用的理财服务」。在项目范围内,你问的越全面越好,这就意味着要花一些时间,来弄明白他们在理财上的困难,他们缺钱要去贷款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他们会开始告你这些故事,把你当成朋友,有时候甚至留你吃晚饭,你会和他们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到人们工作生活的地方,你会看到真实的情境,这会让你了解那些没有被「说」出来的东西(unspoken part)。有个例子我记得特别清楚,是当时的项目是除草、整理花园的,我们调研了一位女士,她当时正在使用一台很费力、也不好修理的机器。但是像她告诉我们,「如你们所见,用起来很方便,特别好用」(Franco 这里在模仿她的语气和动作,作艰难状)。谁都可以看出来那机器很难用,但是她却说简单,这让我们想了很多,对人们来说什么是『简单』,是不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还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更易使用的产品。这件事情就激发了很多对设计颇有助益的问题。

定性调研的关键是找到一个「好的」用户,我见过的最好的用户不是普通的大众的用户平,虽然从盈利角度上来讲他们很重要。但是你得考虑那些骨灰级用户,那些对你不满意的用户,还那些根本不使用你产品的人,不管是因为买不起的还是不感兴趣。他们可能和你的用户有着同样的烦恼。他们可能用其他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你的产品太贵了,可能他们打折时才会买,或者用其他东西代替。

你可以从他们使用替代产品的方式上学到很多,甚至把学到的东西融合到你的产品里来。同时,对于骨灰级用户。你可以了解到什么让他们这么爱你的产品。

另一种调研方式是定量调研(quantitative research),但我们做的不只是数据统计调查(survey),不止是要弄明白数字,「多久使用一次」之类的。我们会把一系列尝试分解成一个一个的要素,观察用户选择某个要素的原因。定量调研会贯穿项目始终,尤其是在项目尾声,甲方公司通常会问说「你们怎么确保这个东西有市场」,定量调研的结构通常能够作出回答,这就是它发挥最大价值的时候。

ixdc-frog11

frog 上海工作室一角

设计癖:你们怎么选择定性调研的调研人群呢?

Franco:这是 frog 的秘密,但我可以说一下我们选择的依据。就是找「话唠」。你得找那些喜欢聊天、喜欢分享趣事的人。他们也许不是最好的用户,但如果他们能说出他们怎么使用产品,能帮我们弄清楚问题出在哪里,他们就是调研的最好人群之一。

设计癖:怎么不被设计潮流甩在身后,潮流就是指设计的未来趋势?

Franco:三种途径。第一,frog 的设计师们每天都保有好奇心,我们在微信、在 slack 上有交流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 frog 团队的五六百人,不断地在社交账号上发布新的东西,那些他们偶然看到的、正在经历的,关于未来的、新鲜的、有趣的事情。

第二,我们给客户做项目的时候,我们不止要了解这个领域、行业的现状,我们会预测它未来的发展和走向,以及背后的原因。通过调研,我们会发现那些的迹象,我们会不断搜集这些,进行深入研究,从而预测未来的情况。

第三,通过我的内部项目。不特别忙着做项目的时候,我们会给自己留些时间,做些探索和拓展,设计未来,做一些实验。比如诞生于 frogLabs 的Yibu,我们起初是当做概念产品做的,是一个不太会落地的儿童教育玩具,但现在它成功了。不论是一个观点,还是小型的技术实验,或者对可穿戴科技的设计趋势的调研,都会帮助 frog 搞清楚,未来可能是怎么样的。

ixdc-frog12

frog 上海工作室

设计癖:你们官网上有一个栏目「设计思维工具」里有一项叫做 FUTURECASTING,说「让客户不止关注于当前的商业现实,还能探讨如何塑造行业长远的未来」,但这不是分析师的工作吗,你们是设计师呀。

Franco:也许把。也许这是分析师的工作,也许是设计师的工作,也许是企业家的工作。我很努力,我想 frog 的其他人也都很努力地去做出现在他们职位描述中的事情,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挑战自己的职位描述,这是好事。我们很开心有这些在现有技能上很出彩,同时又能够从分析师、调研人员那里学习其他能力的员工。

同时,在 frog 我们还有战略分析师、调研人员、技术专家,有了这些人的通力合作,我们确实有信心可以预测行业的未来情况,这不是单独的个体能够做到的。

我们还会让客户参与讨论,这些人在他们的行业浸淫多年,往往都是专家,掌握着最有价值的信息和事实,我们要帮他们找出那些他们知道却没有重视起来的有价值的信息。

ixdc-frog13

头脑风暴中

设计癖:我们有很多中国的学生读者,想替他们问一下,怎么成为 frog 的正式员工?

现实层面来讲就是先来实习,实习是成为正式员工的第一步。通过实习你可以深入了解 frog design 到底是什么,我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什么可以带给我们成功什么不能。实习也可以让你通过在公司工作来深入实地了解这个行业。你不仅是工作,也是在学习,从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那里学习(不是我,而是我们公司的其他设计师比我好很多的,笑)。我们也乐于吸纳学生实习生,没有学生,没有初级员工,没有那些充满激情的新鲜血液,我不能保证我们会存活下来。

从理想层面来讲,取决于你想做什么样的设计。如果可以适应或者喜欢工作内容和方式上的不确定性,那么来在 frog 工作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我们每次面临的挑战都非常不一样,做同样项目的机会很少。所以我们要特别灵活,时时更新工作方法,每天都会学到新的东西。至少对于我来说,每天走进办公室开始,我就知道这天结束的时候会学到新的东西。

设计癖:那你们会选实习生的标准是什么呢?

肖又歌:举例来说,今年夏天,我们收到二百多份来自全世界的简历,他们的设计有的很接地气、有的很有创意、有的很疯狂。我们发现,很多中国学生,如果他们是在中国上学的话,他们的项目很多是 App 设计,我想因为中国现在的趋势是 App 设计,所以很多人选择 App 设计的项目。其中我们发现有一个在中国上学的法国学生,他设计了一套服务,关于在中国的体制和社会现状下,我们如何跟政府打交道的这样一个流程。我们觉得这个视角很独特很有趣,它是以很不一样的角度来审视,在我们的社会中,设计可以做什么。不止是设计一个 App,而是怎么运用设计思维来促进社会发展。就算这个项目不是那么成熟,但是这个想法十分有价值。我们想引入这种有灵感有激情、并且能用设计思维来促进世界发展的学生,你是否擅长设计一款 App,其实不太重要。

Franco:正是。如果想到 frog 实习、工作,这些外在的设计上的功力要很扎实,但做到这样还远远不够。你得知道你想为世界做什么,你的初衷是什么,你要怎样用设计去实现它。

ixdc-frog

frog 上海工作室

frog 两位设计师的言谈中多处体现设计了国际级设计公司对设计思维的理解和实践,他们活跃、有趣、充满激情的工作方式同样值得思考和借鉴。设计不应仅仅体现在外观上已在国内设计界达成了共识,但设计应该怎样渗入工作流程的每个细枝末节,怎样为社会提供更多的价值,中国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去探索、尝试和消化,与世界级的公司交流学习,正是加快这一过程的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作为设计界一员的你,如果有什么问题,希望询问哪一家设计公司,设计癖乐意效劳。在投票环节勾选你想要了解的公司,或者留言告诉我们你的问题和困惑,设计癖将与你一起寻找答案。

图片部分来自 frog 网站及官方,部分由设计癖拍摄

两位设计师的观点,你最喜欢哪个?

正在加载 ... 正在加载 ...

你想要了解以下哪个公司?

正在加载 ... 正在加载 ...

你此刻的心情

  • 63

  • 3

  • 3

  • 6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3)

  1. 虎斑猫

    nendo 的设计好有趣

    1. 梅子
      梅子

      同学,这里是 frog 专访,你走错文章了吧?

    2. 灬途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