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拟物真的到了黄昏了吗?

还原现实世界的交互设计才是拟物设计的最终目的,拟物拟的是现实,拟的是现实中交互方式认知方式获取信息处理信息的方式。

当我们在触摸屏上阅读时,滑动屏幕时翻起的“页面”,不仅仅是页面的颜色、质感、光泽的拟物,更是用户对于信息以一种现实生活中的熟悉获取方式——翻阅书籍的拟物。这时的拟物已经不仅是界面设计上的拟物,更在于交互方式,信息的表现形式,获取信息的方式,处理信息的方式。拟的不仅是物,而是现实。

niwu

我不知道为什么交互设计理论在“虚拟现实”这个词出来以后讨论拟物时却退化到了去讨论界面的光泽、质感等等这些细节问题,却没有讨论到“交互方式”,“获取信息的方式”和“处理信息的方式”等这些层面的拟物,前者更多情况下是界面设计师讨论的事情,而后者,是那群要还原现实生活的人思考的。所谓扁平化设计和拟物设计之间本身也并没有很大矛盾,它们都要本着降低认知成本,还原自然直接的交互的原则来设计。工业设计中的人机工程就是面对实体产品的交互设计,未来的交互,实体或者虚拟,都将会使产品成为人周围不露声色的助手,各种各样的自响应式设计和拟物将设计藏匿于“界面”之后,不论这个界面是实体的还是虚拟的。

腾讯CDC团队博客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叫数字时代的设计:拟物的黄昏,文章里表达了一种在数字时代对现实生活器物设计的真实感和工艺的“乡愁”,类似的文章我也在iD公社里看到,比如这一篇人与物的距离之变,主要表达了新技术的来临,对传统手工艺的“乡愁”,对工匠精神的怀念(让我想起来老罗),看起来复古到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对大工业生产的抵制而产生的“工艺美术运动”。在我看来,后者也许只是那种看到了电子邮件时的对信纸的怀念,而前者就有点过于纠结细节上的设计形式而流于观念狭隘。

而UI设计师西乔对Frog Design的首席创意执行官Mark Rolston专访却给人豁然开朗的感觉。其中Mark Rolston的一段回答很有总结和启发性:

不仅仅是更直觉式的操作方式,而是真正把数字世界和自然世界合二为一。计算机会变得更加适合与人类交流。交互方式会变得更自然,更符合人类习惯。而触屏技术正是实现这一趋势的突破。在未来,计算机会拥有自己的意识,能够不断学习和识别周围的一切,我们可以和它共处一室,使用语音指令,像与人对话一样在3D空间里和计算机进行沟通。

Frog Design是设计界内较早进入数字设计的公司,Mark Rolston的这种“让交互设计变得更自然、更符合人类习惯”等这种设计思想是一种对数字世界和真实生活的统一、包容的态度。

信息可视化和数据可视化都是很有意思的词,可视化是将抽象的信息和繁杂的数据的处理思想,具体形象地让读者认知数据和信息。这也是一种模拟现实中人类对于信息的获取与处理的方法。

微软实验室有两个未来交互的视频,效果看着很炫,都是直接而自然的交互方式的概念设计,如下:


当人们对设备的操作和互联都已经无缝,外界的设备可以以自响应的方式帮助人,一切复杂的东西全部藏在界面以下,用还原现实操作的方式来操作各种电子设备,未来的体验是拟物和互联。

互联网的发展很有意思,以前人们总说虚拟世界让人失去了在真实世界的生活,让人与人之间虽然通过互联网变得沟通方便,实则显得远了;而移动互联网和即时通信的出现又实实在在地拉近了人们的沟通距离。我觉得是数字世界反过来让我们的真实世界还原了真实,未来是一个无缝互联的世界。

在数字世界的交互中,“至繁归于至简”的思想可以让数字产品的复杂与冷漠藏到简单的界面之下,用户只需要几个简单而又自然,还原现实的自然的操作就可以调用功能获取信息,就像本文开头的那个翻书的界面。这个“至简”就是还原真实。这个时候,设计心理学中的Affordance(可供性)就很好地解释了还原真实的自然简单。前文Mark Rolston也提到“计算机会变得更加适合与人类交流。交互方式会变得更自然,更符合人类习惯。”数字世界将会更像一个现实中的助手,体现更“人性化”的一面,数字的真实藏在现实生活之下,看不见摸不着,却推动着现实世界更加地连为一体。

我很高兴地看到,数字时代的未来其实还是还原现实生活,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将会使得交互更加直接自然,就像从信鸽到电子邮件,马车到汽车,虽然有着对传统工艺的一份乡愁,我们像雕塑家一样,使本该互联为一体但又各自分离的世界又还原回来。我们不是将要生活塑造成现在这个样子,而是将生活“还原”成这个样子。

你此刻的心情

  • 1

  • 0

  • 0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4)

  1. pestwave

    拟物源于人类对大自然的如饥似渴的「向往」,向往进而变成一种「模仿」。

    人类很难有真正「原创性」的东西,大部分创造和发明都源于大自然的启示。

    由于想象力和科技的局限,人类往往甚至连「照着葫芦画瓢」都无法做到,每一次科技进步带来的结果就是让「葫芦」越来越像「瓢」。

    从长期看,在理想状态下,这种差距像极了数学里面的「无穷小」的概念:无限接近,但永不相连。在我看来这就是「人」与「自然」的本质差别。也是我在《设计熵和仿生学》里面提到的观点。

    令人感到高兴的是,我们正在经历一波以互联网、传感器、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狂潮,这种科技进步让人类朝大自然方向迈进了一步(至少从形式上看如此),现在亟待解决的是如何让人类的社会、思维等软件跟上硬件的进步,以便让这种「接近」变成一件好事。

  2. 匿名

    偷换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