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苹果的美学分裂

faceoff

电影《变脸 Face/Off》剧照

谈到苹果的设计,人们立刻会想到Jony Ive的现代主义、理性的工业设计,比如电脑、周边设备,当然还有iPad和iPhone。

虽然这些设备的功能越来越强大,但设备本身却越来越简洁明了。不管是 Magic 触控板还是 MacBook Air,几乎没有多余的东西。当然iPhone 4/4S 更是简单至极、设计精良的大师级工业设计产品。

1

但一直以来我对苹果美学有些迷惑不解。在这些平静、理性、经济的设计中,苹果软件的糖精味儿越来越浓。

当Steve Jobs首次介绍iPhone(有可能是他最成功的产品介绍)时,他开玩笑说iPhone只不过是一个前面带有旋转式拨号系统的iPod。显然这是戏谑,观众也报以意料之中的哈哈大笑。(我确实听说电话的一个早期原型机的确有这样的界面。)

但是当苹果发布一个极力模仿台历(上面有仿真皮革和带有撕痕的页面)的iPad日历应用时,谁也没有哈哈大笑。

2

当人们看到 Mac OS X Lion 上新推出的地址簿应用,乃至新推出的 Find My Friends iPhone 应用时,人们的反应更加平淡。

这些应用以及很多其它苹果应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于它们所运行的朴素的硬件设备,我认为是相反的美学。

显而易见我个人喜欢不带修饰的设计,没有一丝多愁善感的设计,并且我很讨厌苹果这些新的应用。为什么呢?

简而言之,因为它们都是谎言。它们试图告诉我们它们和现实物品之间的联系,并试图以此安慰我们(居高临下地照顾我们),但没这必要。加上「 皮革」镶边就能帮助我们了解 Find My Friends 的功能?即便对一个网络新手来说,明白一排书能有多难?莫非困难到只有把书摆在一个「木制」书架里才能让人们明白(这是一排书)?

3

它们只不过是为了表现纯粹的庸俗(kitsch)、多愁善感和修饰。正如米兰昆德拉的经典定义,庸俗就是「完全拒绝狗屎(the absolute denial of shit)」。它们是迪士尼式的应用,虚伪,邪恶。

最近用来形容这种设计风格的热词是「拟物( skeuomorphism)」。严格讲它的意思是保留之前设计的功能,但这些功能当时由于某些特定原因而存在,现在已经没有必要。iPad上那些合成器风格的应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上面有可以「旋转」的「按钮」,或者可以「插入」的「电线」。

请注意这和界面设计里的「隐喻( metaphor)」是两码事。钢笔末端加根羽毛,或者收到「快跑」指令后就发动的汽车,这叫拟物。

Mac OS X Lion桌面上的图标不叫拟物;这只是文字图标的一种隐喻用法,而不是想复制某个功能。如果如果它们出现在一个木制金边相框上,那才叫拟物。

两者之间的区别或许微妙,但是重要。桌面上的图标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他们可以很好地代表磁盘上的一些数据,很多用户不想深究这个概念。但日历是一个人们已经了如指掌的抽象概念,不一定非要以某种形式呈现,尤其是我们只不过通过一些像素就能表达日历的概念。

这些设计并非苹果幼稚美学的唯一证据。乔布斯在发布「iAd」(他的意思是「多愁善感」)时曾提到「感情」,并且苹果自己的广告经常出现一些甜得发腻的故事,比如爷爷奶奶在iPhone上和自己的孙子们拨打长途电话。这些我懂,很多人喜欢这一套,他们喜欢感情,别管多假(这些只是他们表演的广告;并不可靠;感情是虚假的、篡改过的,是个谎言),广告可以帮助卖出大量产品。

如果史蒂夫乔布斯在苹果发布会上的声明都准确的话,那么幼稚美学的根源似乎就是乔布斯自己。iBooks里面自带电子书是什么?《小熊维尼( Winnie the Pooh)》。他用来演示产品功能的片花来自哪里? Pixar电影。音乐呢?绝壁是大众、保守和多愁善感型的。最近在苹果公司举行的乔布斯追悼会上, Coldplay和Norah Jones登台献唱。你能想象这样的歌手出现在 Dieter Rams的悼念会上吗?

当然,不管苹果如何假装自己和竞争对手有所不同,苹果产品仍然需要吸引主流用户,所以采用大众流行文化可以理解。但我认为这更像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营销战略。对拟物设计的如痴如醉似乎在说这种一种根深蒂固的美学立场。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种设计美学没有延伸到产品本身上去?为什么不给 iMac 加个木箱,就像我小时候见过的那些丑陋的索尼电视。亦或为什么不加个盒子让电脑看上去像是打字机?

我们已经拥有这些漂亮、干净、高效的产品,却还要忍受这些可怕的、虚伪的、幼稚的垃圾?

我认为最有趣的软件界面设计是微软 Windows Phone 7 和 Windows 8 采用的 Metro。该设计并没有试图通过虚假的连贯性让人想起那些被取代的软件。 Metro本来就是为电子产品设计的。

苹果赶紧放弃这种倒退的美学幼稚,我迫不及待。

注:本文原载于Made by Many,顶部《变脸》剧照为后加。

你此刻的心情

  • 2

  • 0

  • 0

  • 2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3)

  1. 大ziP

    其实苹果一开始对iphone的设计 就是想推出一个崭新的手机 集所有电脑功能为一体 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这种新产品又不是谁都能接受的。拟物化的出现便是乔布斯做出的设计战略,人们对新的产品总会有一种恐惧 ,设想当一个拥有复杂功能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若能以一种我们熟悉的方式出现,我们必然更会大胆地去尝试它,这一点在中老年人身上是很重要的。当然我们现在大部分人都被这种方式所改变,拟物化或者对我们影响已没一开始那么大,扁平化的出现也确实是顺应了设计审美体验的需求。作者是有一定的前瞻性的嗯嗯~ 但我觉得还是不能否认当时的拟物化对人们生活方式影响,和产品营销的影响力的~~~

  2. 鬼冢昊

    说这话的是设计师,而不是商人,

  3. 夜寂城

    这年头敢说苹果“坏话”的人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