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你看到过的对你最具冲击力的设计是什么?

这么多年,学工业设计,用户体验设计,浸淫建筑设计,见过无数的奇情妙想,但最打动我的一个作品,是建筑师刘家琨的胡慧珊纪念馆。

这栋 19 平米的纪念馆,为在 512 地震中死难的都江堰聚源中学普通女生胡慧珊而建。

外部是最普通的抹灰砂浆,内部使用女孩生前最喜欢的粉红色,墙上挂着她短暂人生的一些纪念品。圆形的天窗洒下一点光。整个建筑让我有一种击中心脏的感觉。

1

2

3

4

讲讲它打动我的原因。总结起来,就是「本真」二字。

很多的设计,里面充斥着设计师的自我(ego)。这种自我可能是设计师的一种情结,一种审美,一种惯用的技巧/套路,或者一种力行推广的设计理念。当你看到某个建筑,一下就反应过来这是某某某的作品时,大多都是他/她们的 ego在向你招手。

而这个建筑,是一个无我的建筑。我在里面看不到任何刘家琨的痕迹。建筑师在设计的时候,怀着的并不是「我要做一个让自己/让自己的事务所扬名立万的作品」这样的念头,而是真真实实的「我要做一个建筑,去纪念这个在地震中生命戛然而止的女孩」的诚意。

这不是一栋关于「刘家琨」的建筑。这是一栋关于「胡慧珊」的建筑。

没有一丝的炫技,也没有一丝卖惨。当一个设计师可以放下自己的虚荣心和事业心,真正投入到在做的产品/建筑中,让这个设计自然而然的成型,自己退居二线时,伟大的作品才会产生。

米开朗基罗曾经说过,我没有多做什么, 大卫本来就藏在石头里,我只是把多余的部分去掉而已。真正的好设计师,应该有这样的胸怀。不要让自我表现的欲望冲破了设计原本的目的。

回到这个建筑,它的形式看似未经雕琢,却完美履行了「功能」。大巧似拙,大概是如此了。

以一栋平凡而不起眼的建筑,去纪念一个「平凡而不起眼」的生命。但是仔细看,平凡中的可爱、珍贵,悲伤中的希望,豁然欲出。

5

6

7

其实在写这个答案的时候,我心里是有一个反面案例的。跟上面说的「我的建筑」对比,下面讲讲我遇到的另一个充斥着建筑师本身 ego,让我非常厌恶的建筑。

先跟 MIT 的朋友们说声抱歉。

11

12

13

这是用来纪念在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中遇害的 MIT 校警 Sean Collier 的。设计师是 MIT 建筑系现在的系头 Meejin Yoon,韩裔美国人。它据说是象征一只手,呼应 MIT 校训 Mind & Hand,同时也纪念逝者乐于助人的精神。设计师选用了美国本土的花岗岩来彰显逝者的爱国精神。

这些巨型的花岗岩每块之间几乎没有连接结构,全靠精确的外形设计,让每块之间完美的吻合,抵消掉内部的张力。所以用了一些数字化设计的软件去生成每块石头的形状。同时这些巨石的开采也是大费周章,采完了还需要数字加工和人工打磨,最后在现场安装而成。

这是加工和施工过程。

说说我为什么这么反感这个建筑吧。

几年前我读到这个的时候,恰好是对数字化设计和数字化加工很感兴趣的时候。Computational design + digital fabrication,就饶有兴致的当作一个案例来看。结果我从头看到尾,石头之间不用连接件只用张力相互抵消这个idea 很厉害。石头每块形状用电脑生成这个也不错,加工能控制得这么精确不容易,还要给每块石头编号呢,不错,是个可以放到作品集里的项目。

这就是我作为一个看客,对这个项目,这栋建筑的观感。当时我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直到我真的到了波士顿,到了 MIT,第一次跑到这个建筑前一睹它的真容时,我才感觉到不对劲。无论是在网上看到它的介绍,还是在实地,我都没有感受到这栋建筑跟它想纪念的 Sean Collier 之间一丝一毫的关联。我在它面前,一点都没有被触动。

尽管建筑师为自己的作品添加了很多「意义」,但在我看来,这就跟「圆谎」一样虚伪。

这栋建筑,只是建筑师参数化设计作品集里的又一个作品罢了,或者是她公共建筑作品集里的又一个「佳作」。但是这是一栋完全没有灵魂的建筑。设计师真的在设计的时候,想到了那个为了保护 MIT 学生,或者为了履行自己的职责挺身而出最终牺牲的警察吗?我很怀疑这一点。石头之间用不用连接件有那么重要吗?为了让石头不用连接件而发明什么算法,搞什么施工,真的让我们更怀念 Sean 了吗?还是这只是为了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更科技化一点呢?

也许建筑师开头的时候,也是怀着初心去做的。做着做着,到了半路,就忘了。就开始变成「我怎么做一个屌屌的作品放到作品集」这种心态了。我为 Meejin Yoon 在这种时候还不忘炫技感到愤怒。

退一万步讲,这点技巧也没啥好炫的。这也不是啥开创性的设计思维和加工方法。拙劣的技艺,加上不纯的用心,让人看了眼疼。当时站在那儿,我就想起了刘家琨的作品。越想越感动。很多人说中国没有好设计,我完全不赞同。中国有许许多多的好设计,和有良知有水准的设计师。哪怕 MIT 建筑系的系头,在建筑根本的层面上,远远比不上这位中国的同行。

15

16

17

18

写在最后:

这个答案,是提醒自己,还有其他设计师同仁们,做东西的时候,把自己放低,真正融入到作品里,可以用技巧,但是要从心出发,站在客户/用户的立场。设计不是要你来炫技,而是要你解决问题,给人们的生活(物质/精神生活)带来正面的效益。很多时候,要记得 It’s not about you. It’s about someone else。

其他观点

@匿名用户:各色的藻井,是古建筑中最让我震撼的部分。藻井, 又称绮井、天井、方井、复海、斗八等,是中国古建顶部装饰的神奇之作。其起源许是穴居时代于洞穴顶中央凿洞取光而成。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中有「堂殿上作藻井以象東井藻以厭火」的说法,即藻井被赋予避火的寓意,承载着人们祈求福寿安康的美好愿望。

a

b

c

d

藻井多用在宫殿的宝座或寺庙的佛坛之上,以凸显皇家的尊贵与佛道的庄严。随着历史朝代的更替演变,藻井有着丰富的形态种类:有方井套叠藻井、盘茎莲花藻井、飞天莲花藻井、大莲花藻井等。

e

f

g

h

那么问题来了:看着专业人士对于最具冲击力设计的看法,那各位小伙伴,你们印象中最具冲击力的设计是什么?

本文由 Iris Pan 授权设计癖发表,并经设计癖编辑。

作者账户:Iris Pan  来源:知乎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设计癖观点。

如果你也有话想说,有经历要分享,有产品求报道,可投稿至:tips@shejipi.com

你此刻的心情

  • 119

  • 3

  • 1

  • 6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