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设计癖访谈第九期:给设计一点时间——陈旻

陈旻先后就读于德国科隆国际设计学院、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意大利多穆思学院等欧洲顶级设计学院;毕业后在米兰从事各种设计活动,参加设计比赛。在欧洲生活的9年时间里,陈旻几乎逛遍了所有的设计展。接下来陈旻将带我们走入他的设计之界。IMG_6519 copy

 

下面是设计癖与陈旻先生的访谈内容:

Pi: 陈旻先生您好,我们之前通过一部分平台了解到他人眼中的您,特别想在访谈正式开始前想听一下您对自己的认知是怎么样的?

陈旻:认识自己不容易,我也是一点点在尝试,每年都有些新内容吧。常常能从和朋友的聊天或者有时学生们的评价中认识到一部分自己。

Pi:分享一下您和设计的缘分吧。

陈旻:我觉得要说和设计的缘分,很多来自家庭。以前看外公创作版画,他对板材的处理,对油墨的处理,对纸张的处理,所有工具的运用,直到最后看到成品。成品的版画是想法通过与材料、工具等产生反应,反复多次转化后形成的结果,这其实和设计是很相似的。另外我从小就迷一切流线型的车模,这也算是我对非常工业化的物品一种特别的爱好吧

Pi:那么这些与设计不一般的接触,对您产生了什么影响?

陈旻:流线型使我对自然形态的产生一些向往。与版画的接触中感受到很多对材料的理解,也见识到一些非常好的运用材料本身特性的例子,这个对于工业设计很重要。我相信好的设计对材料、形态等各方面因素的应用都是有唯一性的,换言之离了它们,这个设计就无法成立。

Pi:我们了解到您之前有段长达九年的旅欧经历,相信对于中欧两地的设计氛围和各自的设计特色有着自己独特的感受,可以为我们分享一下您这些年的见闻和感受么?

陈旻:欧洲的九年对我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因为我在国内没有学过设计,完全是由欧洲培养的,这是我的优势。我学到了欧洲人最先进的设计方法和理念,同时也非常了解中国文化和传统,这两方面的互补让我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很有优势。

Pi:就自己的经历来说,您认为相对于国内的设计院校,欧洲的设计教育有哪些优势或者值得借鉴的地方呢?

陈旻:我先后游历德国荷兰意大利,从德国人身上我学到严谨的逻辑,荷兰让我感受了先进的近乎疯狂的理念,意大利让我渐渐老道成熟。国内的框架里,官僚主义本位主义很严重,体制限制了大部分设计的发展。同时有相当一部分的老师都需要学习提高自身的专业素养。从整体看国内的落后是多方位的,所以也很难提出其中的一点单独讲。

Pi:确实,国内的师资、设备以及体制等都比较落后。尤其相比于国外的设计氛围,国内的设计院校还有好长的路需要走。说到气氛,您参加了这么多次大大小小的展览有什么感受么?另外中国设计师和外国设计师的作品是否存在很大的差异?差异在哪?

陈旻:每年的米兰都是会朋友的最佳时间和地点。很多老同学老朋友根本不用约,展场上、路上、饭店、酒吧里,哪儿都能碰到。在每次展会中,我都比较关注学生的展览,有母校埃因霍温设计学院的,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瑞士洛桑艺术设计大学的,近期还有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的也非常不错。这些我都是最感兴趣的。要说中西方的差异当然很大,没有才不正常。对于西方而言,人家发展设计都百余年了,而我们才几年?我觉得现在国内什么都想快,中国人已经不会慢了。设计不是数学,没有方程式可以循的。设计是生活,重要的永远是过程。如果能真正沉住气做好基础工作,肯定会有出头的一天。这似乎和中国足球的现状有所类似。

Pi:的确,需要给设计多一点时间。那在展会有没有什么作品是让您印象深刻?

陈旻:我一直都背着大单反,每年都犹豫,每年还是一样背。前几年吉冈德仁的展览都让我拍了不少;去年拍的最多的是Ross Lovegrove给renault做的new tweego

honey pop

图为:吉冈德仁的Honey-Pop

雷诺

图为:Ross Lovegrove与雷诺合作的概念车

Pi:能够感觉您受吉冈德仁的理念影响还蛮多的,那是一种对材料极致运用的追求。

陈旻:吉冈德仁他做展览设计是让人叹服,几乎完美。

Pi:说到这里其实很疑惑您现在回国的行为,其实国外的整体氛围水平都领先于国内,而且您在国外还有着一份讲师的工作。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您回国了呢?

陈旻:08年以后,经济危机对欧洲的影响很大。我当时除了学校的工作,已经开始和一些意大利厂家合作,但是设计做了一大堆,真正能成功投产的几乎没有。因为不投产,设计师个人就没提成,但是设计还是会被他们吸收。很多时候,经济危机成了厂家不付钱的一个借口了。

Pi:那么当时选择中国市场除了经济危机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考虑?

陈旻:同时我开始体会到,在欧洲成为一流设计师,真的是要天时地利人和,即便您成功了,能如何呢?顶级设计师的状况其实业内大家都知道。但是国内恰恰发展的余地非常大,有很多不可预见性,所以在中国您能做成什么样,这真的没有人能知道。

Pi: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欧洲的设计市场已经饱和。而中国市场既是挑战又是机遇?或者说欧洲已经到了一种瓶颈期,亟待转型或者新技术的出现?

陈旻:的确可以这么说,欧洲市场早就饱和,而且发展空间狭小。当时我舅舅给我打了电话,和我介绍了一些国内特别是浙江和广东那边的状况,真是说得我有些热血沸腾,一冲动,就回来了,一头扎到广东去了。

Pi:据了解您也曾经在广东考察过一阵子。那一次的广东之行,带给您什么感受?是正如舅舅所言,令您有一股冲劲?还是说比较怀念欧洲的日子?

陈旻:巨大的反差是当然的,但同样有着巨大的挑战,我很喜欢挑战,向往和自己崇拜的设计大师们一样,从最真实最底层的地方出发真正创造出属于自己民族的新天地。

Pi:感受到了您的豪情,有志者事竟成。

陈旻:我是很理想化的人,不过能否实现就得看造化了。当然其实享受到过程,我已经很满足。

Pi:回顾13年的米兰展,您的杭州凳也亮相了,这是一个在工艺和材料上下足工夫的作品,刨去这些因素您这次的设计概念是什么?来源于哪?

0
4

图为:杭州凳

陈旻:来源是对轻薄而有韧性的材料的一次结构性尝试,这个想法三年前就出现了,直到找到工业化加工的竹片才将凳子的设计完成。

Pi:杭州凳也算是走入国内公众视野的一个代表性作品了。当时是必须得找到竹片才行吗?

陈旻: 这种竹片是相当合适的,但我觉得肯定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Pi:那之后有没有对这项工艺进行延伸和拓展?或者是在您其他作品中运用和体现?

陈旻 :竹材的研究肯定会继续,但其实竹是非常难使用的材料,要设计出合理的产品不容易。以杭州凳子为例,这种竹片由互成60度的三层竹纤维组成,这样不论从哪个角度,竹片都很难被压破,韧性相当。小时候大家都读过一根筷子易折断,一把筷子不易折断的寓言,杭州凳用的就是这个原理。

Pi:那杭州凳现在是已经投入生产了吗?

陈旻:现在还在改进中,还没有到能工业化生产的程度。凳子有凳子的测试标准,我正努力将承重等相关要求指数进一步提高。

Pi:现在国内的声誉因杭州凳而一炮打响,这对您会不会造成某种程度的困扰?

陈旻:我个人没有多少感觉,杭州凳的确已经在几十个国家的杂志或网站上被刊登,我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回应一些询问和采访,而这让我必须加快它产业化的速度。不过今年其他案子的压力也很大,时间永远不够用。

Pi:您认为如何将设计与商业能够更加完美的结合,特别是工业设计这方面?例如将现在杭州凳进行产业化。

陈旻:坦白说,我觉得我的经验不足以回答您这个问题,我也是在探索中。客户有客户的要求,就算我自己独立开发,我还是要去聆听消费者的诉求。毕竟设计如果不为人,那就不能称之为设计了吧,至少不是我追求的设计。我希望杭州凳能成为一个好的开头,时间会给我一个好答案的

Pi:如果方便的话,能够分享一些您在进行产品设计中遇到的一些困难和解决方法么?

陈旻:上个月刚上市的Follow办公椅是我两年多来第二个办公椅设计。具有标杆性意义的工程机芯是和客户的工程师们一起设计的,第一次制定自己的坐行为方式。但是整体成本预算真的非常低,这样的成本价格在欧洲大概真的只够做个椅脚吧。但我清楚国内的现状,最后还是靠传统文化中提取的一些元素,在保证人机基本功能的前提下,花了大力气制作别致的形态,特别是细节。椅子上市初就收到不错的反馈,还被Domus杂志选为2013年度最佳设计7个候选之一。

Print

图为:Follow办公椅

Pi:这些都表明其实现在国人也是有这方面的诉求的,而且相关的市场也有这方面的需求。

陈旻:当然,健康座椅是非常有市场的,但是国内还是充斥着山寨货,而且价格非常低,目前原创产品的形式还是很困难,但我觉得凡事都需要时间,肯定会好的。

Pi:刚刚您也提到了一点就是市场的山寨与原创问题,有什么应对方法吗?

陈旻:不算直接,但是抄袭的问题总是存在的。目前就只能提高抄袭的门槛和难度,将自己的成本降到最低,这样抄袭的空间也就小了。不过对于设计师的工作强度又增加了。

Pi:设计师的根本还是需要设计作品。那您一般是如何获得设计的“灵感”的呢?

陈旻:观察,然后工作室始终都保持各方面的调研工作。

Pi:生活中的您是怎样的,会有什么样的爱好?

陈旻:爱好很多,不过现在很少有时间了。音乐一直是最爱了,不过听的很杂。本身是个金属迷,自己也常常弹一些重金属的段子,有段时间没摸吉他了,音箱都在积灰。在欧洲每年都会看几场著名摇滚乐队的现场,回国了,这点是无法弥补的痛。其他的,有球肯定是必看的,电视机基本只看体育频道。在欧洲的日子,每周一场足球是最低限度了,回国了没人和我踢了,原来的同学都老了。另外我高中其实是篮球校队的控卫,一次受伤以后就不怎么碰篮球了,当然NBA还是一直看的。有时间也会和老朋友去打斯诺克。

Pi:结合您的生活与设计,对于现在的自己是怎样的评价?

陈旻:继续努力中。我现在真没什么资格多说什么,我还需要很多经验。

Pi:前路始终漫漫,我们可以时不时总结回顾一下自己,然后继续轻装上阵。陈旻先生,访谈到了此时也将进入尾声,那之后我们的读者有什么困惑将如何联系您?

陈旻:我的个人网站,工作室的微博也可以@陈旻设计工作室

 

感谢陈旻先生参与我们的访谈。

访谈是设计癖新推出的一个栏目,每期采访一位设计师,目的是帮助设计师更好地展现自己的实力和风采,并且和大家分享第一手设计经验和体会。

如果你也想接受设计癖的访谈,欢迎联系我们:@设计癖 或者email:pi@shejipi.com

我们下期再见!

你此刻的心情

  • 10

  • 0

  • 1

  • 4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