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这22件东西你肯定见过,但是你见过他们被切开的样子吗?

有一个很老套的故事,貌似是一个小朋友横切了一个杨桃,然后发现杨桃之中居然藏着五角星。

虽然故事告诉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审视,就能发现一些新东西。但是其实我们并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实践:毕竟有些东西不像杨桃那么变化多端,而有些变化多端的物体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切开。

好在,有人帮着做了「切开」这件事——他们切开了22件物品,将物品的内部结构展示了出来。

现在,就只需发现你想发现的就好。

 

1.阜康陨石

 

2000年,有人在新疆阜康发现了一枚陨石,发现者没有上报当地部门,而是秘密将其运走、出售。目前这块陨石已经被切割成好几块,分别被世界上的不同个人收藏家和实验室保存。

这就是一块阜康陨石的截面:阜康陨石其成分中一半是镍-铁,一半是橄榄石,经过各种变化之后,就有了这种独特而美丽的结构——在阳光照射之下,确实是相当的漂亮。

值得一提的是,这颗陨石的年龄应该在45亿年左右,和地球的年龄相当

 

2.香蕉树树干

其实长这么大,我也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过香蕉树。

不过从这些截面上看,香蕉树似乎的确与众不同:与其说香蕉树是「树」,不如说是一片卷起来的巨大「树叶」。

并且香蕉树的嫩芯,也是南亚、东南亚地区的一道美食,据说当地居民有时会用这些嫩芯来煲汤。

3.响尾蛇的发声器

 

这就是响尾蛇用来发出声音的「音响」。这些「音响」是由角蛋白构成的——简单来说就是和指甲的成分差不多。

这些角质膜的发声原理和空气振荡器差不多:当响尾蛇摇动尾巴时,这些角质膜空腔就形成了气流,气流的流动就会让角质膜发出「嘎啦」的声音——嗯,为什么感觉和风铃差不多呢?

 

4.珍珠

香蕉树的截面和树不一样,反倒是珍珠的截面和树更相似一点:一层又一层的珍珠母,堆叠起来之后反而和树木的年轮很相似——事实上也确实差不了太多,两者都是时间的记号。

 

5.机械计算器

这种古老的机械计算器,最早可以追溯至布莱士·帕斯卡——就是压强单位的那个帕斯卡,此君发明机械计算器时不过19岁——当然他最初发明的雏形也没有这么精密复杂

这种机械计算器据说曾经是办公室中不可缺少的东西;但是随着计算器和电子计算机的发展,这种机器逐渐的消失在办公室中。

2000年左右,这种机械计算机大概已经完全绝迹了——嗯,那时我才刚上小学?

 

6.龟壳

虽然小时候见过几次龟仙人,但是如此清晰地看到龟壳内部结构还是第一次:外侧是角质盾片,内侧是骨板,其内还有一些空腔——嗯,很科学的防护结构。

当然,科学的防护代价就是极其缓慢的速度

 

7.罂粟

罂粟花很漂亮,这几乎没人否认。但个人感觉,下面这张截面图更能代表罂粟的「恶魔本质」——尤其是对于密集恐惧症患者来说,可能更加恐怖。

这些乳白色的颗粒,就是罂粟的种子,也是制作鸦片的原材料。据说在印度的罂粟农场,有些鹦鹉经常会来吞食罂粟种子……然后就上瘾了,光顾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8.被小型颗粒集中的航天器碎片

其实这张图是实验室的模拟效果,毕竟现实当中如果发生类似事件的话,碎片大概率是没有机会回收的。

当然,挑战者号并不是因为被碎片击中而爆炸的

这张图显示的是一颗铝质小球以6.8km/s的速度撞击18cm的铝块的效果。这颗小球在铝块上砸出一个直径9cm,深5.3cm的冲击坑。还不算冲击坑下的空腔

……果然高速状态下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小事故,只有生与死的差别

 

9.桫椤

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这是不是桫椤树。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的确是蕨类植物。而桫椤有时现存的极少数的木本蕨类植物,所以我就这样不负责地猜测了。

据说维多利亚时代的西方贵族们尤其喜爱蕨类植物,但是似乎并不是因为这种奇异瑰丽的截面花纹。不过这些贵族的确是对于蕨类植物确实是极度的追捧,家里总会是来上几盆。

 

10.刺猬

一般来说,刺猬是这个样子的——这个我真的见过。

但是下面这张,我是真的第一次见到。

严格说来这不能算是「切开」……应该是十分精细的骨架「抽出」,还保留了它的「铠甲」。

这件「铠甲」上有5000到7000枚空心针,而通过控制肌肉,刺猬能够微调这些空心针的姿态,以此来应对敌人。

当然这身「铠甲」也不一定能够应对所有的情况——不然我们也看不到这个了。

 

11.烟花

某种程度上说,鲁迅先生在烟花上的论断有点过于偏颇了:不是只有中国人爱放烟花,其实这东西全世界有能力的人民都在琢磨。比如说这个就是意大利人的烟花内部构造,嗯,看得出来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12.坦克

「万能」的59式坦克

因为《舒克和贝塔》的存在,所以小时候的我,一直认为坦克就是一个人开的……然而事实上直到今天坦克乘员的数量也没有缩减到一个。

不过虽然坦克的地方不是那么狭窄,但毕竟这也不是房车,大家还是紧吧着坐吧……这么说来,坦克兵果然不是幽闭恐惧症患者的选择。

 

13.保龄球

说起来有点惭愧,我一个逼近190cm的汉子实际上从来没有摸过保龄球。小时候都是父母带着去的,然后我们在一旁玩沙壶球。

不过我一直以为保龄球内部就是铁板一块,结果事实上内部是一个造型奇特的重量块——据说不同的厂商还会制造出不同形状的重量块,有的是灯泡一样形状,有些是椭圆形,有些则是兼而有之。而正是这些奇形怪状的芯保证了保龄球能够正确地在球道上跑动。

然而我觉得这是假话——因为就我儿时的记忆来看,我扔出去的球从来没有在正确的轨道上跑过……

 

14.CT扫描仪

虽然我似乎没有体验过CT扫描,但是也见过几回「猪跑」——当然见过也没什么用,和医院的墙壁一样都是极为简单的配色,至于内部构造根本看不到。

而事实上CT的内部构造也不需要真正的「切开」,只需要拿下外壳基本就能看到内部的构造了——虽然根本不知道这些大铁砣子都是如何运作的。

某种程度上说,CT也是在以「切开」的方式观察你的身体构造,也就是说:「当你在切开CT扫描仪时,CT扫描仪也在切开你」。

 

15.Zippo打火机

终于有个我见过的了。曾经有同学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个打火机——然而问题是我压根不抽烟。

不过我倒是也研究了一番,发现Zippo有很多奇妙的配件,比如各种棉质物件,还有一瓶需要妥善保管的易燃液体。结果因为我从未使用过,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些物件是如何摆放在这个铁壳的内部的。

……当然即便我今天看到了,我依然不太懂为什么它的防风性能有保证——嗯,其实我甚至都没有验证过它的防风性能呢。

 

16.海底电缆

嗯……这个是真的没有见过……但是我经常会在一些公路边上看到「此处有国防光缆,严禁挖掘」之类的标语牌。

百闻不如一见,这么粗的圆筒,里面能有多少铜啊!怪不得有人会有切割缆线的操作。

当然这种相对庞大的体量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些缆线常常待在几千米之下的深海,饱受高压、盐水的摧残,没有点体重还是真的有点镇不住场子啊。

 

17.Nikon相机

一般来说,Nikon都会以这样的完整形态存在——嗯,做传家宝也不是不可以嘛。

但是,也有一些人会把这些东西切开……

事实上切开之后,除了处于同一条线上的镜片,其他的部件的工作原理几乎都猜不出来……

但是这似乎并不妨碍我继续高呼「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毕竟正是这些我猜不出原理的物件的精妙组合,才让我看到了那么多美妙的照片。

 

18.手榴弹

这个东西大部分人应该都只见到过展品或是道具,没什么机会见到货真价实的。

虽然没有见过真的,但是这个截面图反倒能让人很清楚地明白这东西的工作原理:

中央的柱状部分相比就是爆炸最初发生的部分,而周围那些细碎的长方体金属块,则会随着爆炸以极高的速度飞向四周,然后撕碎它们碰到的一切物体。

嗯,和平的生活是真的不错

 

19.疫苗存放装置

我对于疫苗的认知,大概就是「针管」和「疼痛」。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那些液体小瓶居然是存放在这种桶中的。

事实上,这个桶中用于存放疫苗的也仅仅只是中央的那一小部分。这个桶中的大部分材料都是用来保护疫苗的:双层金属外壳,其间的高真空层是为了隔绝热量对流;类似金属箔的材料则是规避热量辐射;填充在各个部位的泡沫则是防止各种冲击;中间那些蓝色的塑料容器内部则会充满冰块。

如此严密的保护,只因为这些疫苗往往与生命相关,不得不重视。

 

20.手风琴

手风琴这种乐器,在我心中,一般就只会出现在这样的场景:在广袤的东欧平原上,一群苏联红军战士们在篝火旁欢歌跳舞。那是一种与原始、暴力相生相伴的浪漫气息……

然而事实上这种浪漫也极其的硬核——

一开始说这是手风琴,我是不相信的。然而我看到那仿佛我肚子上的赘肉的「风箱」一样的部分时,我确认了这确实是手风琴。

……然而谁能想到,这工业器具一样的乐器,最早的原型是中国的「笙」

 

21.路虎

这是一辆路虎的截面图……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佬这么有钱,当然也有可能是路虎自己的营销手段。

不过这辆路虎有个很有趣的一点:前排座位没有被切开,但方向盘却被切开了——也就是说这个方向盘是放在正中间的?!

据说这是因为路虎创始人莫里斯·维尔克斯最初是按照农用机械的方式来设计的……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当时懒得区分左手驾驶和右手驾驶。不过无论最初出于什么原因,现在似乎都没有延续下来

 

22.集装箱货轮

我的家乡虽然也有海港,但是这么巨大的集装箱货轮还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当然,我也就更加无法明白这种倒金字塔式的内部构造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应该不是这种方式能够装更多的集装箱吧。

我觉得需要一位大手子来解答一下这种结构的原理,以我浅薄的水平是无法解读了。

 

23.《Cut In Half》

这最后一件物品其实有点特殊,因为这并不是一件被切开的物品,而是一系列被切开物品的合集。

作者Mike Warren和摄影师Jonothan Woodward两人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汇成了这一部书。在书中两人展示了很多物品的内部构造,同时还分析了这些内部构造的原理——比起我这单纯地吐槽要好很多。

你此刻的心情

  • 87

  • 6

  • 4

  • 4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

  1. 变现者

    被陨石、香蕉树树干、罂粟的截面图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