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不输宜家、MUJI的国产品牌,审美疲劳的你是时候换换口味了

没有房子的小编,也有一个伟大的家装梦想。尤其在百无聊赖的周末,给自己未来的家添桌加椅的想法就会准时来敲门。
可是,每次幻想未来家装,脑子里出现的家居不是宜家,就是MUJI。再好看的东西,也会有让人审美疲劳的时候。
是需要给自己的虚拟家居手册里增加一些参考选项了。
世界上有趣的家居品牌很多,最近,小编就种草了一个叫 吱音 的国内家居设计品牌。

 

很难给这个品牌的设计风格贴上一个标签,每一期的新品都能刷新你对它的既定印象。

即兴沙发

跳逗灯

黑逗沙发

马卡龙真皮沙发

若隐柜

新中式?北欧风?日系简约?似乎都难以简单地概括吱音的设计。

如果非要问一个吱音特色,我会说是有趣。一种在细节处突破常规的小个性。

这把「树哲桌」,桌面桌背竟然都是一张小桌子。

闲置时可当小小置物柜,宴客时轻轻一翻转就是7、8好友围聚畅聊的餐桌。

普普通通的化妆凳一经吱音设计师之手就成了「日出凳」。

软软的凳面可以随着身体动作上下升降,怎么坐都舒服。这个细节给个满分~

对于一张小桌子,吱音设计师也非要让它「上墙」。

于是,它就有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功能。还有更多姿势,等你解锁。

在家里摆上这些家居用品,都觉得自己是个「有脑洞」的人了。

这个品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思妙想」?我把品牌背后的设计师抓来问了问。

 

 

「吱音是一个创意驱动的品牌。」吱音品牌创始人&设计总监朱晖说。

什么是创意?一个新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创意,也是不设限。

十年前,刚从意大利国立米兰布雷拉美术学院获得产品设计硕士学位的朱晖准备回国。

在国外求学的几年时间里,亲眼看见过具有成熟供应链、品牌化极强的国外家具市场的朱晖,决定回国创业。

「我就是想要做这件事,把自己在国外看到的、学到的东西放到国内环境里试一试」,朱晖说。

当时,国内家居行业仍处于相对传统的阶段,设计与这个行业能产生的化学反应微乎其微,更不用谈什么原创和品牌了。

越是没有,越要去做。

带有一点理想主义色彩和一点改变中国家居行业使命感的朱晖,也幸运地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走上做中国原创家居品牌之路。

传统的中国家居市场里有什么?奢华的红木家具,或者大理石制造的所谓的「北欧风」,大部分都是父母一辈认为的「好东西」。80、90后新一代想要的,已经变了,但他们几乎没有更多的选择。

朱晖想要做点不一样的。

「设计创意就是解决生活问题的方式,我们希望把好的设计分享给大众,带来一点小惊喜、小意外和小启发。」他说。

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和自己所坚持的「解决问题」分享式的设计理念,「吱音」顺势而出。

 

 

和大部分创业故事一样,这条路一开始就并不容易。

在大学时期,朱晖设计过一把凳子,以圆弧为底座,通过与地面的4个接触点达到稳定。看似摇摇晃晃,却十分坚定。

朱晖想让这把凳子成为自己品牌的第一件产品,但没成想生产一把这样简简单单的凳子竟然会是创业第一道坎。

没有厂家愿意帮忙生产,因为都觉得没有意义,也不知道该怎么制作。

为什么凳子要做成这个样子?凳子不应该就是四条腿的吗?这样的凳子我们不会做…厂家的质疑和不理解让朱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被国内20多家工厂拒绝后,朱晖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接单的人。那是一家极小的手工作坊,一个年轻的小师傅说,「我帮你试一下吧。」

10年后,朱晖在电话里告诉我这段回忆的时候,语调里仍是有按捺不住的兴奋。

可兴奋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第一次勇敢的尝试以失败告终,小师傅没能把这把凳子做出来。

朱晖想不明白,制作生产工具我们一件都不缺,凳子的制作工艺也并不复杂,为什么做不出来?

不服输的朱晖开始动手自己画制作图纸,把图纸一遍遍拆解、计算出一个个公式,带着这张图纸又去找那个小师傅。从打第一条边、做第一个角开始,朱晖和小师傅一起慢慢边琢磨边制作。

「这个过程当然不舒服,不断地碰壁会让你怀疑自己,甚至否定这个设计作品,你会觉得是自己的设计出了问题。」

和当时中国家居行业较劲儿的朱晖,或许在那时有了一点动摇,难道问题不在行业环境而是在自己的设计上?但这一瞬间的恍惚并没有在这个充满信念感的设计师心里停留太久,现实就给出了答案。

这一次的生活真相一点也不残酷,还给了这个一心想要改变点什么的年轻人一点信心——凳子做出来了。

完成最后组装的那一刻,小师傅似乎比朱晖还要高兴,「原来这东西真能做出来!」

「原来这东西真能做出来」,如果坐上时光机穿越到50年后,这段时间每一个为中国原创家居设计品牌而努力的人说出的这句话,可能真是见证了国内这一个行业从0到1 的发展。

这是吱音第一件产品,也是吱音带来的第一个惊喜。朱晖把它命名为「信凳」。

 

 

「信念感」是大部分创业人拥有的特质之一,这点在朱晖身上也能看得见。

他的信念是什么?创意能解决生活问题,想象力无法被取代。而他愿意成为「提醒大家不要忽视想象力」的那个人。

「做设计的时候都会考虑到使用情境,这个情境可能是当下不太常见的,或者是大家忽视掉的一个瓶颈,惯性思维和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掩盖了这个存在的问题。但我要抓住它,并用设计解决它。」

凭什么生活中遇到一些不如意,一时找不到替代方案,我们就要将就、妥协?因为不肯将就,朱晖设计了「达利桌」。

喜欢圆桌的人都有这样的困扰:好像只有空间中央区或者开阔的地方适合摆放圆桌,临窗而坐和小圆桌总是不可兼得。

看着圆桌和墙壁那个尴尬的接触点,多数时候我们会选择「算了,就这样吧,圆桌就只能这样了」。

「但我不希望生活是这样,」朱晖说,「为什么圆桌就不能优雅地靠在墙边?」

于是,他设计出了一张可以弯的桌子。

保留了圆桌元素,但桌面三分之一被设计成了可卷叠的构造,当桌面弯起时,刚好与墙面无缝贴合,恰到好处地保留圆桌优点又解决了圆桌空间利用问题。

对于个人来说,设计的存在满足了个性化需求;对于这个行业来说,设计的参与是一种驱动,让家具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在哪一类人群中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朱晖的回答是,孩子们。

「我觉得这是设计师特别的地方。面对同一个情境,不同的设计师会有不同的解决方式,每一个方案都来自于创意。所以我希望吱音这个品牌是提倡创意、想象力的。在吱音之后,我们又开始着手枝芽这个儿童家居品牌,也是因为看到想象力这点在孩子们身上尤其珍贵。」

「孩子本身就是天然的人,不设限,没有任何的介质,对任何事情他没有任何已知的固定看法。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给枝芽品牌提了一句话,和想象力做朋友。实际上,不是说让孩子和想象力做朋友,这是他们天生具备的,我们恰恰是想跟大人说,要跟你的孩子做朋友,跟你孩子的想象力做朋友。」

和想象力做朋友,留住人类的原始纯真,还真得从改变一些生活细节开始。

钻桌脚、躲猫猫的童年乐趣,往往伴随着大人的操心「别玩了,小心磕到头」。又是一个常见的困境,既然不能保证你的安全,那就只能剥夺你的乐趣了。

这个问题交给朱晖,他会怎么做?加了软垫的椅子坐着舒服,那在椅子底下加个垫子,玩起躲猫猫来是不是也更舒服?

椅子这样最常见的家居用品,在孩子这里不仅是用来坐的,也是用来「钻」的。这是儿童世界里的家居用品,在椅子底部加软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家居设计不应该只是单纯的复制,它应该成为一种生活灵感的启发。

「孩子会给我们很多启发。就算是对一个很常规的日用品,孩子和我们的思考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们枝芽做的躲猫猫柜,它是一个柜子,但是实际上它有多种组合方式,拿掉那些组合模块,它就是一个小孩躲猫猫的地方。这是我们和孩子沟通的思考结果。」

「为什么要做一个大人认为柜子该有的样子?给柜子装上门?为什么要给它一个限制?柜子可以成为我们想象中的任何样子。这是我希望我们的品牌传达给大家的信息,这也是我们品牌的一个价值,告诉大家我们怎么和孩子沟通,怎么和想象力做朋友,怎么让创意改变我们的生活。」

 

如果把设计师、品牌创始人、创业者等等身份从朱晖身上抽掉,那么对创意、想象力的信念应该是最终留下来的东西,而设计或者家居设计只是他的信念多种表达途径中的一个。

「创意这件事情是永远不会被时代打败的。人的很多特质都能被机器、科技取代,但想象力、创造力不能被取代。创意对人类社会产生影响有很多条路,每条路都有价值,而我选择通过设计、家居设计直接用创意解决生活问题。」

做吱音、枝芽家居品牌,是朱晖达成他「创意信仰」的一条路,不断发挥创意的作用是他的目的,也是一种本能。

也许小时候看着妈妈时不时DIY一些小手工,变废为宝,把一个自行车轱辘改造成了一张可爱的小茶几,创意的神奇力量就深烙在朱晖的记忆里,创意推着朱晖成为设计师,也带着他进入家居设计行业、成立原创家居设计品牌,有了吱音,也有了「和想象力做朋友的」枝芽。

如果说「创意驱动」还是一个专业而冰冷的词,那用「被创意推着走」会不会更好理解朱晖在做的事?

创意会推动朱晖,也会推动更多的人。

 

8个能让你更多了解

这个品牌的小问题

 

Q:设计癖

A:朱晖

Q1:现在吱音的slogan「生活可以更懂你」是这个品牌创立的初衷吗?

A:可以这么说。但初衷很难用两句话来概括,我觉得我们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用创意来解决生活中的一些问题。我们做每件产品都要回到设计的原点,就是用创意驱动。每个人看事物的角度都不一样,观察事物的方式决定了我们最后给出的答案。我是这样看问题的,所以我给出了这个回答,我的作品就是我想分享给大家的答案。这就是吱音的价值,给大家提供一个看问题的角度。

Q2:吱音上新速度挺快的,您和团队是怎么做到的呢?

A:对,我们上新速度是挺快的。其实很多好的设计师和团队,比如Nendo,都能保持一个比较高水准的稳定的提供解决方案的状态。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本质就在于思维方式,或者说设计逻辑。当你掌握这个设计逻辑和公式,有一套自己完整的设计体系的时候,就会源源不断出现一些解决问题的方法。

Q3:您的这套设计逻辑是留学期间养成的吗?

A:我觉得应该不是。早期做设计的时候,实际上还是依据本能。但是在不断的实践、学习、思考的过程当中,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自己的设计逻辑和设计哲学。而留学经历,我觉得带给我更多的对设计的重新思考和对家居设计行业更深、更全面的认识。毕竟在10年前,国内的家居设计还是处于低估值的状态,但是在国外我会看到更多创新的东西。

Q4:您希望吱音的产品最后给人留下一种什么风格印象?

A:很多人在问吱音到底是什么风格,甚至有人给吱音定义为什么北欧风、日系新中式。其实我们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通过创意来解决问题,比如有人不喜欢方桌,就是喜欢圆桌,但又想圆桌能优雅地贴着墙,我们不会劝他将就,而是给他提供选项C,一种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设计出一张能好好贴墙的圆桌。我们不是出于风格考虑而设计这样一张桌子,但最后我们交了这个答案,它是什么风格?我不知道,大家可能有大家的答案。但对我来说,最理想的情况是,这是「吱音风格」,这是吱音的创意。

Q5:在十年前国内家居行业还没准备好生长出原创品牌的时候,您为什么敢回国创业做自己的家居品牌?

A:可能是80后比较理想主义吧,我当时就比较有使命感,看到国内外的一些差距,就想做一些事情去改变现状。可能作用不是很大,但至少也是有一点点贡献的。所以我没有什么杂念,就是觉得这件事是正确的,做就好了。

Q6:嗯,看来您还是很有信念感的。那成为一名设计师,也是出于某种特殊情感吗?
A: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家里人也支持,所以成为设计师就比较「顺理成章」。我妈妈就比较喜欢自己做一些DIY,感觉很多东西到了她手上就会有不一样的、特别好玩的使用方式,比如一个废弃的自行车轮胎,她就能把它处理成一个茶几。设计这件事,其中确实有一部分是天赋的。
Q7:家庭或者成长环境对您的影响大吗?吱音很多产品带有的「温暖」感觉是因为家庭吗?
A:成长环境对我的影响的确很大。我的家庭非常普通,但非常有爱,和父母的关系一直很融洽。我妈妈很可爱,爸爸虽然话不多,但一家人在一起就是一个比较舒服的状态。
Q8:回过头来看,您觉得创业做原创家居品牌是什么感受?是从0到1难,还是从1到100难?
A:觉得都不容易,但两者相比的话,从0到1更没有包袱,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从1到100,是一个不断遇到新困境又不断突破的过程,中间某个环节不小心就可能毁于一旦。而且,在我看来,我们还没有走到1这个阶段,我们还要不断去努力。
在未来,我觉得这个行业应该不会再需要「原创」这个词来进行区分,设计品牌就是设计品牌,谈到设计就应该是「原创」的。「原创设计品牌」应该只是这个特殊时期的特殊用语,等这个行业在国内更成熟了,很多情况都会改变。

你此刻的心情

  • 137

  • 2

  • 2

  • 3

  • 3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