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年少成名的「曲线狂魔」设计师,LV,爱马仕,万宝龙……各路大牌都爱他

马克·纽森(Marc Newson)在2019的3月30日,推出了他与LV再度合作的「Travel」系列旅行箱。

这款采用了无缝针织技术的旅行箱,依旧延续了马克之前的「轻量」「便捷」的思路,整体重量仅有2.9公斤。

而此前马克与LV合作的另一款旅行箱中的「外部拉杆」等元素也都保留了下来。

很多人都表示这两个系列的旅行箱都不错,但同时也说「这一点也不LV」「很美,但是没有灵魂」

对于马克来说,这似乎算是一种常规事件了——似乎每一次他设计的产品,尤其是那些已有先例的产品,总是会有这样「很美,但不是××风」的争议。

但是马克本人似乎并不在乎,因为无论争议有多大,像LV、Hermes、Montblanc和Apple这样的大牌总是会找到他。

 

1.集各路大牌宠爱于一身的多面手

 

2014年,Apple设计负责人乔纳森·伊夫(Jonathon Ive)邀请马克加盟,马克成为了Apple的高级设计副总裁。据说是因为乔纳森看重马克在手表设计方面的造诣,毕竟马克曾经设计过「Ikepod」这一手表系列。

虽然乔纳森觉得马克是OK的,但是似乎一部分Apple爱好者并不喜欢马克的设计风格,他们说马克加盟之后的Apple Watch「太过圆滚滚了」。

虽说如此,不过相比乔纳森和马克两人的情谊依然是深厚的。毕竟,两人曾经携手为徕卡设计过一款纪念性质的相机——对,没错,又是一个大牌。

两人还一同出面,解释这款纪念性质的相机的内涵与深意——虽然总觉得他们两个就是为了找个合照的机会。

说回之前马克曾经负责设计的Ikepod,虽然成立时间比较短,但是也算得上个奢侈品牌。而据说马克在这个系列中拥有「话语即是律法」的权威地位,甚至就连系列名称中的「pod」都来自于马克自己亲手制作的一款手表作品。

虽然说马克后来不再负责Ikepod系列的设计工作,但是这也算得上是马克「备受大牌青睐」的一大例证。

像Hermes进军文具领域时,也邀请马克来为他们设计首款笔类产品。马克在设计这款笔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用现代工艺重现了老式钢笔的特点:比如说可伸缩的笔尖——

经典的旋转机制——

当然Hermes怎么会只要一支笔呢?他们很快就推出了相应的文具系列。

而文具界的「大佬」级别的Montblanc也同样选中了马克——Montblanc与马克建立了设计师合作伙伴关系,这可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

而马克则很快推出了他设计的「Montblanc M」。

这支钢笔在造型上的细节上做了严谨的推敲和设计,使得钢笔的开阖能够完全做到严丝合缝。

为了让创意工作者能够有更好的书写体验,这款钢笔更是做了更多的细节:笔盖的简化、笔夹的位置,甚至就连尾部的特殊部件也是经过了仔细推敲和琢磨的。

马克简直就是集各路大牌的「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男人,Saflio眼镜的80周年纪念款眼镜都是由马克亲自操刀,甚至亲自担任模特。

Nike的数款纪念性跑鞋,马克也都参与了设计。

……为什么这些大牌都这么喜欢马克呢?怎么就不来找我呢?

 

2.年少成名的「曲线」造型师

事实上,马克身上几乎有一个无可掩盖的光辉标签——「年少成名」。

Lockheed Lounge,马克当年设计出这把足以载入设计史册的椅子时只有22岁——同样的22岁,我还在为了自己毕业设计而发愁呢。

而年轻的马克很快就通过对于「曲线」的热爱和运用,而迅速闻名于世。也就是因为他的作品中曲线元素太多,所以一些人给他一个「曲线狂魔」的雅号。

Embryo Chair

Felt Chair

Wood Chair

当然这些曲线造型的椅子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比如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就在自己的纪录片中,对于马克成名的Lockheed Lounge发了一番牢骚,毕竟老爷子更喜欢实用的,具有普适性的家具。

不过马克似乎并不太在乎别人的意见,他依然贯彻着自己的「曲线美学」,比如说餐厨用具——

儿童家具——

甚至就连他设计儿童家具的时候,他也不会忘记。比如他为Magis设计的床,虽然整体上是个矩形,但是看看着夸张的圆角处理……果然马克对「曲线」爱得深沉啊!

甚至连汽车,马克都能做出「圆滚滚的曲线风」来。

当然马克某些时候也是会稍微收敛一下的,比如他致敬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的作品就比价克制曲线的实用——虽然其实我并不明白这把椅子是咋致敬密斯的。

 

3.黑科技与古代工艺的爱好者

 

除却「曲线」,马克对于「黑科技」和「古代工艺」也有着强烈的热爱。

比如他与Alessi合作的Atoms 561,就是一款十足的「黑科技」钟表——这款钟表能够自动上弦,而其动力则来自于外界的温度变化

而对于古代工艺,马克则更加狂热。比如说他曾经和日本工匠一道,用日本的彩漆工艺,设计了几款Aikuchi Word——这貌似是一种短刀,似乎有着「艺伎之刃」的说法。

马克虽然没有试过中国的漆艺技法,但是他选中了景泰蓝工艺。他用景泰蓝工艺制作了好几款家具作品——

东亚的工艺试过了,马克又开始琢磨英国的「维多利亚风格」——他为贝雷塔公司设计了一款纪念性质的霰弹枪。

而枪上繁复、细密的花纹,则让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浮夸、浪漫的维多利亚时代。

如此「任性妄为」,但确实让人叹服。

也许,默默无闻的我们,距离马克这样的设计大师就只是差了一个「任性」的属性吧。

 

图片及素材来源:Designboom

你此刻的心情

  • 89

  • 2

  • 6

  • 8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