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从Aibo到RoboMaster:“格斗”机器人的超现实扭曲力!

上一次我们谈及大疆的时候,还可能是因为它内部的“高压反腐”,大企业病。

而这一次大疆却一扫年前的颓丧,它把自家的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捧上了神坛。

RoboMaster S1到底有多火,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但从已然爆料出来的冰山一角,尤其是RoboMaster S1对于编程的普及以及在游戏领域的想象力,它却有可能是机器人领域的下一个“苹果”和“特斯拉”。

尤其是RoboMaster S1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越了带有破坏性因子的Apple和Tesla;从2013年暑假的大学夏令营到2019年RoboMaster S1内置对中小学生友好的Scratch 3.0编程语言,从最早只有24位大学生的机器人假期营开始到2019赛季拥有全球174所高校、7000多名青年工程师参赛的大学生机器人品牌赛事,RoboMaster S1可谓是在以一己之力建立中国的“机器人全民教育生态”。

当然,这样说难免会把大疆捧得太高,但是考虑到RoboMaster蛰伏的6年,现在的一鸣惊人似乎也没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而且考虑到RoboMaster S1之前,Aibo、Jibo、Cozmo、Kuri、Vector;LegoMindstorms、捍地和SenseRover Pro这一群先辈的“筚路蓝缕”;RoboMaster S1或许只是在一开始就选择了“最正确”的发展道路。

 

社交机器人的崩溃

社交机器人这个概念通过动画电影“大白”为全球熟知,并于2014年兴起热潮、2015年引爆创业、2016年达到顶峰;但这之后的2017年却陡然转冷,2018年九死一生。

早在1999年,索尼就率先洞察这一先机推出世界首款家用机器人Aibo;但由于Aibo的概念太过前卫,最终不得不在2006年下架;2017年11月1日,索尼发布了“Aibo”的人工智能新机型“aibo”。

Jibo

Cozmo

Vector

Kuri

而这之后几款曾经名噪一时的社交机器人:

2014年,由MIT博士Cynthia Breazeal领导团队打造的家庭社交机器人Jibo于Indiegogo上线 ;

2016年,Anki推出的车型智能宠物机器人Cozmo,并在2018年升级迭代成为Vector;

2017年,Bosch旗下的团队Mayfield Robotics在CES期间推出家庭机器人Kuri。

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楼塌了:

2018年8月,博世(Bosch)旗下 Kuri 机器人宣布停产;

2019年3月,智能家庭社交机器人明星企业Jibo宣布将关闭服务器;

2019年4月,Anki这家硅谷的明星创业机器人公司突然宣布倒闭。

社交机器人的失败一方面是因为早期“机器智能”的脆弱,能支持的社交方式极其有限;另一方面是我们的眼界还不曾放开,给机器人的发挥空间太过狭隘。

当然,这也和同一时期智能手机的普及,成为生活的必需品有一定的关系;智能手机的娱乐生态没有给社交机器人太多空间。

 

教育机器人的混战

Lego Mindstorms

捍地

SenseRover Mini&SenseRover pro

社交机器人失败之后,知识付费这阵“伪风口”又让不少人看到了希望;既然机器人本身很难讨好人,那么我们何不用人生产的内容去“讨好”人呢?

于是,教育成了一个“政治正确”的手段。

一些音频、音箱联名之类的操作自是不必说;由于知识付费的蛋糕本身就小、知识付费能击穿的人群始终有限,再加上近几年少儿编程越来越火爆;于是,编程就跟机器人一拍即合。

最早而且影响力最大的可编程机器人大概是乐高:

Lego Mindstorms(乐高机器人)是集合了可编程主机、电动马达、传感器、Lego Technic部分(齿轮、轮轴、横梁、插销)的统称;第一个Lego Mindstorms的零售版本在1998年上市,当时叫做Robotics Invention System (RIS),最近的版本是2013年上市的Lego Mindstorms EV3。

而在国内,比较早的可编程机器人大概是寒武纪的Handiblox和商汤的SenseRover:

2018年5月,寒武纪推出编程教育机器人“捍地”(Handiblox),用户可以打开主控屏幕,依照安装视频的引导进行拼搭。

2019年5月,商汤发布了SenseRover pro自动驾驶小车和SenseRover Mini小车;两款机器人主要针对学校AI教学场景设计,学生通过编程和控制,在预定的道路上完成无人驾驶形成。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纯内容的智能机器人没有门槛,但和智能音箱几乎没有区别;可编程的机器人门槛较高,但交互方式都相对简单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直到大疆RoboMaster S1的出现。

 

格斗机器人的崛起

RoboMaster S1

虽然大疆言必称RoboMaster S1是一款教育机器人,而它确实也在高校聚集了不少的拥趸;但明眼人看来,RoboMaster S1最吸引人的并非是它能够编程、而是RoboMaster S1“格斗”带来的想象力。

而RoboMaster S1需要用编程来“构筑”自定义技能这一招简直是“神来之笔”,非常巧妙的把教育和游戏融汇一炉。

《Robomaster:The Animated Series》短篇动画

由于RoboMaster S1与FPS游戏天然的适配性,再加上大疆不遗余力的推广,这种“人机一体”的半真人对战模式必然很容易吸引年轻人。

动画片是第一步,以后的电影、游戏甚至是世界性赛事还会少吗?

 

RoboMaster S1接入FPS游戏,几乎没有违和感;抖音上的“机甲猎人”又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武器对砍只需要考虑机体的强度、速度和稳定性;轮子可以用万向轮、或者球形轮;至于跳劈、飞砍战术,特制的决斗盘和磁悬浮就能解决。

 

想让它飞,暂时还有点难度;但我们可以和XR技术结合,类似《高达创形者》,只需要做几款兼容度比较高的“初号机”模板搭载其它手工模型(内置不同材质的数据模板),战网读取模型之后就可以网络具现,最后通过体感设备就可以完成人机链接。

如果以上都能实现,RoboMaster S1是不是就超我们打开了另一扇虚拟世界的大门?

而在人工智能风口到来之前,我们需要的或许只是更加“灵巧”的机器智能;而这种机器智能正是由广大的编程爱好者和游戏玩家一起“探索”出来的“最佳代码”。

到最后,当游戏需要编程的时候,谁还会“玩物丧志”?

 

从社交机器人的鸡肋到教育机器人的骨感,应用型机器人的生存方式或许就是把自己融于游戏,成为虚拟世界的一块砖。

而我们也可以基于真实世界的基础,去探索虚拟世界更多的可能。

但谁又能确定虚拟世界的部分法则就不能被现实感知呢?

比如以上格斗机器人的网络世界近期在技术上就有实现的可能,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像RoboMaster S1一样,为未来的网络世界“设计”更多的现实终端。

在这个阶段,我们工业设计师能够做的远远不只是手机壳、不只是充电宝、不只是按摩棒;我们要有更大的野望,把自己变成引擎,成为推动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靠近”的未来终端设计师。

PS:

部分图片素材来自于@品玩 @知乎 @爱范儿 @极客公园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玩意东西工业设计(wanyidongxi)

你此刻的心情

  • 8

  • 1

  • 0

  • 9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