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垃圾分类,除了“立法”还可以从谁做起?

如果说2018年的“垃圾禁令”还只是针对洋垃圾的话,随后菲律宾、马拉西亚拒收洋垃圾也只是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的“宣战”;那么2019年上海将于7月1日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就是在“肃清”本地垃圾。

“洋垃圾”比较容易处理,这只是外部的病毒入侵;政府的一纸禁令、海关的严格执行就能度绝大多数。

但“本地垃圾”却不是一则条例就能守得花开见月明,因为它是内部的细菌感染。

固然,用政令推行垃圾分类是一种“快准狠”的高效策略,短时间内就能获得收效;但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矫正”的。

命运啊,总是在你喜极而泣的时候拉了闸

垃圾分类有没有必要,这是毋庸置疑的。

远一点的地球变暖加剧、近一点的自然灾害频繁,就连我们吃进嘴里的海鲜都含有塑料颗粒,无一不在证明保护环境,刻不容缓。

作为一个垃圾生产大国,素质还有待提高的我们,确实有必要有一两个表率站出来做出努力和牺牲;把“洋垃圾”御敌于国门之外后,自然需要对“本地垃圾”动手,这一次选择上海虽然有点“过激”,但在此期间产生的摩擦、阻力和经验却可以快速复制到其他城市;虽然舆论汹涌,对上海市民也不太“友好”,但长久看来却是有可能成就“快刀斩乱麻”之举。

毕竟,现在大家对于“垃圾分类”的共识不是临渊羡鱼、也不再是应不应该推行;而是如何推行“垃圾分类”才是最有效的?

 

垃圾分类简单化?

“小龙虾身后事分类图” 图据网络

我们用十几年的时间完成了垃圾不落地的壮举,但在垃圾分类这件事情上却有点举棋不定。

最大的原因不是对于“混投”垃圾的恐惧,而是对于垃圾分类标准的诧异;万一阿姨质问我是什么垃圾,我答错了,又或者答不上来,岂不糗大了!

要知道,在垃圾分类这件事情上上海在2014年前就有过6套标准,直到今年1月才统一《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分为: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

标准好歹是定了下来,但是标准内容却有点“反常识”:猪骨头与鸡骨头不同,树叶和粽叶不同,核桃壳跟花生壳不同;而且单一物品跟复合垃圾更是差距悬殊……

 

统一标准的确有益于后期处理,但一套标准却并非适合所有场景;只有当前场景下更简单、无压力和前卫的分类方式才能畅行无阻。

就比喻写字楼、商场很少会有湿垃圾和有害垃圾;菜市场、餐厅很少会有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不同场景下我们应该根据生态场景下的人群习惯来进行不同分类,这样才有助于垃圾分类系统更高效的运转。

而在这个过程中,设计师有助于发现当下场景的“基本需求分类”,以及“重新”设计垃圾桶,把垃圾投递变成一种更高品质的体验。

 

垃圾包装适度化?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评论:一边为垃圾分类立法,一边放任过度包装;用2.5公斤的冗余包装120克的茶叶,就是在闹着玩。

虽然这个例子有点极端,但也从侧面反应了垃圾分类最严峻的问题:垃圾不是用户主观意愿产生的,而是商家有意识生产出来的;而商家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市场本身的风气就有问题。

消费者固然对于档次和精美包装有一些偏好,但这种风气很大程度是广告、是商家有意误导的;商家不专注于产品本身的价值反倒去追求“过度包装”,这才是垃圾分类的“罪魁祸首”。

 

JohannaBrännström的花卉包装

不从源头上根除垃圾的生产,一味的规范消费者要做好垃圾分类,多少有一点本末倒置。

当然,消费者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这种“病态”的审美本身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那么,如何才能做到“适度包装”呢?

这自然就是我们设计师的工作了,只有恰如其分的包装才是适度包装。

 

垃圾回收多样化?

垃圾分类,不应该只是粗暴的划分;而要分清哪些可以再利用、哪些有回收价值,哪些只能回收处理。

就好比国外很早就有一些回收旧瓶子的终端,国内也有,但不怎么普及;目之所及回收旧瓶子的依旧只有拾荒者和清洁工。

再比如一些还没有完全失去功能价值的旧衣服、旧玩具,旧工具,简单的洗涤、修补就能够再用;也许它们在物主手中已经失去了价值,但还可以分享、捐献给其它用户,而用户也能获得一些城市积分奖励什么的。

 

当然,若废旧物品本身失去了再利用的价值,把它溶解重塑之后换一个姿势它又能焕发生机。

就好比“Ecobirdy”的两位设计师Joris Vanbriel和Vanessa Yuan用再生塑料做出了一系列孩子用家具:色彩斑斓的凳子和工艺品犀牛。

如果我们有一个以融化塑料为“墨”的3D打印机器、又或者是立体笔,塑料其实是一种相当神奇的材料。

 

虽然我们早在2000年就开始提倡垃圾分类,但由于当时的佛系推广,真正在执行的人还是少数。

直到这一次上海《条例》的出台,虽然存在不少争议,但只要我们从这三个领域下手:场景化的垃圾分类帮助用户养成习惯、适度化包装从源头上截流、让可回收垃圾再一次发光发热。

虽然会有一点阵痛,但这能够帮助我们更快走向“贫圾”社会。

PS:

头图来自于Behance作者@Antonio Hitos

部分素材来自于@虎嗅 @设计癖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玩意东西工业设计(wanyidongxi)

你此刻的心情

  • 35

  • 0

  • 0

  • 3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