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一名设计师的阅读十年

导语

设计师需要广度更需要深度,设计是一个永远需要不断学习的行业。

本文转载自:LineerCreative灵鹿创意
ID:lineer2013
原创: 彭林

剖析与公开自己的阅读历程,是件非常忐忑的事情,无疑暴露自己的无知和肤浅。

一来自己阅读起步晚,大学后才开始阅读。

二来自己并无天资,虽勉强坚持阅读十年,但对很多学科都一知半解,一定会惹来笑话。

但毕业后的这十年,如果说有一件事从根本上改变了我,那一定就是阅读了。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深知设计师是一个不读书的群体,于是很希望把自己在阅读中收获的喜悦与大家分享,望有所启发。

阅读提示:文中有大量书名,建议书名一扫而过,书名以外的文字着重看。看完后如对书有兴趣,再回到对应板块查找书名即可。

一次在图书馆偶然看见书架上一本书《设计师不读书》,真够讽刺的。

 

设计是一门应用学科,其功夫全在诗之外。

 

我们的专业名称太容易让人迷失——“艺术专业”、“设计专业”,多好听啊,岂不知设计专业只是一门应用学科而已。

简单来说,我们大学中所学的“设计专业知识,在整个人类所有学科(自然学科、社会学科、思维学科)中只是一片叶子。

叶子没有任何能力决定自己的生长位置、长势、大小、颜色…叶子的性状只是在受着枝、干的驱使,根系营养吸收的影响和无意识的执行基因的命令。

因此就设计谈设计是一件狭隘荒谬的事情,我们应该沿着叶脉去探索枝干、根系和基因,才能终究明白设计的道理。

 

 

 

我的阅读历程是一个从“叶—枝根系基因物质意义”的探寻过程。

阅读从解决眼前问题开始,认识叶子。

 

阅读通常从当下紧急且重要的问题入手,这样是最容易得到正反馈的方式,让我们觉得阅读有用,从而能够有动力继续下去。

我也是从设计专业出发,为提升自己的设计水平,对自己的专业一探究竟。

看小林章的《西文字体》、约瑟夫•米勒的《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版式设计,以扎实设计技能

看王受之《世界平面史》,保罗·兰德《设计的意义》以更完整的理解平面设计这个专业

 

看原研哉《设计中的设计》、看吕敬人《书艺问道》、看刘小康《CMYK创意学》看李永铨《消费森林》、佐藤可士和《超整理术》、佐藤卓《鲸鱼在喷水》以了解优秀的前辈设计师们都怎么看待设计?

看其他行业的设计师,安藤忠雄《建筑家安藤忠雄》、看隈研吾《十宅论》、看山本耀司《我投下一枚子弹》《做衣服》、马岩松《山水城市》,以换个设计视角来看待平面设计。

应该有所遗漏,凭记忆写出来的设计书大抵就这些了实话从设计行业本身去找设计的答案,结果总是让人失望的。如之前的比喻,叶子本身提供不了叶子需要的营养,同时没有了解枝干根系之前,叶子也不可能认清自己,我们需要向外求。虽说失望,但这也是必须要走的一步

 

既然是叶子,就应该熟知那根支撑我们的树枝。

 

看了那么多设计书,做设计还是不能让客户满意。一反思才隐约发现了那根支撑叶子的树枝——品牌。

进入工作后,设计有了明确的应用场景,而我所从事的品牌设计,在我专业本身前面添加了一个我一直忽视的前缀“品牌”,“品牌”不是设计专业的词汇,他属于“营销学”。

平面设计师在商业世界里的营销场景,充当着沟通的角色。公司与合作方、用户之间的沟通,产品与消费者之间的沟通…我们需要认清我们所处的商业世界和营销场景——那根支撑我们的树枝。

 

于是看科特勒的《市场营销》《营销管理》、凯勒的《战略品牌管理》、看特劳特的《定位》、朗涛的《设计简单之道》、BBDO的《洞见》、奥美的《360度品牌传播与管理》、IDEO的《设计改变一切》、奥格威的《一个广告人的自白》

顺势理下去,枝条不断分支,于是书越看越杂,但他们都属于树枝,把我从“专业”连接到“行业”再连接到“产业”直到与树干的交界点“商业”。

看大前研一《创新者的思考》《思考的技术》《专业主义》、看彼得·圣吉《第五项修炼》、看麦肯锡系列书《麦肯锡问题分析与解决技巧》《麦肯锡工作法》《麦肯锡工具》、埃里克的《精益创业》、看稻盛和夫《敬天爱人》《活法》《六项精进》、看德鲁克《卓有成效的管理者》、《管理的实践》、看杰克·韦尔奇的《赢》。

 

对树枝的系统认知,对自己的工作能力提升是质的变化。明白设计在商业体系营销场景中的位置,设计开始有了着力点,懂得如何运用设计来驱动商业价值。

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认知的快感,这种快感驱使着自己继续探寻树枝的支点——树干。

所有树枝都将连接到主干。

 

到了主干,其所包含知识体系的复杂与多元,都远超我的阅读量和认知能力。我就捡我目前有所涉足的皮毛谈起吧。

当我理解商业语境中的营销场景后(树枝),我切实的感觉到了其背后的支撑条件“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以及对“人”的理解是我急切要去认知的。

对于一片叶子来说,“树干”对其生长的影响,不像营养直接供给者“树枝”那样明显,但对树干的认知,将带来宏大和更持续的营养。

于是我开始阅读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崔瑞德的《剑桥中国史》、威尔的《历史的教训》、贾雷德·戴蒙德《枪炮、病菌与钢铁》、西蒙《耶路撒冷三千年》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约翰·赫斯特的《极简欧洲史》、赫拉利的《人类简史》《未来简史》。

毅夫《解读中国经济》、基辛格《世界秩序》《论中国》、费孝通的《乡土中国》、 张宏杰的《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周其仁的《城乡中国》、鲁思的《菊与刀》。

 

 

还有那些我不确定其属于树干还是根系的这部分阅读,有文学有艺术也有哲学部分,但我阅读其目的还是期望能尽可能多的涉猎,以探寻树干遥远的边界。并尝试对根系有所知晓,于是就把这些阅读写于此。

梁漱溟的《梁漱溟全集》《朝话》、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赖声川的《赖声川的创意学》、木心的《文学回忆录》、查理芒格《穷查理宝典》、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奥威尔《一九八四》《动物庄园》、卢梭《瓦尔登湖》、蒋勋的《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李泽厚《美的历程》、蒋勋的《汉字书法之美》、丹尼尔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刘慈欣的《三体》、陈丹青的《退步集》。

主干的复杂与多元,让我遇见了智慧的头脑,看到了那些生命发光的人生,眼中的一切有了清晰的层次和丰富的色彩。如果一定要说对我具体的作用——有更多故事讨女孩子欢喜,也可以用社会学、文学的知识来讲品牌设计提案。

 

深埋土中的根系

 

有些知识体系与生活相去甚远,深埋于土壤中。不可见,却决定着一切。

快到三十岁时我开始对哲学、生物学、物理学、化学、数学中的观点所吸引,对身边的事物也开始习惯去探究其背后的算法。

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说到“一切生命个体都是基因的交通工具”。

王东岳在《物演通论》和《知鱼之乐》中阐述的“递弱代偿”实际上就是“熵增”,道出了宇宙万物的演化趋向都将弱化递进、分化依存。

赫拉利在《人类简史》《未来简史》、凯文·凯利在《必然》中,都指出人类的底层逻辑很可能就是一套复杂的算法,包括“自我意识“那部分。

宾克莱在《理想的冲突》中,把人类从古到今所有哲学家和不同社会时期的价值观、意识形态都讲了一遍,然后告诉我们,你需要审视你的人身,然后找到一个适合你的价值观,度过一生。《苏菲的世界》也用一个巧妙的童话故事道出了一个哲学的世界。

霍金希望用一个公式来宇宙万物。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在《正见》中讲述“诸行无常、诸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让我们看到了解除无明的佛法、哲学的佛法,与科学相通。

马修《僧侣与哲学家》中我们看到了科学对于社会秩序、经济的推动、以及人类健康的贡献,但也同时看到了科学对于人类自身的幸福却显得无力。

刚毕业时阅读了赖声川的《赖声川的创意学》,到后来才发现他的智慧深受佛法的影响。

总觉得应该放一张,自己与书的合影,找遍相册就此一张。在交通工具中的“洞穴时间”的确是思考和阅读的好时机。

 

一个反复涂抹的过程

 

我粗糙的描述了自己叶—枝—干—根系—基因—物质—意义”的阅读和认知过程,但这只是开始。

认知在于叶—枝—干—根系—基因—物质—意义之间的反复涂抹,一遍又一遍。就像把硬币垫在纸下面,铅笔在纸上来回涂抹,图案才渐渐显现。

而我用十年画了第一条线。

以上。

彭林

于北京·灵鹿创意工作室

2019年5月11日

你此刻的心情

  • 61

  • 0

  • 0

  • 9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

  1. 0032032

    “霍金希望用一个公式来宇宙万物。”句中应该缺了谓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