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设计总被山寨,他们的趣味却山寨不来

导语

山寨不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真品味!

文章转载自:建道筑格ArchiDogs

ID:ArchiDogs_AD

原创:建道筑格ArchiDogs


 

SOLAR DO-NOTHING MACHINE

在这个时代,庆祝纯粹异想天开的人可能会让人觉得是一种异端邪说。但七十年多前,两个美国最具创意、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凭借给他们强大的想象力,创造一台“无用的机器”。 
机器本身是太阳能驱动的,颜色鲜艳,非常不实用,正是这种机制让那些务实的人感到愤怒。
“但是…它什么也做不了!”
是的。完全。当然,这就是机器的天才之处。

或者更确切地说,这是机器天才的一部分。然而,如果从稍微不同的角度来看,这台无所事事的机器实际上所提供的社会服务,远比普通的挖土机、参议员或卡戴珊所提供的服务更有价值。毕竟,什么都不做的机器立刻体现并唤起了纯粹的原创精神。它没有任何特定的、层次分明的功能或目的,可以让它从满足预期的负担中解脱出来,同时它内在的趣味性也在微妙地挑战着其他发明家、工程师和设计师。

创造者似乎在说,如果我们能造出这个可爱的、无用的小装置,并利用阳光为它提供动力,想象一下,如果人类真的用心去做,他们能造出多么壮观、有用的机器啊。
与此同时,当我们等待人类创造出更多宏伟、有用的机器时,我们看到这个二人组自豪地展示着这台无所事事的机器,它在全速旋转,毫无意义地旋转。
很美,不是吗?
他们就是伊姆斯夫妇。

 

 

👫

牵着你的手,做一辈子小朋友

你或许对伊姆斯夫妇并不熟悉,但是你一定见过这些极具设计感的椅子们,可能是在某些北欧风格的家具图片上或是简约小清新的餐厅再或是有格调的文艺书店咖啡馆;它们甚至还是影视剧的常客,在很多镜头里都能找到它们的身影,它们几乎成为了简约时尚的代名词。当然,它们更是被山寨的常客。

 

▲ 电影中舒淇坐的“La Chaise”椅子

 

当然,伊姆斯夫妇的作品和贡献不只这些椅子,建筑师出身的查尔斯·伊姆斯和画家出身的蕾·伊姆斯在合体之后的几十年里在建筑设计、家具设计、电影制作、展览设计、摄影、绘画等各个领域都有所建树,称得上是“全能选手”,甚至这对“最萌身高差”的甜蜜爱情故事和充满趣味的生活也一度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事情。

 

 

查尔斯·伊姆斯(Charles Eames,1907-1978)是美国最杰出、最有影响的家具与室内设计大师之一,同时他还是建筑师、发明家、工艺师、科学家、电影人、教授,卓越的设计涵盖了家具、建筑、影像与平面设计。

1940年他与小沙里宁一道设计的胶合板椅在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设计竞赛中获得大奖。在此过程中,查尔斯遇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搭档,也是他后来的妻子蕾·凯泽(蕾·伊姆斯)。

蕾·伊姆斯(Ray Eames)画家出身,师从汉斯·霍夫曼(Hans Hofmann,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先驱,代表作《门》),她知道什么是艺术,什么不是,对美学与色彩领域有极高的天赋。查尔斯则是一个对色彩不是特别敏感的人,所以他之后的所有作品都离不开妻子的帮助。

👑

“一切我能做的,她能做得更好。”

查尔斯曾这样评价蕾。丈夫查尔斯侧重于技术、材料和生产;妻子蕾则擅长形式、空间和审美,两人的完美搭配所做出的设计影响了一代人的设计理念。他们在一起合作缔造了很多设计史上的传奇,包括家喻户晓的伊姆斯椅、伊姆斯躺椅和伊姆斯住宅,成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

“ 

亲爱的凯瑟小姐,

我马上34岁了,

我单身而且穷兮兮的。

但是我非常非常爱你并且想马上娶你。

我并不能保证能非常好的负担我们的生活,

但我会尽我一切可能做到最好。

另,马上我指的是立刻马上。

还有,戒指的尺寸是?

爱你的,查尔斯。

 

 

1941年,查尔斯为蕾写下了这篇画有求婚戒指的求婚信,并在四个月后结婚正式成为夫妻。两人有着“最萌身高差”,有着同样对美的追求,和永不老去的童心,他们就像是一个人一样,很多事情不用话语,只需要一个眼神或者点头意见就能达成一致。

 

蕾会在信件中告诉查尔斯巴黎购物的地方,比如巴尔曼的香水在巴黎更便宜,比如哪里能买到她想要的鞋子、手套,以及把手套上的绣花的样式画出来;丈夫查尔斯生日时,蕾手绘一张没有字的书信作为礼物。

他们一起设计布置自己的家,在挑空的客厅挂满各种植物,旁边一整面墙的大书柜摆满两人多的像山一般的设计书籍,边几上摆满两人四处收集来的餐具,查尔斯会将蕾所有著名的蓝白盘子叠在一起,而她会加上小小的红心或者小小的红色符号,整个空间被喜爱的物品填满,是满满的幸福感;

 

 

蕾保留着查尔斯写给她的每一封情书;她永远走在查尔斯侧后方一步距离;他们自从遇见便不曾分离,是夫妻是搭档更是挚友。

1978年8月21日查尔斯的离世是他们唯一的一次分别,十年后的同一天,蕾离开人世,在她去世的前几天她便不停的问助理今天是几号,等到8月21日才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

他们的家——伊姆斯住宅

 

伊姆斯住宅(Eames House,也称作Case Study House 8#)由夫妇二人设计并于1949年建造完成,是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之一,建筑史学家称之为第8号住宅研究案例,它是现代住宅的原型。

 

 

伊姆斯住宅本来是由查尔斯·伊姆斯和小沙里宁一同设计的,它曾是1945年极富影响力的住宅案例研究项目的一部分。最初的方案现在称之为“桥房”:建筑是一个单层钢构的盒子,靠两根纤细的钢柱横架在山坡之上,一端架空在茂密的草地和树林之上,如同一条悬臂从山坡朝向草地伸出。

在柱子之间是一个造型轻盈的旋转楼梯通向室内,而更为正式的入口则设置在与山坡相接的草地上。该建筑的设计理念是让战争中产生的技术为民所用,房子的所有的部分都是现成的,然而桥房永远没有建成。

二战之后物资匮乏,房子的建设过程不得不推迟,获取建筑物预定的部件甚至花了两到三年的时间,而在这个时候伊姆斯夫妇都爱上了这片草地和树林。

“我们的闲暇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有时候觉得在这片土地上建个房子真是有点暴殄天物。”

查尔斯也意识到“我们犯了一个典型建筑师常犯的错误,你找到一个美丽的地方,然后就把一栋房子杵在中央。

 

 

于是伊姆斯夫妇最终决定修改设计方案力图将原有的桉树林完整地保留下来。伊姆斯夫妇保留了第一轮方案中的一些结构和空间元素,如开放的建筑平面、独立的工作空间、扩展或围合空间的推拉门和折叠门以及外立面对角线上的钢筋拉索。

除此以外,可以说,伊姆斯夫妇推翻了之前的设计构思。他们把原来悬挑在山坡上的体块整个旋转90度,与工作间布置在一条横线上,两个单元背靠山坡,退居到峭壁内,被夹在一排茂密的桉树和新修筑的一条8英尺高、175英尺长的防土墙之间。查尔斯通过数学计算,仅添加了一根钢梁,就使得原先方案预定的11吨半的切割好的钢材可以重新建造新的设计方案。

颜色成为了这座建筑的结构要素。黑灰色的具有图底性质的网格中间镶嵌了彩色的薄板,建筑的开口部分则使用了不同效果的透明、半透明以及嵌丝玻璃,并用金色和橘色的嵌板标识出建筑的入口。这样一来,就自然形成了一种具象的蒙德里安画法的建筑立面效果。

在室内,底面带有勒纹的钢质天花板被刷成白色,横跨的钢梁暴露在顶上。在这里没有东西被隐藏起来,它忠实地反映了现代建筑的原则:材料真实,功能至上。在光线的使用上,屋外的树林透过透明度不同的玻璃格窗,在室内撒下斑驳的光影。

 

 

01 / 窗

整个建筑的窗户是黑色钢铁框架,使用透明和半透明两种玻璃,为了体现多样性,搭配了白色和伊姆斯家具的经典用色“蓝红黑”作为镶板。精致的玻璃结构的设计来源于埃姆斯的即兴创作,他运用传统的工业格构梁来创造一个标准结构,它由跨度2.25米,纵深6米的开间组成。

不同玻璃的组成在加州常年的阳光和太平洋蔚蓝海水的反射下,形成不一样的光线效果,加上房子两边桉树的树影,使整个建筑内部充满神奇的色调,这就是建筑师营造的光的魅力。

 

 

02 / 厨房和餐厅
 

一进大门就来到了厨房与餐厅的空间。白色与木色橱柜加上非常利于清洁的不锈钢台面,让整个空间简洁干净。水槽后方隔出一个功能区,可以堆放杂物避免影响美观。伊姆斯夫妇会在这里宴客,蕾会用收藏的经典蓝白纹餐具和红色餐具来款待客人。

 

 

 

03 / 客厅
 

从餐厅穿过一个铺满彩色地毯的小走廊就来到了伊姆斯住宅的客厅,小小的走廊在地毯、绿植以及半透明黑色钢窗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美好。磨砂玻璃和透明玻璃交替出现,营造不一样的光影效果。客厅宽6.2米,两层挑高设计,视野开阔,四面都是不同形态的玻璃。整个客厅,从地毯、天花板到沙发、座椅都是蕾的画布。客厅里放置着大量的龟背竹、玫瑰花与书,还有那只著名的Eames House Bird。

 

 

 

04 / 卧室

与构成结构的冷钢框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房屋的内部温暖舒适,木楼梯轻松地浮动连接下层和上层。室内使用天然材料使住宅更贴近自然。屋前排还种植了一排桉树,为房屋提供遮阳和融合户外环境。

 

 

05 / 工作室

绘画设计促成了陈列室的设计,玩具收集促成了玩具的发明。伊姆斯夫妇就在这个作室通过对模型材料探索,完成了那些经典的设计。他们合力为家具设计带来了新气象:简约且富有现代感,趣味而兼顾功能,圆滑而考究,外观精美而简洁。这就是“伊姆斯风格”。

 

 

🎨

 设计的美学 

 

查尔斯·伊姆斯是建筑师、发明家、设计师、工艺师、科学家、电影人、教授。但总而言之他是一位创造家,他的创造并非是一系列独立的成就,而是一种统一的美学观,其中有很多分支式的表现形式。他认为一切设计是建筑的延续,她认为一切设计是绘画的延续。

 

 

伊姆斯的电影并非一个独立的单位,而更像是一个个分支;它们并非源自电影的历史或传统,而是来自一种最高级的、植根于很多领域的文化。伊姆斯的电影自成一派。不像其他电影工作室那样考虑收益,而是出于对日常事务复杂美学的好奇心。“我们从来不把电影当做一种艺术形式,而是一种工具”。

这些影片本质上是虚荣和自我表现的混合物,它们的制作理由仅仅只是让查尔斯感到开心而已。“我们的热情就好像一个杂耍演员转着盘子,而他正尝试同时转30个盘子,而这里面的手法是及时找到快要掉下来的盘子,让他继续转起来。” 

 

 

如果公众对蕾的认识能稍微超乎于以为支持丈夫的忠诚妻子,他们也会像查尔斯那样看到的是一位为美国抽象艺术的诞生添砖加瓦的天才。蕾师从汉斯·霍夫曼,她能非常轻松、美观地移动元素,然后造型并找出相关联的形式。她将一切都视做绘画,她有着如此广阔的眼光,一直如此观察世界。

 

 

“ 他们不再只是设计师,

而成为了交流者。

使用图像而非语言的交流者。”

 

 

 

 

🤣

“ 认真对待你的快乐 ”

“Take your pleasure seriously.”这是伊姆斯夫妇的一句名言。你的生活的载体可以是单调的,但这不意味着你的生活必须是单调的。伊姆斯夫妇就是一对顽童,把生活过成了最有趣的样子。

 

他们顽皮的公开照片、古怪着装、至理名言,这一切都在造就者一对快乐又现代的夫妇的美好形象,融汇在他们作品的挑战之中。伊姆斯夫妇带着自己无限的好奇心与孩子气投入设计中,“Life in Work”是他们常说的一句话,生活与工作都是两个人的乐趣所在。

 

 

“ 

你周围的事物

以及你对于你想在哪儿生活,

怎样生活的选择,

你所拥有的工艺品,

这一切都基于创造一个

无缝对接的环境

和无缝对接的生活方式的理念。

 

他们往返于马戏团一样的工作室以及摆满玩偶的家之间,随性又快乐。他们将植物和汉斯·霍夫曼的绘画悬挂在天花板上;地板、天花板、沙发都是一张可在其上拼贴元素的画布;家居装饰的搭配随性大胆,没有你见不到只有你想不到;叫朋友到家里聚会,饭后甜点居然是鲜花做的视觉甜点;今天工作室里摆满办公桌和图纸,明天可能就会变成一个摆满木偶人的玩偶电影的拍摄地;像小孩子一样盼望镇上的马戏团表演,那时便是他们的摄影狂欢;还有夫妻两人各种脑洞大开的搞怪照片,每一个笑容都饱含了他们对生活的热情和对快乐的追寻。

 

 

一位设计评论家曾评价伊姆斯夫妇:
这对杰出的夫妇
“只是希望将世界变得更美好。”
他们确实做到了。
而且,他们还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有趣。

 

你此刻的心情

  • 17

  • 1

  • 1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