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著名荷兰设计师Wim Crouwel仙逝,90年的非凡之旅

导语

荷兰设计元老和他的设计故事!

本文转载自:Hiiibrand
ID:hiiibrand_com

就在几个小时前(荷兰时间9月19日),著名荷兰设计师维姆.克劳威尔(Wim Crouwel)去世,享年90岁。

作为荷兰的设计元老及现代主义的倡导者和拥护者,克劳威尔是排版领域的权威,其作品和创意在荷兰和国外塑造了数十年的设计和视觉文化。今年7月底,TDC刚刚授予他TDC奖章,以表彰其在排版行业所作的杰出贡献。

维姆·克劳威尔的职业生涯跨越60余年,经历了从设计师、教师、馆长到博物馆馆长的非凡历程。

基于现代主义原则,克劳威尔清晰而系统的设计以网格为基础的方法论,被设计界称为“网格怪人”。他的设计总能将一个主题浓缩到绝对的本质,极具逻辑而又充满实验性,这点贯穿了克劳威尔的展览及印刷设计。

尽管他的想法与包豪斯有关,但克劳威尔不是教条主义者,他对串行和大规模生产的想法很着迷。

“我们没有时间,所以需要机器。”克劳威尔说。但他也相信“机器无法取代人眼和人的感觉的精确性”。克劳威尔的作品总是由这两个要素组成:情感方面和理性方面。在他漫长而富有成效的职业生涯中,其在展览设计方面做出了众多杰出的作品,并设计了海报、日历、字体、商标、邮票等。

 Wim Crouwel 

你很难去避免维姆·克劳威尔的作品。在20世纪60年代,荷兰到处都是他设计的海报、目录、邮票,甚至电话簿。

——卡尔·马藤斯(Karel Martens)

一 切 的 开 始

Beginnings

1928年,维姆·克劳威尔出生于荷兰北部的格罗宁根,一个文化上充满活力的小城市,他是印刷业中一个制砖匠的儿子。小时候,克劳威尔常常被电线塔、铁路站和架空电缆的那股朴素之美所吸引。人人都在围观马戏团里的狮子时,小克劳威尔却花了大把时间盯着屋顶看。一段时间里,他那充满未来感的银色卧室门后,是一个自制的缩小版马戏团帐篷。

克劳威尔的教育始于格罗宁根的密涅瓦学院,他在那里学习美术。在那个时候,学院仍然专注于以工艺美术为基础的技术,但克劳威尔却在混凝土、玻璃和钢铁中找到了灵感,这是荷兰最早的现代主义建筑之一。克劳威尔对建筑毕生热情也由此开始。

走 向 设 计

Towards Design

1951年,在服了两年兵役后,克劳威尔搬到了阿姆斯特丹。正是在这一时间点上,他选择了应用艺术的职业生涯,因为它提供了比美术更多的保证。从此,克劳威尔以展览设计师的身份开始了他的设计生涯。
这个时期里,与不同学科的设计师合作使得克劳威尔的实践更加多样,拥有了一个更大规模的工作平台。他开始为一家展览公司Enderberg工作,师从设计师Dick Ellfers。随后,他与华裔荷兰室内设计师Kho Liang Ie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通过参加应用艺术学院的晚间课程,他在导师Charles Jongejans那里学习版式设计的原理,这也让他第一次接触到了现代主义平面设计。作为一个平面设计师,克劳威尔建立了一个一致和独特的视觉语言,创造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客户设计解决方案。

现 代 主 义

Modernism

瑞士设计的形式性深深地影响了克劳威尔——清晰、结构和网格的使用成为他视觉语言的关键。在职业生涯早期,他与志同道合的瑞士设计师建立了牢固的关系,并与Gerard Ifert、Karl Gerstner、Josef Müller-Brockmann成为好友。

范·艾伯博物馆,埃因霍温

Van Abbemuseum, Eindhoven

维姆·克劳威尔一生中最重要、最持久的工作关系之一始于1954年,当时他认识Stedelijk Van Abbemuseum的导演—— Edy de Wilde。两人一见如故,由对抽象艺术的共同兴趣及欣赏优秀设计价值的观点而建立起友谊。

Edy de Wilde任命克劳威尔成为博物馆的唯一设计师,给予他完全的创作自主权,并全力支持他的设计方法。在为范·艾伯设计的海报及名目中,克劳威尔的重要设计概念得以发展,创造了一系列定制,手绘的排版图像,以此来唤起艺术家的主题或作品。

Total Design 工 作 室

Total Design

克劳威尔是Total Design的五位创始人之一。他和同事Benno wissing、Friso Kramer和Dick & Paul Schwartz一起创办了这家第一间能接受政府和商业客户的大型、多学科设计任务的机构,能够为工业、贸易、政府和文化部门的各种客户执行复杂而广泛的项目。

阿 姆 斯 特 丹 市 立 博 物 馆

Stedelijk Museum

1963,Eduard de Wilde接替Willem Sandberg担任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馆长,并且邀请克劳威尔(和Total Design)与他继续一起合作。于是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克劳威尔为其设计了目录、邀请函、海报和宣传册等,并创造了我们现在所回忆的SM设计风格:一种酷且实用的艺术风格,在一页纸上同时充分利用常规体和粗体相变化的怪诞呈现,同时对所有面都呈开放状态。

在此期间为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建立的这种基于网格的方法论,克劳威尔从1963年到1985年严格应用了这个系统。给予博物馆的宣传材料巨大的灵活性,同时又保留了一种可识别的视觉语言。

实 验 性 排 版 设 计

Experimental Typography

“我最喜欢的字母是字母A。

克劳威尔以其不同凡响的模块化字形而为人所知,其创作的创新性字体突破了易读性的界限,它们通常由结构严谨的无衬线字体支持。

这些字体设计中,最为著名的是New Alphabet(1967年)。这种字体是由克劳威尔在德国一个印刷展上看到的第一台数码排字机发展而来。在克劳威尔看来,那次展上的加拉蒙(Garamond)数字产品糟糕极了,而字形因为在某些尺寸中被放大的缘故,圆角看起来和其他尺寸完全不同。

于是克劳威尔就想着要为这台机器设计一种合适的字体,而不是用当时现有的字体硬靠。他画了新的字母表,一种基于点矩阵系统的高度抽象字体。它的直线、90度角及45度,无论大小,看上去总是一模一样,在每一个格子里都能贴合。

而后,New Alphabet不再局限于一种理论,而发展成一种思维。克劳威尔就这个问题作了演讲并得到了许多回应。90年代,New Alphabet出现在英国流行杂志上。尽管后来基于此的字体常常因可读性而作了一些改变,但无疑他们都启发于New Alphabet。90年代后期,在当初克劳威尔第一次作这个实验字体的30年后,他被要求将之数字化,设计者们可以从字库中获得数字版使用。

设计师、馆长、教师

Designer, Director, Teacher

1985年,在克劳威尔被任命为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Boijmans van Beuningen Museum)的馆长后,他的事业有了新的发展方向。在这个角色中,他委托英国8VO工作室完成博物馆的设计要求。

1993年,克劳威尔退休。

现 在

TODAY

直至19日克劳威尔去世前,他仍一直是设计界活跃的一员,担任着Total Design的顾问,如今它已叫Total Identity ,有着来自多个城市的超过150名设计师。

尽管如今克劳威尔已经仙逝,但他对设计行业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却将永远被铭记,他的设计精神也将一直流淌在行业的血液中,继续迸发着力量,永不停息。

R.I.P

维姆.克劳威尔(1928-2019)

END

© 本文整理自 Design Museum、iconofgraphics及网络

你此刻的心情

  • 4

  • 0

  • 0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