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猜猜盲盒里面有什么?没错,是韭菜!

导语

铁打的镰刀,流水的韭菜。

文章转载自:仙人JUMP
ID:xrtiaotiao
 半佛仙人

01

 

这段时间【盲盒】这个东西,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很多人高呼什么盲盒比炒鞋更疯狂,什么盲盒一夜多少倍,什么盲盒是当代年轻人三大flag之类的东西。

我觉得,挺无聊的,而且特别小儿科,还弱智。

我时常感慨,自己对于世界的魔幻一无所知。

因为我已经越发看不懂年轻人的各种神奇操作了。

准确的说,我看得懂操作,但我看不懂他们这么操作的动机。

因为这些操作早就被我们证明过不赚钱了,他们这是用爱发电么。

 

 

一开始大家炒房,逻辑很明确,变现也很明确。

后来大家炒股,思路也很清晰,低买高卖并不复杂。

再后来大家炒币,虽然币本身非常沙雕,但也属于基础投机品的范畴,无非是Plus版股市。

再再后来炒鞋,虽然操作和产品都变形了,但好歹也算是高客单价产品,再不济砸手里了还能穿在脚上。

虽然可能会疼在心里。

 

 

但是盲盒这个东西,真的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如果说球鞋这东西好歹还算是有点门槛的工业品,想买到以假乱真的精品还要费点劲。

那么盲盒以及里面的玩偶,只要你有点闲钱,你不仅能随便买到正版,还能随便生产。

你拿炒鞋的钱去玩盲盒,直接自己就当庄家了。

真的,盲盒这东西的门槛已经都不能叫有门槛了,得叫下水道,还是没有井盖的那,各种脑子有坑的直接冲进去了。

 

 

 

 

02

 

如果对于制造业稍微有一点点了解,都知道盲盒这种东西本身是没有价值的,一点点价值都没有。

有的只有成本和价格。

作为给多家玩具工厂做过尽调的人,我对于会有人炒这种标准工业品感到哭笑不得。

所谓盲盒,就是一种玩偶。

既然是玩偶,就一定有制造玩偶和玩具的工厂。

很不幸,如果说服装鞋类还有个20%的工厂不在中国,但是玩偶和玩具制造领域,全世界都是中国造。

 

 

这个领域的霸主,叫做Hottoys,听名字是外国的,但其实是纯粹的中国公司。

这家公司能到什么地步?

基本上拥有世界上大多数知名IP以及动漫周边的授权,授权期限差不多可以到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些IP的全都去世为止。

很多宅男们疯狂撸的手办小姐姐,往往都是这家公司生产的,Hottoys的产品是整个世界玩偶界的硬通货。

盲盒的鼻祖,日本扭蛋,倒是只有一小部分和Hottoys有关,主要是因为Hottoys实在技术太棒,要价不低,所以很多用不起,大部分还是低端制造。

对,盲盒和扭蛋,其实都是低端中的低端。

 

 

说到低端,那么这些低端产品是哪里产的?

朋友,你们听说过广东东莞,江苏昆山和浙江义乌么?尤其是义乌。

嗯,就是那个世界小商品城义乌。

任何觉得盲盒里的玩偶有任何技术难度的人,建议直接去义乌小商品城去逛一逛,带着你觉得牛逼的玩偶去,市场里面的很多老板是可以拿着你这个玩偶直接给你量产的。

说穿了那些49块钱69块钱的盲盒里面的东西,生产成本有多少其实大家多少该心理有数的,高端一点的,出厂价一般不超过11块。

建议沉迷盲盒的年轻人买票去义乌好好感受一下轻工业的力量,对你的钱包和脑子都有好处。

 

 

 

 

03

 

其实,这一轮的盲盒热潮,是一场人为推动的大型炒作,目的不在于靠卖盒子赚钱。

因为盲盒这种产品完全不具备鞋和币的广泛受众,而且这种东西的门槛实在过低,导致人人都能成为庄家,坐庄的第一前提是庄家可以控制生产。

但是盲盒玩偶这东西,完全没有垄断生产的可能性,所以天然不具备炒作的基础,事实上整个玩具制造业都对于盲盒这玩意儿的制造技术嗤之以鼻。

那么为什么还是火了?因为有人在幕后炒作,有人刻意引导。

而且特意蹭着炒鞋的热度,期望让大家意识到还有比炒鞋更沙雕的东西,通过刷新认知下线来搞大新闻。

你们自己看看那些说盲盒的文章(不管是分析的,还是怒斥的,还是惊呼的),是不是都非常默契地提到了某公司?

假如你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家公司,哪怕有点印象,那么恭喜你,你已经被洗脑了。

 

 

这一波炒作的主要目的是破圈,并且效果非常好,原本盲盒是一个非常小众,而且流通性较差还以物易物的圈子,这样的圈子是没有想象力的。

但是经过各种夸张到沙雕的宣传,通过一对真假难辨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盲盒这东西了,都知道某公司是盲盒第一公司了。

然后目的就达到了,不管你喜欢还是讨厌,盲盒这东西,这家公司,都已经刻在你的脑门子里了,非常高明。

懂吗,只要让你忘不掉,哪怕是骂几句,他们就赢了。

 

 

然后他们就可以借着Z世代第一潮品品牌的概念,再一次在资本市场收获一些回报。

只要有了名声,就可以有进一步操作,股市最喜欢故事,尤其是与年轻人有关的故事,毕竟股价是对未来的预期,虽然这些故事到后面会变成事故。

你以为他们坐庄割买盲盒的人韭菜?

错了,他们只是营造这个现象,最终割的还是资本,还是股民的韭菜,old money才有被割的价值。

这种收割才叫爽快,沉迷盲盒这种低端消费的人,其实连被割的价值都不太够,他们只配当收割机的润滑油。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真实。

 

 

 

04

 

很多人说什么盲盒满足了人对于惊喜的诉求。

别扯什么惊喜感了,盲盒本质上就是一种变种赌博,利用的就是人性中对于赌的喜好。

我们每个人都接触过这类产品,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东西。

记得小时候干脆面里面的英雄卡么?记得泡泡堂里面的神奇宝贝卡么?记得各种数码宝贝贴纸吗?

集齐一套英雄卡,集齐一堆神奇宝贝,贴纸贴满一个本子,可以换各种奖品,很多小朋友都疯了一样的献上零花钱,甚至泡泡糖和干脆面根本不要,只要里面的收集品,堪称后现代买株还珠。

他们的家长真是倒了大霉。

 

 

 

说起来,我的第一桶金就是靠这个的,交易是人的本能,大家都想集齐一套卡,那么必然会有人把不用的卡与别人交换,但由于供给的原因,卡的珍贵程度其实是完全不同的,这里面就出现了差价。

常识告诉我们,只要有差价,就有做贸易的空间。

那时候我发现同一个城市不同区域的经销点,会出现完全不同的卡,在A区域很少见的卡,在B区域可能烂大街,只需要5毛钱坐几站站公交车,就能做个倒爷。

我靠着倒卡,赚到了对于小朋友而言算是很多的钱。

很快就成了一个有钱的小朋友。

 

 

但是再有钱的小朋友,也只是一个小朋友,后来这些赚来的钱又被另一个利用人赌性的玩意儿给骗走了。

那东西叫做来吉卡,是那时候流行的游戏《石器时代》的道具卡,来吉卡中有小概率出现一种罕见的宠物,为了那个宠物,我买了无数来吉卡。

本质上这也是一种抽奖。

后来这套沙雕玩法被各种网游所学会,抽SSR也好,抽稀有卡牌也好,抽游戏道具也好,全都是一回事儿,人为控制中奖率,利用人们的赌性来最大化利益。

和多年前的干脆面泡泡糖比起来,这些新时代的赌性玩法只是电子数字,钱丢进去连个泡沫都没有,过去我还能用干脆面把自己吃的胖胖的。

和他们比起来,盲盒都已经算是实业楷模了,值得鼓励。

 

 

 

 

05

 

有人问盲盒什么时候会崩盘?

这个问题其实问的是这种利用人赌性的操作,到底什么时候会崩盘?

答案是,当超过30%的人意识到这个东西没有价值,或者说的时候,就会自然消散。

当年的方便面和泡泡糖市场是如何崩溃的?

是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出现了整套卡的的销售,都是全套全套卖,一套只要十几块钱,和真卡完全区分不出来真假(废话,印个破卡没有任何技术难度),各种神卡磨砂卡闪光卡要啥有啥。

然后所有狂热的小朋友们就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投机崩盘。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被教育过,但就是不长记性。

 

 

对比一下盲盒和水浒卡,有什么区别的?

一样的拼概率,一样的没有门槛,一样的工业流水线,一样的早晚烂大街。

甚至连韭菜都是同一批人,就是小时候玩儿水浒卡的小屁孩们。

但讽刺的是,虽然是同一批人,但是被割韭菜的姿势也还是有分层的。

他们中最没钱的玩网游抽卡,只配享受电子泡沫。

他们中稍微有点钱的玩儿盲盒,虽然也是泡沫,但好歹手里有个东西,不高兴了还能练练垃圾分类。

他们中很有钱的玩儿那个珠宝开箱,凑珠子之类的,虽然也蠢,但好歹这个东西还挺漂亮,送给塑料姐妹们也很合适。

他们中最有钱的玩儿钻石和赌石,不仅能玩儿自己,还能贡献点GDP和税收,也算是为世界做贡献。

嗯,即使是割韭菜也有三六九等,上等韭菜割了自己肥了大家。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魔幻的。

 

 

 

 

 

06

 

最后我想谈谈泡沫与投机,很多东西真的是没有新东西,只不过是老套路换个壳和名词就拿出来骗人,而且骗的八成还是同一批人。

我认为,泡沫和投机是有周期的,下面是我总结出的周期公式,欢迎各位对号入座。

周期的一开始,是一个闻所未闻的概念出世,这个概念会快速冲击人们的认知,大多数人对这个概念嗤之以鼻,但少数人已经闻到了镰刀的气味,早进早收割。

过不了多久,各种流量和资本开始捧场,一时之间各个媒体上都是类似的内容和分析,可能是正面也可能是负面,但要的就是铺开这件事儿,争议就是流量,然后资本们开始密集投入加码,投融资信息满天飞。

大多数人眼中,投融资等于靠谱,这是一个很荒谬的概念,投融资不等于靠谱,投融资等于在找下一个接盘侠套现。

资本是嗜血的,不是做慈善的。

 

 

 

 

当资本进场后,炒作开始进入高潮,这时候也会有大量质疑的声音出来,支持方和反对方在高频的撕逼后会变得愈加极端对立,最终形成一个个有共识的小圈子,抱团支持或者抱团反对。

这个时候,会出现一些所谓的常识,例如区块链就是骗子,例如区块链就是未来这种,认可的人特别认可,不认的人特别不认。

当常识出现后,就是开始收割的时候,一般特别认可的圈子中,会出现各种起落,一会儿涨,一会儿跌,反反复复,当大家都习惯了涨跌后,突然有一天,跌下去再也涨不起来了。

这时候,所有人突然都清醒了,这东西其实是没有价值的呀,然后就是大崩盘,这一轮周期结束,大家舔舐伤口,互相安慰。

说要有梦想,要相信相信的力量。

真的,韭菜们都爱这么说,输了还能拿梦想安慰自己,所以他们总是那么可爱。

 

 

周期的尾部,绝大部分都完蛋了,小部分活下来,改变了历史。

在任何领域,新产品想要出头,都要面对老产品的既得利益,颠覆真的太难了。

任何新产品一开始都必然是有泡沫的,如果没有这个泡沫,他们不管是好是坏,都一定是失败,因为活不到验证的那一天。

有泡沫,有接盘侠,有韭菜,才能推动验证他们到底是不是未来,哪怕不是未来,也会多少有一点理念保存下来,推动历史向前走。

会有新的公司继承他们的遗产。

这种周期,可以说贯穿了整个人类的商业史,岁月来去如风,周期变换永不停歇。

 

 

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诞生了BAT;

门户网站落寞后,大家在新媒体上找到了第二春;

团购和O2O的一片狼藉后,诞生了滴滴和美团这样的基础设施;

商业演变和生命进化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进化就是少部分适者生存,死去的是活下来的养料。

所以某种程度上,即使你被割成了秃鸭,也可以安慰自己。

说自己曾为人类商业进化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记得微笑。

 

 

 

你此刻的心情

  • 21

  • 1

  • 5

  • 28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2)

  1. 乌云.乌云.快走开

    小时候集卡的快乐,现在回忆起来也觉得快乐!现在开盲盒依旧很快乐!有需求才有市场,并不觉得这行为弱智,可笑!

  2. 三千城管

    作为一个没钱的小朋友,现在就在一个网游的坑里,不打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