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从Evisu到优衣库,从模仿到创新,日本做对了什么?

日本人如何把外来的时尚观念进行改造、内化?在实践中如何重塑标准?最后达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效果,把这东西变成自己的招牌,成功地对外输出。

本文转载自:精雕细课
ID:jdxk-dy
 肖舒妍
原文标题:从原宿牛仔到优衣库,日本怎样「从模仿到创新」?

 

说到日本人的穿着打扮,我们普遍的印象,会觉得比较得体、时尚。日系审美如今也已渗透到世界各地,引领着潮流。但你可能不知道,其实就在几十年前,日本人还是时尚的绝缘体。

 

二战后的日本集市

 

那是二战之后,日本人,尤其是日本男性,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时尚真空。他们人生的前半段,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穿的是学校制服;人生的后半段,毕业后从事工作,穿的是中规中矩的西装三件套。穿衣打扮这个词,几乎不会出现在日本男人的词典之中。

 

不过,从1950年代开始,日本年轻人突然对时尚潮流趋之若鹜,发源于美国的常春藤风格,以及牛仔裤的狂热、叛逆洋基风,在日本街头此消彼长。原本不修边幅、素面朝天的男人,开始抹上厚厚的发油,换上色彩鲜艳的休闲西装,花大价钱购买从美国淘来的二手牛仔裤。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无论是优衣库、无印良品这样的极简基本款,还是Bape、Evisu、Visvim这样的潮牌,不仅广受追捧,而且占领和塑造了年轻人的审美认知。

 

短短几十年,从时尚绝缘体变成了时尚领路人,日本人为什么能完成这次巨大的转变呢?

 

《原宿牛仔》| [美] W. 大卫·马克斯 著
世纪文景出品 | 2019年7月出版

 

作家大卫·马克斯在《原宿牛仔》书里,就通过对日系时尚这几十年发展的研究,做了一次案例分析:日本人如何把外来的时尚观念进行改造、内化?在实践中如何重塑标准?最后达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效果,把这东西变成自己的招牌,成功地对外输出。

 

换句话说,怎样才能制造出一个成功的潮流?

 

 

从旧元素中寻找新规则

日本人走向时尚,有其必然性。

 

二战之后,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发展的重建时代,大量的新潮观念也涌进来,让人急于自我证明和寻找个人风格。

 

这个时候,普遍狭小的住房放不下高级的家具,忙碌的工作腾不出时间运动,音乐和美食不能让更多人看到,服装就成了“回报率最高的投资”,可以带来与众不同的第一印象、展现个人品位,也可以作为沟通工具。而二战后接管日本的美国大兵们,所穿的夹克衫、牛仔裤、T恤,开始流入黑市。

 

开始有人嗅到了这个趋势,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叫石津谦介。这是日本时尚的教父级人物,像三宅一生、山本耀司这些日本顶级的时装设计师,都把他奉为导师。

 

石津谦介,日本潮流教父第一人

 

当时,石津意识到,在充满生机的混沌中,确立规则是第一步,所以,“我们得把规则灌输到大众脑袋里,因为大家对时尚一窍不通。”

 

他创办了一本杂志,叫《男人的服饰》,开始像教科书般孜孜不倦地向读者介绍各类着装规范。许多日本人通过这本杂志,才第一次知道了商务装和运动服的区别。

 

石津谦介面临的难题是,如何确立新的穿衣规则?当时的日本,几乎没人知道该选择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衬衫,更别说什么外套搭什么裤子、什么袜子配什么鞋了。

 

因此,他就自己制定了一套着装规则。这个规则被他概括为“TPO”法则,也就是Time(时间)、Place(地点)、Object(目的),他写了一本书,名字就叫《何时,何地,穿什么衣服?》。这本书非常畅销,当时索尼公司甚至给每位男性员工发了一本。

 

这样一来,日本男人可以按照石津的穿衣指南来收拾自己了。石津还很周到地为读者着想:如果遇到拿捏不准的细节,可以给杂志写信寻求解答。

 

1964年,日本街头的Ivy Style(常春藤风)

 

杂志相应开了个专栏,自称常春藤风格专家的黑须敏之,在专栏里解答各种穿着打扮的细节问题,比如牛仔裤的长度必须要在脚踝上方几厘米,纽扣领衬衫必须把领带打成平结而不是温莎结。

 

事实上,黑须从来没去过美国,关于常春藤风格穿搭的规则,很多也是他现编的。可是对于当时的日本男人来说,他们就需要这样一套严丝合缝的穿衣准则,来为他们的模仿提供指南。

 

我们现在熟悉的优衣库基本款,也是从这套规范的理念来的。因为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的父亲,就曾经是石津谦介所创立的VAN品牌的经销商,柳井正也非常了解这种风格。

 

 

小众喜好如何出圈?

随着大量时尚杂志的出现和宣传,年轻人开始意识到,有必要穿着时尚。

 

但是,从观念到行动,往往是很难跨越的一步。虽然时尚杂志很受欢迎,可是一开始,却没有什么人敢把杂志上的衣服穿出门,很多人的心态是,这挺好的,但不实用。

 

在这种情况下,石津谦介的杂志决定再开一个专栏,专门点评在东京银座拍到的时尚弄潮儿。目的就是要让年轻人觉得,穿着时尚出门的人是真实存在的。由此诞生了一个我们现在很熟悉的词:街拍。

 

第一次街拍,其实摄影师连靠谱的拍摄对象都找不到,怎么办呢?只好让编辑部的成员去假装路人。结果杂志出版之后,得到了热烈反馈,还引发了年轻人之间的攀比。很快就有大批年轻人精心打扮之后,特意跑到银座晃悠。这算是今天去三里屯街拍打卡的网红们的鼻祖了。

 

2018年8月,东京银座举行的
“穿和服逛银座”活动,吸引了众多市民
 

这是从观念到行动的第一步。不过,街拍再火,也只在年轻人的圈子里流行。要想改变整个日本的潮流,必须出圈,必须让大众接受这样的风格。

 

这要怎么做呢?首先要选对时机

 

在已经成为著名设计师的石津看来,这个好时机就是1964年,东京举办奥运会,他获得了为日本代表队设计队服的机会。他意识到,任何与奥运相关的事情都能得到大众认可引发潮流,所以一狠心,设计了一套标准常春藤范儿的西装,大红的休闲西装配上耀眼的金色纽扣。

 

在当时的日本人眼里,这衣服绝对算得上辣眼睛,当时的首席奥运服装师甚至气得住院。但是,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让充满民族自豪感的日本人彻底接受了常春藤风格。奥运之后,休闲西装一度脱销。

 

1964年东京奥运会,日本运动员代表宣誓

 

 

模仿者的逆袭

如果仅仅是模仿,日系时尚永远只能跟在美国和欧洲的屁股后头,追随他们的脚步。可是事实却是,日本后来居上,成为了美国和欧洲品牌争相模仿的对象。

 

这靠的是什么呢?

 

说起来就靠我们今天熟悉的日本匠人精神。在时尚方面,日本人的工匠精神,如何引领他们去追求品质呢?

 

可以以Levi’s为例。美国的Levi’s牛仔裤曾在日本大受欢迎,可是到了80年代,挑剔的日本消费者凭直觉意识到,现在买到的Levi’s牛仔裤大不如从前,再也没有以前的独特魅力了。

 

直觉并没错。因为要应对世界范围内对于牛仔裤的更大需求,美国生产商改变了牛仔布料的纺织和染色方式,来降低牛仔裤的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

 

这直接导致了日本消费者抛弃美国生产的新款牛仔裤,转向去美国海淘那些古着牛仔裤。

 

这时候,日本人的工匠精神就表现出来了:来到美国的日本买手,凭借细微的特征,就能判断牛仔裤的年代。比如裤脚红色细线的收边、牛仔裤反面才能看到的隐藏式铆钉、红色上边上的印刷字体等。而对于这些牛仔裤的细节,美国的牛仔裤商家甚至都一无所知。

 

可是,古着牛仔裤毕竟数量有限又价格高昂,日本人意识到,为什么不自己生产品质优良的牛仔裤呢?

 

于是,一些日本服装厂开始复刻经典的牛仔裤款式。他们找到纺织厂商,说服他们使用原来的机器纺织牛仔布料,又拆解古着牛仔裤、研究它的缝纫方式和特殊细节,为了更高品质的牛仔面料,他们甚至从津巴布韦进口了一种全新的长纤维棉花。

 

结果,日本生产的牛仔裤,凭借优质的面料和精致的细节,甚至超过了原版美国牛仔裤的品质。

 

日本顶级牛仔裤品牌SAMURAL JEANS,以武士而命名
LOGO描绘的是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在严流岛的决斗
 

而且,这个过程还自带励志故事的功能——卓越的日本工匠,努力制作出美国人自己再也做不出来的产品,这故事深深地打动了美国消费者,激起他们反过来追求日本时尚的热情,也大大刺激了美国人对于服装的标准和态度。

 

在此之后,日本对于常春藤风格的复刻,和由此引申的更多时尚风格,也顺理成章得到了美国和欧洲市场的认可。

 

 

创新来自于模仿

日本人的这种能力从何而来呢?

 

日本另一位时尚教父藤原浩说:我认为日本人是有眼光的。美国会制造好东西,像是牛仔裤,但日本人懂得怎么分辨好坏,就算不是日本原创的,我们也能找到其中好的东西。

 

在《原宿牛仔》的作者马克斯看来,不仅是眼光问题,更是因为日本在处理文化的时候,有一种独特的思维,叫“模仿以求创新”。

 

 

这种思维可以追溯到花道、茶道、空手道的学习系统,比如,在花道和武术中,学生必须借由模仿来学习基本的技巧,守护权威的“形”。在研习多年之后,他们才可以脱离传统,去创造自己新的“形”。这个过程就叫做“守破离”。

 

从更大的视角看,今天那些能代表日本文化和潮流的东西,几乎都是日本人从模仿开始,然后经历一个过滤、明确和突显的过程。

 

比如茶道。我们都知道,茶文化的发源地是中国。公元9世纪,日本僧人最澄到中国留学,带回了茶籽,日本人才开始种茶喝茶。但后来,日本人将泡茶、品茶的日常注入了哲学与美学内涵,让茶道的“一期一会”理念深入人心。

 

再比如和牛。日本人自古以素食为主,食用牛肉的历史,只有短短150年,明治维新后,为了补充营养、强健体魄,日本人才学习西方食用牛肉。但到了今天,在世界顶级肉食料理中,日本和牛的地位已经无比崇高,松阪牛肉中的极品,曾拍出一公斤5000万日元(超过300万人民币)的天价。

 

《被误读的创新》| [美] 凯文·阿什顿 著
中信出版集团 | 2017年5月出版

 

日本人处理文化的这种思维,正好跟凯文·阿什顿在《被误读的创新》里,对创新的定义有共通之处。阿什顿告诉我们,创新不是凭空而来,也不一定是依靠灵感乍现,相反,创新很大程度上是借鉴和继承,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学习别人的长处,然后注入自己新的理解和执行标准,最终转化为自己的特色,这样的学生,往往都能超越老师的局限。

 

你此刻的心情

  • 57

  • 1

  • 1

  • 1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