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梵高:如何一句话把天聊死?

不想好好聊天?甚至不想聊天?看看大师们是怎么一言以「毙」之的,上手快,招招致命。

文章转载自: 意外艺术
ID:yiwai11
 山屿

 

你以为不会聊天的人,就是情商低吗?

 
错!
 
真相是人家根本不!想!理!你。

 

这种故意为之的回怼,就涉及到了高深莫测的“谈话艺术”了。

 

比如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一天,你妈逼你相亲,来的却是一个抠脚大汉,你特别想立刻逃走,但是对方却不停地和你聊天。

 

你该如何快速结束话题,又不让对方觉得你没礼貌?

 

正常人的处理方式:忍。

 

不接他的话茬,但是一直保持微笑,试图用目光让对方觉得尴尬。

 

但是这一招并不奏效,钢铁直男们还以为你喜欢听呢,更滔滔不绝地吹牛X了。

 

 

低段位的处理方式:有礼貌地“扼杀”。

 

把“哈哈哈”改成“有趣”,

把“关你屁事”改成“你开心就好”,

把“呵呵,你个傻逼”改成“你很有想法”。

 

结果却是:

 

“有趣”换来了对方“哎哟,你很有眼光”;

“你开心就好”换来对方的热泪盈眶;

“你很有想法”得到了对方“是啊,我其实还有其他想法”的滔滔不绝。

 

知道为什么叫低段位方式了吧。

 

碰到了巨能说的人,这种方法根本就拦着不住他们,反而还让对方产生了你很重视他们的错觉,拖着你陷入“尬聊”泥潭。

 

现在是时候请出高段位的社交达人了。

 

这三位艺术家的聊天方式,让你一秒学会最深奥的“谈话艺术”。

 

 

01

梵高:自说自话

 

梵高的母亲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又对梵高抱有很高的期望,据记载,梵高11岁之前都被母亲关在家里,连学习都是请家教,在溺爱和过分的呵护下,梵高变得自闭,沉默寡言,不善交际。

 

虽然开始画画之前,梵高也想了很多方法去尝试融入社会,在叔叔的公司里打工,做传教士去贫苦的煤矿区传教,全都失败了。

 

梵高自画像

 

其实,梵高的痛苦并不在于“如何与人聊天”,而是在于“人们都听不懂他说的话”。

 

于是,梵高的沟通体系渐渐变成了“自说自话”。

 

在梵高探索自己的绘画风格期间,他的弟弟提奥就建议梵高画印象派风格的作品。

 

因为在当时,作为画商的提奥对市场需求把握很准(说白了就是来钱快)。

 

可是梵高却说:

 

“我希望他们能看到值得看到的事物,这些事物并不是人人都能看见的。”

 

 

说到底,梵高的“自说自话”其实就是自己感受的直观表达。

 

他不会考虑除自己以为其他人的想法,只是一味地抒发“我觉得”“我感受”

 

这在“谈话艺术”中属于相近原则的反用——

 

相反法则。

 

聊天大多数情况都是交换感受,我们希望通过聊,谈出一种“感同身受”。

 

梵高大师告诉你:

 

如果你不想聊了,就一直说自己,说自己的感受。

 

还可以更夸张的迸发出“琼瑶式”情感泛滥。

 

我保证你说不了两句,对方就会被你吓跑了,亲密度骤减不是难事。

 

 

 

 

02
米开朗基罗:戳痛点

 

艺术圈不会怼人的艺术家,就不是一个好雕塑家。

 

那么雕塑界的头部大佬,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他有一个亘古不变的吵架对象——达·芬奇。

 

 

米开朗基罗的徒弟瓦萨里,为师父撰写的传记中,提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16世纪的某一天,来到罗马的达·芬奇与朋友一起,在经过圣特里尼塔教堂附近的银行的时候,看到了几个名人正在探讨但丁的一段文字。

 

他们问达·芬奇有何见解,正巧米开朗基罗也刚好经过,然后达·芬奇就说:

 

“让米开朗基罗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吧。”

 

本来是一个拉人聊天的话头,敏感多疑的米开朗基罗却觉得是达·芬奇在故意嘲笑自己,所以他就怼回去了:

 

“不,你自己解释,面对你这样的‘泥塑’大师,我这种连青铜雕像都做不出来的人,只能感到羞愧!”

 

 

 

米开朗基罗提到的“泥塑”是指,达·芬奇曾为西斯廷教堂设计过一件米兰公爵骑马纪念碑,他花了16年时间才做出了泥塑模型,这位公爵却把用来做青铜雕塑的材料做成了大炮。

 

没了青铜材料的泥塑仅仅保存了一年就牺牲了,达·芬奇16年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不愧是毒舌大佬,一开口就直戳痛处,达·芬奇一个完美型大师,米开朗基罗都能一秒找到痛点,直击要害。

 

米开朗基罗大师告诉你:

 

挑出对方不擅长的东西,集中火力聊那个方面。

 

结果你们刚开始聊呢,对方就会借故走掉,还要后悔自己,干嘛嘴欠找你聊天。

 

 

 

03
杜尚:有本事咱聊哲学

 

【友情提示:这种高段位聊天方式需要一点哲(gang)学(jing)基础。】

 

让我们先感受一段对话:

 

问:“你这也能叫艺术品?”

答:“我这为什么不能是艺术品?”

问:“艺术品哪有长成这样的?”

答:“那你告诉我艺术品应该长啥样?”

 

你们先别急着喊“杠精”,

 

这段对话缘起于一件超现实主义的艺术品——杜尚的《泉》。

 

 

杜尚《泉》

 

至今都有人问:

 

为什么杜尚的小便池放在展览馆是艺术,而挂在男厕所的小便池就不是艺术?

 

杜尚,二十世纪实验艺术的先锋,达达主义及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

 

但骨子里是个“反艺术”的人。

 

杜尚认为,画家所使用的颜料和画布是制造商生产的,画家用这两种东西画画,就是在制作一个产品。

 

现成品也是一个产品,画作和工业产品都是现成品,二者没有区别。

 

 

只要艺术家选择它,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艺术。

 

 

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解决了上面提到的问题,但杜尚重新定义了“艺术”是毋庸置疑的。

 

杜尚这类和生活事物贴近的艺术家,在保持创新和不断打破常规的时候,就常会思考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说着一些不太常规的话。

 

他就属于那种“我真的懒得理你”的聊天体系,就像人们把他反艺术的作品称为“伟大的艺术品”,不就正是违背了他消灭艺术的本意吗?

 

杜尚大师告诉你:

 

不想和他聊天?

 

那么就在一开始掌握话语权,直接抛出人人惧怕的“哲学问题”。

 

对方还没开口就看到了巨大的“语言陷阱”,还是选择不接话为妙。

 

看了三位高段位艺术大师的“谈话艺术”,是否有点醒正迷失在“聊or不聊”的你。

 

一句话就“把天聊死”,何尝不是高情商的表现呢?

 

 

 

你此刻的心情

  • 36

  • 1

  • 8

  • 18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