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国产野生建筑师突围有多难?

「从殊舍建筑到易盖房,何红才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野生派草根建筑师在理想与现实间的彷徨与挣扎。这条路上,他拼过,闯过,坚持过,也放弃过。某种意义上,何红才突围成功了。」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计成
ID:jicheng-0102
原创:朱河
原文标题:国产野生建筑师的突围

 

2011年8月16日,一位北漂青年在互联网上发了篇“檄文”。文章声讨的对象是有着清华背景的某戴姓建筑师,不为别的,只为讨债。

 

说实话,一万块钱真是小事情,我们事务所赔本几万做项目也是常事,但被这种小人欺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这几天我一直问他要钱,他不想给,竟然又想出个理由,说帮我看过图,这两万块钱就当我给他的顾问费。

 

事情的起因缘于一次合作投标,双方为了两万块的标底费闹掰。不计后果公开“讨伐”,面对比自己大两圈的戴姓建筑师,25岁的北漂青年毫不畏怯:

 

别人唰我两下,我肯定要回击的。

 

2017年底,万通六君子冯仑找到这位北漂青年,丢给他300万并交待,大胆去干。他就是80后国产野生派建筑师,何红才。

 

 

建筑师是个很看重出身的职业。

 

能否顺利融入圈子成为高端玩家,除了拼天赋,还得拼背景。当你费尽力气挤进去,最后才发现圈子里都是团团伙伙。学术论坛是那群人,专家评委还是那群人。

 

没有背景,根本没人带你玩。

 

何红才就是那个没人带的建筑师。

 

2008年初,还在安徽理工大学念大四的何红才只身跑到北京,因为梦想。到北京后,他先后进入了矶崎新、张永和等 5 家知名建筑事务所打工。

 

进入知名事务所,是所有怀揣建筑梦想的青年学子的最佳选择。那里是除校园之外,理想色彩最浓烈的地方。在那里,他们能接受到一栋建筑从草图构思到落地建成的全过程实践。

 

能进入知名事务所学习,按理说,这位农村娃应该很珍惜。然而,好景不长。

 

一年的时间,何红才先后被这5家知名事务所扫地出门。个中缘由,想必除了初入社会时的“棱角分明”,还源自他对自己的过分自信。

 

为了找活干,没有任何资源的何红才曾在网上发过自己的作品集。结果,被人批评水平不行。何红才直接回击:

 

你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请远点。

 

何红才的设计水平究竟好不好?朱河只知道,在何红才的作品里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朱河曾经把何红才的作品发给一位建筑师前辈,前辈看完后说了一句:

 

作品很好,好过大多数同年龄段的建筑师。

 

被事务所开除之后,何红才去了天津。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去天津不是给人打工,而是去做合伙人。一个叫康庄的天津建筑师想跟何红才合伙,满怀希望的何红才二话不说,买了车票,直奔天津。

 

在康庄的公司干了半年,何红才没有工资,更没有所谓的股份。现实就是这么无情,需要你的时候一起干,不要你的时候请滚蛋。

 

说好的合伙人,却被教育重新做人。

 

发现被骗后,一气之下,何红才回到北京便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不成立公司就要替别人忙活一辈子,不成立公司自己的理想猴年马月才能实现?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不就公司么,别人能开,我何红才也能开。

 

2009年底,殊舍建筑正式成立,何红才23岁。

 

 

虽说不是名校毕业,也没有任何资源,但是找何红才一起干的人倒不少,殊舍建筑就是他跟清华规划院的一位副所长合伙开的。

 

何红才看中副所长的资源,副所长看中何红才对建筑的热情。两人一拍即合。

 

为了开公司,何红才向父母要了17000块钱。这可能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唯一能支持的,家里也只有这么多了。

 

何红才的老家在安徽农村,家里的房子是村里最破的一个,直到2015年,家里才盖上新房。小时候经常漏雨,父母忙于讨生活,家里常常只剩他和弟弟何宏仕:

 

我跟我弟在家睡觉的时候,都是肚子上顶个洗脸盆。因为我们南方老下雨,一下雨,到处都在漏水,家里也没人管。

 

虽然条件不好,但父母还是坚持给兄弟二人供完大学。两个儿子也很争气,据说,何红才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弟弟何宏仕是第二个。也正是因为读书,家里几乎没有多余的财力来支持何红才的事业。

 

除了那17000块,剩下的全靠自己。

 

说是公司,其实就是租了一间房子,加上几台电脑。地点在北五环外,每月租金1500块。可跟副所长合作没过两个月,又出问题了。

 

副所长觉得何红才租的位置有点偏僻,便让他在东四环重新找个办公地点。新的办公地点离副所长家比较近,但是租金翻倍了,每月3200块。为了合作,何红才还是决定搬过去。

 

但是刚搬过去,合伙人就不干了。

 

没有合伙人,意味着这位23岁的北漂青年失去了引路人,何红才陷入困境。在高校林立人才济济的北京,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没有项目,仅凭对建筑设计的一腔热血,谁也不知道何红才还能走多久?

 

很快,兜里的钱也耗得差不多了。何红才把东四环的房子退了,搬到了宋庄的村里去。除了暑假来实习的弟弟,何红才成了光杆司令。那段时间,他反而觉得轻松不少:

 

一个月 800 块房租,拎一麻袋土豆能吃一个月,睡地板也挺开心的,虽然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项目。

 

殊舍建筑早期的很多项目都不靠谱,做着做着就没消息了。有朋友介绍的,有自己投标的,还有道听途说找上门的。很长一段时间,何红才都在做着“职业枪手”的工作。

 

公司成立的头几年,基本没挣到什么钱,但这些项目给了何红才练手的机会,殊舍作品集上的“项目”越来越多。除此之外,一些规模不大的建筑也陆续建成。

 

渐渐,何红才得到一些同行的认可。他们甚至主动要求加入殊舍,殊舍也从最早1个人到后来的几十人。没有背景的何红才,创造了背景。

 

 

2013年前后,殊舍才慢慢步入正轨。

 

尽管也获得过一些奖项,但何红才以及他带领的殊舍团队,始终都没能进入中国建筑圈的第一梯队,成为高端玩家。这大概跟他的学习经历有关。

 

何红才是在安徽理工大学读的本科,还没毕业就来到北京找工作。虽然有机会进入知名建筑事务所,但每家事务所都没干多久便离职了。

 

国产野生建筑师大多如此。起点不高,加上缺乏系统的职业训练,如果不是天赐良机,他们很难突破自身的局限,晋升第一梯队。

 

跟何红才年龄相仿的阮昊,清华毕业后就去了普林斯顿留学。公司成立比殊舍晚两年,却已获奖无数,成为国内先锋事务所之一。

 

国产野生跟中外合资,到底不一样。

 

2016年,经朋友介绍,何红才接了一个福建莆田的项目。业主平时比较忙,做完设计之后业主提出,能不能施工也一起做了。2016年年底,面向农村的一站式盖房服务平台——易盖房正式上线。

 

这是何红才的人生“拐点”,尽管他才30岁。

 

2017年,易盖房平台收到一个盖房订单,订单的另一端坐着一位地产元老,冯仑。没过多久,冯仑就登门拜访。一开始,何红才还以为冯仑要找他盖房子。聊了20分钟,冯仑憋不住了:

 

我想投资易盖房。

 

最终,冯仑投资300万,成为易盖房的天使投资人。一年后,易盖房又获得1000万的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海贝资本,投后估值为6000万人民币。

 

何红才主动变道了。不知道是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还是厌倦了建筑师这份职业,对于成立易盖房,何红才说:

 

建筑师能做的事情有限,有些东西很难改变,我希望做一点对社会更有意义的事情。

 

大学时代,何红才特别喜欢建筑师安藤忠雄。据说毕业的时候,还有机会去东京大学留学。为此,何红才特地学了几年日语。

 

不凑巧的是,安藤忠雄在回复他的邮件中说,自己已经不在东京大学教书了,但可以推荐别的老师。后来由于家里条件不允许,何红才放弃了。

 

如果当初跟了安藤忠雄,没准又是另一个何红才。

 

融资后的易盖房,已经在不少城市成立了分公司。现在,何红才的主要精力都花在公司管理、人员招聘以及公司融资上。朱河问何红才,建筑师的情怀是否还在?何红才回答说:

 

情怀还在,设计改变生活,希望中国的每个乡村都有一栋经过设计的房子。

 

从殊舍建筑到易盖房,何红才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野生派草根建筑师在理想与现实间的彷徨与挣扎。这条路上,他拼过,闯过,坚持过,也放弃过。某种意义上,何红才突围成功了。

 

扫码关注计成

你此刻的心情

  • 33

  • 0

  • 7

  • 4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