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少年的你》:发型是男儿的青春勋章

发型其实更能塑造一个人的形象。

文章来源:破词儿
ID:pocier
作者:卷卷毛

 

发型和服装一样,都是一个人一眼看过去最明白不过的直接标识。

 

比如[少年的你]里易烊千玺饰演的小混混小北,最开始的发型是一个两边铲扎发,也就是把侧面两边头发剃光打薄,在头顶部扎上个小辫子,顺着滑落。

 

一种落拓不羁、帅气雅痞的形象就有了。

 

周冬雨的陈念则是典型的高中少女头,薄薄短发落在肩上,是符合十七、八岁年龄的清爽可爱。

 

[少年的你]两人一开始发型

 

后来有一段高潮戏,是陈念和小北双双剃了头发。后半段的银幕上,两人的平头形象成了一种最直观的锐利,眼神之外,平头是另一层反骨之意。

 

反骨的,是成人世界,成人世界的糟糕与虚伪,成人世界的无趣与复杂。

 

他们终要走向成人世界,可能正在这个节点。但青春,本来就应该是一段成人责任未到之前相对放纵和自由生长的时光。

 

[少年的你]两人剃平头后

 

但[少年的你]里少男少女的青春,并不容易。令人窒息的霸凌、无处不在的贫困、完整家庭的缺失……他们是在底层仰望星空的两个小孩。

 

电影里的发型和发型的改变,可能只是蛮微小的一个细节,但很重要,也很有代表性。

 

因为发型,在塑造人,也在塑造着这个故事。

 

 

小北是个小混混,是个不良少年,全世界的小混混都与众不同。

 

[少年的你]里小北剃平头前这个两边铲扎发,让人想起[热血高校]里的小栗旬。

 

[热血高校]是日式不良少年,在铃兰男子高中这个“垃圾场”,山田孝之和小栗旬的两股不良势力争锋相对,谁都想强压一头,制霸铃兰。

 

[热血高校]小栗旬

 

男儿的青春是铁拳,也是发型。除了打架,不良少年的电影里,发型总是另一个高潮迭起的领地。

 

谁能说清小栗旬和山田孝之的发型谁更酷一点,他们手下那些小弟更是花样百出,染发烫发留长发、爆炸头鸡冠头扎小辫可还行?

 

[热血高校]里各式发型的小弟们

 

青春的荷尔蒙除了拳头能发泄,夸张而非主流的惹眼造型也是另一种社群认同和重要的仪式感象征。

 

日剧《我是大哥大》里三桥和伊藤,本来是乖乖崽型的,转学后突然立志要改做不良少年,第一件事便是跑到理发店,做了个浮夸发型。

 

一个是卷毛金发,下面盖了一层黑毛;另一个则是全都竖起来的夸张刺猬头。

 

顶着浮夸造型打起架,认同感爆棚。

 

《我是大哥大》

 

《我是大哥大》开篇独白即是:80年代,自校园斗争以来,年轻人们反抗着大人们,身穿着奇装异服,头顶奇怪发型,以此来释放他们日积月累、无处释放的精力。

 

而除了校园不良,还经常有校外的暴走一族。日本的暴走族早先叫“雷族”,起源于战后广岛,逐渐从退伍军人间风靡到整个青少年群体。

 

这群人除了神风特攻队特攻服和机车,另一个著名的识别点便是发型——飞机头。

 

这个飞机头吧,灵感既有来自美国流行文化的代表猫王,也有借鉴英国熊孩子Teddy Boys的鸭屁股头。

 

暴走族的飞机头

 

反正,怎么酷怎么来呗,用胶油定型、蓬松爆炸布满头顶,带着强烈增高效果,想要获得增高效果的男士建议尝试。

 

而英伦的不良少年们,既有Teddy Boys搞出的鸭屁股头(因为宛若鸭子的屁股遂得此名),也有著名的朋克少年们的莫西干头。

 

Teddy Boys的鸭屁股头
70年代的朋克可是长角的怪兽,身上是刺猬般的铆钉、穿孔(耳钉、唇钉、鼻环),头顶上是一扎飞天的刺猬鸡冠头。
把两边都剃干净,只留下中间的一条头发,随便染成任何颜色,然后再立起来,用大量发胶固定,这个能扎人的发型就有了。
朋克少年的鸡冠头

 

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里,出租车司机男主在彻底溃败爆发,打算刺杀总统的前夕,便把自己的发型剪成了莫西干。

 

最极致的反抗,和最悲壮的英雄主义,发型也可以被赋予这样深刻的意义。

[出租车司机]

 

而人们常常用发型来识别人,也识别阶层。尤其对中国的不良和底层青年来说。
[心花路放]里周冬雨饰演的洗头妹,一头爆炸黄毛;[我不是药神]里章宇饰演的可怜人黄毛,都是一看发型就知道大体阶层的人物塑造。

 

[我不是药神]里的黄毛

 

可能没有比中国的底层青年们更喜欢染黄毛的,尤其前几年,“杀马特”正流行之际,黄毛几乎冠绝天下。

 

一个互联网小笑话

 

杀马特音译于smart,取其“时髦、神气”之意,后来已经变成了一种似乎和审丑挂上同等含义的超级贬义词。

 

它常常是对朋克、哥特、视觉系等等一系列风格的混沌乱煮。加点盐,加点糖,加点死兔子,加点狗血,煮出一锅不可名状的大杂物。

 

[心花路放]里周冬雨的洗头妹造型就是杀马特

 

但其实细想,杀马特也有被审美歧视和污名化的一面。

 

底层青年自然也有想要表达自我、申明个性的情感需求,但他们又普遍缺乏证明自己的资本,努力地向城市潮流学习和靠拢,以一种夸张怪异的形式,最终却变成了一种底层青年的时尚冒进。

 

人人可以对他们吐唾沫、踩上一脚,但这种优越感,本质上是阶层决定的。或许,人更应该为自己的优越羞耻和反思才对。

 

[少年的你]小混混们

 

反正,国内的底层混混们,和杀马特的关系总是有些暧昧的。虽然影视剧里的混混们,不是章宇、就是易烊千玺这样的脸,在发型与颜值这一点,二三次元绝对有壁的。

 

他们是底层的蚁鼠,在街头生存,以成群结队的方式猎食而生,发型是另一层勋章而已。

 

 

[少年的你]导演曾国祥曾在采访里说过:“剃头场景我们自己觉得是故事里边很重头的戏,你会特别心疼这两个人物。”

 

关于剃头戏,其实有另一层含义。

 

剃头常是一种羞辱和惩戒,在世界各地文化范围内都如此。

 

剃光头在中国古代本就是一种羞辱刑,名为“髡刑”,盛于秦汉时期。古语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仅仅是孝道使然,还有对于发肤本身的重视。

 

古人认为头发是人生精气之所在,因此削去头发不仅是羞辱你这个人,还本身就是对犯人的一种伤害。

 

“髡刑”的名目虽然随时间逐渐埋于历史长河,但剃发这种羞辱义至今都存在。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监狱内惩罚犯人的一种不成文附加刑。

 

[V字仇杀队]里,娜塔莉·波特曼的女主后来被投入监狱,第一个事就是把她的头发剃掉。

 

[V字仇杀队]

 

剃头这个事吧,对女性的羞辱含义就更为严重。

 

在西方历史上,人们从中世纪就开始,常常把剃头刑加诸于女性身上,是一种对女人道德的羞辱与惩罚。

 

最著名的当属二战前后,战时,德国纳粹曾用剃光头来羞辱集中营里的女性。而战后,各国爆发大清洗运动,又强行把那些被怀疑与敌人有染的女性当街剃头,游行示众。

 

历史上人们用当街剃发来惩罚那些女人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就有这一段,莫妮卡·贝鲁奇饰演的女主玛莲娜在战后被女人们拖上街,撕碎了她的衣服,剪掉了她的头发。

 

即使美丽如玛莲娜也要遭受这般羞辱,因为过于美丽,因为被认为是曾服侍过德军的军妓,镇上的女人们发起这场运动,她们的嫉妒和愤懑才有了出口。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被羞辱剪发

 

和[美丽的你]里,陈念被女生们剪发凌辱多像,“凭什么她不过是装下可怜,就有男生帮她”,后来她们这么说着。

 

[驴得水]里,任素汐饰演的女老师张一曼,也被人剪了头。

 

曾经,她可以把自己的一头长发烫成卷,穿上袅娜旗袍,随着留声机音乐而翩翩起舞,她本来是那么一个自由而快乐的人。

 

[驴得水]里张一曼被剪发

 

但后来一切急转直下,她被当众辱骂,被逼着剪去了一头长发,最后心理防线彻底崩塌,疯癫地选择了自杀。

 

头发毁了,她的主导和精神也就没了。

 

但如果说,陈念被欺凌时剪去了长发,是一种羞辱和逼迫;那后来,她和小北一起主动剪成寸头,反而一瞬间具有了某种神圣的反抗性。

 

两人朋克极了。

 

还记得,寸头的女孩陈念在课堂被叫到名字,她起身接试卷,全班人看向她,她冷眼又无所畏惧。

[少年的你]平头的少年少女

 

就是这么有意思,剔光头既能是一种规训和纪律手段;它也能被利用,来进行社会反抗。

 

比如,光头党;比如,70年代的朋克女孩。

 

光头党(Skinhead),人如其名,一个把头发打薄、剃光的青少年群体。兴起于60年代的英国伦敦,是当时最重要的青年亚文化的一支。

 

光头党们多出生于工人阶层,穿背带裤、马丁靴,听牙买加雷鬼乐,然后,留着光头(或寸头)。

 

光头党们

 

可为什么呢,要知道,光头党是多讲究时尚的一个群体,光头可并不时尚。

 

很多人说,是因为打起架来光头更方便,不会被抓着头发吃亏,也许有这层考虑,但更重要的,是光头本身的反抗意味。

 

当时更主流的青年群体是什么呢?代表着中产阶级文化的嬉皮士们。他们不论男女,都统一留着长发,穿着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服饰,过着聚集、合唱的群居生活。

 

光头党们把头发剪掉,统一平头,身着更具有底层工人阶级特色的简便服饰,他们自动向下流动和探索,展现着一种区分中产阶级和社会大众的底层叛逆。

 

光头党们和中产嬉皮们的分裂

 

70年代的朋克女孩们同样如此。

 

即使在亚文化群体,人们常常更关注男性,女孩们显得更边缘,但当时激进的朋克女们并不少。

 

70年代,当朋克男孩们留起尖锐的各色长角鸡冠头招摇过市时,女孩们选择了把头发全部剃掉,只露出青色的头皮,有的还会在青头皮上再做其他装饰。

 

70年代朋克女们

 

除了这些小孩们用平头来表叛逆,现今,很多韩国人都常常用集体剃头来表达抗议之声。

 

比如,韩国“岁月号”游轮倾覆事件中,罹难者家属因为不满政府的赔偿方案,便集体在首尔光华门广场剃了头。

 

16年,因为部署萨德的消息,很多韩国民众聚集在了广场集体剃头,他们一边剃发一边含泪高喊着:“取消萨德!”

 

韩国人一起广场剃头抗议

 

可见,“削发明志”从来都有着沉重的含义。

 

想起[少年的你]幕后,第一天易烊千玺为周冬雨剃头,第二天周冬雨为易烊千玺剃。后来,整个剧组都陪着两个演员一起剃去了头发,坐在一起有了那张平头大合影。

 

[少年的你]整个剧组一起平头合照

 

最极致的反抗,和最悲壮的英雄主义,以及整个剧组最暖心的爱意。剃头这幕戏,很重要的一场,很简单却说清了很多言语之外的东西。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你此刻的心情

  • 46

  • 0

  • 1

  • 6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