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十年专注家具行业——专访「一起设计」侯正光先生

总部坐落于上海 M50 创意园区内的「一起设计」机构是一个汇聚了上百位设计师,拥有上千平方米办公区域的大型设计机构,旗下还拥有「木码家具设计」、「大慧广告」、「大喜空间设计」,「糖果马影视」等数家子公司。它的前身「木码设计」机构成立于 2003 年,致力于家居行业的品牌整合设计与传播,是上海八个重点扶持大型协同设计机构。2012 年参与策划米兰设计周中国当代设计展,并入选中国十大家具设计机构。曾获得多项德国IF奖和红点奖。

「一起设计」(前「木码设计」)创始人,侯正光先生,1972 年生于西安。英国白金汗郡大学家具设计与工艺硕士。「多少 MoreLess」设计师品牌发起人。「晒上海」概念产品设计展策展人。中国家具协会设计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工业设计协会常务理事。在中国的设计圈内,侯正光已经是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

「多少」是侯正光发起的原创实木家具品牌。从 Mies van der Rohe 的名言「Less is more」中获得的启示,以及从老子的「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归纳出的品牌理念,集中反映了他的设计哲学。在中国传统家具现代化的探索,使「多少」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今天我们有幸能邀请到侯正光先生,来聊一聊关于设计与创业。

 

Pi:先谈谈有关设计的话题吧。在做原创设计与最大化满足客户体验、客户需求之间是如何协调的?

侯正光:相对于非常大众化的设计,所谓设计师品牌,或者像你说的原创设计,在某些层面上的坚持可能会更个人一些。比如说在形式上的坚持。但是在功能上应该是没有什么争议的,如果一个产品不好用,让人不舒服,这不用你再去做多余的辩解,说明就是存在问题。尤其像我们做家具设计,家具的功能与用户体验的舒适度其实是不分彼此的。所以如果有客户在功能上给我们提出负面的反馈或建议,我们一定是会不断地推敲的,从功能的角度,在形式上做最合适的调整。再者来说,无论做什么样的产品设计,都会有其针对的市场定位和目标受众,所以也不会因为个别的意见去对已有的设计大动干戈的。

QQ截图20140806104328「三人行」  坐墩和

Pi:就是说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以功能为先,形式第二。那有没有可能,在个别情况下,因为某个造型特别漂亮,宁愿去牺牲掉一些功能上的舒适?

侯正光:没有吧。我觉得形式和功能不是处在相互对立的位置。比方有个东西,它貌似看上去很美,但它不好用,这还是美吗?我觉得对于产品,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因为产品必须得要好看,好用!如果在设计时觉得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那说明这件产品的本身还不够成熟。形式与功能并不存在主次关系,只有两方面都做好,才是一件拿得出手的产品。

Pi:在中国,做原创设计,“山寨”的问题不得不去面对。「多少」有被山寨过吗?如何去应对呢?

侯正光:有啊,当然有过。那“抄袭可耻,被抄袭光荣”,首先要有这样一个心态,对吧。然后,就是申请专利,不管别人抄不抄,首先自己要有这样的自保意识。但说实话,没有特别切实有效的方法去完全杜绝这件事,所以也不用把“山寨”想得特别可怕。如果发现有这种情况,那就按流程来,先警告对方,不听,再发律师函。如果情节比较恶劣,那就打官司。

叠罗汉2「叠罗汉」  架子    

Pi:对您影响最大的设计师是谁?

侯正光:国内有个建筑师,叫刘家琨。他有一件作品,是让我相当有感触的。当时是在汶川地震之后,为一个在地震中遇难的非常普通的小姑娘建了一座纪念馆。印象里,是在树林中,用砖头垒了一个小屋子,里面都涂成白色,周围摆满了小姑娘生前用的东西,形成这样一个小小的纪念馆(胡慧珊纪念馆)。我觉得非常地震撼。你可以感觉得到,所谓纪念,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要去纪念一个非凡的人,或者是我们通常意义上很伟大的人。刘家琨所选择的,是这样一个平凡到让你视而不见的小姑娘。他让我们能感到,在生命的尊严面前,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也许这件作品还有很多深层的,令人有争议的地方,比方校舍为什么严重坍塌?等等这些问题。但即便我们抛开这些事,单看纪念馆本身,你都会觉得,在灾难面前,生命面前,没有什么高中低端。以这种方式去纪念这样一个人,是在观念上的一个巨大提示。其实我们作为设计师,或多或少,都应该具有这样的情绪在里面,这样你会想得更深入些。

当然,国外还有很多令人尊敬的设计师。比如荷兰的 Maarten Baas,他有一个系列叫 「Smoke」。在我们上海 M50 店里挂着的那盏烧焦的灯,就是这个系列的作品之一。还有一把欧式古典的单人沙发,也烧得黑不拉几的。他还烧过中式的屏风,药柜。这些作品也会让你产生很多前所未有的联想。可能这些联想甚至未必是作者本身的意图,可是你可以从中读到很多东西。比如它如同涅槃一般,烧了之后,获得重生。又或者是烧完之后,剩下的,才是真正值得留下的东西。所以可以有很多种意义能去设定它,也使得这套作品很能打动人。我觉得基本上每个人,哪怕不懂设计的,要么就是笑嘻嘻地去看一下,觉得这灯挺好玩儿的,要么会觉得,哇,这灯挺酷的!总之会去驻足看一看,因为它能够抓住你,跟你对话的。很有意思。

还有丹麦的椅子大师,Hans Wegner 。他的作品经典,每张椅子都有非常持久的生命力。我觉得家具本身不是件时尚的东西,在创作的过程中需要进行很多的思考,思考得越深入,越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Hans 证明了这点。除此之外,他在形式上对中国明式椅子的做出的独到演绎,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只能很惭愧地说,中国明式家具还只有那几个丹麦前辈发扬的最到位。

最后还有日本的设计师,深泽直人。他给无印良品做的椅子,还有一些产品,都很精良。比方有款 CD 播放机,确实很完美。无论是对于细节,形式,还是使用者和机器的关系,都得到了精心的考虑,确实能让你体验到很多他在产品里附加的美妙的想法。他也表达过一些关于设计的观点、看法,他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本能的、自然的中线,有可能忽左有可能忽右。如果你的中线比较明确又能够坚持的话,那会避免过度的和极端的设计,可以说是一种逢源的状态。这不是一个贬义词。你能够左右逢源,其实是很厉害的。试想做一张椅子,世界上有一半儿人能喜欢,这逢源的功力可见是有多深的,对吧。

无知1「无知」  椅子    

Pi:在「多少」的家具里,设计灵感有来自于明式家具,也有我们八九十年代家里的那种老式家具,好比竹制的椅子、板凳,也有木制的食品柜。那您觉得传统中式家具的优缺点是什么?为什么有很多我们现在都不用了?

侯正光:我个人觉得,这个说不上是优点或者缺点。其实我们要探讨的是,我们当代的一个生活方式,它本身是不是合适的。其实我们所有人都是当局者,接受着一个西方的简化版的居住体系,放在城市里头,公寓式房子的户型我们也没有办法去改变,甚至都已经习惯,更觉得没必要去深究它。像餐厅里长方形的餐桌,中国人家里本来是没有的。我们吃饭的桌子,要么是圆的要么是方的,围着坐。再好比,客厅的沙发,卧室里的席梦思,等等。那我们回头一看,发现传统家具里都没有这样的东西。长桌子?没有。沙发?没有。席梦思?没有。如果我们没有在生活的方式上去检讨或者深究的话,那明式家具你想想谁会再去用它?你在一个狭长的餐厅里,硬放张圆餐桌,是没法儿使的。它已经不适合我们硬件上的需求了。ZYHz2012-08-12_00053「多少」  卧室    

这种建筑结构上的硬件,决定了在里面住的人会对用具自然地产生相应的要求。你很难说,这种要求是否合理,有可能一开始它的起点就存在着问题。但我们很难改变这种被潜意识左右的需求。所以我们当代的居住条件决定了很多我们使用的家具,器具上的变化。但事实上,这样的方式,未必是合适的。毕竟进入中国的时间也不长,也不能确定会存在多久。你比如说,很多人天天都窝在沙发上,当然很舒服,但那健康吗?其实客厅也能放张罗汉床,你盘腿或者垂足坐那儿也没事。可以试试嘛,理论上来说,坐地上也可以。其实这些并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们的习惯都被来自另一方强大文化所暗示了,家里就应该整一套沙发,别的不作他想。我还常常举的一个例子就是,我们过去的明式家具,很硬,坐的屁股疼,这是不舒服,但不一定是不健康。你想想看,我们老祖先坐在椅子上读书,坐了一个时辰,屁股疼了,也累了,那就该站起来出去走走舒展一下了是吧,回来再接着读,这不是挺好的么。现在,给你一张顶级办公椅,恨不得十个小时都坐着,一点儿也不累,感觉很好。可是这样真的好么?你感觉不到累,那是假象。所以这个东西很相对的。

Pi:那从这个角度上说,传统的中式家具再去推广已经是相当的难了。那您认为与成熟已久的欧洲,日本的家具相比,针对于中国市场,新中式家具的突破口在哪儿?

侯正光:我们很多地方没有办法去改变,只能在比较有限的范畴内,去做一些表达。你也可以看到有些传统的中式家具,纯明式这种,回潮得非常厉害的。那它们也一样可以凑合用在现在的房子里,至少在模样上,它可以回到过去。那我们做的新中式家具,你说它是妥协也好,说它是找平衡也好,它既有传统中式的型的影子,也有传统中式生活状态上的一些表达,把传统文化里讲到的行为方式多多少少往里面塞点儿,同时也在结合现在的这种生活习惯,把它做一个平衡。比方像我们的品牌「多少」,里面也有沙发,我们在形式上做了不一样的表达,但并没有去挑战沙发一定要有中式的坐感,沙发坐感的舒适度标准是约定俗成的。包括在卧室,我们也用了席梦思床垫。未想试图去挑战什么,只是让新中式看起来用起来更平衡,更合适,更符合中国人的脾性。不然要么就是美式、欧式、要么就是纯中式。应该还是需要有这样一个中间地带的。ZYHzzzzzzzz2012-08-11_00065「多少」  餐厅

 

Pi:再谈谈设计师创业吧。从一个设计师到创业者,自身需要克服的做大困难是什么呢?

侯正光:人说,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乌拉草。那我觉得创业也有“三宝”,就是「专业」、「人脉」、「责任感」。这是我当年在给学生们做讲座的时候临时想的。如果说到困难,那我个人觉得就存在于这几个方面吧。创业,首先一定要在你十分擅长的一个领域的基础上去做,就是所谓的专业。我认为这样成事的几率相对来说是最靠谱的。如果你在投入的领域没有过硬的专业准备,那就别折腾了。第二呢,就是人脉。创业是一件综合性非常强的事,除了专业,你要有管理,要有销售……等等一堆东西。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这样的天赋能应付每个环节。所以你要有团队,团队怎么来,首先你要认识有能力的人,然后你自己要能“忽悠”,让他们信任你、来跟着你干,对吧。对外呢,你如果有能力去认识投资人、大客户等等这样的人脉资源,那肯定是对创业加分的。最后,关于责任感,我认为是这样的,它可能是一个更高层面上的,对于你创业这件事提供一个非常强大的依据。可能最开始的一个起点,你仅仅是为了去表达,我有这样的一个能力,我能做游戏,我能做家具。但是做着做着,你会发现,那只是一个起点,还有更多的抱负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你会有经济上的使命,你要让自己生活得更好点,你也希望跟着你一起干的兄弟姐妹们生活得更好点,你也希望身边没有跟着你干的其他人生活得更好点,甚至往后能让你的国家更好一些,这都是一步一步随着你自己能量的变化而去推衍的。

Pi:设计师创业,有没有比较明显的局限性呢?

侯正光:我觉得创业者就是多种多样的。不能说设计师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局限。人都有局限性。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的弱点,那可能你就会比别人适合创业。缺点人人都不一样。

Pi:在创业初期,最困难的是哪一个环节呢?如何应对呢?

侯正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去做这件事。也不知道自己要做到怎样的地步。「无知,无畏」虽然挺好的,但最好能先知先觉。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计划,个人认为肯定要比做到哪儿是哪儿要强很多。返过头来去想自己的过程,我们真的是很随机的。其实我们一开始的设计公司也好,或者是后来的自主品牌也好,都是满腔热血地上,然后头破血流地干。最后,还好吧,没被弄死,哈哈。伤的也不算很重,估计是我们都皮糙肉厚的。十年前,我们张牙舞爪地出手给别人做设计的时候,客户把我们搞得体无完肤,其实我们反过来把客户弄得苦不堪言。当时我们并不明白,总自认为自己的想法很牛逼。而事实上,双方在互相折磨。现在想想这不应该是设计公司必经的阶段,应该有更成熟的准备之后再去做设计服务。当然,做设计服务可能永远是一件很苦逼的事,哈哈。从家具品牌的角度看,最困难的环节还是生产。对于品质的把控,工艺的优化,依然是最大的障碍。这需要我们投入相当多的精力,去监管,去推敲和优化我们的设计。

Pi:在创业初,组建的团队(设计机构)有多大?人员的构成是如何?

侯正光:一开始就四五个人。有各种背景的人,设计师,艺术家,工程师,当然还有前台和阿姨啦。

Pi:在团队里(设计机构)的最大压力是什么?如何克服的?

侯正光:从客户的挖掘,到我们如何能够提供跟别人不一样的设计服务,再到客户的认同度,我想这都是面临的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于我们来讲也没有什么捷径。03年家具设计服务这个行当做的人还不多,是因为也没有多少需求。我们会主动地参加展览会,找媒体,就这样一步一步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让更多的人知道。家具设计是在设计行业里很小的一个分支,那做着做着我们又被动或主动地产生了其他的设计门类。我们「一起设计」机构现在有广告公司,室内设计,建筑设计,多媒体等等。这个过程里,一是有外部的推动,第二,我们自己也觉得单靠一个板块,有时候很难去支撑要做的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慢慢地,从前的木码就拓展成了一个综合型的设计公司。同时我们也在不断优化我们的设计流程,有时候客户的原始需求有可能未必是那他们真正需要的。有可能从品牌定位,再到产品定义,再到空间设计,这些都需要去做。当你能够把完整的故事以一个非常真实的状态去讲述的时候,效果可能会比你单独去做一个点,会更加有意义。

Pi:如果能乘坐时光机穿越到十年前,以您现在的经验,创业的时候会有哪些做法上的不同呢?同时,给未来的设计师创业者提点建议吧。

侯正光:如果回去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创业了,哈哈。

或者没那么着急创业。可能会先去跟这个行业有关的公司,老老实实去做四、五年,再去想要不要创业,我觉得那样更靠谱。我现在跟很多刚毕业的学生也是这么说的,我建议你们先去中国最好的一些品牌的工厂去,至少呆五年。两年生产线,两年设计部,一年销售部。最后再考虑要不要去设计公司,或者自己去创业。这前面的工作是磨刀不误砍柴功,在工厂得到的训练,是在设计公司是学不到的。当你武装到牙齿时,再跟你的老板谈谈未来。切忌浮忌躁,就是这样。

_ZYH0869

感谢侯正光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

能得到拥有十年创业经历的创业者,同时也是国内外知名的杰出设计师的经验分享以及对于设计的见解,相信大家都会有不小的收获。

如果对此次访谈有感悟有想法有问题,欢迎联系我们:@设计癖 或者 email:pi@shejipi.com

我们下期再见。

你此刻的心情

  • 50

  • 0

  • 0

  • 2

  • 4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