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原创没死,抄袭者还在,46岁的他却先走了

不要再等到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才意识到原创精神的可贵,不要再让为原创投入心血的人们寒心了。

 
文章转载自:外滩TheBund
ID:the-Bund
原创:外滩君

沈文蛟最后一天

从下午开始开会

熬夜、发产品朋友圈

几小时后,他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

 

熬夜后的第二个凌晨,46岁的沈文蛟睡过去, 再也没有醒来。

多数人并不知道他是谁。

2年前,不少朋友看过我们这篇《情怀能救原创吗?这个蝉联3届红点奖、快被山寨逼死的衣帽架爆仓了》。

甚至还有几百人也因为这篇文章,出手订购了这款200多块的衣帽架,为此等了1个多月都还未必能收到货。

 

 

他就是那个连续拿过11个德国红点奖,却在振臂高呼,原创已死的男人。

他就是那个凭借一己之力,去对抗淘宝上200多家山寨衣帽架的店主,去不断和某良品对抗,“你们这是抄袭”!

也是那时候,我们加了微信,算是朋友圈之交。

2年里,眼见他从破产边缘起死回生,收获了很多善意,也惹了不少争议,拿到了投资,做了更多新产品……坚持原创设计,好像刚刚才让大家看到一些希望。

11月9日晚上,沈文蛟因突发心肌梗塞辞世的消息,陆续从设计界的一些朋友那里传出,惊愕惋惜。

他用力、追求极致,是当代设计师品牌创业者的典型代表。

朋友们评价说,他是当代中国设计界原创精神的捍卫者。

更多人在叹息,他没能等到战胜抄袭者的那一天。

 

01

2年时间出一款200多块的衣帽架

 

6年前,39岁的沈文蛟辞去了百万年薪的广告公司总监职位,开始创业。

花了2年时间,他才拿出一款真正意义上产品,就是这个NUDE衣帽架:由6根木棍组成,没有螺丝、没有钉子和任何金属配件,只有传统榫卯结构。

 

在前下属们看来,这完全不是个商人的做法。这种产品主导的公司能活下来违背商业常识:无法大规模量产、市场前景也有限。

2014年,NUDE衣架收获红点奖至尊奖。

回想起获奖的那一幕,他说,“表面淡定,但其实我躲在厕所里哭了一场。真的觉得不容易,这种认可对我很重要,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但他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绝望了。

这个采用榫卯结构的“中国爆款”,横扫国际大奖,被红点博物馆永久收藏。

奖还没颁完,各种山寨衣帽架就上线了。

仅在某宝,山寨店铺最多的时候达到288家。有些山寨卖家甚至连产品图片、买家秀、设计师头像都照搬过去。

他算过一笔账:以每家月销售300件,官方售价每件499元来算,44家,就是660万元。这意味着一年下来,他们不见了7920万营业额。

而他们一年下来也就卖个100多万。这意味着,NUDE衣帽架一年近8千万的销售额,其实99%都进了山寨的腰包。

 

正版NUDE衣帽架

 

为了对付盗版,沈文蛟申请过专利,为侵权的事向相关高层控告过,也走过法律途径,虽然最终胜诉了、假也打了,但还是没用。

沈文蛟在2016年3月曾写过一封公开信。情况虽然有所改善,但盗版者的报复也接踵而至。

在各种攻击下,沈文蛟觉得熬不过去了,2017年9月6日以一篇《原创已死》宣布清仓解散。

 接下来的事情,谁也没有预料到。

这篇《原创已死》超过了100W阅读量,很多人都在为这份原创情怀自发转发,媒体也纷纷跟跟进助力。

当天,店铺1658个库存被清空;第二天著名投资人就来了公司,苏宁易购给它开设店铺、阿里巴巴破例给它开了天猫旗舰店……

当年,这款衣帽架总销售量1000万,这家公司活过来了。

团队的同事们知道,沈文蛟当初发布这篇文章看似风轻云淡,其实内心是不舍。

他们也看到了中国原创设计品牌的希望。

 

 

02

创业走过弯路赔过好几百万

创业前,沈文蛟是个广告人,在阳狮、奥美都担任过创意总监。

直到2010年,客户越来越难拿,活越来越少,“不忙,那就想想出路吧。”

 

 

沈文蛟本身就是个家居设计发烧友。平日里,他会去工厂亲手做自家的摆设。

 决定把爱好做成事业,沈文蛟觉得,他还是个门外汉,便给工作室取名叫“一般”。

他形容自己是“审美洁癖晚期患者”,一个为了等一张床会甘愿睡5年床垫的人,是一个极端的纯手工、纯原创拥护者。

这些也都让沈文蛟创业时,走了很多弯路。

他先跟就近的手艺人合作,拿了50万成立了一个打铜作坊。

他出钱,师傅做大股东,制作手工铜打的茶桌、茶具等。结果可想而知,在为雅安地震慈善拍卖的时候,铜作坊的账面只有5块钱。

 

它创立的“两个”品牌,用来孵化竹编项目。

请来了两位60多岁的农民,王生民和张永杰。他们是日本“国宝级匠人”八木泽启造的亲传弟子,制作的日本竹编花器如今还出入各大拍卖行。

 

经过4个多月研发,两位师傅设计出有史以来层数最多的竹编灯罩,靠这些地道的山货夺得2015年红点大奖。

然而,市场叫好不叫座,上百万元打了水漂。

“说多了都是泪,说白了不好活。”当时沈文蛟终于意识到,这些耗时耗力的手艺人产品,又辛苦,也无法真正有固定的市场。

几年来砸进去的几百万,这两个项目都黄了。

后来,沈文蛟也学精了, 开始开发贴合市场的中低价位产品。比如推出的四喜灯不仅拿下2016年红点奖,卖得也好。

 

03

可惜到死他都没能战胜抄袭

 

在他生命最后的时间里,都和工作有关。

两周前,PIY家具发布了60多个新品,里面有玩具、儿童木马、有沙发、有躺椅、灯具……

 

 

沈文蛟想用最传统的中国方式,没有螺钉、免工具的方式,用自己的创意也能组合出当代审美的家具,还可以像玩具一样自由组合。

 

 

11月8日凌晨1点33分,他说:进度会从下午开到现在,也是没谁了。”

从凌晨到上午,他活跃在朋友圈和微博上,把所有产品线的产品都发出来。好朋友说,作为一个创作者,此刻他的内心应该非常有满足感。

 

 

早上9点15分,沈文蛟晒出了一张照片:自己站在楼前,早晨的阳光已经透了进来。

这也成了他生前发出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在11月9日晚,沈文蛟去世的消息传出。

 

许多人扼腕痛惜的同时,再次把怒火投向了没有底线的抄袭者。“本来NUDE衣架这一个产品就能让他功成名就,但是被各种人抄去,一个国际上各种获奖的产品,到头来却让他赔了一大笔钱。”

 

沈文蛟“没能活到战胜抄袭者的那一天”,而这样的例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更让像沈文蛟一样的理想主义者们绝望。

 

不要再等到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才意识到原创精神的可贵,不要再让为原创投入心血的人们寒心了。

 

这是PIY团队的文字里,字里行间,满满的是自豪和憧憬。

合影中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期待。

现在斯人已去,回头再看这些文字却更让人唏嘘。

对于生者,原创不死,源远流长。

昨晚,沈文蛟的家人用父亲的手机,告诉大家:“上帝缺家具了,所以聘请了爸爸”。

 

 

扫码关注外滩TheBund

你此刻的心情

  • 79

  • 0

  • 1

  • 19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

  1. 缇La咪兔

    心力交瘁,太操劳了,做原创是很不容易,这个市场和风气。。。。
    所以现在都只是为了工作而工作,不太有对原创的热情,“搬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