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Design Miami 首位策展总监 Aric Chen 独家分享:后自然时代的设计

后自然设计长什么亚子?

文章转载自:yehyehyeh创新社

ID:gh_952c0bc0b464

原创:yehyehyeh创新社


 

ANTHROPOCENE

 

图片来自由巴黎导演搭档 AB/CD/CD 拍摄的影片

《Server Room》

 


 

2000年,人类世(Anthropocene)的概念被科学家 Paul Crutzen 和 Eugene F. Stoermer 提出,宣称在人类的过错下,世界进入了一个新的地质时代。然而在当时,科学界很多学者都不相信该术语会被广泛使用。到了2019年,这一曾经被边缘化的概念正在设计界指点江山。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把讨论集中在人类行为导致的各种结果上,不断质疑人类责任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思考和生产方式。

今年设计迈阿密/巴塞尔博览会(DesignMiami and Design Miami/Basel)呈现的展览就是这一趋势辐射下的产物。其首位策展总监 Aric Chen 凭借多年对材料领域的关注与研究,用全新思路带来6月巴塞尔的「Elements: Earth」(元素:地球)主题和12月迈阿密的「Elements: Water」(元素:水)主题两个版本,希望探讨人与地球的关系,聚焦对自然资源、产品材料和制作方式的思考。

Aric Chen(陈伯康),设计迈阿密和设计迈阿密/巴塞尔策展总监

建筑与设计策展人陈伯康为首位 DesignMiami and Design Miami/Basel 的策展总监,同时他也是香港西九龙文化区正在建设的全新视觉文化博物馆M+的总策划人,是该机构首位设计和建筑首席策展人(2012-2018)。陈伯康在建筑和设计行业备受推崇,拥有丰富的国际策展经历,并致力于为中国人才提供国际平台。

而同时作为我们十月「善议」论坛的嘉宾之一,Aric Chen 也与我们独家展示了本次他在设计迈阿密/巴塞尔策展的部分作品,带来了一次耳目一新的分享会。

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就把这位资深策展人提到的作品梳理出来呈现给大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作品大多对标”后资本主义时代的审美“,代表的是新的设计实践,很多学术理论中也称其为”预测性实践/设计“或”危机性实践/设计“。但无论如何,正如 Chen 与我们所说,环境危机也是文化危机,这一领域终将在人类世于未来所扮演角色的主导下逐步自我完善。

下面请欣赏 Aric Chen 与我们分享的作品。

 

01

藻类实验室,@Klarenbeek & Dros 和 Atelier Luma

 

瑞士 Luma 基金会旗下位于法国的智囊团 Atelier Luma 与工作室 Klarenbeek & Dros 合作,针对当地湿地成立了藻类研究平台 Algae Lab,形成了由科学家、工程师、农民、制造商和艺术家组成的研究网络,深入挖掘当地原材料资源,以及藻类作为替代材料的潜力,希望将藻类材料这种新型生物材料应用到工业、时尚等各领域中。该项目获得了 2018 New Material Award。 

 

02

「塑性体」岩石样本,@美国地质学会

「Plastiglomerate」sample by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曾有人在夏威夷的海边捡到过图片里这种“奇怪的岩石”。随后在2014年6月,美国地质学会在一篇报告中便提出「塑性体 (Plastiglomerate)」这一全新概念。根据文章,「塑性体」是一种坚硬的、复合性的材料,是火山活动导致的结果。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岩石状物质与沙子、贝壳、石头、玻璃,熔解塑料和其他海洋垃圾融合,在凝集过程后形成奇怪的异质岩石。从另一个层面说,「塑性体」是人类行为和地质过程结合的新兴产物。

 

变质,@Shahar Livne

Metamorphism, by Shahar Livne

 

定制概念材料设计工作室 Shahar Livne 在听闻这一消息后便以传统陶土工艺的方式制作了「变质」这一研究项目,如何利用这一新的可提取”自然资源“作为设计材料,是他们下一步工作重点。

 

03

美国新墨西哥州银城「奇诺」铜矿山,@爱德华·伯汀斯基

Chino Mine, Silver City, New Mexico, USA, 2012, by Edward Burtynsky

 

过去20年间地质话题逐渐成为热门,有科学家提出我们已进入一个全新的地质时代,即地质面貌已经很大程度上为人类活动所定义,为人类活动所重塑。直接导致的有可能是,化石燃料的灭绝,或者鸡骨头这种家禽类动物的骨骇在未来会组成化石的绝大部分。Edward Burtynsky 是一位加拿大摄影师和艺术家,以工业景观的摄影而闻名,而他从事这项事业正是因为在他11岁那年,父亲因工业污染罹患癌症过早去世。

 

04

太空碎片 – 到地球的旅程,@欧洲航天总署

Space debris – a journey to Earth, by European Space Agency (ESA)

 

通过航天拍摄的图景,我们可以看到如今外太空也成为人类活动结果的一部分。由 ESA 拍摄的影片《太空碎片-到地球的旅程》揭露了人类行为对未来太空探索的限制。截至2017年底,已确定有 19,894 颗可观察到的太空垃圾在地球上空盘旋,总质量至少为 8135 吨,约等于埃菲尔铁塔的整个金属结构重量,这对现代太空飞行构成了实际的挑战。也有学者表示,人类和地球之间的二元论已经不再存在了。

 

05

山谷静安,上海,@Bas Princen

Valley (Jing’an), Shanghai, 2007, by Bas Princen

 

 

艺术家兼摄影师 Bas Princen 专注于城市的成长与景观变迁,其作品是预测性设计的代表。这一照片拍摄于2007年的上海静安区,照片和地点都是真实的,后续艺术家通过想象用特殊手法对其进行了二次编辑。Princen 曾在埃因霍温设计学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接受工业设计师的培训,在鹿特丹贝拉格研究所(Berlage Institute in Rotterdam)接受建筑师的培训。他的作品常被解读为是一种建筑设计上的未来观点或方案。

 

06

死海,@NASA-Landsat卫星

Dead Sea, images taken by Landsat satellites operated by NASA and the U.S. Geological Survey.

 

近几年死海的工业化和商业化利用非常严重,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运作的 Landsat 卫星就拍摄到了这一情况。从图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死海在过去三四十年间因管理不善而造成规模和面积逐步缩小。这其中有对矿物质资源的无节制提取,例如钾;还有从中提炼出的氯化钠也被部分用于水调节、道路除冰以及化学工业,用于制造聚氯乙烯(PVC)塑料等;同时,全球变暖使得夏季大规模盐分蒸发导致海平面下降多达3厘米也是死海面积急剧缩小的原因之一。

 

07

Bleached 素食家具系列,@Erez Nevi Pana

Bleached, Erez Nevi Pana designs “guilt-free” vegan furniture using salt and soil

 

以色列的设计师 Erez Nevi Pana 崇尚素食主义,也致力于把“零动物设计“的概念推广到家居设计行业。作为早期的实验项目,Bleached 系列展示了用盐作为材料进行纯素设计。于是他来到了死海,因为高盐量的海水阻止了任何一种生物的存活,所以他认为这里可能是是”地球上最纯素的地方“,所以设计师用回收材料制作好家具的框架后将物体放置海面下让其自然结晶,形成一层”盐皮肤“,赋予物体新的形状和外观。

 

08

稀有陶器,@Unknown Fields

Rare Earthenware, Rare Earth Mineral Refinery, Baotou, 2014, by Unknown Field

 

同时,地球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工湖出现,它们有的是全球商业供应链的”杰作“,比如这个被设计工作室 Unknown Fields 的镜头捕捉到的稀土矿废料湖。在他们名为 Rare Earthenware 的项目里,一部短片记录了高端电子产品返航的过程,最终追溯到位于内蒙古包头的这块放射性废料湖(世界上76%的稀土磁体都是在中国生产的)。最后,他们从这块有毒的湖中提取了确切数量的泥浆,分别对应制造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电动汽车电池的废料排放量,制作出三个陶瓷容器,在 V&A 博物馆「What is Luxury」的展览上展出。

 

09

烤面包机项目,@Thomas Thwaites

The Toaster Project, 2008, by Thomas Thwaites

 

 

那么我们是否能打破出这样的恶性循环?2008年,一位来自伦敦皇家学院的名叫 Thomas Thwaites 的学生做了一个烤面包机的项目,其目的不在于烤面包,而是想看看是否能够跳出工业循环,尽可能少地利用工业过程生产出一台自己的面包机。于是他就去到苏格兰、威尔士采铜、铁等需要的材料进行冶炼,然后到实验室再把找来的零部件组装起来。结果是这个烤面包机的确是能烤的,但是只能烤5秒钟,之后就着火了。当然,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无用实验,但却表达了全球资本主义及其生产活动对环境产生的恶劣影响。

 

10

人造矿石,@Revital Cohen and Tuur van Balen

H / AlCuTaAu, 2014, by Revital Cohen and Tuur van Balen

 

 

来自伦敦的项目二人组 Revital Cohen and Tuur van Balen 则用反向寻找矿物质之旅探索减少工业过程的可能性。他们从破产的工厂和电脑硬盘公司买下那些遗弃的电子设备将其拆解后从中找到铝、铜、金、钽,磨石这些金属元素,然后重新做成人造矿石块。虽然这些”矿物质“是否真的能再投入生产还很难说,但人类活动对于环境最致命的影响在于很多结果都是不可逆的。

 

11

海洋旋涡手工艺品,@Studio Swine

Gyrecraft, by Studio Swine

 

同样思考这个问题还有伦敦设计师工作室 Studio Swine。他们在太平洋的一块面积相当于整个英国大小的塑料碎片污染区收集海洋塑料碎片,再用太阳能塑熔机把这些塑料重新制成精美的手工艺品。该系列共5件作品,每一件作品都以它的塑料碎片采集区的旋涡名为名,正是在这些强大的洋流旋涡中,降解不了的塑料被揉捻成足以让许多海洋生物致死的塑料碎片。

 

12

塑胶匠的崛起,@崔刚健

The Rise of the Plasticsmith, by Gangjian Cui

 

 

1950年,成千上万的人搬到到了位于中国东北的大庆市,为了油塔、为了炼油厂,为了”未来“的塑料制造业。来自大庆的中国艺术家崔刚健以家乡工业化发展为灵感设想2051年的时候石油将会被耗竭,那么未来的塑料将会是什么样子?曾经被视为是金饭碗塑胶工又会由什么样的人来扮演。对于后工业化未来充满的不确定性,曾经人们以为的永垂不朽很可能只是历史长河中的昙花一现。

 

///

 

以上就是 Aric Chen 的分享。我们可以看到在环境危机下,设计的边界与生产消费之间的关系都在趋于模糊。艺术作品不会声称可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太复杂甚至都无法解决,但却可以提醒我们实际上还存在着另一种观察和思考方式,待我们去发现。

 

 

你此刻的心情

  • 3

  • 0

  • 13

  • 2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