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情、趣、用、品:不正经的他们做到了

「我对学生们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希望他们能够把设计当神,把自己当人。就是说,我们要对我们所从事的这个名为设计的职业抱有一种敬畏之心,同时,要非常诚实、非常真诚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不被其他的外界因素干扰。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一席
ID:yixiclub
 张剑
原文标题:这个遥控器叫“挤粉刺”,按的时候就像我们在挤自己的青春痘 | 张剑 一席第741位讲者

张剑,广州美术学院工业设计学院教授。

我们的设计不太愿意去寻找所谓的“痛点”。我也经常和学生讨论,当一个设计师都感到痛了才去做设计,那是怎样麻木的一个状态啊?

我们更希望的是,去做一些没有问题的产品,让它能更不平凡,来传递我们想表达的一些情感。

 

设计——对生活最真诚的解释

大家好,我是来自广州美术学院的张剑,也是生活设计工作室的指导教师。在这里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关于设计和教育的故事。

这些年,我们工作室得了很多奖。同学们每年基本上要么是在领奖,要么是在领奖的路上。

也培养出了一批设计师。

我对学生们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希望他们能够把设计当神,把自己当人。就是说,我们要对我们所从事的这个名为设计的职业抱有一种敬畏之心,同时,要非常诚实、非常真诚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不被其他的外界因素干扰。

接下来给大家分享一些我们脑洞大开的设计作品。

我不太喜欢打牌,我每次都是把炸弹放在一边,连的垛在一起,然后牌太多了,抓不住。

怎么办呢?我的学生就做了这样一个设计,在扑克牌的上下做了两个圈。这样就很方便了,把手套在里头就可以了。

▲ 易握扑克牌,设计:王秋玉、黄莹君、林秋艳

这个也是学生的作品。一个洗手台前头有一面镜子,做成了一个斜角。我们洗手的时候,这个镜子正好可以照到我们的裤子拉链,提醒我们要把拉链拉上。

▲ 提醒的镜子,设计:庞日展、唐靖彬、贾子浩、廖俊胜

称体重的时候,我们都不希望穿着衣服,不然称出来的叫毛重,不叫净重。但是称的时候又很冷,尤其是冬天。

好了,我们就在体重计边上支了个衣架,晚上睡觉的时候你把衣服全脱了挂在衣架上,它就帮你把衣服的重量计算好了。第二天早上,你顺便穿着那套衣服去称的时候,就能把衣服的重量刨掉了。

▲ 可称出净重的体重计,设计:张剑 、庞日展 、唐靖彬

我们有时候炖汤,汤煮沸的时候,那个热气嘟嘟嘟地往外冒,容易扑出来。于是,同学们在锅盖边沿做了一个小柱子,同时在锅边上开了一个角。炖汤的时候把小柱子挪个位置,热气就能冒出来,汤就不会扑出来了。

▲ 防溢出的锅盖,设计:翁晓滨

很多易拉罐开启的时候非常费力,尤其街上卖的那种椭圆形的鲮鱼罐头,有时候我们开到最中间的时候就拉不动了。

于是,我们买了一些罐头做了一些尝试。最后发现,如果把罐头做成一个梯形的话,会更加有意思,拉出来的时候也会非常省力。

▲ 一款便于开启的罐头, 设计:张剑、 程碧亮、洪思展、刘北方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个酒鬼拿着酒瓶在马路上逛荡逛荡。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要怎么样避开这个酒鬼呢?

我们就在酒瓶底下做了个铃铛。酒鬼到处逛荡的时候,铃铛的声音就会提示我们,酒鬼来了。

▲ 当心酒鬼,设计:梁淑怡、阮敏婷

这是广东的公筷。我们拿着公筷准备要往嘴里送菜的时候,公筷里头有个小铜珠,它会跟筷子底部碰撞发出“铛”的声音,来提示你,这是公筷,以免尴尬。

▲ 提醒的公筷,设计:朱华辉、阮展豪、刘志豪

这个杯子的名字叫“请”。一般,客人来了以后,我们端杯热茶,客人他只能握着那个很烫的杯子。我们就在杯子底下做了一个小圆环,跟杯把手有这样一个高低差,更加体现了对客人的尊敬。

▲ 请,设计:刘伟军、庞日展、郭婉仪 
我们有时候喝红酒喝了一半,这瓶红酒就要躺着放,以免空气进去让红酒氧化。于是我就在酒瓶边上做了一个领结,它既可以躺着放,也可以给红酒增加一些绅士的气息。

▲ 领结酒瓶 2,设计:张剑、程碧亮、麦培珊

一席是2012年办的,到现在才来请我,我都快50岁了。以前我带的是近视镜,现在已经开始变老花了。经常有一些会议找我去看一些材料,我都看不太清。

同学们可能是专门为我做了这样一个胸牌。前头有一个放大镜,参加毕业论文的评审,只要拿着胸牌一看,很多字就放大了。

▲ 附有放大镜的会议胸牌, 设计:林秋艳、黄莹君、王秋玉

这个修花剪可能也是为我设计的。退休了以后种花,如果眼睛很老花,看不见,可能“啪嚓”一下子就把那个花剪掉了。同学在钳子上做了一个放大镜,可以一边剪一边观察。

▲ 带放大镜的修剪刀,设计:王军超、庞日展

好像这些都是为我做的。我的肩有点问题,有时候会贴狗皮膏药,但是有时候贴不准那个最疼的地方,你要是撕下来那个膏药就粘在一起了。

于是同学们就把这个膏药分了三半。中间这个圆形的撕下来以后,先对准那个非常痛的点,啪叽一按。按准了以后再把左右两片撕开。

▲ 定点贴药膏,设计:庞日展、王军超、廖俊胜、贾子皓

这是一个保暖内衣,上面标了很多穴位,如果哪不舒服就可以按那个穴位。

▲ 老人穴位衣服,设计:李宗杰

其实我有一个更绝的想法。我的肩有问题,我在想有没有可能我先到中医院挂个号,让大夫把穴位用红圆珠笔标出来,我再赶紧骑个小单车跑到纹身店,把它纹在身上。这样以后我不穿这件衣服也能就按着那个纹身的点了。

有个同学做了一个茶壶。因为老年人都喜欢盘茶壶,她就在茶壶上做了一些棱角,盘茶壶的时候就顺便按摩了手部。

▲ 可按摩茶壶,设计:尤凤萍   

有时候撕信封撕得很着急,会把信撕坏掉。我们在信封的边缘做了很多小孔,叫蚂蚁线。撕之前你可以对着光看一看这个信在不在那个位置。

▲ 防止撕烂信件的信封,  设计:喻沐天、吕嘉纯、麦培珊、黄凯琪

一套书,我们在里面装了磁铁。这样放在书架上它就不会散开了,一直都是吸在一起的一套书。

▲ 有磁力的书,设计:吕嘉纯、黄凯琪、喻沐天、严建文 

我们设计师在制图或者算图纸的时候,有一些数字需要记录。周围找不到纸的时候,就可以写在这个尺子上头。

▲ 记录信息的尺子,设计:唐靖彬、王秋玉、庞日展、廖俊胜

 这是给小朋友做的一套尺子。

▲ 儿童圆角尺,设计:黄凯琪、吕嘉纯

它是用内部来测量距离的,

外部非常圆润,可以防止小朋友弄伤自己。

有一次我去听音乐会,正好下大雨,服务员给了我一个伞套,把雨伞装在里头,过了一会儿里面就积水了。我就想,如果里头有一条鱼该多好。整个音乐会我一直在想这个事,音乐也没太听懂。 

回来以后,我就在伞套里面的丝网上印了一条小鱼。

滴上水以后小鱼就活了。

▲ 小鱼雨伞套,设计:张剑、麦培珊

我们打扫天花板的时候经常会迷到眼睛。于是一个学生就想:有没有可能在扫帚上做一个喇叭形的容器,让灰掉在里面?

▲ 防落灰扫帚,设计:李伟斯

我们也做一些公益性的设计。这是给主妇的,一个小凳子和一个搓衣板连在一起,这样洗衣服的时候,搓衣板就不会上下晃动。

▲ 搓衣凳,设计:陈杰

一个可以长大的花盆。左边是一株小苗。长大了以后,我们把皮筋摘开来,就变成了一个大的花盆。

▲ 成长的花盆,设计:杨晓聪 

有时候我们会扛着单车上天桥、过马路。在单车底下做一个和肩膀贴合的垫子,就方便很多。

▲ 自行车座,设计:阮展豪、庞日展、朱华辉、刘志豪、唐靖彬、林秋艳

跑马拉松的选手很多都会有这样一个习惯,就是一边跑着一边喝水,同时把这个水往头上浇。这个学生就想到:有没有可能这个汲水的东西就是一个莲蓬头?

▲ 马拉松水瓶,设计:刘树东

上面看的是我们工作室之前的一些设计作品。这些作品虽然脑洞大开,但是总感觉每次寻找创意点的时候,都有点像碰运气、撞大运一样。五六年前很多同行都说,我们的创意是拍脑袋瓜抖机灵的小把戏。 

我们也觉得很困惑,也在寻找一个具体的设计方法和思考方式,让它能成为一个源源不断、我们取之不尽的东西。

很多同学和我说:“我已经跟生活非常地热恋了,怎么还是找不到创意呢?”设计,有时候真的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们的设计不太愿意去寻找所谓的“痛点”。我也经常和学生讨论,当一个设计师都感到痛了才去做设计,那是怎样麻木的一个状态啊?

我们更希望的是,去做一些没有问题的产品,让它能更不平凡,来传递我们想表达的一些情感。

接下来几张图会比较枯燥一点。(可以跳过。)它是我们最近几年主要的一个设计思路。我们从人的行为和心理出发去探讨产品存在的可能性。人的行为和心理是我们的灵感源泉。

这里有一个词很重要——环境。 

我们可能都会觉得,环境仅仅是一个限定。但是我们所有的日常感知和经验,都是在这个环境当中发生的。它不是一个限定,而是一个源泉。

就像当下的文创产品,很值得我们去反思。你们发现没有,风景区的文创产品很少有在城市里卖的。你在景区边上的小卖部买到的文创,正好是在你游玩了那个环境之后看到的。把它拿回家以后,它和你家里的环境、办公环境产生不了任何的关系。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个东西像鸡肋,扔也不是,留也不是。

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举过一个挂衣钩的例子。我们作为局外人,会觉得这个挂衣钩很简陋、很粗糙。

▲ 设计的生态学,深泽直人

但你有没有想过,真正拿到这个板子和钉子,特别是在钉的时候的那种非常爽快的感觉。 

还有一个日本设计师,做了一个碎纸机。这个碎纸机出来的纸片像落叶一样,落得满地都是。

▲ 名古屋国际设计比赛,2002

换做我们正常的设计师,比如我,可能会在下面做一个小筐子把纸屑接住。但是这个设计师有意地让它撒了满地。当你拿扫把和簸箕去扫满地落叶的时候,你能够真正地体会到秋天的感觉。

子非鱼,安之鱼之乐?你不在那个环境中,你怎么能够感受到身在其中的那种快乐?

环境真的很重要,它产生出许许多多的经验、感知、情感,可以为设计师所用。

从这些情感和经验出发,我们有几种创作方式。第一个方式,是对客观的经验还有人的感知进行一种写生,或者一种修正。

这个是2017年我在四川美术学院办工作坊的时候,一些学生写的小纸条。

第一个学生说她准备做一个门垫,其中一角是翘起来的。里头做一个钢片,让它始终翘着。客人来的时候,TA看这个门垫翘起来了,就会用脚蹭一下子。蹭了以后,还是翘的。再蹭,还是翘的——TA就突然意识到,这家主人是叫我把鞋蹭一蹭。于是就把另一只脚也蹭了。设计就是这样利用人的感知和心理的。

第二个是酸奶。有时候我们打开酸奶,总感觉想去舔一舔酸奶盖儿上浓稠的酸奶。但是在大街上舔盖儿,可能有点尴尬。

那怎么避免这种尴尬呢?有一些同学就说,把酸奶盖儿做得像奥利奥一样,那像电视广告一样舔一舔、扭一扭,就顺理成章、一点都不尴尬了。

最后这个有点搞笑。是一个女生提出来的。她说:“张老师,你要诚实地回答我,你上完厕所有没有回头看看自己大便的习惯?”我想了想,好像真的有。 

她说,既然有的话,那为什么不能为这个行为做一些设计呢?比方说,能不能在马桶边缘标出来便便的色泽和干湿程度?你的湿气太重、你火气太旺,等等等等……

多有意思的想法啊。

我们有时候开会,记东西记得烦了,都会把笔撂在本子上。这个本子上有波浪形的槽,你会觉得,哇,这个笔放在上头真的很合适。

▲ 波浪笔记本,设计:吕嘉纯

这个波浪文具盒也是一样的。把笔放在上头真的很合适。

▲ 波浪笔盒,设计:张剑、喻沐天

一个小夜灯,模仿了一个六七十年代老电视的样子。

▲ 电视小夜灯,设计:冯哲

使劲拍。拍一拍它就亮了。

那种感觉,就像深更半夜,我们已经把电视节目都看没了,屏幕上冒着雪花的样子。

我们存零钱的时候,希望能留一些钱放在外面,用来坐地铁、坐公交车。这个作者就把存钱罐和一个小盘子结合在一起,既可以存钱,又可以收纳零钱。

▲ 存钱罐,设计:麦培珊

还有一个同学,把碗做成了一个存钱罐。因为她小时候经常会把一些好吃的好玩的藏在碗里头。

▲ 碗形存钱罐,设计:李一红

我建议说:“你的存钱罐下面要不要放一个盘子?”他说:“老师,我不要。”因为存钱倒不是主要的,它只是一个过程。最主要的是,把钱存满以后,把这个碗提起来,钱洒满桌子的那种感觉。那种感觉才是她想表达的。

在酒店,经常会有小管的一次性沐浴露。我们经过测算以后,发现在中部这个位置挤,是一次性能挤出最多沐浴露的。我们就在这个位置上做了一个凸起。

▲ 按钮沐浴露,设计:郑惠元

我们在商场里买香皂,都有想闻一闻的习惯。你既然想闻的话,我就在香皂盒子上开一个孔,让你闻个够。

▲ 闻香肥皂盒,设计:石晓彤

有的同学说,在麦当劳、肯德基吃薯条的时候,希望多蘸一点番茄酱。可以呀,那就把薯条的头做得大一点。

▲ 勺子薯条,设计:喻沐天

我们吃饼干的时候在想,饼干能不能是多种口味的?我们就做了一个模块化的饼干,边上配制了许许多多口味,可以塞在饼干里头,随你挑选。

▲ 镶嵌饼干,设计:张剑,喻沐天,冯哲,欧阳玲,吴伟力

有个同学说,冬天我们有拿着一个杯子捂手的习惯。他做了一个杯子造型的一个暖手宝。

▲ 杯子造型暖手宝,设计:李伟斯

他问我,如果有人真的把它当成水杯用了怎么办?我就建议他把杯底去掉,既保留了杯子的造型,也避免了这种误会。

我经常养花。花慢慢慢慢长大了,我们在浇水的时候就会发现没办法浇。于是,我在花盆边缘做了一个槽,可以从侧面来浇花。

▲ 侧边浇水的花盆,设计:张剑

我养了很多年花,但是花一直养一直死。这个过程不断地循环,我一直在想,我们对花非常地关注,那它的根又是什么样的?

我做了一个可以看到根的花盆。透过亚克力的小玻璃窗,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根慢慢慢慢地在花盆的边缘延展,还可以看浇水有没有浇透。

▲ 观赏根的花盆,设计:张剑 

我们用茶包泡茶,有时候一不小心,边上的标签会落在杯子里头。我的学生把档案袋边上那个小扣子一样的东西贴在了杯壁上,标签就不会掉进茶里了。

▲ 熟悉的扣子,设计:严建文 

这个作品很有意思。我规定同学们中午十二点要交作业,这个同学大概十一点多,到村子边上买了一把吸管,他用各式各样的笔在这个吸管上涂了很多颜色。然后交给了我。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呢?”他倒了一杯饮料,把这个吸管一弯,一道彩虹出现了。

▲ 彩虹,设计:陈冠桦 

说到这儿,我真的不得不讲,我们的很多作品,国内很多院校的学生还有一些年轻的老师都非常喜欢,但是他们不敢这么做。因为很多院校对设计作品的评判标准跟我们不一样,他们会觉得达不到工作量。

像这把吸管,它的工作量是多少?五分钟。那该给他多少分?但是我给他的分数其实非常高。

刚才我讲了第一种创作途径。第二个途径,就是通过寻找事物之间的关联性,去讨论事物之间一种感知的表达。

在这个时候我会叫学生写诗。因为写诗可以训练感知的表达。有时候,事物和事物之间可能是没有任何关联的,但我们对事物的理解可以让这两个不相关的事物产生关联。

这两首诗是学生们在考虑设计方案的时候写的。写得非常凄惨。

有一首诗我非常喜欢,每次上课的时候都会拿出来念。

这首诗很过瘾的地方是,我们认为太阳是暖暖的,诗人认为太阳是甜甜的。

我也经常写诗。这首我曾经拿来参加一个全国的诗歌比赛,获了一个二等奖。但是我是化名的,谁都不知道。

下面这首诗带着浓重的气味,被我的父母骂得狗血喷头,他们说“你都大学教授了,怎么能写这种诗呢?”

我希望每一位设计师都带着一种诗性。不止诗歌有诗性,如果设计师把精力聚焦在产品的感知上,这样做出来的作品也是有诗性的。

这件作品是我在欧洲旅游的时候,在一个小家具店里看到的。他给许多小柜子蒙上了北欧驯鹿的皮。

▲ 驯鹿皮柜子,北欧一家具商店的作品

当我们敲击这些大小不一的柜门的时候,会发出mengmeng的声音,店主说,那就像驯鹿的叫声,他希望以此来唤回逝去的驯鹿的灵魂。非常有意思。

这是一个学生做的骨灰盒。我们经常讲,人死以后就是去天堂了。他做了一个云端的小房子——他说,人死了以后,可能真的就去了云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了。

▲ 天上云间骨灰盒,设计:杨万里 

在我小时候,能吃到酒心巧克力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这个学生做了一个像酒心巧克力一样的蜡烛。

▲ 酒心巧克力蜡烛   设计:方良芳

当这个蜡烛慢慢慢慢燃烧,中间熔化的蜡,那个汤汤汁汁,让我们觉得似乎能闻到酒心巧克力的那种香味。

这个生日蜡烛,学生做成了一个小枯树枝的形状。点燃它的时候,上头的火苗像小树叶一样,当我们吹熄它的时候,又觉得好像这个愿望就这样吹走了。

▲ 被吹走的树叶——生日蜡烛,设计:欧阳玲

这是我做的一个燃香阻燃器。有时候我们要临时离开,或者房间不大不适合一直点香,就要把这个香掐断,但是掐的时候感觉不大好。我就做了一个阻燃器。

▲ 芽——燃香阻燃器   设计:张剑

香烧到这个位置,自动就灭了,灭了以后,就像你的祈福发了芽。

同学也做了一个关于祈福的设计。我们在寺院里头求签,对着这个签往高处吹,就可以吹出泡泡。所有许的愿,都飞向了天空。

▲ 祈福泡泡,设计:黄河谣、薛晓丹、陈慧欣

一个学生把时间存放在了玻璃罩里面。玻璃易碎,更能体现时间的存在是非常珍贵的。他说,时间应该是被展示的。

▲ 被展示的时间,设计:程碧亮

接下来是我的一件作品。我觉得如果把珠宝放在展柜里头该多好。我做了这样一个戒指盒。当我们慢慢慢慢去拿这个戒指的时候,有点像在博物馆小心翼翼偷宝贝的样子。

▲ 盗宝戒指盒,设计:张剑

有时候我们在图书馆看书,会靠在墙上看。这个学生非常浪漫,她说既然我们有靠在墙上的习惯,那不妨在墙上做一排枕头,就像我们躺在床上那样惬意。

▲ 阅览室的枕头,设计:李一红 

一个橡皮使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变成鹅卵石的形状,就变成了一个雨花石。因为制作的时候,就是分层把不同颜色加工在一起的,磨损以后就成了各式各样的雨花石造型。

▲ 雨花石橡皮,设计:陈锦溪、方良芳

削笔刀的屑纸,我们认为它是垃圾,是不美的。那有没有可能让它变得很美?我们把削笔刀做成了碗形的——

▲ 碗形削笔刀,设计:吕嘉纯

这一碗的铅笔屑,是不是还挺好看的?

这个很清晰吧。一个项圈,我们把它做成双手合十的造型。

▲ 祈福项圈,设计:吕嘉纯、李浩炎

有一个女生,做了一个独身的戒指。我说,为什么要在这个戒指上加一个非常尖锐的突出来的金属?

▲ 独身的戒指,设计:姚媛

她说,她的主题就是:“不要牵我的手,否则你会受到伤害。”

一个人喝闷酒,多么地孤单。喝酒的时候没人说话,只能跟瓶子说。这是这件作品想表达的。

▲ 倾听的酒瓶,设计:孔景成

有时候,我在想,现在的产品设计,更多时候,是产品在让我们做所谓该做的事,而不是我们在引导产品去往一个表达情感的方向。我们这些设计师是不是被产品束缚住了?产品有没有可能是我们表达情感的载体呢? 

这也是我要讲的最后一种创作方式。我们做了很多尝试。 

这个氢气球的牵线下面有一个手掌。当你放手的时候,气球就像跟你分别了一样。学生把这个作品叫做“放手的那一刻”。

▲ 放手的那一刻,设计:吴伟力、卢钟波

这件作品很有意思,是我们今年的一个毕业设计。这位同学用真皮做了一个存钱罐。

▲ 开膛——存钱罐,设计:赵泓川

要取出这个钱,就要用手术刀把肚皮划开,把里面的钱掰出来。

他的第二件作品,是一个遥控器,上面的按键模仿了粉刺的质感,按的时候就像我们在挤自己的青春痘。

▲ 挤粉刺——遥控器,设计:赵泓川

我把它发到网上,下面很多留言说:“这个作品让人觉得太难受了。”

对,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你难受。设计不一定非要表达一种快乐、一种诙谐,它可以表达各式各样的情绪。我们判断设计成功与否的主要标准是,这种情绪是否能被人感知到。

这是另一组毕业设计,一个学生对面条做了各式各样的解释。

▲ 面条的系列设计,设计:陈锦溪

左边是一个披萨的造型,右边做得像北方的麻花。 

还做了很多小球。你就可以和家人说,我今天要吃几个小球的面条。颜色是用胡萝卜汁、青菜汁、紫薯汁染的。

还有这个,我们称之为“一碗面”。把面条编成小碗。你要吃一碗面,好,我就给你煮一碗面。

里头还可以放一些卤菜。

这是我的一件作品。我们小区里面花园的空地上,单独长出来一个小树。

我觉得我想去关注它一下。于是我就给它做了一个花盆,没有盆底,两半可以合在一起。我就插在这边,对这个小树苗没有进行任何改变,但感觉它已经被我关注了。

关注一株野外的植物,设计:张剑 

我经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设计。但是有的也很忧伤。这只猫叫妮妮,我觉得她是我的孩子。

她陪着我从2000年到2018年,去年离开我了。18岁,很老了。

她离开以后,深更半夜的时候我会很想她。我会点一个小的杯蜡,有时候晚上的风吹着杯蜡,那个烛光看着就像发出来的一个小芽。我就做了很多花盆,想把这个蜡烛发的芽种起来。这是我为自己做的一个设计。

▲ 妮妮——发芽的烛台,设计:张剑

我抽烟比较厉害,就为自己做了一个痰盂造型的烟灰缸。因为我总是有把没熄灭的烟头扔到还剩一些矿泉水的塑料瓶里的坏习惯。

▲ 痰盂烟灰缸,设计:张剑

我放在微信平台上之后,有人质疑我:现在烟灰缸随处都是,为什么还要做这个?

我就跟他讲,这是我自己的设计,我想咋做就咋做,您管得着吗?

后现代对于艺术的定义是,人人都可以创作艺术,成了名的我们把他称为艺术家。我就在想,同样地,有没有可能人人都能为自己设计产品?

 现在PS已经很普遍了,3D打印也不是什么难事,有没有可能建模的软件也越来越普遍?当我们需要一个什么东西,或者想要表达某种感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自己去创造、去表达。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我想最后总结一句,设计它不是一个职业,设计是一种态度,是我们的内心对生活的一个真诚的解释。

谢谢大家。

生活设计工作室团队及作品,哪一点让你印象深刻?

加载中 ... 加载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204

  • 0

  • 12

  • 18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1)

  1. 热闹

    很人性化

  2. 0032032

    真·用心的设计,比起吹嘘优越性这才是真正的有希望

  3. 艺术系女神经

    东西设计的恨忧意思,自己虽然没有获得那么多奖,但是希望这奖和这些标题都是中国的好!并没有觉得获得红点,IF冠名有多好,希望能够出现更多的是获得某某中国奖项!理性对待红点IF!

  4. Lily

    换句话说,艺术是有钱人玩的事情,如果你不有钱还搞艺术,那只能说你不缺钱。

    比如说那个手搓衣服凳子,真的会有农村妇女为了舒服一点去花几十块专门买个占地方还不能作别用的凳子吗?不,他们会花十块钱买个便宜好用的搓衣板,或者干脆买个洗衣机。

  5. Lily

    果然,广美的基因就是艺术,艺术本来就是很个人的东西。像我们这种理工科学校的工业设计,会更多的考虑某个东西是怎样契合到相应的社会和经济环境下,去真正改善事实的。一个是追求内心的愉悦,一个是为了满足平凡的日常必须。本来就应该用两种眼光去看待。

  6. Xin

    酒瓶的那个就是柳冠中说的当年和中国高铁争 设计第一的那个?呵呵

  7. 设计师是生活小常识的解决者 能把生活小常识用到产品上就是最好的设计师

  8. fernweh

    扑克牌那个,你抽中间的牌怎么抽?

    1. 太阳

      哈哈哈,是的,这些设计也就只能参加比赛拿拿奖。

      1. 0032032

        两位没打过牌吗,理完牌再把手指从环里抽出来啊

  9. “忘常寂”

    我想我能理解日本设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