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设计如何“有机”?

吃过有机蔬菜,没看过“有机”设计?

文章转载自:时尚芭莎艺术

ID:bazaarartchina

原创:时尚芭莎艺术


维纳尔·潘顿(Verner Panton)作品

有机现代主义是20世纪上半叶曾在欧美一度流行的现代设计风格,它在延续现代设计的基础上提倡具有人情味的设计理念,为都市人在生理与心理层面带来了全方位的舒适体验。在刻板的工业流水线上,这些设计呈现了机械与人情共奏的美妙乐章。

 

 机械与人情的共生

工业在其最初诞生时,似乎就与自然形成了某种对立关系。百年来,工业不断成熟蔓延,自然却被无限消耗与侵占。而在这种此消彼长的现实下,设计师从中发挥着他们关键性的能动作用。其中,以“有机现代主义”设计风格为代表之一。该设计流派的设计师们在工业和建筑等领域,投射出对于人情与自然的格外关怀。

埃罗·沙里宁最为著名的设计作品之一,郁金香椅(Tulip Chair)。

有机现代主义是从二战后至上世纪60年代前后,曾流行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美国和意大利等国的一种现代设计风格。它在对现代主义的继承和发展上做出了新的突破与认知。其代表人物有芬兰建筑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与美国建筑设计师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等人。

阿尔瓦·阿尔托《Savoy》, 花瓶,1936年

埃罗·沙里宁一家人在郁金香系列桌椅前进餐

虽然这种设计风格诞生于半个多世纪之前,但在今天的都市生活中,它仍旧处于现代设计思想的前沿。生活中,“有机”一词总能彰显出人们某种更优的选择,然而在设计中的这种“有机”,实则反映了整个现代化都市在创造与生产的根源上对于自然、原生态的一次深刻反思。

阿尔瓦·阿尔托《Savoy》, 花瓶

观者仅通过其柔美而富有生命感的外观,即可直观地感受到这些流线与曲线当中所蕴含的能量。它们与此前现代设计最大的不同,便是具有着一种“反工业”的气质,以及与人共情的能力。可以说这些设计师力图用工业制造生产出一种能带给人舒适感受的“新自然”,用以弥补人类在工业进程中对于真正自然的缺失感。

埃罗·沙里宁《Gateway Arch》

在这种“有机”的设计风格里,原本刻板、冰冷的几何形体被设计师完美地消解在自由形态当中。他们不仅试图在功能上满足使用者的需求,更注重在心理层面给予最细微的关怀和舒适感。但这些品质的第一要义是:有机现代主义的任何一款造型都要绝对能够满足大规模工业生产的需求。

可以说它们是所有在机械生产线上诞生的事物中,最符合人类情感与需求的一类存在,是冰冷机械与温暖人情两者共生的产物。

阿尔瓦·阿尔托《Paimio chair》

 

有机设计,对自然的关照 

在设计史的线索上,“有机现代主义”的出现标志着现代主义设计的发展已经突破了正统的包豪斯风格,开始转向一种“软化”的全新方向。这种软性的思考尤其与斯堪的纳维亚设计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自然景象

阿尔瓦·阿尔托《Savoy》, 花瓶(局部)

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最杰出的设计大师之一,阿尔瓦·阿尔托的作品所呈现的“有机形态”,其灵感就来自于当地自然中的神奇景观。星空中让人无比陶醉的迷幻极光,被完美地呈现为其设计中连绵不断的波浪型边缘结构,向世人展现了工业与自然的美妙共鸣。

阿尔瓦·阿尔托《Savoy》制作过程

这件堪称最经典玻璃制品的花瓶,是他曾于1936年为赫尔辛基甘蓝叶餐厅(Ravintola Savoy)设计的一款店内装饰品。这件设计不仅在1937年巴黎国际博览会上展现了当时芬兰现代设计的超高水平,还在其后成为全球众多重要博物馆的珍贵藏品,受到世人广泛的青睐。

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

阿尔瓦·阿尔托《Savoy》, 花瓶,1936年

阿尔托设计中的波浪曲线轮廓,完全打破了传统对称玻璃器皿的设计标准。虽然这款花瓶早已成为“老古董”,但其设计理念至今仍旧无人超越。阿尔托前卫的设计思考,传递出了他对于原始自然的恒久关怀。

 

阿尔瓦·阿尔托《Viipuri library》,Russia

阿尔瓦·阿尔托《Savoy》, 花瓶

芬兰作为一个自然资源极为丰富的国度,给予了阿尔托诸多启发与灵感。一直以来,他都是人情化建筑理论的倡导者。在自然的启发下,他尤为意识到城市中的工业化生产需要能够适应人的精神要求。

阿尔瓦·阿尔托《Viipuri library》,Russia

而这种精神层面的需求,最终还需与自然所吻合。于是,简洁与实用成为了以他为代表的芬兰设计的最大特点,他们深谙于在周遭的自然资源中获取方法,以达成自己的设计诉求。

阿尔瓦·阿尔托《Paimio chair》

无论在家具还是建筑方面,阿尔托都呈现了这样一种“有机”的设计思考。在上世纪30年代,他所创立的“可弯曲木材”技术——将桦树巧妙地模压成流畅曲线,更是彻底拓展了现代家具设计的无限可能。这些工业生产线上诞生的产品,竟能如同自己“生长”而成一般,为现代都市生活从此增添了一份不可思议的生命力。

阿尔瓦·阿尔托《Viipuri library》,Russia

阿尔瓦·阿尔托《Viipuri library》,Russia

在他的建筑中,人们察觉不到结构,而是被转换为天然的装饰。空间本身带有着愉悦的动势,使人感到其中无限延伸的生命状态。在阿尔托眼中,设计师、建筑师所创造的应该是一个将过去与未来编织在一起的世界,而用于编织的最基本要素,便是人类纷繁的情感与大自然的线索。

 

有机设计,对自然物的再造 

除了对于自然的关怀,“有机现代主义”还折射出设计师对于再造自然的某种渴望。该设计流派在美国的代表人物埃罗·沙里宁,就在其诸多作品中注入了“造物者”的能量,让工业生产有了感知上的脉搏跳动。

埃罗·沙里宁(右)和他的子宫椅

埃罗·沙里宁《TWA Flight Center》,建筑结构

他尤其在座椅的设计上进行了不断创新,创造出郁金香椅(Tulip Chair)、球椅(Ball Chair)、子宫椅(Womb Chair)、泡沫椅(Bubble Chair)等杰作。这些设计也成为了有机现代主义的代表作,作为工业设计史上的典范一直被沿用至今。

埃罗·沙里宁《The “Pedestal” chair》,设计手稿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郁金香椅”设计于1957年,采用塑料和铝两种在当时极为新颖的材料。沙里宁重新优化了传统桌椅的凳腿和桌脚,让使用者不会被其打扰,双腿的姿势可以任意而自如。此外,作为圆桌的郁金香桌,更代表着没有棱角、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公平与公正,完全符合现代家庭的生活状态。

埃罗·沙里宁《TWA Flight Center》,建筑结构

沙里宁的家具和建筑作品在内部结构与外在形式上有着某种高度吻合的关联性,它们均展现出设计师对于再造自然物的热情。这些让世人惊叹的形式,绝非为了与众不同而为之,而是由他对生产技术与人体姿势的仔细考量得来的。

如此,将人的情感与精神感受作为思考原点的设计理念,决定了这些设计能够如自然物一般具有着共情的能力。它们仿佛能读懂人类的内心,并以某种更为和谐的方式存在于都市生活之中。

左:TWA Flight Center建筑结构;右:子宫椅的结构

TWA Flight Center,1962年

 
当然,如此具有共情性的“有机”设计风格也直接得益于各种新材料的开发与运用。不断研发诞生的新型材料为产品演绎新的表现形式提供了基础前提。沙里宁就创作过许多以玻璃纤维为材料的现代家具。

在建筑设计领域,沙里宁设计的TWA Flight Center,一座庞大的建筑生命体,更让世人从中感受到关于再造“自然物”的深刻内涵。从建筑本身到其中所有的细节与内容,沙里宁用原本刻板的工业形式完成了对于“人”本身生理与心理层面的一次探究。当人们坐在候机楼座椅上时,仿若瞬间置身于自我身体内部的某个角落。

TWA Flight Center

Pedestal Chair,1970年

在“有机”的设计思维中,投射出了设计师们对于工业中再造自然的反思。他们让家具拥有了自然中植物的生长姿态,让建筑仿若从土壤中长出一般。这种具有人情与自然关怀的工业生产线,为人类改变世界的进程增添了许多可延续的创造。虽然有机现代主义设计所创造的并非真正的自然,但却是距离每个人生活更近的一种舒适。

 

你此刻的心情

  • 46

  • 0

  • 1

  • 3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