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安迪·沃霍尔评特朗普:他的品味有点low

特朗普新规要求联邦建筑采用新古典风格?

文章转载自:AssBook设计食堂

ID:AssBookGroup

原标题:特朗普新规要求联邦建筑采用新古典风格!安迪·沃霍尔:他的品味有点low


 

特朗普又犯众怒了。

这次下手的对象是建筑界。

不久前,特朗普和他的政府拟定了一项奇葩行政令:

要求未来的联邦政府建筑只能采用新古典建筑风格。

确实特朗普上台后,管的事情是真的多。

中国、伊朗、中东、欧洲……全世界哪里都有他奇葩的身影。

这次,他终于对自己人下手了……

 

 

遭殃的是美国联邦政府的建筑们……

特朗普的这份行政令的标题是:

《让联邦建筑再次美观》(Making Federal Buildings Beautiful Again)

怎么看都像地铁站台里郊区刚需大盘的广告标语。

这份草案攻击了现有的《联邦建筑指导原则》,并批判了总务署(GSA)“卓越设计规划项目”下新建的建筑。

草案认为,现代主义的旧金山美国联邦大楼、迈阿密的联邦法院大楼、德州奥斯汀美国法院大楼等建筑“几乎没有美学价值”。

草案中称这些建筑无法反映美国的“国家价值”,并称赞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当时采用的“民主雅典式”和“共和罗马式”的建筑风格最能够代表国家的“自治理想”。

 

 

消息公布后,美国建筑圈一片哀嚎。

美国总务管理局首席建筑师,兼“卓越设计部门”的部长David Insinga愤然辞职。

美国建筑师协会AIA已向白宫发起请愿废除这项草案。

 

美国建筑师协会从未,也永远不会将任何建筑主义或风格置于优先地位。

在各种建筑风格中,都有许多美丽而新颖的建筑实例,包括行政命令草案中明确提到的风格……

社区应该继续有权利和责任自行决定哪种建筑设计最适合他们的需求。

草案允许公众小组发表意见,但只能在选择了设计风格之后。这种方式将在设计过程的关键部分中消除本地民众的声音……

草案使政治家成为建筑风格的仲裁者,这为未来的政府树立了危险的先例。

联邦建筑的设计决策委员会应包括更多受影响的利益相关者,包括司法部门,立法部门,联邦保护局,建筑师,工程师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

 

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8000 人在此请愿上签名……

对于熟悉特朗普地产开放商背景的人来说,还是有点意外的。

过去作为地产商,特朗普一直偏爱现代主义。

他的那些特朗普大楼们,一个个都是钢筋混凝土和玻璃幕墙的超高代表。

虽然拿地的时候特别坑,也不怎么爱和建筑大师合作,但整体上他还是挺尊重建筑师的。

和建筑师的合作,也创造了一些经典的超高建筑作品。

那么,特朗普的建筑品味到底如何呢?

我们一起通过下澎湃新闻朱潔樹的文章一探究竟。

 

 

雖然特朗普在美國的文化中心(紐約)生活了四十餘年,並且在公共生活中始終處於顯著地位,但關於他的藝術審美,有關藝術政策的傾向,人們依然知之甚少。關於公共藝術基金、藝術教育,他持怎樣的態度?關於審查制度、創意產業,他又會有怎樣的政策?以及,他的夫人梅拉尼婭·特朗普將選擇怎樣的風格來裝飾白宮新居?

每位總統入駐白宮之前,為新居選擇的藝術作品都會成為熱議話題。例如,克林頓在位期間,白宮裡掛滿了人物肖像,小布希上臺之後,風景畫成了白宮的藝術主流。

相對于前兩位總統的傳統趣味,奧巴馬顯然對現當代藝術有所涉獵,他選擇了賈斯帕·鐘斯、羅伯特·勞申伯格等藝術家的作品。實際上,奧巴馬夫婦對於現當代藝術情有獨鍾,他們是熱情的藝術收藏家,甚至於,早年,芝加哥當代藝術館是他們最重要的約會地點。

相比而言,藝術經銷商從來沒有見過特朗普出現在拍賣會現場,對於他的藝術品位一無所知。

 

特朗普夫婦位於紐約的居所

 

日前,英國《每日郵報》探訪了特朗普夫婦位於紐約第五大道特朗普大廈頂層的居所,中央公園景觀、曼哈頓壯麗的天際線,全部盡收眼底。公寓佔據了總共三個樓層,內部仿佛像是凡爾賽宮一般極盡奢靡。大理石的柱子、地板、牆面,白色大理石的壁爐上安置著希臘風情的雕塑。

 

據說,其迎客的門廳是以黃金鑽石裝點而成的。他們的客廳擁有華麗的天頂畫,在梅拉尼婭的辦公室,還有一幅雷諾瓦的作品《包廂》(La Loge),不過,這一幅只是複製品而已,特朗普夫婦並未費心給自己買一幅原作,這幅畫的原作收藏于英國考陶德美術館(Courtald Gallery)。

 

梅拉尼婭·特朗普的辦公室

 

據說,特朗普早年和安迪·沃霍爾有過接觸。1981年,特朗普和他當時的妻子伊凡娜(Ivana)想在特朗普大廈掛幾幅沃霍爾的作品。沃霍爾特意製作了一個系列8幅以特朗普大廈為主題的絲網作品,其色調為黑色、灰色和銀色。但是特朗普並未買下這些作品。

“特朗普非常失望,覺得顏色不夠協調。”波普藝術大師在日記中遺憾地表示:“我覺得他的眼光有點兒廉價,我感覺。”

安迪·沃霍爾為特朗普大廈所作創作,而今收藏于匹茲堡的安迪·沃霍爾博物館

1997年在《紐約客》上有一篇Mark Singer撰寫的文章提到特朗普曾希望在曼哈頓上西區的房產開發地塊樹起一尊比自由女神雕像更高的哥倫布雕像。
“光是澆鑄它的銅就值4千萬美元。”特朗普曾經如此評價這件雕像,由此看來,相比於作品本身,他更關注的是它的成本,以及,它可能為其房地產項目帶來的收益。儘管,這尊雕像安置在曼哈頓的計畫後來不了了之。

特朗普與藝術領域最緊密的聯繫也許是通過建築,在全世界,以特朗普命名的大廈約有20座,其中約半數位於紐約,其餘分佈於芝加哥、拉斯維加斯、火奴魯魯、溫哥華、多倫多,乃至土耳其、亞塞拜然、菲律賓、韓國等地。此外,還有大量特朗普高爾夫球場坐落於世界各地。

特朗普曾經邀請普利茨克建築獎獲得者菲力浦·詹森設計建造了紐約中央公園西路1號的特朗普國際酒店大廈(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and Tower)。除此以外,他選擇的建築師大多數都不是什麼明星建築師,可見他在開發房地產項目時候冷靜務實,一點都不迷信建築師。

在特朗普競選期間,他將位於紐約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廈(Trump Tower)作為競選總部。這棟大廈建造於1983年,據悉,當時在拆除原有建築Bonwit Teller百貨公司的時候,特朗普承諾,會將舊樓的裝飾藝術浮雕拆下來送至大都會博物館。但是在施工現場,工人粗暴地破壞了浮雕。特朗普後來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這些浮雕“沒有藝術價值”。

紐約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廈

在特朗普大廈建成之時,有建築評論人認為其“前衛豪華”、“自命不凡”,但也有不少人對其中庭設計表示了稱許,一位評論者說,這是紐約市最近建成的“最愉快的室內公共空間”。

2001年,特朗普世界大廈(Trump World Tower)在紐約建成,評論人赫伯特·慕尚(Herbert Muschamp)在《紐約時報》撰文稱特朗普的大廈至少不乏味,他稱特朗普為“紐約市房地產開發商之中唯一的美容狂”,“侵略性,加之欲望、暴力和性,就是特朗普世界大廈給人的感受,不可否認,這是紐約很長時間以來最原始的一棟高樓。”

這座位於聯合國總部對面的大樓還擁有另一位欣賞者,那就是後來的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建築和設計部門首席策展人特倫斯·萊利(Terence Riley),萊利稱其為自己最喜歡的新建築。

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在電視領域,他曾擔任“學徒”和“名人學徒”的主持人和製作人,特朗普大廈的會議室正是他每次說出“你被炒了!”的地方。特朗普和他的公司在過去幾年中以慈善標準向林肯藝術中心提供了少量捐贈,大部分是低於1萬美元的禮品。

除此之外,他和他的基金會不是紐約任何一家知名博物館的贊助者。大都會博物館稱他只是偶爾出席一些宴會活動。多年以來,特朗普經常出現在百老匯開幕演出現場,他自稱很喜歡音樂劇,光是《貝隆夫人》(Evita)就看過6遍之多。他對戲劇有一番特別的熱情,在20多歲的時候,曾經擔任相關劇碼的製作,但並不是特別成功。(這部名為“Paris Is Out!”的劇碼演出了112場,收穫的好評寥寥無幾。)

他在競選期間的強硬態度——例如聲稱要“設立誹謗法”讓記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受到起訴”,甚至因為“週六夜現場”中有諷刺他的內容而威脅要將其停播——使美國輿論界對於未來的言論自由感到憂心忡忡。然而,人們也發現,任何表述只要不是針對特朗普本人的,他也並不會關心在意。

特朗普夫婦出席2012年大都會博物館的晚宴

特朗普對於美國的公共基金贊助藝術專案及藝術教育的態度似乎並不明確。他對於移民問題的強硬態度使得不少國際藝術家擔心自己的簽證問題。特朗普還曾提議減少慈善捐贈的稅收優惠,這一政策如果實行,其影響也許會大大超過削減公共贊助資金。

今年早些時候,在回應《華盛頓郵報》提出的問題之時,特朗普就政府藝術基金發表了看法:“國會,代表公民,對支出的優先事項作出選擇。”他補充道,“包括文學和藝術在內的整體教育”是“塑造良好公民的關鍵”。

儘管特朗普的當選受到了藝術界各方人士的廣泛指摘,部分文化經營界人士對於未來四年持謹慎樂觀態度。主要因為對於經濟波動的恐懼可能導致財富的轉移,而對於像畫廊這樣的地方是一個利好消息,它們已經從世界財富集中化中收益。

不久前,網站“藝術市場監測”(Art Market Monitor)的出版人Marion Maneker寫道:“全球不穩定和顧慮情緒會加速金錢轉向替代性價值儲存。簡而言之,我們有理由相信,買家會更傾向於購買藝術和珠寶,而非傳統的金融工具,例如國債、股票。”

他補充道:“全球經濟體中最富有的部分將繼續積累更多財富,而不是消耗或者進行生產性投資。那些金槍需要尋找到一個安全的避風港。”

至於特朗普本人,他一定會覺得,與其花心思關注藝術作品,或者投資藝術,不如將錢花在自己更熟悉且擅長的房地產項目中。

现在来看,我们还是挺怀念那个一心好好做地产挣钱的”地产恶霸“特朗普的。

自从他当了美国总统以来,政治手腕不谈,在价值观上却不断挑战公众底线。

这次的新规更是肆意践踏建筑学伦理,让人愤慨。

政府对于联邦建筑有高大上的要求是可以理解的。

但特朗普采用的方式是强制执行和拒绝沟通,这是不可理喻和不能接受的。

正像美国建筑师协会会长Jane Frederick与执行主席Robert Ivy 联合发表了公开信中所说:

“建筑应针对其服务的社区进行设计,以反映美国多元化的思想,文化及当地气候。

 建筑师不只是怀念过去,更应着眼于未来的进步,并保护对民主至关重要的思想和言论自由。”

 

 

参考资料:

1.《特朗普拟定新行政令,要求联邦建筑采用新古典风格,遭AIA强烈反对》作者:ArchDaily

2.《特朗普先生,你的艺术品位怎么样?》作者:澎湃新闻朱洁树

除特别注明外,图文素材来自网络,

AssBook设计食堂重新撰写


 

你此刻的心情

  • 1

  • 0

  • 16

  • 4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