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搅局者”李赞文:愿我们的善良带着锋芒

打着原创平台的抄袭,更像是原创体系内白细胞的恶变。

本文转自公众号:ZAN
微信号:ZANdesign

抄袭,就像设计圈的一场瘟疫,而A公司打着原创平台的抄袭,更像是原创体系内白细胞的恶变。A公司钻法律漏洞的无耻玩法越来越超过我们的想象!

 

 

01

“李赞文不合作了,那就抄他的HENGPRO!”

2019年12月26日,当我发了《毕业3年,我为衡灯准备了墓碑》一文后。

收到了很多朋友的鼓励与帮助,再次感谢大家。

我收到了很多匿名举报信,让我们把真相层层揭开,看到里面的真实的人心险恶。

短短一个月内,上海A公司D*平台赤裸裸地抄袭新款衡灯HENGPRO!并参加CES展览!

 

2020 CES参展图片及视频证据,绿色版本为抄袭改版

左边为2019年11月发布新款HENGPRO, 右边为A公司抄袭版本(绿色壳体还透光)

 

A公司,一个总部在上海、有四个海外分部,荷兰创始人精英感十足的外国企业,衡灯作为A公司D*平台第一个合作项目,可以说从来没有让A公司失望过。设计师斩获上百国际设计奖项,为招商引资,号称要做全球最大的设计师孵化平台D平台背书。衡灯作为自带流量和媒体关注的设计新秀,高效为A公司引流。衡灯给A公司带来几千万销售额,占据D*平台营收销售额的半壁江山。

 

再来看看,A公司是怎么对待衡灯的呢?

 

在A公司《声明》文中,承认拖欠设计师李赞文分成款项的事实,将卸磨杀驴的侵害设计师权益行为,巧言成“利润款分配不均”,并满面仁义道德的表示“如果设计师要打官司,A公司愿意积极配合,让法官判断”

 

那么于情于理,我本以为A公司承认过错,拖欠设计师款项,停止生产和销售衡灯,至于拖欠多少利润分成款,等法院判决后,解决争端,妥善处理,此为人之常情。 

 

而A公司这个“愿意积极配合”,到底指的是什么:

 

明面上,

 

1 | A公司利用D*平台发布《声明》。全文偷换概念,避重就轻。以辟谣的方式造谣,公司同事充当水军出来为自己商业欺诈行为来洗地。

上图为:D*平台声明文章
下图为:A公司YX在我微信文章留言,
说了不再合作,为何还要抄袭剽窃?

 

暗地里,

 

2 | 当我委托维权团队投诉侵权产品时,他们钻法律漏洞,售假造假。

A公司扰乱衡灯市场,低价倾销假货,利用信息不对称,想尽一切办法拖时间钻空子,将山寨产品抛给全球渠道,把消费者当傻子,以次充好,意图加速衡灯产品在市场中的死亡。 

 

截图:控价团队进行平台投诉侵权衡灯链接,A公司出来为其申诉抗辩证据

 

3 | 当我委托律师进行官司诉讼时,他们转移公司资产,转让法人,利用合同漏洞,玩起猫鼠游戏。

让我不禁大胆揣测:一方面继续抄袭衡灯新产品牟利,另一方面着手准备适时宣布破产,企图利用长时间周期和高额法律费用,滚雪球式拖欠设计师利润分成款及供应商的血汗钱,直至拖垮我们。

截图证据:法人K**Si为外籍,原始股东全身而退

 

4 | 当我被逼无奈想借助自媒体时代信息爆炸式的传播求救时,他们又开始泼脏水,强行自我洗白。

A公司D*平台的声明中称 “我们至今向李赞文转账70+万人民币作为净利润50%分成。然而李赞文对此表示异议,李赞文依旧坚持我司先支付118+万人民币(其实是毛利润的50%)”

 

那么请问,A公司《声明》为什么不提供“转账70+万元“的银行回执呢?这可是有利的凭证。财务造假,设计师还不能异议?

 

更可笑的是,《声明》一文中将“净利润”与“毛利润”进行大篇幅的偷换概念,罔顾合同条款及契约精神,竟然可以把企业管理费用(人员工资,场地等各项额外支出)纳入到衡灯成本里面,难道D*平台100+员工服务全球400+设计师,就靠衡灯营收来支撑?

 

截图证据:合作合同条款

当初我是带着产品专利技术图档、视频等技术与A公司授权合作的,他们非常清楚,小到产品包装,大到跟进量产,解决生产,制定品控标准等一系列实际执行问题我都亲自参与!我也不拿A公司任何工资,所有差旅、个人费用也是我自掏腰包,我之所以这样做,我要为自己的产品负责,对得起消费者,善良不代表软弱和好欺负。

截图证据:交接技术文档,制定品控标准

而A公司急着卖货变现套利,竟然把残次不良品直接卖给渠道商,创始人YX并说:

截图:A公司工作群,匿名举报人提供

我带着产品和图档与你们授权合作。合同约定,你们不可转让第三方。

我也不是乞丐,所有原创、合作方都应被尊重。

 

02

“不要再用情怀绑架设计师!

请给设计师一个说法!”

A公司经常使用“我们衡灯是亏钱在做的,大部分利润都去压库存了…”的各类借口拒绝支付设计师的利润分成。

(通过咨询专业财务人士,我才知道这是“一种空手套白狼的手段”,比如衡灯产生净利润500万,A公司只要说拿500万去工厂生产压库存,那便意味着设计师无法拿到利润分成款。)

2018年8月邮件凭证,A公司一直避而不答

2018年8月,财务发现:衡灯总订单121950个,经销商卖出66130个。还有5万多个衡灯未收款480+万元,设计师未分配利润60+万元。我们发邮件询问A公司,石沉大海。

 

2019年6月,韩国公司有一大额订单,客户需设计师授权,A公司在协商时提供造假财务数据:

隔了几天,财务发现财务报告里面的问题:做空净利润,提高运费,增加额外支出。

我们不想纠错了,我要养活团队,我们试图用一个协商方式:

在A公司拖款10个月后,我的让步可是一退到底:

只要拿回去年60万款项就可以了,其余的不给我也不要了,后面就直接授权年度合作,也不想参与销售提成,然而A公司的回复继续石沉大海。

 

忍无可忍后,我决定解约,利润分成款交给律师和财务去审计,让法院判决为准。

 

2019年7月当我发出解除函时,A公司创始人YX开始百般无赖:

我不是公司创始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你诉讼我们公司要高额的费用,漫长的周期。

我们只是平台,我们没有生产衡灯,你去起诉第三方…

那时我才明白,原来这一切的一切:先给设计师画大饼,挖好的坑等我跳,利用有钱有势的背景来进行围剿,形成困兽之战,真是又聪明又狡诈。一个个有预谋的局。

 

03

打击抄袭,我们奉陪到底

 

我见过这个商业里,对设计师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早已不是新鲜事。

很多人倒下了以后站不起了,很多人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消沉了…

很多人乱局之中趁势坐收渔翁之利…

很多人也给了我们建议和安慰,我理解你们的善意,恕我不能全部接受。

设计师固然爱惜羽毛,但如有必要,也要变成坚硬的铠甲。

 

3年时间里,一边是耗费心力的维权诉讼,一边是新品开发,如牛负重的ZAN DESIGN 团队生存压力没有压垮我们,我们迎难而上,合作产品再次拿下5个红点4个IF奖与3个红星奖。市场和行业的认可,让我们有机会能续上粮草,再战300回合!

 

在这个行业,不良商家把设计师群体的单纯与善良、对产品的热爱与珍视变为他们商业欺诈的砝码。山寨商家会更加嚣张贪婪,像A公司这样居心不良的外籍企业也会来钻中国知识产权的漏洞。

当不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不能保护设计师的时候,当行业生态更偏向资本强权而漠视原创的时候,当设计师被人卖了还要当赔笑的孙子,只能自认倒霉的时候,这竟然变成了设计师的过错?

 

而对于有意无意造成侵权的第三方销售渠道,

我们理解谋生不易,所以希望能通过沟通与规劝,以投诉下架代替诉讼的方式,让你们停止侵权,也请第三方渠道尊重与理解原创者,悬崖勒马。

也请大家提供山寨侵权和A公司侵权证据。(可提供匿名保护,举报邮箱:HENGPRO@163.COM)

 

我们已经启动了全风险诉讼,对于任何形式、任何原因造成的侵权行为,绝不姑息。

 

当抄袭剽窃,当侵权,当商业欺诈不会付出应有代价的时候;不分对错,只讲利益,劣币驱逐良币;设计行业还谈个屁创新?拿着PPT去谈创造未来吗?

 

我不想活在,认为善良是人性弱点的世界里,

愿我们的善良带着锋芒。

 

李赞文

2020年2月27日

你此刻的心情

  • 10

  • 1

  • 0

  • 74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

  1. 忙小仙

    我还不清楚事情真实,但是我很赞同抗争到底。保护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