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造价5亿的冰雪大世界,2020却空无一人!90后理工男镜头中的“中国大片”刷屏

疫情早点结束,继续做我们热爱的事!

文章转载自:一人一城

ID:yirenyicheng01

编辑:jane27


“爱够浓照片才够味。”荒木经惟曾如是表达。拍出一张照片举起手机就能做到,但拍出一张大家都觉得好的照片,没那么几分热爱的劲头是难以碰巧的。

 

01

发现美

Discover beauty

 

前段时间,一组“上帝视角的哈尔滨南站”照片火上了热搜。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账号转发,各路微博大V们忍不住下场分享,看完表示“极度舒适”的网友们也纷纷献上了膝盖:

“太好看了,治愈强迫症。”

“构图和光影都很震撼。”

“竟然不知道哈尔滨南站也有这样的一面。”

“原来我生活的地方这么壮观。”

作为这组照片的拍摄者,刘虔懵懵的喜提了人生第一次热搜,而且这热搜还一路高歌挤进了前八。

理工男、自学摄影、拍出各种大片,当这几个标签都贴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小城君也想知道这个非职业摄影师到底什么来头?

要说摄影这件事,在我们看来是浪漫的、多情的,甚至还需要一定的艺术熏陶。

但作为一枚妥妥的90后理工男,刘虔本科学的“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研究生念的“计算机系统结构”,现在在上海从事航空发动机相关的工作。

怎么看这学的东西和工作都跟摄影搭不上边。

不过,因为喜欢,刘虔还真就把摄影这件事做到极致。

皑皑雪地为背景,一列列货运车厢和轨道为线条,整齐划一的铺展在眼前,竟然是如此的震撼。

快门开启,时间被凝固在镜头里,这让人惊艳的时刻被捕捉了下来。

四年前开始自学摄影,刘虔给自己的定位是”摄影爱好者“,身边的朋友都挺惊讶的,看着他拿着手机鼓捣来鼓捣去,没想到竟然拍出了各种质感大片。

对线条和几何图形比较热衷的他,在摄影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

哈尔滨大剧院(手机拍摄)

 

唐山(手机拍摄)

 

上海(手机拍摄)

 

上海(手机拍摄)

 

这次因为拍哈尔滨南站被网友们挖出来,这个宝藏男孩猝不及防的收到不少花式吹爆,但问他自己怎么看,刘虔害羞了:

“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可能因为这样的场景确实难得一见。”

时间回溯到四年前,在北京读大学的刘虔刚刚接触拍照。

“在网上看到一些大神用iPhone拍出的大片之后,觉得我没准也能用它拍出好照片。”

当时一部iPhone的价格对于还是个学生的他来说有点贵,但犹豫再犹豫,他还是入手了一个。

最开始,他拿着手机在校园里拍。

为了让这个钱花得值,刘虔挺拼的,比如为了追傍晚一个好的光线,他在一个小时之内跑了好几幢教学楼,别的同学都去吃饭了,他就蹲在主楼拍照,顺便减了肥。

早上五点钟起来拍日出这种事情也是常事,那个时候,这个男孩子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看天气。

走遍了整个学校,熟知每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因为这样才能在出现彩虹的时候第一时间到达最佳的拍摄地点嘛!”

虽然是攒着一股劲儿练习,但说起最开始自学的拍摄作品,刘虔对自己的评价是:“拍的不好,平平无奇。

蹒跚学步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社交媒体上很多摄影大神城市风光拍的非常棒,嗯,一顿疯狂的关注,接下来就开始默默的看很多作品并摸索着学习了。

望京 SOHO(手机拍摄)

 

昌平(手机拍摄)

 

自学摄影的人那么多,但真正坚持下来还拍出点东西的人可没多少。

在迷茫期,有一次他忍不住请教大神们拍照有什么秘诀,其中一位大神告诉他:“多出去走走。”

这句话他牢牢的记住了,长时间状态不佳的时候,他就逼着自己出门。

接触摄影之前,刘虔是一个比较宅的男孩,后来知道了“走出去”对摄影的重要性,他慢慢开始出去旅行、扫街,还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渐渐的,以前一个人出去不敢大方的举起手机拍照的男孩,变成了每到周末就约上三五好友一起出去边走边拍的小摄影师。

而拍着拍着,刘虔找到了自己想拍的东西,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风格。

年度最爱旋梯(手机拍摄)

 

凤凰国际传媒中心(手机拍摄)

 

滨海图书馆(手机拍摄)

 

作为一个严谨又有点轻微强迫症的理科男,刘虔从开始接触拍照时就对线条和几何图形很热衷,并且他还喜欢横平竖直的东西。

“我倾向于在画面中规整的表现线条和图形,比如拍摄和后期时会尽量保持横平竖直。

想要突出的主体一般会放在画面中心,如果有延伸至画面边缘的线条,我会尽量让线条结束在画面某一角。”

沉迷于线条的美,刘虔的镜头如同自动追踪着建筑美学,他的镜头语言,带着自己独特的想法。

比如这张用手机无意间拍摄到的角度,建筑外立面朝向两侧,反射出新式建筑与老式建筑,有种一座城市容纳两种面貌的感觉。

下面这张是用他手机在广州地铁apm线中拍的。

因为是无人驾驶列车,所以他拿着手机去列车的头部车窗拍,长曝光的效果一出来,第一眼看这张照片的人都觉得像时空隧道。

因为那会儿对建筑线条的迷恋,他拍的人像也多数是和建筑线条搭上些关系的。

“随着拍照的时间越来越久,我也渐渐意识到,很多时候设备没有那么重要。”

设备是他创造的工具,但镜头背后每一个奇妙的想法才是他影像世界里的画笔。

刘虔在拍摄中能找到很多乐趣,一个线条、一个光影、一个形状,别人眼里的世界和他透过镜头凝视的这个世界是不同的。

不停的找一些有趣的构思和新奇的后期处理,然后把这些创意用一张张照片呈现出来,他乐此不疲。

有时候去一个地方拍的东西可能特别简单,就一面墙、一个楼梯或者就一个影像,哪怕是蹲很久只拍出一张满意的,他也特别开心。

摄影是一个发现美,捕捉美,分享美的过程。

刘虔用手机拍了将近三年,他习惯了拿起手机就可以随手捕捉生活中稍纵即逝的美妙瞬间。

“但受限于手机的体积,它无法像专业相机一样具有可替换镜头或更高画质。”

18年8月,刘虔从朋友那里买来了人生中第⼀台专业相机,19年2月买了第⼀台无人机。

在设备的延展下,他捕捉到了更多的风景,也创作出了更多大片。

 Mavic 2 Pro 拍摄

 

而在拥有专业相机以后,刘虔还喜欢上了一件事:扫街。

其实在开始用相机拍照之前,他并没有感受到扫街的魅力,看到街上人来人往,也并不会觉得哪个人很有故事感。

但兴致勃勃的跟着朋友扫了几次街以后,他突然发现“记录街上有意思的瞬间和人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毕业后刘虔在上海工作,所以上海是他拍摄街拍类照片最多的城市。

“豫园、老西门附近的老街是我最爱去的地方,相比高楼林立的繁华地段,这里的老街更有烟火气。”

不论是晴天或是雨天,午后或是入夜时分,在每个平常的瞬间,他在这里发现很多有趣的人。

或是买菜归家的上班族、或是坐在门口圾着凉鞋认真看书的大爷,或是穿着旱冰鞋在巷子里穿行的小孩…

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去匆匆的脚步,他的镜头既能在钢筋水泥间放大质感,又能在城市的角落里寻找细腻。

于他而言,扫街不需要像拍建筑一样有多好的天气,不需要像拍人像一样有多好的模特。

他只需要走在街头巷尾,去寻找那些本来就很有趣的画面。

刘虔出生在哈尔滨,在他的摄影作品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和哈尔滨这个城市有关。

但从开始上班以后,刘虔能回哈尔滨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所以在哈尔滨扫街的时候,基本都是赶在春节。

有时候只是记录生活,为了方便他还是会选择使用手机。

但哈尔滨的冬天冷啊!一次他用手机在外面拍的时候,手机和充电宝都冻得断电了,手也冻僵了。

当他按下手机快门的时候,因为手指僵住了来不及拿开,直接变成连拍了。

不过说起在哈尔滨的街上拍照,他还是很怕迎面走来的大哥突然说“你瞅啥”的,所以在哈尔滨拍摄的照片,基本都是背影居多。

一些影像,构成了一些时期。

从读大学的时候刘虔就有了“一定坚持做自己喜欢事情”的感悟,而这也是他坚持摄影到如今的动力。

一点点培养自己的审美、找网上的视频跟着学拍照、学修图,追着好的光线不停的练习、蹲守、再用拍出来照片的成就感鼓励自己….

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新手变成别人眼里的大神,从看别人拍出好照片到自己的技术也能支撑创作,刘虔要付出的不只是耐心和汗水,更多的还是在用热爱和日复一日消磨的新鲜感对抗,对他而言:

“沉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不是件小事。”

 

在去哈尔滨南站拍摄前,刘虔并不知道哈尔滨还有个南站,直到后来看到朋友拍的这里的照片他才发现。

查了查资料,原来南站是个货运站,有很多并行的轨道,平时也停放了不少货车的车厢。

琢磨了一下,他把南站列入了自己想要拍摄的地点之一。在去拍摄南站的前一天,刚好赶上下雪,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了。

当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的照射下车厢的影子让画面很有立体感,他兴奋的从多个角度拍下了南站被白雪覆盖的平行铁轨和列车。

使用 Mavic 2 Pro 拍摄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家乡宣传大使,刘虔其实拍了不少哈尔滨的照片。

之前他镜头下的哈尔滨大剧院被大剧院的设计师转发点赞,他拍摄的“哈尔滨中央大街上的建筑”组图也在网上刷屏。

对于漂泊在外的游子,他照片里的家乡是可以放在心里惦记,也能拿出来炫耀的东西。

哈尔滨大剧院

 

今年回家过年前,刘虔想着拍一拍冰雪大世界。

冰雪大世界可以说是哈尔滨的城市名片了,大冬天冻得哆哆嗦嗦也要跑来哈尔滨的游客基本都是奔着它来的。

今年的冰雪大世界造价5亿,冰雕从19年12月就开始雕筑。

耗冰量4000多立方米的世纪之钟,二十级层层叠高的冰体建成,冰量高达2万立方米的主塔“冰雪之冠”气势磅礴,等到夜幕降临,色彩变幻的灯光就会将冰雪世界映衬得格外梦幻。

玲珑剔透又雄伟磅礴的冰雕,精彩刺激的冰上娱乐、美轮美奂的烟花、载歌载舞的热闹人群,这里本该是最热闹的地方。

截自《环球时报》

 

但因为疫情,今年的冰雪大世界在大年初三就早早的闭园了。

好不容易等来年假,打算和家人们一起去一趟的网友们遗憾极了:“刚退了机票,只能明年相约了。”“还是很想去啊啊啊啊。”“不如在冰雪大世界里搞个直播吧,让大家也看看今年的冰雕。”

回家过年的刘虔,赶在冰雪大世界闭园当天,给大家拍了下了一个从没如此寂静过的冰雪世界。

在刘虔的镜头下,我们看到了一个雪白的、寂静的、空旷的的乐园。

“一直希望能拍到冰雪大世界的空镜头,但看到这么冷清,心里真不是滋味。”

随着哈尔滨的气温逐渐升高,冰雪已经开始渐渐融化,今年的冰雪大世界基本已经没有可能再开门迎客了。

闭园前一天的夜晚,五彩的灯光依旧亮起,就是不再热闹。

“这些冰雕原本只能静静融化掉,流向松花江,但我还是记录下它们,希望更多人看见。”

他拍下的照片一次次被分享转发,在Ins上还让很多外国友人对哈尔滨产生兴趣,希望他再多拍一点给孩子看。

虽然无法亲临现场,但我们还是看到了冰建师和雪雕师们打造出来的世界。这或许就是摄影师“留下美、分享美”的能力吧。

“希望疫情早点结束。”

回上海工作后,刘虔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扫街,只能整理着疫情前拍下的魔都日与夜,一边修图一边期待着。

喜欢做一件事很容易,做好一件事却很难。

背着相机,刘虔走过不少城市,不过多数城市都是工作之余去拍摄的,他的拍摄时间基本集中在周末和节假日。

“如果遇到长一点的假期,就会和一起拍照的朋友去其他城市拍摄。”

他能很好的平衡摄影和本职工作,因为都是他感兴趣的东西,但摄影于他而言更是一件能让他放松的事情。

因为热爱,所以享受。

而说起对于摄影这个爱好的预期,刘虔坦言:

“希望拿起相机,自己就能够保持对它的热爱。”

感谢摄影师刘虔接受采访

微博@imClumsyPanda ;ins@imclumsypanda


你此刻的心情

  • 33

  • 0

  • 0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