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PICOOC 联合创始人孟凡迪:设计之上的设计

网站导航

网站导航

2014 年 11 月 7 日,2014 亚洲设计管理论坛暨亚洲生活创新展在杭州开幕,来自国内外嘉宾在论坛上分享他们在设计管理领域的知识和经验。设计癖也在第一时间采访了本次论坛嘉宾,PICOOC 联合创始人孟凡迪,邀请他和我们分享更多在设计创业路上那些事儿。

mengfandi06

孟凡迪(Even)–-PICOOC 有品 CCO 首席创意官(Chief Creative Officer),前华为高级产品设计师。曾为国际巨头企业 Google、T—mobile、SoftBank、KDDI 等设计产品。曾获得德国 BrAun Prize 全球最佳 TOP20 设计师,德国IF设计大奖,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设计大奖等。设计了世界上第一款 honeycomb3.0 系统 7 寸 Tablet 及世界上第一款 UMIS 3G 数字相框以及最新 HUAWEI 荣耀 X1 旗舰手机。设计曾在<AXIS><SURFACE><DOMUS>等世界知名设计杂志刊登!

十几年前毕业以后,孟凡迪做过室内设计、广告和展览,对设计的热爱他只身从上海到了厦门一家公司做产品设计。在这家公司两三年的工作中,在工作之外参加设计奖项,接连获得了国际大奖的肯定。不断的积累后,孟凡迪进入华为,他说「去了华为之后才真正接触到设计,才意识到什么是设计。在华为你可以不停的去和些最顶尖的设计机构去接触,去做 cowork 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能和他们站在同样的高度去看问题,去思考设计、商业,去思考价值设计对整个公司的影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华为工作八年以后,2013 年初,孟凡迪离开华为。他认为在大公司做一颗螺丝钉,设计也容易被领导的眼光和品味左右,因此决定来做一个消费者喜欢,有格调的产品。当决定权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就可以根据自己的这个产业的认识和理解来做产品。随后,孟凡迪和张悦一起创立了 PICOOC,一家专注于高端个性化可穿戴设备、家庭智能设备的移动互联网创新公司。2013 年低估值达一亿,年底推出的 Latin 智能称,官方统计一个月售出一万台,这在智能硬件创业领域中已经是很不错的好成绩。同时,在 2014 年 1 月由戈壁领投,完成了 400 百万美元元 Pre-A 轮融资,当他们在同年 6 月完成 Pre-B 轮融资时,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 2100 万美元。

Pi:现在很多科技和设计相结合,您觉得科技在设计中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孟凡迪:设计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设计不是雪中送炭,设计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设计只是最终的体现,它是科技的体现,设计是最后端。他是从前端就介入的,他改变了科技的使用方式。设计的目的是艺术地巧妙地解决问题,但是要解决一个问题,不是单靠一个设计解决的,他后面有很多的因素,科技就是其中的一个。

Pi:您说过「我们怎么去做一个类似的东西,或者在现在的基础上做什么改变以适应现在的市场,我们更多的是在讨论如何忘记一切,从头开始。」这里「忘记一切,从头开始」怎么讲?

孟凡迪:在 smart phone 流行之前,大家都用 feature phone,就是功能机上面很多按键。你的设计的大思维被局限在 feature phone 里面,你在考虑怎么做一个更漂亮的 feature phone,是不会有 smart phone  的诞生的。功能机有一排按键,如果思维被局限在这里,就算怎么设计,还是有一排功能按键,只不过是更漂亮的手机,而不是一个全触摸的,没有按键的手机。这就是我意味的要跳出那个思维,不是在一个功能机的思维下去做设计,而是在一个更大的范围,人怎么更好地用这个手机的思维里面去做一个手机。 所以 smart phone 全触摸的手机就诞生了,不是忘记,而是要跳脱那个思维的限制,但是绝对不要为了不同而不同,并不是说要做一个和他不一样的手机,它的出发点是为了更好解决问题,就是新的设计它不仅仅是不同,而是更好。这才是设计师存在的意义,设计师要艺术地解决问题,更好地增强产品的体验,对产品的理解。

Pi:您在设计癖沙创业沙龙上提出了一个「大设计改变世界」这个大设计具体是什么?

孟凡迪:传统人或是公司他们认为设计只是一个后端的角色。中国对品牌没有什么概念,大家都是 copy、廉价,所以他们对设计本身就没有理解。因为他们有更强大的武器就是 copy,这是一个自然的规律,当你有更好的武器的时候,不会选择一个难走的路。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们不重视设计,因为设计给他们带来不了任何的价值,反而是更大的投入。但是世界在发生变化,知识产权在变化,全球一体化带来的变化,大家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都出于同一平台上,知识产权、壁垒就表现出来了,逼迫着你不得不去走这条难走的路。因为所有人都是逐利的,商业就是逐利的,并不是我想做设计这件事,而是设计能给我带来更多的商业利益。

还有一个因素是社会的发展,过去中国人买便宜、功能性的东西,因为收入低,只能解决最基本的需求。但是当有一天生活水平提高了,就可以花更多钱去买有更美观的杯子。中国现在越来越注重多个性化,器物对产品本身有一种属性。有的人一个月只能赚两三千块钱,但要攒几个月的钱去买iphone,这就是品牌。这种产品更多的不是物理层面的、功能上的意义,它上升到一种精神层面的,价值观的东西。他并不是在买一个 iphone,而是在买一个更好地自己,这就是差别。

基于大环境的变化,设计就发挥它的价值。但是我讲的设计不是一个工业设计、产品设计而是一个「大设计」的概念,最终是落实到品牌上的,落实到一个价值观的传承上面。产品无形的东西包含了非常多的内容,全部都是跟设计相关的,而不仅仅是产品设计形式的一个范畴,还包括营销、产品本身。产品本身就包含更多。不光光是一个产品设计,比如网站、广告、视频,和每一张 picture,产品给人的感知、包装,任何一个小细节的体验,所有的这些东西构成了「大设计」。在「大设计」中工业设计只是一小部分,你的产品推出市场,消费者在任何一个场景下,感知到你的任何一个碎片化的东西,最终会在他的头脑里形成一个完整的 picture,这就是你的品牌。

mengfandi14

 

PICOOC S2 智能体脂健康称

 

Pi:您说的像是一个产业的升级转型中,从一个实体的设计,到一个品牌的设计转变?

孟凡迪:这不是转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同的认知,就是因为之前你不理解什么是设计,你说中国有成功的品牌吗?中国没有一个国际品牌,它只在国内有名,那不叫品牌,可口可乐是品牌,苹果是品牌,他是一种跨文化,跨区域的,全世界所有人都一致认同的价值观。但是很多中国人觉得它是品牌,或者只有我们这个地区的人觉得它好,它有很多因素,比如说渠道或者是什么的,但是我不否认这种中国的不是品牌,但不是世界性的品牌,他可能是一个本土的品牌。

Pi:那说小一点,您觉得一个实体的设计公司,只有一两款产品,他们怎么从实体的设计到品牌的设计来发展?

孟凡迪:第一,你要有设计的思维去做事,就是未来的人群他一定是高感的人群,他会注意方方面面的细节,比如你网站漂不漂亮,包装怎样,甚至是一个小细节,都可能会让他购买或者不购买。当你用一个统一思想去控制所有事情的时候,把每一样细节都做得很完美,那个才是很强的竞争力。就是决策权。如果一个老板很土,没什么品味也没什么素养,要去做一个手机,当有五个方案的时候,他可能会认为,有五个喇叭的,山寨机是最好的,苹果的不喜欢。所以他最终的产品可能是山寨机,因为他有这个权利决定这个事情,但是他的品味很低下,最后结论的结果就是很差的。但如果我是一个设计师,当我有决策权的时候,第一我决定的东西肯定都是很棒的。但是设计师要具备更高的素质,第一,老板的出发点是没错的,一个土老板他对这个行业是有很深刻的了解的。他跑过业务,跑过市场,他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卖的很多好。所以虽然他选择山寨机,这没有错,这个东西肯定是可以给他赚钱的,因为一切是以利益为驱动的,但他一定达不到一个更高的利益。他可能赚一点钱,几百万,几千万。但是到那也就截止了,他是有瓶颈的。我这里说的设计的价值就是,设计可以像小米,可以变成苹果,变成 Nokia,可以变成 SAMSUNG。如果你只想做那种赚几百万的土老板,你可以不重视设计。但是我强调的「大设计」是为了那些更有野心的公司和企业所提出来的概念。

Pi:说到细节,您团队现在有和营养学会一起做一些技术的研究,这种技术的研究暂时是看不到收益的?

孟凡迪:我们从很小的公司起来,从一开始就把对设计,对品牌的概念灌输到这个里面,就是我一开始做的东西就是大公司的品质,我关注的细节就就是大公司才会关注的细节。比如说我们做智能称,但是我们的电池是定制的,一定会花很多钱的,你有没有想到,想到了有没有做到极致。你有没有这样可以做的人,没有人,你有一千万的人,也做得很垃圾的东西。就像有的品牌有钱,做的东西还是在抄别人,他没有设计的思维。基于这种情况,我是建议一个公司在初创的时候,一开始就强调设计的价值,这种价值不仅仅是形式的价值,包括方方面面的,你的品牌,你的形象,所有的东西都要去强调它。设计的价值是以用户为基础,更好体现价值。

mengfandi09

Pi:我昨天上京东上看,您的这款产品已经没有了。淘宝上面看到卖了近万台吧。

孟凡迪:我们在京东已经卖断货了,现在重新上架,已经卖了上万台。性价比这是消费者最关注的,我们之所以卖这么便宜,也是希望消费者可以体会到这种智能设备带来的便利和好处。然后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用户,我们更看重一个长远的利益和发展,而不是专门要在硬件上赚多少钱,这个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这是一个互惠互利的事情,我以最低的价格将最优质的产品,到达消费者那里。然后通过后续的服务和业务再去进行一个长期的盈利的商业模式。这样大家都是有好处的,就是我们和消费者之间是双重的事情。我前期的资金就靠资本来填补,拿很多的投资,然后把这些投资补贴到消费者身上,消费者希望通过未来的他的一些行为再回报给我,因为那些行为是他本身就要做的。

Pi:现在很多的智能硬件创业团队他们做得东西是一个智能终端,收集数据到一个平台上去,他们怎么样去统一数据标准?

孟凡迪:京东做平台因为他不可能做所有的智能硬件,因为品类太多了,需要一个平台把所有的数据整合起来,这里面就涉及到了一个标准的问题。比如现在真实的室温是 25 摄氏度,但是几个产品测出来是不一样的,这就涉及到产品的品质。比如说我们做智能称,现在很多家也抄我们也在做智能称,但是你真实的体重是 80 公斤,你用我家智能称就是 80 公斤,但可能其他称,对品质要求不高,偷工减料,为了更便宜用更差的器件。他测出来就是85公斤。因为它不真实,会导致很多不真实的数据,带来不真实的结果。假设有一个血压计, 你现在血压值正常,它给你测出是高血压,告诉你吃药,或者是你血压很好,他给你测出是正常,告诉你不用吃药,这是会要命的。这就是我们公司到目前为止奉行的一个原则,精确、高品质。我们在硬件上花的功夫是其他硬件公司远远想不到的,我们对待数据、品质是非常苛刻的,因为这关乎着后面的一切商业模式。如果数据不精确,不准确,后面所有东西都是虚的,全没有意义。

mengfandi11

Pi:当初您团队创立的时候要做这个智能称?

孟凡迪:第一,当时所有人都在做智能手环,但是从基本的需求出发,人对这个东西没有需求,你知道你每天走多少步有什么意义,这个东西不可持续的,它不是刚需,我也可以。但是体重不一样,你能够用通过什么方式去获取体重呢,除了称重没有其他任何方式。特别对一些有刚性需求的人来讲,比如在减肥的人,一定要时时知道自己的体重,这是需求。第二,手环是个新的东西,新的东西对市场来讲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接受。手环在科技圈、投资圈、极客圈很火,但是老百姓不接受,这是不成熟的商业模式。手环的功能是记步,我们新一版软件它本身就有记步功能,那么我就有数据的闭环,就是它能形成一个体系去帮你生活地更好。就是我在提供一种真实的服务,这就是智能。数据联通了,它知道你的行为,知道你的结果,在督促你,在监督你,这就是一个体系,一个闭环。所以手环没有意义了,手环就被我取代了。

mengfandi16

Pi:那么您觉得什么才是智能?

孟凡迪:并不是一个硬件加一个 APP 它就是智能,并不是说它提供很多数据就是智能,智能是因为它了解你,更懂你。它可以为你预测你未来的行为和变化,我们现在已经做到这一点了。Latin智能称根据你的体重和你的真实情况,告诉你明天应该怎么生活,后天应该怎么生活,这就是智能。智能是机器的自我学习功能,它更了解你,从而可以预知你的行为,可以帮助你生活地更好。未来我的智能设备所有数据都连通,根据你的数据,过了一年,发现你体征变化很高,机器判断出,随着年龄增长你体征在增高,就会告诉你你应该吃什么,当你去超市里买东西,录入你的身份ID,去一个餐厅吃饭,我共享给它数据,这个餐厅就知道你的体质,给你建议,这就是智能。一但数据打通以后,有无限的想象的可能性,而且你会感觉太好了,智能产品都为我考虑,从我的身体出发,我应该吃什么。

Pi:您刚才说的共享数据非常诱人,那么共享数据具体怎么实现?

孟凡迪:这就是属于业务层面的,我要不要和他对接,假设我现在有一千万的用户,我如果把数据提供给推荐吃饭、找饭馆的软件,如果我共享给他,他现在就可以做到。一定要有一定的用户量之后才去做这个事情,我现在攒用户,我相信当我用户达到一定量的时候,我可以给用户提供更有价值的东西。我现在提供最基本的、有价值的信息给消费者,我会让他越来越感受到使用我们产品的想象空间,就能给他生活带来更便利。

Pi:您公司除了智能称还有其他产品吗?

孟凡迪: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产品,然后把所有数据在我后台打通,我就是一个平台,用户在我平台里可以享受到各种各样的服务,比如我现在 2.0 就有记步的功能。就是我所有的数据一定是打通的,而且我用我自己的数据模型去分析。单纯用一手环,它跟你体重也不连通,他的体重在我这里,那手环有什么意义,所以这就是我的优势。我有最核心的东西,体重、体征,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只有我有。

Pi:这样也增加了消费者的粘性,他买了体重称,就可能会去买手环。

孟凡迪:对呀,他的数据都在我这里,你买了我的体重秤,有我的记步算法,当你要血压计的时候,你一定从我这里买。因为我还可以把你的血压和体征变化联系到一起,你如果买其他家的这个没办法做到。你在我这里买,你的所有数据是打包在一起的,我可以很精确地分析出来你任何一个变化,因为所有的都是联动的。我可以从一个体系中的任何一个点的变化来推导全部的变化,而且提前地知会你,这就是我的价值,平台的价值。而且我能保证我的所有数据都是精准的,一致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大品牌做不起来,因为他拿到的数据是没有价值的。比如说他这个平台接入很多个硬件厂家,而这些硬件厂家数据鱼龙混杂,有真有假,他就没有价值了,这就是差别。

mengfandi

PICOOC 体围健康尺

Pi:那大平台他们也可以从您这拿数据,接到他们的平台上,这会不会有竞争,都做平台,会不会平台太多了?

孟凡迪:有竞争是好事,现在你在做手机,很多人在做手机啊,但这并不会影响你,就是大家先一起把蛋糕做大,最后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他自己的位置。这不用担心,市场很大,大家竞争是非常好的事情。都做平台所以会洗牌嘛,就像做手机一样,大家做手机,最后不就留下几家而已吗。诺基亚也死了,摩托也死了,很正常的事情,商业嘛,就是有起有落的。

Pi:那么初出茅庐的设计师,他们应该具备怎样的思维和能力呢?

孟凡迪:我刚刚说到的东西,他能想明白、意识到,他就成了。如果有建议的话,我就建议,不要只关注自己那一块,因为我刚才也讲了「大设计」,你要把手伸地长一点,你只有从方方面面综合考虑,最后做设计才是由价值的。所以这种想法不管你是设计师也好,商业的管理人也好,他都是一样的。如果我从很高的角度去考虑设计,最后做出来的设计完全是不一样的,是更有价值的,你要把你整个设计在商业中的价值,不要体现在这么短,要拉长,要更有价值,越长越好。那目前我的角色,是占据了整个的链条,我让设计的价值充斥了整个的链条,可能目前设计师很少,那就尽量把它拉长拉长,有一天像我一样把设计的价值充斥满整个的商业链条。

Pi:现在很多年轻设计师看到自己老一辈的设计师都不做设计了,您做了十几年,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热情?

孟凡迪:这就是 pasion,能成为一个好的,任何一个职业,他都是拥有 pasion 热情,如果你本身都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你只是希望通过这个工作来赚点钱,做什么都行。你过你对这个都不热爱,你只是看到别人做这个赚钱,这个心态一定成不了好的设计师,一定不能在这个行业取得什么成就。

Pi:大学中就灌输了「最后做本专业的人很少」这种思维。

孟凡迪:这是很表面的东西,大学生现在调剂嘛,可能专业不是你很喜欢的,这就导致很多人出来,没有做本职的工作。所以就衍生出一个更错的谬论说,我学本职的,干本职的很少,其实这是很错误的。理论上讲我学这个,我干这个,这是很正常的。

Pi:您在华为工作几年后,为什么想出来?

孟凡迪:因为华为是很大的公司,你在里面只是一颗螺丝钉,甚至很多领导的品味和眼光也决定了设计。所以现在我想我来操办这个事情,做消费者最喜欢的,最有格调的产品,因为决定权在我这里,everything。当时很多投资人根本看不懂这个事情,他懂互联网,但是不懂智能硬件意味着什么,但是当有一天我们的价值体现出来,他才意识到原来可以这么玩。如果我有一千万的用户,我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比如减肥的人,我推送告诉他,可以吃哪种麦片,、纤维的食品会对你更有利,然后直接在里面加上京东链接,微信支付。这是很顺利的流程。当你有用户的时候,你就可以获取他的数据,当你有数据的时候,你就可以预测他的行为,当你预测行为的时候,你就控制了买卖。未来的商业模式是非常多样化的,我可以跟很多机构合作。我告诉你今天应该吃什么,推荐你周围有哪家素食餐馆,他们有哪些菜比较适合你目前的体征。你就去、消费,我控制了消费,你是通过我这个平台去吃饭的,我可以跟商家有一些商业上的合作。只要我后台平台足够大,我还可以让阿迪达斯、耐克进来我这里卖鞋。你需要买些,我推荐你适合的鞋,我就控制了买卖。有无限可能,我只是举了很简单的例子。

Pi:我们现在在网上买东西,可能翻了几十页也选不出来,有推荐的话,这样很好。

孟凡迪:因为我了解你,淘宝不了解你,而且我不是盲目地告诉你买什么,我是有针对性的,是只符合你个人情况的,这个东西会对你有更大的帮助。现在你理解我们只是一个卖称的硬件公司,但是只要足够大,我就是一个超级的电商,这就是一个入口,未来我成为什么很难说的,可以瞬间变成一个运动类的,健康饮食的电商,所以这就是很多人看不懂的地方,很多人都没有想到那么远,但是我们想到了。这就是眼界,你觉得一个设计师他可能想到这么多吗。

Pi:您说的这些东西在设计癖上分享以后,有更多的人就想到了呀。

孟凡迪:可以啊,没问题。但是你想到是一方面,要怎么去做才是关键。你有没有人,idea 不值钱。我刚才给你说的 idea 也有很多人想到了,但有什么用呢,你会去做吗,你会做到什么程度,你会有我做的好吗。那个才是竞争的关键。商业的运营是更复杂的一件事情,创业的成本是很高的,不是说我有个 idea 我就可以成功,这离成功还很远。我知道很多设计师的问题在哪里,这些东西我全部经历过了,小公司、大公司,大平台,初创公司,到初创公司到一个很大的规模。这些我全都经历过,而且身份都在不停地转变,而且我从一个设计师,到设计经理,再到一个公司的经营,身份一直在转变,现在已经是一个设计师能达到的最高的高度了。所以我接触到的,看到的很多,是一般设计师一般没有机会接触到的, 也愿意帮助这种设计师去有一个成长, 扩大设计的影响。

感谢孟凡迪接受我们的访谈。

聊了这么多设计话题,你是否也有话想说,或者您也可以联系孟凡迪进一步交流:

网站:http://www.picooc.com/   邮箱:mengfandi@picooc.com

设计癖访谈每期将采访一位设计师,目的是帮助设计师更好地展现自己的实力和风采,并且和大家分享第一手设计经验和体会。我们下期见。

如果你也想接受设计癖的访谈,欢迎联系我们:@设计癖 或者 email:pi@shejipi.com。转载请注明设计癖

你此刻的心情

  • 5

  • 0

  • 0

  • 1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扫码关注设计癖公众号

扫码关注设计癖公众号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