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πClub Nextbuy 造吧创始人刘函瑜:从设计到创业

_DSC0747

刘函瑜:我本科是清华美院毕业的,研究生在斯坦福计算机学院毕业,我在国内已经创立了三家公司。我是在北京念的书,初中念的是重点初中北京二中。但是我当时就一个想法想上清华,可是我的成绩没有那么好,所以我觉得可能上不了清华,所以就走美院这条路,我初中上的是一所非常差的美术学校,所以我很拼命,每天画两百张素写,画了三年。清华美院的考题大家都知道,就是一张 A4 纸,上面写着白罐子、蓝衬布、三个苹果、两个犁,这种考题我基本上画了两千遍左右,然后以很高的成绩考上了清华美院,而且文综成绩是我们区的状元,然后我就上了清华。我是我们职高十年来第一个考上清华的。那个时候我们老师没有人能够相信我能考上清华,为了不影响升学率,所以我高考被除名了,我们班有 46 个人,当时升学率算 45 个人,我被完全除名,而且我们是职高,高二就已经毕业了,全都属于自考。

考上清华之后,大二那年我在纽约开了自己的画廊,做的是国际艺术品的推广。我刚到清华读的是陶瓷系,因为我对中国的古瓷比较感兴趣,所以我想去做古瓷鉴定和研究。但后来我我去中国美术馆很偶然的机会看了未来交互展,那个很有意思,全都是未来的科技硬件或者交互界面。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当设计师也可以影响人的生活、改变人的生活,那个时候突然觉得这个价值让我很振奋,它有更大价值可以实现,所以我准备转到清华美院交互设计系,交互设计系是非常非常难考的一个系,它综合了计算机和设计,我们要经过很严格的考试。因为我第一年学的是陶瓷,所以考试就没有过。但是我还想去,因为只有上那个系,我才能学我想学的关系,所以我堵清华校长门口一个礼拜,然后正好赶上校风校纪检查,有很多大领导到清华来检查,校长很担心,怕以为我是上访的,所以我就很顺利的转到交互设计系。而且我在交互设计系基本上每年都拿奖学金,基本上每年都是全班的前三名,也争取到非常好的交换的资源。

我上大四的时候突然想考学,想去最好的学校,我去美国考察一圈以后,我发现斯坦福是最好的学校,所以我就去上了斯坦福的计算机系。从美院考到计算机系,在清华也是蛮神话的,因为斯坦福工科是蛮难考的。我在大四的时候,大概 9、10 月份的时候考了 6 次托福,从 58 分考到 108 分,而且我的作品非常出色,我的教授说只要你的托福过了 100 分,你的 GRE 就可以不看了,然后我就考上斯坦福。在斯坦福学了很多很多跟创业的课程,接触了很多创业的人。我自己之前对金融比较有些了解的,因为家里有很多朋友是做这些东西的。在斯坦福念书的时候有一年回国,也是很偶然,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家问我在斯坦福做什么作业,我说以前做画廊,现在画廊是灰色地带,对艺术没有任何的价值,跟艺术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觉得这样不好,我就想做艺术品的交易平台,那个是我的斯坦福的作业。我的朋友觉得不错,你可以写一份 BP ,那年正好是春节,我在大年初二写了一份 BP,当时给了投资人,投资人当时就打钱给我,说这个事你可以做了。莫名其妙的就拿到钱,然后可以做事情。那是很小的天使投资,我在美国做画廊挣的钱比这个多太多了,但是我那时候不懂创业,只能别人带着我进门。

后来画廊我组建了黄金战队,一个是计算机的硕士生,一个是做金融的,而且年龄都很长,在金融和计算机做了十年以上。然后我们很快的拿到几百万投资。在这个时候,我的合伙人想拿高工资,其实他们已经是高富帅了,但是没想到那么想不开,就想拿高工资。我说这个钱肯定是为了团队、为了发展,我就拒绝他们的高工资,当时团队就第一次散掉。散掉以后当时挺难受的,觉得第一次创业,还没有开船,团队就散了,然后我就把钱退给投资人。之后我自己拿钱出来做一些事情,很快的找到了合作伙伴,我们就一起做了「艺点儿艺术」,180 天内找到了 25 万的微信粉丝,我们「艺点儿艺术」在微信公众号里是非常大的大号,我们做的非常好,而且在艺术这个小众领域里做的传播率很高的。

之后我们经历了很多坎坷,比如被敲诈,各种事情我们都遇到过。以前当学生或者当公司某一个员工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的,还是都是蛮有意思的。今年我们艺术品交易平台已经在国内做的很好了,我今年又做了一个公司,做的是科技类的硬件平台,完全是科技化的。我们收购了一支团队,这个团队在过去十年间做了大概两百款上市的产品,但是都被别人贴牌了。这些产品是我做的,比如最左上角的,是我们去年获奖的作品,在美国现在售价 2 万美金,中间的是首饰控制带,可以根据你的手势、动作去进行追踪。右边的是穿戴设备,一个智能手表,它可以测血糖、测空气。右边的是蓝牙耳机。这就是我们做的事情。

我最近常来学校,感觉现在学生跟我们那个时候不一样了,我们那时候很死板,尤其是清华美院的学生,不断的讨好老师,让老师给你更高的学分,然后你就可以出国、保研等等。那个时候我很少很少接触更多的东西,我平时都是在做作业,在去各个大公司兼职。上个星期的时候,我在广州美院做了分享会,我从来没有想到现在大家那么活跃,大家有时间来交流,原来都没有敢想过。因为我在斯坦福的时候,那些高管还去给我们上课,每天晚上我们都像现在这样做圆桌交流,这是我上大学时候不敢想的。这跟传统的设计思维方式有一点不同,就是同理心,我们会把自己想象成用户,或者我们自己就是用户,我们去感同身受的做一个东西。而且我们做了很多工艺项目,很多很多都是解决非洲儿童的饮水问题或者第三世界国家面临的问题。因为斯坦福最好的一点是倡导社会价值的,它希望设计能够为更多的人解决问题、帮助更多的人。其他的就是常见的,同理心情景化思考之后,找到一个需求点,解决这个需求点,确立某一个方法,以最低的成本做出来,然后进行验证。

重点讲一下如何做同理心,就是情境思考。首先要观察,你把自己置身在用户人群中进行很细致的观察,然后完全的以对方的方式思考,沉浸式体验。右边是故事板,是我们经常用的方法,你想到一个需求,什么情况下用到这个需求,比如我现在做了一个勺子,是吃饭时候的勺子,还是喝汤时候的勺子,App 也好、网站也好,都是情境化思考的方式。

我觉得设计是什么呢?设计就是受精卵,你有一个好的想法之后,它在孵化。我们过去十年都是做得高大上的团队,可那些高大上的团队能影响多少人呢?我觉得那些东西并不是我理解的设计,我理解的设计是这样的设计,是为人们的生活而服务的。比如左上交直插式电板,我们发现我们的插板只有 135 能用,24 是用不了因为没有那么大空间,会被挡着。右下角是吸蛋器,大家知道鸡蛋清和鸡蛋黄分开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所以设计就是为大众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让大众生活变得更好,这才是我们的设计。

这个网站是我们今年做的项目,我们nextbuy360.com。福布斯论坛的时候,老周在大庭广众下问我你们在做什么呢,我说我做一个网站,他说域名叫什么,我回答是 nextbuy360.com,当时很多人都笑了。我们是想解决普通人生活中的一些小问题,通过设计、通过创造让人们生活变的更爽。我们先上传,你发现生活中很多可以吐槽的地方,这些东西并不是那么的好,你以前吐槽没有人理你,现在可以帮你解决。你如果是普通人,你可以吐槽,比如我们各位是做设计的,你可以把你的奇思妙想都上传到网站上,我们有专业的设计团队和供应链团队把你这个问题解决,我们是可以把灵感变成产品的。我们除了收购有十年设计经验的团队以外,我们还收购了供应链管理团队,覆盖了中国 200 家最好的工厂,包括富士康。设计是为了大众服务,为了更多的人带来更好的生活,所以设计师是一个非常非常崇高的职业。

我们 10 年的工业设计经验,15 年的供应链管理经验及我们想把越来越多人的灵感变成产品,用我们自己的创业感染身边的人。这就是我们的造吧,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或者想加入我们团队,对我们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联系我。最后,我感觉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好的时代,现在国家支持创业、支持设计,国策是很重要重要的,因为在你还没有吃饱的时候根本想不到设计的重要性。就是因为我们有时间、有精力,而且国家鼓励设计,所以设计在能有价值。

主持人:线下观众可以和两位嘉宾互动,说出你的想法或者你想要获得的帮助,或者对他们分享的内容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提出来。下面就是观众互动的环节,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提问:我关注在线教育,这个问题最近也挺活火的,国内国外很多机构都在关注。我的想法是希望通过某种途径,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增强或提高一个在农村教育方面的体验。因为我 2013 年的时候有过支教经历,那段经历对我特别有感触。我在想有没有可能用互联网的方式帮助他们或者某种程度上去缓解城乡教育的差距,不知道两位嘉宾有没有意见,这个可能是一个公益性的项目。

刘函瑜:现在工艺项目也可以做的非常商业。我有一个同学是黄金团队,他们是哈佛、耶鲁毕业的,他们有一个项目是「阳光书屋」,他们拿着非常高的薪酬。他刚开始来中国是做的是硬件,但是没有很好的电脑,关键没有很好的网速,很难做网上教育。然后先去做了硬件给到学校,而且他们是属于离线教育,那时候没网,放到里面让学生看。他们现在在做线上的,而且做的非常好。首先我觉得你的想法太好了,可以去帮助这些人,而且它不一定说不能商业化,你可以借助资本的力量把你的东西变的更好。

提问:我需要考虑的是后面更多的系统的,包括整个互联网。

刘函瑜:你可以和他们聊聊,他们做硬件很辛苦,当初他们成本价是 300 多万,政府负责采购,他们发到学生手里,每个月通过更新教程教育学生。他们硬件做的非常辛苦,但是现在改线上之后,还是做的蛮好的。

提问:我是做传统印刷的,现在包装量这么大,你们有没有一些产品放到上边,类似于在这个领域有新的想法出来。因为这种包装很多的纸张是不可以再生,即使再生利用率非常低,而且造纸是有污染的。而且回收和再生是两个概念,你们这个平台有没有类似于这样的东西,其实这个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现在大家都讲环保。设计师是非常善良的,设计的东西就像一个孩子,而且这个设计是有延续性的。我提的问题都是我行业相关的,包装行业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浪费的东西,而且还有污染,你们这个方面有没有好的想法?

刘函瑜:其实这个东西是两方面。一个是回收,你做的再怎么样,如果没有回收,那就是无法再利用。

提问:回收的目的是干吗?回收是把它再造一个需要,或者统一的做另外一个产品。那你的目的回来,再造另一个产品,第一个使用者使用完了以后变成第二个使用者需要的东西。比如包装手机,我们现在的手机可能一年、半年,包装盒有各种各样的,能不能你用完之后,把它变成文具盒或者家里的烟灰缸、收纳盒,就是产品应该是有变化的。现在市场有在做,但是我是想专门在这个领域里扎根做的不多。

沈维龙:我们在杭州邀请了一个嘉宾,他下面有一系列的东西,他有一个品牌,这个包装开始是礼品赠送,比如月饼盒,吃完月饼之后,这个盒子可以用作其他,比如收纳家里的东西。他也是打造了自己的一个体验馆,除了盒子铺之外,还有其他的品牌。

提问:如果你们平台有这个的话,我们可以全力支持。

刘函瑜:还有我们拿到很多高新技术,比如虹膜,可以给电脑文件上锁,还有微光摄像机,在黑夜我都看不到你的时候,相机可以把你拍的非常的精美。我们现在有几个方向,一个是开放式作文,一个是命题作文,当我们拿到一些高新技术的时候,其实你知道技术是内核,设计像外包装一样,它可以在不同的包装定义里,比如虹膜它以前是做军工的,它只能想到门锁,因为芯片非常非常的贵。但是我们通过重新定义,把它变成一个 U 盘,可以把它放在电脑上,可以大面积的市场化。像这样的东西是大家想的,而不是几个设计师想的,想不过来的。

刘函瑜:我今天带来一个东西,大家看我的包包非常的乱,我有一个简单的东西,可以把这些东西都整理起来。我们供应链在中国做的前十大了,我们能够把最小定单量做到最小,做小批量生产,然后我们价格可以做到最低,而且知识产权都是你的。像这个东西,我们售价不超过 100,可能 59,大概是这个样子的,我们是让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产品。

你此刻的心情

  • 7

  • 0

  • 0

  • 11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