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一些具有科幻感的话题。

文章转载自:卷宗Wallpaper
ID:wallpaper_china
编辑:darlene7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超越人体

Transhuman

Revolution

人类的性能和感官在未来会是什么样貌?如何从脆弱的肉身中摆脱束缚?如何提升力量、增强智慧?人类作为一种物种,面临着怎样的未来?本月,解决问题的人将坐标词定为“为身体赋能”。我们由 Nike 设计团队为解决人体极限的未来运动产品出发,从家居设计引发的生活革命、第一件区块链时装的诞生、新媒体艺术领域的人类“义肢”,到脑机结合、充满悖论的超人主义未来。为身体赋能,超新人类正在成形,日趋丰满。未来已至。

本期聚焦“超人主义革命”。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Neil Harbisson 认为自己是一个赛博格。由于患有全色盲症(achromatopsy,一种罕见的色盲形式),他在自己的头骨上植入了一种名为 Eyeborg 的假体,可以将颜色转换成声波。Harbisson 主张增强人类的创造力,有时甚至与超人类主义保持距离,认为超人类主义已陷入了一种刻板印象中。他的观点更多地倾向一位艺术家而不是技术科学的门徒。他为自己是第一个在护照上呈现身体假体肖像照的人而感到自豪。

科幻小说家 Ted Chiang 曾在一部短篇中描述过两个意外获得超绝智力的角色:一小瓶制剂让原本脑部受伤的患者,霎时间触及知识万象万义、宇宙黄钟大吕。今天,许多大学研究所的脑机接口实验在疾病治疗方面已初见成效,Elon Musk 的 Neuralink 则让“脑机结合”的概念愈加不陌生,这里面已经有了超人主义(t ranshumanism)的影子。如果说“后人类”更像是一种哲学寓言,那么“超人主义”则有着更为明确的技术乌托邦色彩,更多元的科技向度(生物医学、纳米技术、脑科学、人工智能等)和更激进、勇烈的自我改造意图。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瑞士医生 Jean-André Venel(1740–1791年)被认为是最早的现代义肢专家之一,这是他为脊柱侧弯的人开发的紧身胸衣,为治疗畸形或残疾。从技术上讲,紧身胸衣是一种矫形装置,可以补偿功能缺失或不足,而不是替代功能的假体。矫形器是外骨骼机械结构的先驱,正在不断用于民用和军事用途。

摄影师 Matthieu Gafsou 被超人主义者们吸引,自2015年起,开启了名为《H+》的研究和摄影项目。用六个章节(义肢[Prostheses]、神经营养剂[Nootropics]、人机[Human-machine]、化身[Avatar]、生物黑客[Biohacking]和后人类[Post-human]),从人们最熟悉的“改造性物件”——义肢——开始,通过食物、药物、虚拟性、生物黑客、基因设计和“永生”等一系列概念所串连的人和事,铺陈开超人主义者的世界。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Igor Trapeznikov、Alexey Samykin、Valerija Pride、Danila Medvedev、Sergey Evfratov 和 Ivan Stepin 是俄罗斯超人主义运动的成员。在没有任何限制性法律框架情况下,他们成立了世界三大冷冻技术公司之一 Kriorus,他们相信永生。2017年6月21日摄于莫斯科。

尽管《超人主义者宣言》起草于1999年[由世界超人主义者协会(WTA)发表,该协会成立于1999年)],在被当作一个概念正式提出前,“超人主义”在近代历史中已有更深邃的伏笔。18世纪,瑞士医师 Jean-André Venel 为脊柱侧凸患者设计了一套矫正紧身褡,这类“矫正器”像是义肢的前身,为缺失的身体功能提供补偿。2007年,苹果公司发布了 iPhone 手机,我们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进入了记忆外置的时代。在这些物件中,都能窥见超人主义的投影。法国人类学家 David Le Breton 将 Gafsou 镜头下的图像描述为“预示了一个与人类已经不再有关的世界”。 他认为,《H+》项目里的“身体”已经不再是人类不可再消减的“所在”,而仅仅是“人”这个概念的组成元件之一,在超人主义者的世界里,身体成为了一个可被应对乃至处理的部件,不再是构造个人存在和身份的牢固根基。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这套“外骨骼”(exoskeleton)机械设备可用于治疗或增强穿戴者的运动机能。而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正在研发最引人注目的外骨骼原型,这一原型能够将士兵变成近乎永不疲惫的战机。

在 Gafsou 看来,超人主义本身是一个流动的概念,它也可以被粗略归纳为“身体与技术之间愈发共生的关系”。他强调这种共生关系也暗含着心理和生理的“依赖”:无论是 Marie-Claude Baillif 对呼吸机的依赖、人们对抗老光疗的依赖,抑或对智能手机的依赖。这或许是一种相对不那么有科幻色彩,但可以触发更多人共情的“超人主义”。依赖背后,可能是更为凝重的脆弱、错误、恐惧和苦痛状态——对于依靠呼吸机、人造胰腺和语音合成器的人们来说,“科技”绝不可能被轻易拒绝。Steven Hawking 甚至写道:“我很幸运在个人计算时代开始时失去了声音。”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Yann Minh 生于1957年,他经常将自己描述为“ nooconteur”(网络空间的侦探),或探索网络空间和“noosphere”(一种人类思考与互联网虚拟世界交织的领域,通过艺术品、思想等将人类联系在一起)的数字朋克。Minh 的未来主义、超人主义世界融合了色情与科幻小说的叙事,他在当代艺术和网络文化领域的创作为其赢得了多个奖项。

在超人主义体系里最饱受争议,也最激进的部分,无疑是对奇点和“人类2.0版本”的想象,依靠NBCI(纳米技术nanotechnology、生物技术 biotechnology、认知科学 cognitive science 和信息技术 information technology)延缓衰老乃至永生。Gafsou 记录下了靠植入头骨的义肢来把色彩信息转成声波的 Neil Harbisson(一位全色盲症患者,他也是第一个在护照照片中出现义肢的人类),在手臂植入电极以连接神经系统,甚至远程操控轮椅的控制论教授 Kevin Warwick、植入多种芯片的俄罗斯企业家 Igor Trapeznikov,和激进的人体冷冻公司 Kriorus。他们中有的人来自研究所和实验室,有的则以“生物黑客”的角色自居。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多年来,法国公司 Defymed 一直在研究这种人造胰腺的原型 Mailpan,它可以彻底改变糖尿病患者的生活。Mailpan 是一种植入可分泌胰岛素的干细胞植入物。其在技术上的挑战是双重的:制造一种能够释放氧气和胰岛素的膜,当其攻击干细胞时仍能保持不渗透免疫系统并找到可以以最佳方式生产胰岛素的细胞。患者每三到六个月进行注射时,可以通过位于皮肤下的两个端口将已经变得不活跃的干细胞取出并更新。

不论是“硬”的芯片和义肢,还是“软”的药物和补充剂,这些超人主义者所采取的增强方法,显然将“身体与技术的共生关系”从前述的“日常依赖”、“不可拒绝”,推进到了“重新定义健康与生命”——这也使得项目所蕴含的哲学矛盾愈发凸显。Gafsou 认为,许多“超人”实际上映射了一种新的神性,它所仰赖的科技接管了教堂的角色,而它所给出的弥赛亚式的许诺,是关于“不死”、绝对健康和永恒青春的遥想。这种迷恋与恐惧也使得 Gafsou 在拍摄的过程中不断质询技术进步和无限增长的理念,在他眼里,超人主义成为了“我们自身脆弱性与缺陷的一面镜子”,是“包扎起死亡之苦惧的绷带”。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孵化器“(incubator)意味着在极其脆弱的环境中成长,除了为认知、试管、食物、温度和监视器等不稳定行为所提供的监视之外,没有任何保证。其不是在技术上支持将权力转向未来,而是在进行另一种叙事,积极地关注脆弱的现实,这个故事是由无数重要和不确定的关系所编织的,在技术和生物学范畴内,不断建立非常不稳定的关系。

本文开篇两个被注射药物获得超智的角色,或许昭显了超人主义者面临的最终困境:“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他们所在的那篇故事,名叫《领悟》(Understand)。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卷宗 Wallpaper*简称 W*

 Matthieu Gafsou 简称为 G 

 

01

从征服太空开始

“I see it as a kind of bandage to face the anguish of death.”

“我将它视作包扎起死亡之苦惧的绷带。”

W* 你是从何时开始对“超人主义”感兴趣的?

G:我是在研究另一个关于天体物理的项目时邂逅了“超人主义”(Transhumanism)这个词,我读到的一篇文章里写道,让星际旅行成为现实的唯一方法是人类能提升自己的身体以适应这种旅行。当时我感觉“超人主义”这个词挺奇怪的。我开始探究这个话题:超人主义有控制身体和精神的意图,而这一意图恰恰映照出了我们自身的脆弱和缺陷。我将它视作包扎起死亡之苦惧的绷带。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1964年莫斯科建造的太空征服者纪念碑(the Monument to the Conquerors of Space)是苏联意识形态和俄罗斯太空旅行的象征。在20世纪初,该运动的追随者认为技术可以帮助人类实现永生或唤醒死者。他们认为征服太空是通往人类超越与拯救的道路。超人主义与对太空征服之间经常发生联系:只有一个得到增强的人才能面对严酷的条件,才能建立外星殖民地。

 

02

身体与技术共生

“The body is seen as a machine where mind and body are separated rather than as an inseparable whole. As I do not adhere to this vision… I did not want the viewer to know my point of view too easily but rather that he felt an ambiguous feeling , between fascination and apprehension.”

“身体被视作机器,灵与肉似乎可以割裂开来。但这并非我所要表达的… 我不希望作品的读者认为我的观点是很直观的,而是感到模棱两可,它交织着迷恋与恐惧。”

W* 尽管超人主义在流行文化中已经被广泛接受,它在哲学上依然处境模糊。你对于这一概念的解读是什么?我们是否可能批判地看待它?

G:它的模糊性恰恰是我喜爱之处,正因如此,人们可以将自己的渴望、焦虑和幻想投射在它上面。这也是为什么我的书《H+》有一个副标题:多种超人主义(transhumanism[s])。于我而言,超人主义是一个动态概念,它或许可以这样被总结:身体和技术之间愈发共生的关系。这个概念的核心在于身体和技术之间的某种互生关系——不论是灵层面或肉层面的——需要被建立起来。话虽如此,我的拍摄对象对“超人主义”的认同并不一致。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膳食补充剂 Elysium 含有烟酰胺核糖,已证明对小鼠的细胞再生具有积极作用。尽管2016年其在人体上的研究结果看起来很有希望,但该公司仍存在争议。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是这一项目的科学顾问,但这种补充剂的作用似乎是有限的,衰老是一个多因素过程。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这些不是膳食补充剂,而是食物替代品。将水添到粉末中,制成人体所需的一切。俄罗斯超人主义者 Danila Medvedev 表示:“由于这种饮食,我们在节省时间和保障自身健康的同时,逐渐摆脱了固体食物。”当摄影师问他有关身体上的愉悦感时,他回答,对他来说,这种愉悦微不足道。销售这种粉剂的公司提出的营销点是营养的完善、产品的质量、对动物的尊重(素食主义者)和节省时间。

有些人声称自己是超人主义者,比如那些生物黑客们,而另一些人,比如医药开发者,反而不希望自己和超人主义有瓜葛(哪怕在我看来,他们的工作实质上推进了超人主义)。我认为超人主义的概念中有千丝万缕的线索簇生,它并不是一个同质化的“运动”,这也是我在创作过程中建立起的认知。从认识论角度说,我们今天可获得的信息总量是过往难以企及的,但这些信息通常也极其难结构化,或呈现某一具体形状——超人主义也具备这一特性。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有些人佩戴的项链会随着心跳的节奏闪烁,有些人则植入了可以让他们“感到”北方的设备。无论哪种情况,这些都是超人主义者的演示性小工具,预示具有更强大潜力的事物。外部附加物(External appendages)是参与项目的外部标志:它们的功能是很肤浅的。它们是符号,十字架的未来派替代品或宗教勋章。

W* 在“H+”系列里,你如何组织照片之间的叙事,这个叙事结构有什么深意?

G:整个项目分为六个章节,但每张照片几乎都是独立的。它们之间像是一种根茎式的分布关系,意义在节点之间产生。第一章涵盖的是日常物和义肢,因为我希望读者能回想起自己的生活里已经存在着技术和身体的共生,并感觉到超人主义已经潜行其中。接下来我通过食物、药物、虚拟性、生物黑客、基因设计和永生,逐步探索超人主义。六个章节是有渐强关系的。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孕妇可以通过产前检查来以判断胎儿是否正常。这些测试也可能导致子宫内治疗或流产,引发了许多道德问题。即使很少有人质疑产前治疗的有效性,其最终会导致另一种优生学吗?超人类主义者认为,这些做法必须被视为在统计学上改善寿命和人类健康的做法。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起搏器是一种植入体内的设备,可以发送电脉冲来刺激心肌,例如在太慢时会加快心跳。它由电池和连接到患者心脏的电极组成。有些也是自动除颤器。相同类型的设备也可以用于缓解某些类型的慢性疼痛:电脉冲直接作用于脊髓。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人体机械化的象征,是最早的植入性电子设备之一。

读了《与身体说再见》(L’adieu au corps)一书后,我也邀请了该书作者,人类学家 David Le Breton 为这个系列撰文。他犀利地指出了超人主义的悖论:它让我们主动离开肉身经验,拆解身体,甚至擦除了曾经存在的许多本体论意义上的边界。我希望作品给人这种感受,这也是为什么我拍摄了很多冷冰冰的物件和碎片化的身体。身体被视作机器,灵与肉似乎可以割裂开来。这并不是我想要表达的,因此我想给图像添加冷色调,通常是深色调,但很谨慎。我不希望作品的读者认为我的观点是绝对直观的,而是感到模棱两可,它交织着迷恋与恐惧。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从维多利亚多管发光水母(Aequorea victoria)身上提取的生物荧光帮助科学家们更多地了解了基因从一个物种的细胞转移到另一个物种的细胞的过程。例如,接受了对水母生物荧光进行反应的基因后,小鼠可以在紫外线的照耀下发出荧光。研究者们利用这一点作为标记,来分析组织、器官、肿瘤等生长情况。弗莱堡,2017年3月30日。

 

03

寻找“超人”

“This is why my project oscillates between the banal and the spectacular, between the known and the unknown.”

“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在项目里同时看到寻常物件和很奇观的画面,它振荡在已知与未知之间。”

W* “H+”系列中所捕捉了从科学实验室、技术公司(比如KrioRus)到生物黑客的“作坊”等各色场景,你最初是怎么寻找到这些拍摄对象的?

G:我的项目分为六个章节,在研究的过程中这个数字曾经达到过13。在创作过程中,这一课题的多样性总是让我感到不堪重负。我列了很长很长的清单,尝试用各种关键词来给我的拍摄对象分类。同时我也阅读了很多哲学家和人类学家关于超人主义的写作。我的核心观点是,超人主义不仅仅是一小群人的幻想或者某种神秘的科幻叙事,它事实上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心脏起搏器和智能手机,都承载了人类改造和延展身体的信念。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俄罗斯超人类主义者、商人 Igor Trapeznikov 佩戴了几种手工制作的实验植入物,包括一种将视线转变为声音的装置,这可能对盲人或视力障碍者产生效果。他还拥有各种手工制作的微芯片植入物,可以替代他的信用卡和房门钥匙。莫斯科,2017年6月21日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英国考文垂大学的控制论教授 Kevin Warwick 因研究计算机系统与人类神经系统之间的直接接口而闻名,因此他被称为“赛博格队长”(Captain Cyborg)。他的电极直接连接到植入手臂的神经系统。连接到计算机后,他可以遥控轮椅和一台除了植入物外没有其他接口的计算机。他是人机交互领域的开拓者,他认为自己是最早的机器人。这位英国科学家常常出现在有关超人主义的媒体报道和文章中。他的职业是独一无二的,跨越了理论上相互联系的两个领域:科学研究机构和生物骇客。拍摄于布拉格,2017年1月6日

它体现在我们和事物的关系,我们和药物的关系上……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在项目里同时看到寻常物件和很奇观的画面,它振荡在已知与未知之间。我也希望提出这样一个看法:对超人主义的讨论也并不是某一边缘化群体的特权,它与我们所有人都息息相关,常常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超人类主义者经常说,即使表面上看似健康的身体也包含疾病和不完美,而技术,例如化学修复剂或膳食补充剂,是实现身体完美的一种手段。“促智药”(Nootropics),也称为益智药物和智识增强剂,是可以改善人体认知功能(特别是执行功能、记忆力、创造力或动机)的药物,补品和其他物质通常被认为在低剂量下是安全的,促智药物在超人主义中得到推广,是改善生活条件或实现特定目标(例如提升动力)的一种手段。”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谷歌首席工程师 Ray Kurzweil 被认为是超人主义大师,他撰写了许多关于人类未来的书。在《奇点迫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中,他预测,到2030年将有可能实现将人类的思想转移或下载到机器中。隐含的信息指的是意识只是物理、化学和有机过程的结果,是特定信息系统的最终结果。超人主义者经常批评他论点的弥赛亚维度。起初,他接受了摄影师的拍摄,但他在注意到提交给他的演示文稿文件提到了 Google 后改变了主意。显然是基于某些合同拒绝的。

W* 能说说“实验室派”和“生物黑客派/DIYer”之间的区别吗?

G:经济和社会问题之间存在重要差异。以实验室为基础的从业人员由大学或私人资助,其研究结果必须产生收入,并且不会与社区分享。大多数 DIY 者免费为社区分享他们的成果。另外一种情况我遇到了很多,他们真的担心增强的身体(augmented bodies)将成为大公司的财产,害怕技术最终流入 GAFAM(Google、Amazon、Facebook、Apple 和 Microsoft)并试图与之作斗争。潜在的问题显然涉及社会阶层不平等加剧的风险。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Lukas Zpira 撰写的《人体骇客行为宣言》(Body Hacktivism Manifesto)中这样描述道:“由于对技术医学突破不断的好奇心使这些实验成为可能,这些实践被定义为‘身体骇客’(body hacking),这个术语表达了这些艺术家、研究人员和思想家的目标,打破了生物学界限。‘身体骇客主义者’和‘身体骇客主义’这两个词表示需要采取行动,并通过不断地自我改造来控制自身的命运。”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多年来,Google一直是超人主义的主要赞助商之一,特别是通过为从事 NBICS 的公司提供巨额资金。2013年,它在隐秘的 Google X Lab 大楼推出了 Calico 项目(California Life Company)。该公司的目标是对抗衰老及相关疾病,并最终终止死亡。到目前为止,Calico 尚未销售任何产品。

 

04

拍摄对象与“共情”

“Without her respirator, she would have died thirty years ago. If the machine stops to work, she dies. This example shows how complicated it is to refuse technology and how absurd it would be in some situations. My point was to keep a critical look.”

“如果没有这台呼吸机,她早在三十年前就会死去。在这样的例子里,一昧‘拒绝科技’无疑是荒谬的。我更倾向于站远点观察科技。”

W* 被拍摄者的经历会如何影响到你所设计的拍摄场景?

G:会影响!一般来说我拍摄的超人主义者肖像分为两类:和他们的家人/朋友一起的,或者和超人主义群体一起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其中的不少人并不容易被拍到。举例来说,我拍摄 Neil Harbisson 的地点是他慕尼黑酒店外面的路边,他只给了我15分钟时间。我想我拍摄的照片里同时存在着对这个群体的共情,和这个群体给人们的距离感。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瑞典生物黑客组织 BioNyfiken 的联合创始人 Hannes Sjoblad 是欧洲超人主义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他于2016年在巴黎举办了第一届“植入派对”(Implant Party),候选人在公开场合接受他们的微芯片植入。他通过向公司提供有关技术战略建议并宣传“增强人类”(enhanced human)来谋生。巴黎 Futur en Seine,2017年6月30日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Julien Deceroi 将磁铁植入他的中指。“它像一种新感官一样起作用,使他能够感觉到磁场”,他还戴着微芯片。这类“Grinder”是生物黑客,他们希望自己的身体完全自由,通常通过在极端条件下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操作来完成。

W* 能否描述一下各式各样的植入物/身体的延伸给你的拍摄对象带来了何种感受?

G:我拍摄过我在 ECAL 的一个学生。他在手指头里植入了磁铁,因此他可以“感觉到周边电器散发出的磁场”,他甚至隔着墙都能感觉到另一个房间里的机器运转。这很好地描述了身体-机器的共生关系,他是一个行走的赛博格。另一个故事则来自 Marie-Claude Baillif ,她自幼年便患有严重肌病,只能靠呼吸器生存。如果没有这台机器,她早在三十年前就会死去。在这样的例子里,一昧“拒绝科技”无疑是荒谬的。我更倾向于站远点观察科技,而不是以一种新的勒德分子(Luddite,十九世纪初强烈反对机械化或自动化的一类人)的视角。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自青春期以来,Marie-Claude Baillif 就患有肌病(myopathy)。没有呼吸器,她在三十年前就会死亡。她的网站上有很多关于她与技术特殊关系的文章:“我的生存取决于微处理器和电子芯片”;“电力是与我生死攸关的问题”;“我爱我的吸痰器”;“一点点电池也是神奇的,它改变了我的生活。” 科技设备支撑着她的生命。

 

05

从技术控制到“乡痛”

“…transhumanism as one of the outcomes of a society that wishes to control, a society that tries to repel death…It also seems to me that this movement fits perfectly with neoliberalism and the myth of infinite growth.”

“超人主义是一个渴望‘控制’的社会的产物,死亡被视为可以被挑战和击退之事。它似乎也和新自由主义思想和对于无限增长的欲望息息相关。”

W* 对于生存在工具、义肢和机器之间的我们,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

G:我不抗拒科技,但有时我们需要退一步观看它。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了人的延伸,尽管它在身体外部,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完美的超人主义物件,因为我们对它的依赖如此之深。但我们因此更快乐了吗?或许不尽然。因此,必须质疑的不仅仅是对象本身,还有技术进步的意识形态。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在 EPFL 的教授 Grégoire Courtine 领导的 Project reWalk 框架中,已将电极植入老鼠受伤的脊髓中。目的是使老鼠在通过神经电刺激、物理疗法和使用刺激性药物的实验之下实现学会再次行走的可能。如果脊髓没有恢复到原始状态,刺激和物理疗法将允许组织的部分重建。该实验为治疗脊髓损伤的人铺平了道路。日内瓦,生物技术园区(Biotech campus),2017年3月22日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STIMO(脊髓损伤患者硬膜外电模拟康复机器人辅助项目)是一项临床研究,旨在提高在控制下肢方面有严重受伤或脊髓受损者的运动功能。它是 reWalk 实验的扩展。该研究由神经科学家、工程师、机器人科学家、医生和物理治疗师参与。2017年,第一批人类患者接受了这种类型的植入物。

W* “人类”的未来除了技术乌托邦式或技术反乌托邦之外,还有其他的解决方案/哲学吗?

G:当然有。这是一种生态思维(ecological thinking)。这种哲学并不将控制和技术置于我们生活方式的中心,而是实现了权力分散(decentralization):我们必须改变与生存之间的关系,这在面临新冠病毒危机的今天,也残酷地提醒着我们。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超人主义的开拓者美国教授 Robert Wilson Chester Ettinger 所著的《永生的前景》(The Prospect Of Immortality)一书发表后,人体冷冻这一概念首次在美国兴起。书中提出,如果在人体死亡的一瞬间将其冷冻起来,日后便能使其起死回生。这是永生信仰者的圣经,也是一本活体低温冷冻指南。他认为人体冷冻术是释放并充分利用人类的全部潜能的关键。

脑机结合、促智药与永生,超人主义的未来与悖论

摄影:Matthieu Gafsou,H+系列

这是一个经过严格治疗而安装的膝关节假体,“修复受损或功能失调的身体”与“增强健康的身体”之间的界限似乎很明显,但是很难界定。有必要尝试理解或定义什么是健康。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很明确:“健康是一种完全身心健康的状态,不仅仅是没有疾病的状态。”自1946年以来从未改变过修辞。这个定义使人们更容易理解为什么许多超人主义者将其健康的身体视为必须“固定”和“实现”的不完整工具。

W* 在超人主义这个线索上,你有什么正在进行的新项目吗?

G:超人主义是一个渴望“控制”的社会的产物,死亡被视为可以被挑战和击退之事。在我看来,它似乎也和新自由主义思想和对于无限增长的欲望息息相关。最近两年我在创作一个新的系列,它是”H+”在逻辑上的延续,但也是它的反面。这个新项目关注我们和环境之间充满暴力的关系,气候变化带来的焦虑、生物多样性的坍塌,以及一种打破希望自然/文化二元视角的新本体论的可能。我管这个项目叫做“乡痛”(Solastalgia)。

 

这些话题你曾经关注过吗?

加载中 ... 加载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7

  • 0

  • 0

  • 1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