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IxDC 辛向阳专访:设计是否要专注于某个领域?

国际体验设计大会于 2016 年 6 月 30 日- 7 月 3 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在 7 月 1 日下午的大会演讲上,江南大学设计学院院长、IXDC 副主任委员辛向阳教授也进行了题为「值得记忆的经历」的演讲。会后,有感于 Young Designer 2016 的收获,设计癖就设计教育主题,对辛向阳教授进行了采访。

Pi 为设计癖,Xin 为辛向阳。

ixdc-xin2

设计癖和辛向阳教授

Pi:今年江南大学的毕业设计,有什么优点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Xin:一个特点就是,不光今年,从去年开始,不少同学关注新的领域,过去主要是传统的交通工具、家具家居,现在可以更多地看到一些和健康医疗、生活方式、社会创新相关的项目。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技术的实现手段发生了变化。过去主要是还集中在视觉手段,今年看到很多技术的表达。现在很多作品,需要有比如物联技术、互联技术、VR 技术的支持,这方面能够看到比较多的这些实现手段和表现方法,比过去要多。

Pi:你认为这些学生还有设么值得改进的么?

Xin:设计始终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永远都可以做的更好。另外,这个好坏的判断标准不一样,不一样的人,评判有可能完全不同。

我在意的是,他们要意识到,第一,设计没有好坏,可以做的更好;第二,他需要想得很清楚,这个作品和它利益相关的所有人。从用户到消费者到其他人,各种利益都要关注到,不只是作为设计师从我们个人的角度出发的一些判断标准。

Pi:这是否代表,江南大学在教育过程中更重视跟社会社会接轨,多于学生自己天马行空地做自己喜欢的设计?

Xin:我只能说我们正在努力向那个方向去做。这是一个方向,我们未来希望做成这个样,也说明我们现代还没有做到。但总的来说,大家能看到我们这些年的转变,老师同学也都在努力的去适应这个变化。不管是从就业、用人单位、社会对设计师的期望值来说,附加价值也好,创造全新的价值也好,从间接创新到颠覆式创新,都要求我们了解市场、了解社会,能运用美学和传统的工业设计之外的很多心理学社会学相关的知识,这是必须的。

当然不是说,你具备以上了所有条件东西,就能做好设计。设计师在创造价值的时候,一定也要有属于我们自己领域的专业知识。我们更需要了解社会学、经济学和心理学的知识,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也不需要成为那领域里的专家中的专家。要了解,但是还要掌握好我们自己擅长的东西。

Pi:江南大学在设计教育的过程中,更注重让学生对接国际大赛、各种大赛,还是对接项目比较多?

Xin:江南大学在红点、iF 拿过很多大奖,但不太宣传,我们不希望把这个作为一个导向。如果同学们主动参加任何一个设计比赛,他们拿到大奖,我都会为他们开心,但是我不会作为教育中的一个方法,去把教育中需要传达的知识通过这个方法去传授,我更多的注重项目的。

我们受教育是为了掌握知识,不是拿奖。知识掌握到了,水到渠成,奖自然就有了。为什么同学们要把那些放在简历上,因为找工作。念大学一样,如果你能力有了,知识有了,一样能找得到好工作。

ixdc-xin3

辛向阳教授专访现场

Pi:学生专注专业,或者不停地尝试其他领域的设计,您更倾向于哪一种?

Xin:是要专注,还是要更宽泛一点。这个是大学的很多老师,在改革的过程中不断地问自己的一个问题,也是互相之间不断争论的一个问题。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

我常常跟同学们讲这么一句话,做设计的过程中要注意两件事情,第一,领域,是指学术上的领域,指交互设计、工业设计、产品设计这些领域上的分类;第二,行业,产品设计可能是在家具、交通工具、家电,或者其它行业。工业设计是一个领域,家具是一个行业。专注在一个行业,不代表你不要去了解更多领域的知识,去支撑一个家具设计。做好一个行业,你要了解很多领域的知识。

另一方面,拿我自己举例,我研究交互设计,但是广义的交互,既可以应用在 App 界面上,也可以用在服务设计上,也可以用在体验设计上面。做好一个行业,需要有很多个领域去支撑,同样,如果你把一个学术研究领域研究好了,它也可以适用在各个行业。

Pi:做 Young Designer 2016 的时候接触到一个学生,产品设计专业,毕了业跟他导师做项目去了,跑去设计小学课程。你认为这会是将来设计生的一个趋势和方向吗?

Xin:从三年之前,江大设计学院就和本地最好的小学中学有了合作,帮他们设计课程,把更前沿的设计理念,放在中小学传统的美学教育里面,课程是可以设计的。跨界没有问题,但是,有一点要注意,要做足够多的用户研究。但是,我说的用户研究不是简单的「现在学习中有哪些痛点」这些简单的需求问题,而是,从西方的亚里士多德到中国的孔子,几千年来一直有人研究教育的问题,这些非常成熟的东西须要去了解的。

另外,设计课程要了解教育的目标。人为什么要接受教育,接受完教育之后,我们成为什么样一个人。在很多家长不太满意中国教育,说是应试教育,考试很好,出来不能成为思想自由、行动有主见的人。一定要研究教育学的理论,更重要的是对人得关注,教育设计的产品是课程。通过这个产品,你希望孩子能成为怎样的状态,要想的非常清楚。

Pi:国内的设计教育有什么需要向国外学习的吗?

为什么国内外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国外从包豪斯开始,设计在一代一代进化的过程中,都和整体的社会需求、经济的转变、技术的升级是同步的,每一步走得都是非常踏实的。包括从三四十年代,包豪斯到美国之后,也是商业和社会结合得非常好,设计的服务也变成了文化。这时候,设计的角色,包括设计者在社会之中的作用,对设计教育影响是很大的。

但是在国内,从80年代开始,我们才开始引进学习国外的工业设计教育,而且当时的学习过程当中,很多前去国外学习的老师并没有办法读一个完整的学位。

我们应该重新思考设计教育在当今的中国这个语境下面如何发挥作用,不是跟着外国走,而是了解我们自己的语境,放置属于我们自己的内容。这个还需要很多老师他们日常领域的教学中去执行。我相信中国如果老师们努力,这个差距是能够弥补过来的。

我从美国到香港的时候,开设了交互设计这个专业,当时的十几门课中,只有一门课是我在美国学习过后拿到香港理工的,其他的全是我根据香港理工招生的情况、一年的学制和学生们计划的就业方向重新设计的。我到了江南大学,也并没有把我美国所学的课程和香港所设计的课程,直接拿到内地来,都是为了自己的学生在中国这个语境下设计的课程,保证他们出去之后,能够成为社会上有用的人才,我们不是要把国外的东西拿来,而是要根据自己的需要设计。

IxDC-xin1

辛向阳教授

Pi:现在好多人说设计专业出来不好找工作,没有话语权。有没有可能他们既保证设计师的独立性,又找到一个赚钱的工作?

Xin:第一,想掌握话语权,要了解很多相关领域,要不然你不能理解产品经理或者市场调研人员讲话的语言,就像英语和西班牙语是完全不同的。每个专业,掌握的专业背景知识不一样,决策的工具方法也不一样。我们必须了解他们的东西,才有可能和他沟通交流,才有可能让我们自己的工业设计和交通工业设计决策被别人理解。

另外一点,新的领域、新的理念出现了,也说明会出现很多不同样的设计师,很多不同的就业渠道。有的设计师做架构师,有的设计师做后期的,有的设计师做前期定义的,这都没关系,但是要做得超级精。设计表达永远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是手绘,还是技术的表达。好的想法要有,但也要能够去执行。

Pi:鉴于我们最近在做的 Young Designer 2016 的活动,也发现很多好的设计生和设计生们的困惑,您能否给他们一些寄语?

Xin:说一些我个人的人生经历吧。有学校请我去讲「转型教育」,说我经历比较合适。其实我原来没想这么多,我在学机械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去转行学建筑,从来没想过学建筑的时候跑美国学艺术本科去了。但是有一点,在每一步的成长过程中,尽管我不知道下面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我一定是有个目标,长远的目标不敢说,但是价值观是有的,判断什么东西是正确的事情,简单地说,就是对得起良心的事情。

另外一个,短期的目标要有,还要设置得高一点。也许在过中,我进步一段时间的时候,会发现那个目标已经不适合我了。调整是很正常的,实事最值钱。任何的经历,不管是开心的还是难过的、挫折的,都可以是人生财富。但是要记住一点,合适的价值观、道德标准、良心还是要有的,这样的话,睡觉睡得安稳。不要太过纠结于短期的理想。理想可以是动力,不能成为压力。

图片来自设计癖

辛向阳教授的观点,你最赞同哪一点?

加载中 ... 加载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154

  • 2

  • 1

  • 16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

  1. 理想是动力,不能成为压力,我最喜欢这句话,也是我今天一直睡不着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