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他们只用塑料袋就完成的毕业设计,被台北设计之都看中了

设计癖大型毕业设计专题报道 Young Designer 2016 马上就要收尾。为发掘有才华的年轻设计师,今年 Young Designer 2016 第一次设立并颁发了「NEXT 设计奖」,来自台湾成功大学的毕业设计团队陈亮至、赖乐齐、杨其寰以他们的 Plastico 塑料袋实验计划获得了一等奖。

Plastico 塑料袋实验计划是以宣传环保为主旨的设计,将废旧塑料袋搜集并进行再生改造,做成桌面小物件,不仅使「NEXT 设计奖」的评委们青眼有加,也被邀请参加了 2016 台北世界设计之都主办的「响应 629 世界工业设计日系列活动」。设计癖跟他们聊了一下,看看海峡对岸的小伙伴对设计有着怎样的理解。

chenggongdx

从左到右:陈亮至、杨其寰、赖乐齐

plastico11

plastico 作品

设计癖:关于你们的 Plastico 塑料袋实验计划,可否叙述一下制作过程?怎么加热?怎么冷却?中间需要注意什么,比如毒性?

陈亮至:先把塑料袋整理好,确定干净程度,不太脏的话都可以使用。之后放进模具里,上下拿夹具夹起来,放在机器里面加热,机器里面有加热管可以贴着模具,加热一段时间,把加热器具移除掉,放着冷却。冷却没有特别的方式,就是放着让它冷。中间需要注意的是,塑料袋需要把模具填满。

赖乐齐:关于毒性一开始的时候也有疑虑,所以我们就去请教制造业的专家。得到的结论是,我们现在的生活中也有很多东西是由塑料做的,制造的时候不会产生毒气是因为在真空的环境中加热。真空环境下加热塑料,塑料会融化而不是燃烧,就像是冰块变成水,是物理现象。燃烧是跟空气化合,就会很容易产生毒性。

还有一个抑制毒气产生的方法就是温度控制。塑胶加工的时候使用的温度大约就是一两百度,比起六百多度和八百多度的高温,差别很大,这两点会抑制塑料袋在加热的时候的毒性产生。

我们会把很多小塑胶袋合在一起变成比较大的产品,比如笔筒、置物盘,所以在回收垃圾的产品端会产生注意。我们产品上的花纹,是塑料袋本身的颜色,我们没有做其他任何加工,只是把它们排放整齐。

Plastico 塑料袋制作过程

设计癖:当时为什么想到把「塑料袋实验计划」做成毕业设计?

陈亮至:一开始并没有立刻想到要做塑料袋相关的题目,只是我们三个人都比较想做永续、资源再利用的题目。我们当初也讨论了各种不同的材质,各种不同的废弃品的再利用方式。最后选塑料袋,是因为在台湾,不管是花纹,还是民众的使用,塑料袋已经形成一种特殊的文化,所以我们想用塑料袋的环保议题、用我们的设计去诠释台湾的文化背景。所以最后选了塑料袋试验计划。

设计癖:什么文化呢?能具体说一下吗?

赖乐齐:在欧洲或者美国,除了大超市,他们的塑料袋很多是空白的。台湾的塑料袋不一样,上面会有一朵红色的花,那个花大家都知道那是塑料袋的花,上面会印「半斤八两」之类的,来标示塑料袋的容量。这是台湾文化特色,很多人用这种塑料袋,尤其妈妈常去菜市场买东西,这种塑料袋是每天可以看得到的。

设计癖:那又为什么想做环保和永续利用的题目?

陈亮至: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我们三个共同的认知。因为我们不太想做科技产品,觉得太科技的东西会失去人性,想要做一些贴近实际生活的东西,就是不太用仰赖机器,不用计算精密的数据。

设计癖: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遇到困难了么?

赖乐齐:挺多困难,比如一开始不明确塑料袋究竟是否可以被做成另外一种固体的形式、加热的方式、模具的形状打样都是挺大的困难。资金方面也比较困难,因为都是学生,没有足够的财力。另外就是,这次选择塑料袋实验的题目,跟学校以往的毕业生通常选择的项目不太一样,所以在毕业设计这一这堂课的进度磨合上面,有很大的问题。有很多次校内小发表,都没有拿到好分数。那时候对我们的心理都是挺大的挫折。

陈亮至:好多学生毕业的时候会花很多钱,有的花十万二十万新台币(100000 新台币约相当于 21000 人民币)去做展示用的模型,但是我们不愿意这样,因为不想跟家里拿钱去做一个展览完一次就不会再用的东西。比起模型,我们更想做一个不是很花钱但是可以实际运作的机器。所以从一开始就假设在没有充足资金的情况下,有什么便宜的替代方式能够最大程度达到理想中的效果,但是用最省钱的方式有些东西又做不出来,所以就会慢慢往上累加资金,在资金跟品质上找到一个平衡点。

一开始是做的时候还没有模具,是跟同学买了二手的烤箱,试过之后想做带形状的,就还是找带模具的。一开始找了做鸡蛋糕的器具,发现太大太重,后来又用松饼机,但是松饼机是两个凹面,但我们想要一个凸面一个凹面。所以后来又放弃了松饼机,自己找工厂做了加热管,做了简易的模具。模具一开始也是要做实验的,找到铝板切一切,简易地焊一焊,然后做实验。

其实我们相当于模仿工业上制造塑胶的大型机器,把它缩小。但这个事情对于学生来说是难的,因为我们没有在工厂里面工作过,也不知道学校外面的工厂用的是哪些技术。

设计癖:你们这个计划后来在台湾也是受到好评的,为什么在学校里反而好评不多呢?

陈亮至:是学校传统的关系,跟台湾的实践大学不同,他们的设计会很前卫,注重实验性和表现力,偏向荷兰那边。但我们学校很重视一些实际的问题,会很明确说一定要做出什么样的产品,对世界有什么帮助,我们题目很多都是辅具、老人安养之类的。做的时候老师就会问我们,制作成本是多少,要卖多少,都是些实际的东西。

但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劝导大家,其实塑胶袋也可以回收利用,是宣导一个概念,而不是要卖这个产品,其他同学就是要把他们的产品卖出去。所以我们卖的本来就不是原料和这个产品本身,如果真要卖,我们卖的是概念,加上概念的价值,售价一定会盖过成本。

设计癖:对塑料袋实验计划的规划有什么规划吗?

陈亮至:现阶段来说,还只是毕设作品。毕业之后我们三个人以后的规划不太一样,所以短期之内会当成副业来做,每周抽出一定的时间来。未来会怎么样,还不太确定,希望是可以变成我们的主业,但是谁知道。

设计癖:为什么高中升大学的时候会选择设计专业?

赖乐齐:因为我在高中阶段不管是艺术还是设计方面都比较有兴趣,但是从小到大都没有接受过关于艺术或者设计的正规教育,想要去尝试一下,所以选择了这方面的专业。

陈亮至:国中开始就是美术班,所以小时候就对画图、美感、手作有一定的兴趣。高中的时候念了台湾中部比较好的学校,又对比较擅长理工科,家里也希望我念理工科,想了想理工和美感的交集大概就在设计。

杨其寰:因为喜欢观察生活中的事物,并且从中找到问题并解决。

设计癖:你们怎么理解设计?

陈亮至:我理解的设计是一个存在于生活周边处处的事情,但却很难定义。拿做菜来说,有些人会大锅炒,随便弄一弄,有些人就要细分步骤,这是不同的执行设计的方式。有些人就是大锅炒比较方便,有人就需要拆解步骤一步一步来,把东西准备好,研究好食谱,分析每一个食材的可能性和味道,然后再做出来,整理好,摆盘,送到客人桌上。

不管做哪个案子,平面设计、网页设计,还是家具、工艺,其实我们都得花时间去理解每个材质,每个东西的可能性、它的特色、它的材质变化等等,理解之后是对自身知识背景的增加。

对使用者来说,那就是一道菜,你要知道他们喜欢吃什么样的味道。而对于创作者来说,你是想要诠释什么事情,才把它做出来。所以我觉得设计没有办法很明确地去定义,它对应不同的事情,对应不同的方向,你的思考脉络就会不一样,思考方式就不一样,我觉得设计就是中间的思考过程。

赖乐齐:设计就是生活当中的一种钻研,就是秉持一种生活永远可以越来越好的心态,去面对自己看到的一些外形或者是体验上的问题,做一些改进的事情。这当中包括单纯讨论体验以及美学的设计方法,当然也有解决问题式的设计,也有人想让社会的架构变得更好。这些都是设计的范畴,也是我所理解的设计。

问题八:有没有喜欢的设计师?

赖乐齐:迪特·拉姆斯。我认为他在当时的作品造型以及使用的情境经验,非常的洗练,一直到几十年之后的现在,每隔一个阶段我去看他当时设计的产品,都会觉得很美,也会觉得一次比一次有更深的认识,看到更多的细节。这对于我在学校训练和实习时候做的事情都非常有帮助,所以他算是我最喜欢的设计师。

陈亮至:没有最喜欢的。但第一个会想到赫斯维克,比较有名的是陀螺椅。喜欢他是因为他用很理性的方式去看待每一个创作,他会把一般打开很无聊的桥,赋予各种不同的结构,让它可以展开地很优雅。我觉得这是一个偏工艺的创作,但是他用很数学的就像达芬奇的那种数学演算法,把这个东西算出来,做出来,不但具有实验精神,也用理性的方式做出很有美感的创作。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看到他的展出时,我们也正在做塑料袋实验计划的各种实验和尝试,最后才决定某一个造型和某一个结构去完成。觉得他制作的过程跟 Plastico 制作的过程很相似,所以算是被感动到吧。

杨其寰:喜欢 Jonathan Ive。

设计癖:认为设计应该更多的天马行空还是服务于生活?

赖乐齐:我们认为这两件事情是不冲突的,因为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都起源于你在生活当中的灵感。有的时候天马行空的创造和设计也是或许是解决生活中某个问题,或许有可能只是觉得旧有的框架很恼人,所以去做了一些新的创作和想法。不管怎么说,我们觉得天马行空和服务于生活都是设计的一部分,它们是彼此不冲突的,都是很必要的。

设计癖:大学四年设计风格有改变吗?

陈亮至:我们觉得我们在设计教育之下只待了四年,到现在其实还没有什么具体的风格。我们还在不断的尝试和学习,还不够有格调,不够有资格说,我们有一个风格存在。但是因为学的东西,不断接受新的,所以会有各种尝试,所以我们的设计风格有可能会变来变去,但是觉得短时间内这并不是一个定调。

设计癖:觉得四年最大的成长是什么?

陈亮至:可能因为之前都是在画图的关系,大一的教育就是教美学和美感,所以都是在认真做自己,画自己很喜欢的东西,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大四的时候,因为三年的学习,所以我们看的事情更广,需要在乎的事情更多,能解决的议题,可能已经从大一的表达自己到大四可能可以去影响人群,做一些稍微算是设计的题目,也比较有资格跟设计沾上边。因为设计就是一个跟人、跟客群、跟其他人、跟除了自己之外的人交流的一个器具,一个媒体。

设计癖:平时有什么爱好?

赖乐齐:很喜欢听音乐,看看电影,我和陈亮至都很喜欢机车,喜欢挡车也喜欢手工的,所以偶尔会自己动手改车,做一些敢接,把自己的车改得比较好看,然后出去骑车。还喜欢看海,喜欢喝饮料。

陈亮至:喜欢拍照,会找朋友一起出去骑车,帮他们拍一些美照。平常心情不好或者心情特别好的话,会把当天心情好的事情和心情不好的事情画下来。会去听现场的电音音乐,觉得很爽。

杨其寰:喜欢打篮球和看电影。

Plastico 图片展示

plastico1

成品展示

plastico2

花纹示意图

plastico6

制作过程示意图

plastico4

plastico5

不同物品模具及制作图

plastico7

烤箱实验(失败)

plastico8

松饼机实验(失败)

plastico10

自己订制加热管

图片视频来自于 Plastico,版权归 Plastico 所有,设计癖授权使用

你对再生设计持什么态度?

加载中 ... 加载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337

  • 6

  • 3

  • 13

  • 7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3)

  1. geniza

    第一,没有任何美感,第二加热肯定有毒素,本来这种塑料袋就是有毒的,第三当杯垫如果是热水,那一定会散出有毒物质

    1. 每个人审美有别,有没有美感这点不做评价;
      geniza你没有认真看文章:一千度真空中塑料是融化不是燃烧,就像冰化成水那样是物理变化;
      塑料有毒这点,1.不是所有塑料都有毒,比如特氟龙你熟悉吧,不粘锅涂层;
      2.你说“加热肯定有毒素”应该根据是倒进热水塑料瓶变形之类的现象,太长不看版:许多婴儿奶瓶还是塑料的。塑料瓶遇热水变形这和你用来装热水瓶子使用的塑料类型有关,像矿泉水瓶用的聚乙烯就不耐高温,不过本来聚乙烯的用法也不是装热水,食品级的塑料都挺贵,如果你舍得花钱可以买那种,不舍得可以换玻璃陶瓷杯等,你的自由。

  2. 一般吧,如果真正用过的塑料袋,里面难免有一些渣渣之类的东西。做出来的视频有可能是用干净(新)的塑料袋做的,再说了如果把这么一堆塑料袋搁一块烤,个人感觉就像是毒素的融合!

  3. vivi_dly

    这个本身没什么问题,而且很棒,如果模具精致点,做出的东西好的。

    1. 友兰达

      好的概念和动手去做的那种行为特别棒

  4. 毕业设计花大钱简直是个深坑!

    1. 花了三百的路过

      1. 友兰达

        你最棒……

      2. 继续努力二吧

        你做了啥呀,毕业设计

  5. Viki

    1. 你这么美,评论就一个字真的好吗

  6. 梅子

    给三个同学点赞

    1. 梅子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