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设计癖访谈第十期:思想决定作品高度——杨万里

新的一年我们也迎来了 14 年的第一个访谈嘉宾杨万里,13 年毕业于广美的杨万里,现任职于 LKK 洛可可设计集团北京总部—— SANSA 上上品牌设计师。受邀参加 2012 年意大利米兰家具展之中国 50 大设计师之一,获两届 CDA 中国设计奖全年至尊奖、“为坐而设计”大奖赛金、铜奖等近 30  项设计奖项,注重产品的思想与文化承载。 下面跟随我们的脚步一起了解一下杨万里和他的设计吧。

个人照片

下面是设计癖与杨万里同学的访谈内容:

Pi:杨万里你好,当时怎么想到去学设计的呢?

杨万里:这还得从我为什么选择艺术这条路开始说起。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看电影才知道有设计师这个职业,很羡慕,但是因为我们那边基本没多少人学画画,所以很少了解到原来大学是有设计和艺术专业的,更不知道有美院这个东西。一次偶然的机会碰到一位学画画的同学,问他学画画是否以后想成为中学的美术老师?后来才知道有美院,然后果断改专业学美术了。真正的开始学画是在广州,我是国庆节那天进入画室的,离1月份的美术考试还有 4 个月,当时画室水平最烂的就是我,甚至可以号称广东最烂,因为那时候我连速写都不知道是什么。如愿进入美院后,我选择设计可能是基于我一直以来的好奇心吧,我更愿意看到自己创造出来的新产品,而不是一幅画而已。

Pi:那为什么会选择生活设计设计工作室呢?

杨万里:其实大一大二的时候梦想是成为汽车设计师(这应该是很多男生最初的梦想),但是随着自己专业的加强和我对设计的更深理解,我渐渐迷上了生活产品设计。是原研哉的《设计中的设计》打动了我,每一件经过精心设计的却看似简单的产品都蕴含着深刻的思想和无限的感动。那时候,我对产品的痴迷远远超过了汽车,有时候,设计一件近乎完美的产品未必比设计一辆汽车简单。

Pi:能不能解释一下什么是生活设计?

杨万里:这个很广,如果按照我们工作室的理解,应该就是生活类的用品为主,它有别于一些 3C 产品(电子科技产品),大部分为非电子结构的。我个人后期做的设计多数都偏注重于产品所传递的观念和思想承载。

Pi:前面在介绍的时候也提到了你的作品获得过很多奖项,有没有自己最满意的作品?

杨万里:有好几件挺满意的。Rainy Cup Lid_2_副本

《Cloud in Heaven》:说到死亡,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一件悲伤的事情,那么说到骨灰盒,大家就会开始觉得有些忌讳了。因为现在市面上的骨灰盒普遍都是在深色木料上雕龙镶凤制成的,除了让人觉得俗气肤浅外还会给人一种凝重的感觉,它的功能加上略像棺材的外形使得它成为了一件让人敬而远之的东西。现实生活中,也有部分家庭因为对逝者的思念会把骨灰盒放置在家中,思念的同时却又觉得忌讳,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当时我就想,为何不让这件事变得浪漫一些呢? 人们对逝者最美好的愿景便是他/她上了天堂。以洁白的云为载体,赋予其骨灰盒的功能,当小孩子问起“妈妈,姥姥去哪了?” 此时母亲可以很浪漫的和孩子讲述——“去云里了,她住在天上”。每个人“临走”前都不希望自己的离去给身边的亲人朋友带来伤痛,既然伤痛在所难免,为何不让伤痛来得更缓和、更烂漫一些。 此时,一件凝重、忌讳的事情已经变得浪漫了,人们对逝者思念的那种温馨情感得以展现。它转化了人们对死亡的观念。灵感源自于著名诗人顾城的一首《远与近》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前段时间这个作品还获得了 2013 年 CDA 中国设计奖全年至尊奖。这件作品更多的是传达一种设计思想和观念,它不是一件功能性创意产品。大三时我悟出了一个道理:真正的设计师比拼的不是创意,而是设计思想。思想决定作品高度,就像能文不一定能诗,但好诗人定能写出一篇好文章。
Rainy Cup Lid_2_副本

《云雨杯盖》:雨点激起杯中的涟漪为你铺展出一层层深浅的记忆,滴落桌面的点点水迹犹如你一路走过的足迹,我们总以为逝去的过去值得永远回忆,却忽略了今天不完美的结果也会成为明天完美的过程。属于云雨的交响曲缓缓落幕,却留给我们无尽的遐想与盼望。你会期待下一次,与雨的邂逅。平时盛放热水的杯子,揭开杯盖时滴落的水珠会弄湿桌面,既然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为何不让这个问题变得浪漫?一个云状杯盖,揭开时云杯盖上凝结的水珠犹如雨滴般滴落,这一瞬间是短暂而浪漫的。

Pi:是什么因缘让你开始着眼这样的情感类产品呢?

杨万里:感受生活吧,我做设计已经养成了一个较好的习惯,就是看物思考。我善于思考,也喜欢思考,思考我眼前看到的一切。但这有别于思考寻物,现在大部分学生急于参赛获奖,这样养成的不良习惯就是故意去寻找生活中的问题,然后再以看似巧妙的手法去解决问题,其实绕了圈子,出来的作品便失去了纯粹性,很难打动人。

Pi:太过刻意的伪创新?一直停留与表明形式的创新,缺乏了真正的理念。

杨万里:对。其实设计很简单,直接解决问题,而不是故意的以看似创新的手法去解决。深泽直人的作品很值得大家借鉴。
山

《纸山》确切说这并不是一件产品   这是我花了几分钟用手随意捏的宣纸 ,但我喜欢它所传达的思想。“相由心生,境随心转,物由心造”通过此作品,能读出人内心的情感形态。宣纸有骨,所以捏出来的造型有山峰的肌理感。通过设计师的设定,用户行为的参与,才能构建出整件作品。沉稳、大气的人,捏出来的山宏伟;狭隘、没见过世面的人,捏出来的可能是一块石头——冰冷,没有气魄;女孩子捏出来的山则秀气。这座山是一个人内心态度的诠释。用毛笔沾水在桌上扫一圈,便可将“山”贴在桌面上,作为品物,你可以看到真实的自己。见山、见水、见人心。——《纸山》

Pi: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杨万里:我注重产品的设计思想都是受到了《设计中的设计》一书的影响。这不是一本看一次就搁置一旁的书,每一次重读都会有全新的体会。这本书我翻了不下 10 遍了。

小小搬运工

《小小搬运工》

这件作品为我带来的最大的荣誉就是让我成为了 2012 年受邀参加 2012 年意大利米兰家具展之中国 50 大设计师之一 。只能说我非常幸运,因为我当时只是一名大三学生。受邀参加的都是各大设计公司创始人、设计总监和知名院校的教授。
米兰家具展 2012 年 5 月受访于网易家居
那一年,我的采访版面出现在了我的偶像杨明洁的旁边。

Pi:这个经历对于你来讲有什么影响么?

杨万里:当然,我更加自信了,我认为自信对一位设计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想成为具有影响力的设计师必须得有自己的设计风格。这里单从学生的角度来说,没有自信只能随波逐流,想到一个做一个,什么符合比赛趋势就做什么,参考获奖作品而做设计。这样出来的作品千篇一律的都是单调的“找问题”产品,这样你就会失去了你学习生涯中最宝贵的财富——自由、放纵。initpintu_副本

《窗里的画》:运用中国传统窗框元素,结合废弃矿泉水瓶设计出花插容器。用环保的手法,描绘当年的那份情境,仿佛转世到了以前,站在窗前望那景色如画的庭院。古代的风景窗框,赏风景的慢生活态度大多人都丢弃了,犹如每天都被废弃的矿泉水瓶。古今结合,展现传统文化的再现和废弃水瓶的再生,向人们传达一种美好的环保理念。

Pi:提到了那么多作品,在制作的过程中也一定遇到不少困难吧。比如时间上、材料上等等。

杨万里:其实最难的不在于某一个点,设计最难的就是你设计的结果和最初概念时的差距。这里不是指改得越多越不好,一个成熟的设计师在最初的构思阶段就应该将材料、工艺和时间考虑清楚,尽量让设计的过程掌握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避免让自己在设计的过程中处于一个被动的状态。设计不是艺术,你要在天马行空的感性和三思而行的理性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这才是最难的。

Pi:化茧成蝶的一个过程,注定很痛苦也很快乐。

杨万里:《小小搬运工》,我花了整整一个暑假(两个月)才做出的方案。

Pi:我感觉构思的过程很困难也是最重要的一环,在这两个月为了这个设计都做了什么呢?

杨万里:就是不停想方案、画草图然后再想方案。当时是大二的暑假,整个暑假都呆在宿舍里,有种走火入魔的感觉(那时候天气也真的很热,呵呵)。

Pi:不断地翻阅资料,整个脑海中都是椅子椅子椅子?

杨万里:是的,以前没做过椅子的设计,对自己来说也是个全新的尝试。后来我看到一个国外的设计纪录片,再结合自己当时设计的几把椅子,才感慨椅子是最难做的。《设计天赋2》截图

“每个成功的设计师都会有自己的一把椅子。椅子在设计世界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既要满足结构需要,又要考虑产品美感。椅子是建筑师与设计师的交汇点,也是最具挑战性的项目。从椅子设计里,最能看出一位设计师的水平高低。”——视频《设计天赋 2 》

Pi:是抱着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参加比赛的?比赛之前有意识到制作椅子将是一个挑战和机遇么?

杨万里:没意识到,当时也只是把设计椅子当成设计一件产品来看待而已。后来发现它需要顾及到的方面很多。当然,辛苦后总是有收获的,经过一整个暑假的“磨练”,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对设计的理解和掌控提升了不少,也因此获得了不少荣誉。

Pi:是最开始就想要为儿童而设计一款产品么?

杨万里:当年的比赛主题是“坐与行为”,当时做了三把椅子参赛,《小小搬运工》 《漂浮的瑜伽球》和《背后的门把手》。《小小搬运工》是因为我的小外甥得来的灵感,《漂浮的瑜伽球》的设计灵感是因为当时在网上看到了好友在网上分享练瑜伽的照片,《背后的门把手》则是因为经过一家打印店看到当时打印的门牌而得来的想法。详细的设计过程我都有在作品集里展示,这里就简略带过了。

Pi:背后的门把手,这个不太了解,介绍一下?initpintu_副本

杨万里:当你需要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是否想将一切拒之门外?  椅子后面加把门把手,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挂上警示牌又或是衣物等等。此时,椅子不再单纯,它可以传达情感了。一扇“门”,一个告示;一把手,一件衣服。

Pi:这个也很有意思,当需要一个人静心思考的时候挂个牌子。

杨万里:这个做的也是设计思想。

Pi:当知道获奖消息的时候一定非常兴奋吧。

杨万里:是的。还记得那天中午,我还在睡懒觉,同学电话告诉我,我不信,以为逗我玩儿的。

Pi:现在回过头来对于作品有没有什么地方想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杨万里:我会经常审视以前的作品并进行改进的,这是一个学习和进步的过程,每一次完善都会对产品有新的体会。直到现在,每当我翻看以前的作品,发现不足的地方就会改进。

Pi:假如以现有的产品为例呢?哪个产品你现在有了新的想法,或者认为还有改进的空间。

杨万里:很多我最近就在忙着改的作品。举一个例子——《小小搬运工》,我会改进轮子与凳腿的连接结构为主。另外还有好多,因为还没做,计划年初完成。

Pi:在大多数的人眼中儿童椅已经很完善了,因为非常贴合生活。

杨万里:其实他并不是最让我惊喜的作品,最让我惊喜的是《行走的枕头》以及骨灰盒的设计。

行走的枕头。

《行走的枕头》: 枕头,是一种很随性的家居用品,可以说它的本身与时尚是格格不入的。在枕头边上加上提手和拉链,将其与提包的功能结合。你可以选择将它带上街头,甚至说是T台秀,两种原本互不搭调的物品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和思想冲击,能激起人们产生一种疑问和思考。它能提供使用者收纳物品与休息的功能。

这不是一件商品设计,甚至可以用搞怪了形容它。但是它成为了我个人里最喜欢的一件作品,虽不被许多人认可,但它体现了我对设计的态度——设计是件很简单、愉快的事情,它不是一个任务。至今我还很喜欢它。

Pi:这个设计思路是怎么来的?

杨万里:看到地铁上看到有人枕着公文包睡觉,我觉得它更适合放在“时尚”一栏里,你可以想象“一个时尚型男手里提着一个“枕头”从一辆奥迪R8里踏出。”将它拍成一张大片,我能想象到它有多酷。

Pi:但是本身收纳了太多东西,一方面多少影响枕头的舒适度,同时作为枕头,存在着会压坏里面所收纳物品的风险。

杨万里:也许它只适合T台,你会发现巴黎时装周里面的衣服不可能穿上大街。但为什么大牌设计师还在设计?因为那代表了一个设计师的思想高度。菲利普·史塔克的外星人榨汁机实用吗?不实用,几乎没有人用过它来榨汁。但是它成为了史塔克最具标志性和代表性的作品。或许它的作用正像我所说的,它传达出了他本人放荡不羁的设计态度。

Pi:更多的是在表达自己,而不是顺应市场,可以这么理解吧。

杨万里: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的态度和想法,就看你是否够自信,是否能坚持。妥协和坚持没有对与错。

Pi:但是产品最终还是要走向市场的呀,在表达自我与市场两者之间怎么权衡?

杨万里:我不权衡,说白的权衡就是猜测,谁能确定未来?大量的数据研究无非也是将猜测的命中率加大而已。我的儿童椅能走市场,骨灰盒也能市场化,我还有很多产品可以市场化,但是初衷我就不会想那么多,把产品设计好就行。当然前提是你觉得自己的天赋足够权衡设计的品质和市场需求。深泽直人就不考虑市场。

“我的视野中没有市场。市场对我而言过于抽象,不太真实。人们试图让买卖的好坏来决定设计的取舍,似乎市场反映的就是全部真相,这在我看来是对设计价值的削弱,极大地减少了设计的可能性。我要帮助的是那些希望过更好的平常生活的人,而不是那些必须有很多钱才觉得自己过得好的人。”—深泽直人

Pi:就像一力降十会一样,只要产品足够好,市场就会随之而来。接触了蛮多青年设计师,都是身怀抱负的在做设计。产品设计的市场在中国还没有成熟起来,但是总有一个时刻是我们这一代人成为中流砥柱的时候。

杨万里:很多人最后会被现实所改变,有一部分人能坚持到明天,只有最少数能坚持到后天。那大后天呢?

Pi:之前提到了设计思想和创意?能不能说说这两者的区别?

杨万里:像我之前说的“真正的设计师比拼的不是创意,而是设计思想。”创意在产品设计里就是一个创新的概念,现在国内学生参赛功利心太强,为了海投比赛,拼命寻找生活中的问题,然后故意用一种看似新奇的方法去解决,实际上是绕了弯子,这样的问题是什么?当你长期这样做的时候,最后你会发现,你一想做设计就满脑子都是创新小产品,再也做不出富含思想理念和文化理念的成熟产品了。

Pi:很好奇你衡量一个设计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杨万里:我认同一句话“如果你将来会成为一位大师,那么你现在就是。”我不会追随太多的商业趋势,我不是商人,我是设计师,我不会以商业的角度来评判一件作品的好坏(你问的是作品,不是商品,呵呵)。我认为感动自己的就是好的,就这么简单,我喜欢将事情简单化。我说的不都是对的,但这是我的个人观点,我不在乎别人说的。

Pi:理念、材料、工艺这三者算是在设计中缺一不可,对于这三个部分你是怎么理解的呢?“形式服务功能”这句话你又怎么理解呢

杨万里:从设计的角度来说,理念固然重要,其次是根据你要实现的理念来选取适应的材料和工艺。据我现在所知,很少有实现不了的工艺,大多是设计师和工艺师之间沟通的问题而已。苹果的设计功臣 Ive 研发时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工厂里的。“形式服务功能”这倒要看你做的什么产品,如果是一件文化产品呢?如果是像我所做的骨灰盒呢?形式未必都有功能,情感的输出是否算是功能?这我倒没有细想过,还是看产品定位吧。

Pi:说了这么多产品,杨同学这些产品有没有已经进入市场的?

杨万里:我大学里的作品都没有进入市场。我还在学习阶段,不想分散精力,即便我现在在洛可可上上品牌部任职设计师,我依然还是在学习。毕业后设计了多款产品,但因为产品周期较长,还在开发中。

Pi:是什么机缘巧合进入到洛可可的呢?

杨万里:之前说过,我觉得设计师更重要的是设计思想。我大学做了不少设计,也涉及了很多类别,最终个人感觉椅子和文化产品的设计是最难做的,真正的文化产品不是看出来的(外观),而是感受出来的(内在)。所以我更希望在这方面能有更好的学习和实践。综合国内众多工作的选择,我没去参加任何招聘会,只选了洛可可的上上,最后上上也选了我。也符合我大学后期的设计侧重方向——注重产品的文化理念和思想承载。

Pi:从校园里走出来到公司接受和学习的东西有很大差别的。平常是怎么积累和学习的呢?

杨万里:多看书多看资料,自己多思考。我是个喜欢思考的人,自己走路的时候,乘车的时候,发呆的时候,都是我在思考的时候。思考我看到的事物存在和发生的意义,思考任何事情,这里简略带过了,因为太多。善于思考的人会很容易适应新环境的。

Pi:工作之后对产品这个行业有没有新的感受?和你之前所想象的行业情况是否有出入呢?

杨万里:还好,因为洛可可是专业度非常高的设计公司,所以我在设计上的自由度是非常高的。我任职的是 SANSA 上上品牌部,上上属于自主品牌,基本不做设计服务,开发的产品都是由我们自己决定。

Pi:相比与还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你已经作为一名入职设计师,那么你现在对于国内的工业设计有怎样的感受?

杨万里:“对国内工业设计的感受”这个问题太大,我还是谈谈对于在校学生的一些建议吧。我大学里通过努力拿了近 30 个设计奖项,参加设计竞赛是锻炼学生的好途径,它能扩展你的思维,也能为你赢取荣誉。但需要注意的是,过度零散的参加竞赛会导致学生的基础知识碎片化、不牢固。因为大部分学生都是选择利用课外时间来做的比赛,对待教学作业却草草了事。很多学生不看重课程作业,本人的不少获奖作品都是课程作业来的。只要你足够用心,课程作业所具备的时间、平台和资源等是最能帮助你将一件作品做得足够深入和完整的。这种系统化的设计程序才是最能帮助你提高成绩和成就一件完整的作品的,台湾的学生在这方面就处理得非常好,值得大家学习。零散的课外时间只能支持你去完成一些小创意罢了。

Pi:国内市场的形成还是急不得的,需要时间和过程,急功近利做不来的。就像上期访谈嘉宾陈旻说的,给设计点时间。杨同学接触了那么多优秀的设计师感觉作为一名合格的设计师应该具有哪些方面的素养?

杨万里:我一直同意这么一句话,“真正的设计师不代表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是抱持设计的态度去生活的人。”——原研哉。首先,你得懂得感受生活,领略生活,一寸阳光,一片叶子,一条鱼,一只虾,一只猫等等,也许每个人每天都会遇到,但又有几人能意识到那是一种美?同时你得让自己活得很快乐,再谈设计。设计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不是一个任务。

Pi:除了设计之外有什么爱好么?

杨万里:以前很喜欢运动,各种球类。中学和大学也曾是校级篮球队的。不过从大三开始就很少运动了,因为花在专业上的时间较多。现在平时有空的话就看下电影或随便走走拍拍照,不过都是用手机或 iPad 呵呵,感觉用心的话成像还是挺好的。

Pi:到这里我们的访谈也结束了,非常感谢杨万里同学接受我们的访谈,假如有读者想要进一步了解你的作品和设计该怎么联系你呢?

杨万里:微博私信就可以了@杨万里-SID_GAFA 。

 

感谢杨万里同学参与我们的访谈。

访谈是设计癖新推出的一个栏目,每期采访一位设计师,目的是帮助设计师更好地展现自己的实力和风采,并且和大家分享第一手设计经验和体会。

如果你也想接受设计癖的访谈,欢迎联系我们:@设计癖 或者 email:pi@shejipi.com

我们下期再见。

你此刻的心情

  • 57

  • 2

  • 1

  • 11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7)

  1. 设计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推向市场,也就是为了盈利,一个没有经济价值的设计根本就不会有人投资或者连量产的可能都没有,只会让你越来越穷。。。相反当你设计产品时考虑更多的商业因素后,你的设计作品才会很好的盈利,有了资金后才能大规模生产和有了物质基础支撑你做最好的设计,和实现你的设计猜想

    1. 说得不错,意念和情怀只是想当然有艺术价值的设计,但毕竟绝大部分的人不是艺术家,目前国情我们是生活在柴米油盐,衣食住行的普通人,需要更实用更懂他们的设计师创造更人性化更高品质的产品!

  2. 有设计思想是好事,对设计执着也是一件好事,但是设计师最终需要的是把自己设计的东西,投入市场,让更多的人接受,或者说,让更多的人收益。而并非只是闭门造车。一个设计师,需要有自己满意的作品,同样也需要有别人满意的作品。

  3. 看到差距是好的,重点是给我启发很大。

  4. 看完之后突然就对自己未来的路多了份信心。

  5. 用心和思想

  6. 不多说了 满满的都是差距 自惭形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