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她把巴黎世家假鞋拆开做成帽子,印上“莆田制造”一抢而空

 

她在“假鞋之都”做原创

发现假鞋的质量比真鞋还要好

福建莆田有两个较为出名的标签——假医院和假鞋。

比起近年被频频打假的医院,莆田的假鞋早在2007年就登上《纽约时报》。

当时,纽约警方从两处仓库查获30万双假耐克,层层追踪下发现竟然来自遥远的东方莆田。

这个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的“假鞋之都”,其实还有着耐克、阿迪达斯的真工厂。

英国90后海归、帽子设计师张婷婷无意中找到了物美价廉代的莆田代工厂,做出了真正的“莆田制造”。

 

她的亲身经历,也给我们揭开了真实的莆田。

魔幻莆田

白天是空城,晚上10点成了不夜城

莆田有“FAKE之城”之称,据说全球三双耐克鞋中有一双仿鞋来自这里。


白天的安福电商城

去莆田之前,张婷婷的印象跟大家差不多,毕竟这座城市早就被网友们贴上各种标签。

熟悉后,她觉得莆田人很质朴,传统文化也保存得很好,还看到有唱莆仙戏的演员在门口晾假胡须。

摄影:杨敬然 Damo

与之相对的是,这个城市又很有工业感。

白天,最热闹的地方是安福电商城。在不同的摊位前,摆放着很多流行款式,鞋的背部像开手术一样被层层剖开,方便客人挑选面料。因为要复刻一双鞋子,往往要先裁开正品,进行完全解构。

除此,莆田就像一座空城。但到了晚上10点,很多做仿鞋生意的人就会活跃地骑着电瓶车,将无数的假鞋发往世界各地。

就连街边的灯牌,白天跟黑夜都是两种状态。

“比如VANSOSO,到了晚上,只有VANS是亮着的。再比如MONIKE,MO就是很懂事地灭掉了,只有NIKE亮着。”张婷婷表示。

莆田还有满大街“似是而非”的招牌:椰子三叶草、中国新百伦、椰子爆米花、智慧大嘴猴……莆田人把许多智慧都用在混搭“新品牌”上,这样既能通过审批,又顺便蹭了热度。

张婷婷还揭露了一个疑似段子的真相:假鞋的质量甚至比真鞋好。

20世纪80年代起,耐克和阿迪达斯便在莆田建立了正规工厂,这就使得一样的材料和技术都不难找。

有时候莆田人没法完全摸清真鞋的结构,但为了让市场满意,只能把质量做好。

“有一款匡威鞋,真鞋穿久了会开胶,莆田仿鞋就不会。还有一款耐克鞋,真鞋是没有气垫的,但因为有人跟他们说有,所以仿鞋还额外加了。”张婷婷说完也笑了。

巴黎世家老爹鞋和莆田椰子爆米花

本质上有区别吗?

“莆田人是离消费者最远的那群人。他们不懂为什么这个地球上有人要花几千块,去买一个他们生产下来可能才一百块的鞋子,这就是他们真实的现状。”

张婷婷决定从一个外来人角度,把看到的“莆田制造”告诉大家。为此,她设计了一款帽子,只有100顶,不为卖钱,只为了做社会实验。

摄影:杨敬然 Damo

 

张婷婷找来山寨的巴黎世家老爹鞋,让制帽师傅把它们拆成一片一片:橡胶鞋底、网眼鞋帮、红蓝或黄绿配色的面料……然后再拼成帽子的形状。

仿鞋的颜色和质感跟真的几乎没有区别,“它们被做成真鞋的时候就是真的,做成假鞋的时候就是假的。”

在帽子上印上了“莆田制造”,还印上了来自莆田的制造商“师傅:老杨”。

 

出乎意料的是,这100顶帽子很快就卖空了,有来自故宫博物院的订单,有来自电竞大厦的订单。

有一位顾客是喜欢玩滑板的男生。他收入不高,296块钱的帽子对他来说并不便宜,但还是坚持买。因为他对莆田很有感情,假鞋一直支持着他的爱好。

摄影:杨敬然 Damo

设计这款帽子时,张婷婷发现排队买巴黎世家鞋子的人很多。

都在说莆田造假,其实相对应的是大众对品牌的疯狂消费欲望。以前好的品牌慢慢才会被传播,跟消费者的关系也比较健康。但现在,一个款式被网红一发,畅销速度前所未有的快,这使得很多品牌只想赚快钱。”

 

摄影:杨敬然 Damo

 

张婷婷并不在意卖货,只是想把思考带给消费者。

“巴黎世家做老爹鞋,和莆田做椰子爆米花的人本质上没什么区别,都是拼凑和复制碎片信息。Triple S只不过是因为积累了品牌历史,复刻爸爸们穿的鞋去重新制造话题,而莆田却被嘲笑。在背后,消费者需要思考自己花钱到底在买什么。”

摄影:杨敬然 Damo

她用“声音”设计的帽子

赢得阿迪达斯的青睐

张婷婷导师曾经问她,“既然莆田的仿品质量比正品好,为什么他们还要做假货呢?”

她回答称,“这是最快的经济收益。一双鞋只是技术上达标可能只卖100块,而贴上品牌标签后能多卖600块。但莆田人不懂得怎么操作,所以造假成了最快赚中间差价的方式。”

张婷婷认为,莆田这么好的的生产能力,应该拿去做原创。

“国内很多人不知道艺术设计和创造力带来的价值,都认为学理科才对社会更有意义。”

1991年出生的张婷婷,在伦敦读的正是大家认为“没用”的帽子专业。

戴帽子是英国的传统,所以皇家艺术学院专门设置了帽子的硕士课程。这门课招生较少,以前每届就只有一个,而这一届包括张婷婷有3个人。

除了用文化和艺术去设计帽子,数学不好的张婷婷还运用了数学模型。

比如说某些函数模型,能让数字在组成高低起伏的表面。而勾股数,能让简单的几何排布形成漂亮的形状。

张婷婷的硕士毕业作品收集了3D打印机声音、金钱碰撞的声音、车水马龙声等,将它们制作成音频数据,转化成图案,接着使用电脑编程去编织面料。

该作品为张婷婷赢得了阿迪达斯的青睐,她被邀请去为它们研发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韩国队、德国队出场使用的手套。

 

2017年硕士毕业后,张婷婷在伦敦成立帽子品牌Cloud Hat System(CHS)。

CHS的设计寓意着帽子不仅是配饰,还能承载感情、思考、行为等。

张婷婷目前在网上出售的系列产品不多。

正常的棒球帽出汗时容易流到眼睛,而这款设计没有做传统的六片型,而是把上面的圆重新做了组合,前面还加了一个防UV的帽檐。

像渔夫帽,她也给头顶的版型重新做了剪裁,从侧面看就像小帆船。

“在今天的这样一个时代,每个人的身份不再像过去。渔夫就一辈子是渔夫,厨师就一辈子是厨师,我们很多人都是斜杆青年了不是吗?帽子承载的信息,也许也会发生改变。”她在一席的演讲上表达了自己的设计理念。

3月底,张婷婷将带着自己全新的设计系列登陆上海时装周,大家可以关注看看~

文 / 编 外滩君

图片来自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外滩TheBund(ID:the-Bund)

你此刻的心情

  • 23

  • 1

  • 19

  • 9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1)

  1. 小兴安岭带着狗

    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