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日本人不敢说设计

前不久,2022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公布,相比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海报设计,还算正常,甚至有点可爱,但也不能说多么有趣。

 

文章转载自:理想国imaginist

ID:lixiangguo2013

原创:理想国imaginist


吉祥物设计一直是门学问,背后折射出设计者的审美意识。来自日本的吉祥物熊本熊就曾招揽不少喜爱,小矶裕司在《日本人不敢说设计》中讲述吉祥物的审美秘密。说到底,设计来源于生活,时刻关注社会、观察身边事,是设计者本就应该有的人文修养。

 

历届奥运会吉祥物

 

 

1.

“丑萌吉祥物”熊本熊

 

日本熊本县的吉祥物“熊本熊”,似乎在中国也获得了很高知名度。有一段时期,这种利用吉祥物来激发地区活力的手法在日本各地盛行,而这种现象的背后,是日本特有的某种审美意识在起作用。

 

启用吉祥物宣传特定企业、团体的方法,其实并不新鲜。大企业、公共团体拨出巨大预算来制作吉祥物并投入运用,大多都会成功并带来效果。但是如果规模不够大或者预算不够,要成功推出吉祥物就没有那么容易。

 

当代日本,东京一极化的现象引发了许多问题,如何激发地方活力便是其中之一。为此,知名度低、没有什么特产的乡下地方一直在摸索方法,刚进入21世纪的时候,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制作当地吉祥物吸引关注的风潮。然而,其中大多数都是预算不多,没有行家帮助,只靠外行人的构思来推进,所以成品大多不算很完美,并且跟不上时代,成了难以期待效果的遗憾作品。

 

最先注意到这些吉祥物并将其命名为“ゆるキャラ”(yurukyara /丑萌吉祥物)的,是漫画家Miura Jun(みうらじゅん)。

 

他从社会上非主流、通常会被置之不理的东西身上发现了闪光点,并觉得它们很有趣。“ゆるキャラ”是“ゆるいキャラクター”的简称,此处的“ゆるい”(丑萌)包含了虽然未完成、不完整、形象不佳、判断失误、朴素,却很可爱、惹人疼爱的意思。

 

这些吉祥物原本会被当成不是很令人满意的失败作品,不被喜爱并最终消失,但是,“ゆるキャラ”原本的主张却是:令人遗憾的滑稽感觉不是反倒很有趣吗?从这里可以看出,日本自古传承的从不完整、残缺的东西中发现天然魅力的审美意识发挥了作用,同时也表现出一种认为“非主流更为有趣”的幽默精神。

 

熊本熊的恶搞、呆萌、可爱气质无人能敌

 

“丑萌吉祥物”的概念原本是为了吸引少数派,只要少数派能够接受、觉得好玩就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它们在全日本得到了广泛支持, 代表全国各地的大量“丑萌吉祥物”一齐涌现。

 

它们基本上被设计为卡通人偶服装,很多都不好看,拥有怪异的不协调感,其中也有不少连站起来都费劲。不过话说回来,一开始让人觉得不会成功的糟糕设计反而受到喜爱,这才是“丑萌吉祥物”。

 

 

而那些有特色且设计得比较好的吉祥物虽说也受到关注,但最终大都成了平平淡淡的存在。面对各种各样的东西混在一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状况,也依然觉得有趣,这才是对待“丑萌吉祥物” 最原始的态度吧。

 

2010 年起,日本开始举办“丑萌吉祥物大选”,召集各种丑萌吉祥物比拼“丑萌度”。在2011 年的大选中,熊本熊获得了冠军。之后,它成为最成功的一个丑萌吉祥物。

 

但我想说的是,其实熊本熊一点都不“丑萌”。为了便于应对各种场合,这个角色的设计经过了周密的计算,作为一个吉祥物,它拥有便于结合各种媒介的简单设计。“丑萌吉祥物”的本意应该是在于看不到成功可能性的“不充分的魅力”才对。

 

 

因此,获得巨大成功的“丑萌吉祥物”已经不再“丑萌”了。总而言之,熊本熊是搭上了“丑萌吉祥物”的顺风车并在其中拔得头筹,但本质上并不丑萌的吉祥物。

 

日本吉祥物大赛现场

 

2.

日本人不敢说“设计”

 

日本人从古代便开始吸收来自中国的文化,并结合本国固有文化,慢慢打造出日本这个文明国度。那时还只是从中国原封不动地引入汉字和词汇,结合自己的语言来提升自身的水平。

 

从历史角度来看,如果非常粗略地把它当成第一次革命的话,那么第二次革命就发生在一千几百年之后——封建旧社会崩塌、不得不接受西欧近代文明冲击的明治时代。到了这一时期,日本为了吸收全新的外国文化,即西欧近代思想,将所有近代语言翻译成汉语字词并进行体系化,让自身的水平更上一层楼(这里的“汉语”是指日语中的汉字词汇)。

 

图片出自《日本人不敢说设计》

 

“政治”“经济”“科学”“哲学”等与近代思想有关的汉字词汇,有不少都是取自于中国古代经典,而几乎所有汉字词汇都是西欧语言的译文,是在明治时代的日本得到体系化的“新汉语”。这些词汇后来反过来被引进中国,沿用至今。

 

“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革命”,以及“解放”,都是在日本诞生的“新汉语”,普通中国人对这个事实了解多少呢?日本人作为外国人,与汉字文化的关系却又如此密切,可以说是非常特别的国民了,而日本与中国文化之间的这种关联又是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例子。(“汉语”原本就是构成日语的元素之一,因此普通日本人完全不会意识到“汉语”来自于外语。)


图片出自《日本人不敢说设计》

 

 

如今,“design”这一近代西欧的概念也被翻译成“设计”“意匠”等“新汉语”为人们所接受。这些词曾经被正式使用,只不过从某一个时期开始,另一个倾向变得越来越显著——人们开始将“design”的英文读音直接转换成片假名,用“デザイン”来表示。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新兴行业的宣传想法,因为他们希望社会能重新认识“デザイン”这一概念的新价值。如今,“design”的最初译文“設計”已成为日本建筑领域专用的词汇。可以设想,这是由于建筑行业已经确立了其在社会评价中的权威地位,没有必要非得采用新的说法。

 

相反,平面设计、产品设计、服装设计等新兴行业基本上不使用“設計”,在这些领域中,“design”这个近代西欧概念的对应词汇,也只有“デザイン”才能完美匹配。这种随意的片假名表现,在社会生活中的多个领域越来越常见,主张走在流行前端的行业、运用最新科学技术的领域中,这种现象尤其明显。

 

比如“インターフェイス”(interface /界面)、“アプリケーション”(application /应用程序)、“クラウド”(cloud /云端)、“オンデマンド”(on demand /按需)等IT 行业的术语基本上没有被汉化,而是通过片假名置换的方式保留了英语本身的读音。

 

图片出自《日本人不敢说设计》

 

也就是说,通过片假名置换的方式表现的词汇基本都是最新的信息,处于流行的前端,另一方面,也说明它们是社会评价尚未确定的概念。这些词汇鱼龙混杂,既有确实有理有据的,也有空有氛围的。它们之中有些会慢慢得到定论,但更多的只是逐渐消逝。因此这些片假名词汇偶尔也会被揶揄为轻佻浅薄的东西。

 

“デザイン”在众多的现代片假名词汇中属于出现较早的一批,虽说现在也慢慢获得了来自社会的切实理解与评价,不过依然不能判断普通人对它的理解与吸收是否正确及达到了何种程度。实际上,普通人所理解的“デザイン”是指“表面上的创意”,还没有到达“本质的思想”的层次。

 

如今的日本渐渐放弃对“新汉语”的创造,转而用片假名置换的方式来应对外国文化的输入。这是代表着日本文化中语言表达能力逐渐低下、思考能力退化呢,还是代表随着国际化而向新阶段转移呢?想要知道答案的话,还得继续跟进事态的发展才行。

 

图片出自《日本人不敢说设计》

 

你此刻的心情

  • 6

  • 13

  • 6

  • 33

  • 3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