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土曼科技创始人汪伟:想当然的设计让我损失惨重

11 月 23 日,设计癖组织的 πDay 设计创业分享会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亚杰汇创始人俱乐部成功举办。此次活动共邀请了 10 位设计创业圈子里的大咖们为现场的 200 多名观众进行干货分享。土曼科技创始人汪伟讲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事。

土曼科技1

汪伟:谢谢大家!其实我不太会按 PPT 讲,另外我看时间也有点紧张,我想讲快一点,这样大家可以多问点问题,不一定三个。另外,我讲的时候大家可以随时打断我。

很多人知道土曼是因为跳票的事,所以每次说道跳票我就非常的紧张,再加上健身,我一个月瘦了 15 斤,所以我的承受能力其实很差。其实我是对设计特别重视的创业者,2009 年我领着团队做工业设计,一年以后做土曼科技。我自以为自己有这么几年的工业设计的经验,领着团队做产品,肯定能做出很牛的产品,结果事与愿违,我和我的团队到现在还在受那场跳票风波的影响。中间有多难,我说几个例子。很多人以为我们已经死了,前几天我见的几个朋友都在问老汪你们公司还在么?其实还在做,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关注我们、支持我们。

我说一下我如何重视工业设计。第一从团队构成上,最多的时候有 60 多个人。但是,我投在工业设计上的人很多,我有 6 个 IB 设计师、有两个结构设计师,然后又两个跟工艺有关的,还有一个负责生产的,所以其实整个投在工业设计上的人是非常多的。我看一般的创业团队不太敢请那么多的工业设计师。

第二点我们之前做了很多产品,看起来都还挺酷的,我甚至要求我的设计师不要看市面上的产品,如果他们做出来的产品带了其他公司的影子,我会训斥他们的,会把这个项目砍掉。因为这个工业设计给我们造成的影响有多大,这里有一个环节,为什么我们后面没有办法给大家再交货了,说实话,今天看很多熟面孔,也有很多非常年轻的面孔。其实不光我跳票了,我们投资方也跳票了,等我们想改善产品的时候已经没钱了。

我苦苦支撑了 10 个月的时间,最严重的时候是有 4 个月没有发工资,其中这里有我一个员工,他是在第 5 个月的时候走的,但是他走的时候一直支持我们,一直为我们摇旗呐喊。错误其实非常非常的大,几千万没有到帐,但是公司的规模和状态是按照钱会到帐来布局的,所以你想想多可怕。所以我想把标题起成说“一个美丽的工业设计差点毁了一个公司”,甚至严重一点的说毁了我的家庭。因为我来北京的时候,其实是有三套房子,现在就剩一套了,卖了一套,抵押了一套,抵押跟不是自己的没区别了。所以,这是非常危险的,做工业设计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再说说我们出了什么问题。其实在没有产品做出来的时候就把图发出去了,逼的我在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产品。我带的这个手表可能大家有朋友看过,我们出的比三星还要早。在这里我特别感谢富士康,如果没有富士康我可能跳楼了,因为那个钱已经收了,如果做不出来的话,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特别感谢富士康,富士康并不像外界说的,富士康是能力超级强的团队,在工业设计这块非常非常厉害。

土曼科技2

下面我过一下产品,这就是让我差点丢掉身家的一块手表,我再也不想看到它了。当时想当然的做了设计,这个是有过改良的,之前的基本没法实现,做的时候就发现问题了。当时为了做薄,我们用了一个特别的工艺叫「铁塑合一」,我们现在知道上下盖是最简单的,但是塑胶有要求,所以我们用金属做了上下盖。大家知道金属可能有变形的问题,有互相的咬合,有螺丝,我们不想看到螺丝,所以就用塑胶,这个是非常非常厉害的。

举一个例子,最早比亚迪是用整块的金属,成本非常高,而且加工的周期相对比较长。富士康很厉害,「铁塑合一」通过冲压和铸塑把两种东西结合在一起,我们在做的时候不良率非常非常高。因为这个手表面积特别特别小,在生产的过程中酸液会顺着腐蚀渗透进去,最后塑胶壳会脱落,所以我们前面的不良率和这个有很大的关系。

这都是内部资料,我们把产品分解出来给大家看一下。还有一个想当然是表带,我们想做一个医疗级的 TPE,戴在手上会非常的舒服。但是后面吐槽说一点都不舒服。这是从德国带过来,非常非常昂贵,用双塑注塑,同时打出来,这个不良率也高的离谱,这都是想当然的设计。弯曲的玻璃有几个小故事,这也是想当然了,玻璃我找了几十家工厂,没有一家工厂可以帮我搞定弯曲的设计。后来还是富士康,他们收购了日本的一家工厂,日本的工厂没有搞定,他们搞定了。他是把 PC 注塑出来以后,把上下两层玻璃上下加在一起,跟玻璃一样,但是它完成的过程不像飞机上、汽车上热弯的技术,它是铸出来的。

我们做出来以后,国内有一家军工企业跑过来说我们也能做,这块玻璃 100 块钱,那个厂家大概 20 多块钱,但是我没敢用,因为它的曲度每一次出来都是有偏差的,还有一个不良率巨高的问题,就是弯曲的 TAC。现在我们知道有传统能做弯的三种技术。第一种是氧化银,我们原来以为这次苹果会用上,结果苹果没敢用,还是做了平面的手表。当然现在氧化银已经比较成熟了,我看市场上有些厂家在宣传这个工艺。第二种工艺是金属网格,这个是在玻璃表面做成非常非常细的槽,然后把金属嵌到槽里,但是它这个技术是可以看到金属片,这是一个缺憾。第三是在实验室的技术,是纳米碳管,这是富士康投资的公司,全是富士康相关的,全世界可能只有两家能干。

当时我们做的时候,我们引过来做了小批量的试制,我告诉大家量率,首先这个模一张 100 块钱,我们第一次贴出来 4 张是好的,我差不多在这个项目上损失千万,这是不懂工业设计造成的伤害。其实这个太复杂了,到现在为止几乎也是全世界最薄的一款手表,非常非常的薄。后来有人拆借了,原来吐槽我们非常狠的一个工业设计师,拆完以后,他也被这个工艺深深的折服了。但是,折服的对象应该是富士康,不是老汪。完了我这人又比较轴,说了做,咱就干,一股脑,脑子一热就上。这个投入特别大,整套模具开下来 200 万,比手机还贵,这都是不懂工业设计带来的恶果。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槽点,我就不一一说了。

然后我们做二代的产品,我吸取了经验,我先把它做成能带的产品。我自己带,从第一款出来没有一天不带它的,还不错。但是第一代产品我试图戴它,但是我戴不下去。第二代产品我们投入了 400 多万,差异非常大。具体的细节工艺我不介绍了,如果有时间大家可以问我,基本上是富士康技术大荟萃。

这是第二代产品,我找了十几家手表厂,就是做传统手表的,因为我知道做传统手表已经非常成熟了,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而且我把屏幕掰直了,所以他们一说硬壳手表的代表厂家,每次说的时候只有土曼,因为全世界真正量产,基于安卓系统的只有我们一家。我为了研究这个东西,本来那段时间我真的不适合出席论坛、演讲。但是中国钟表协会的主席找我去,让我过去做一下智能手表的演讲,其实我去只是想认识传统手表的厂商,果然会后有人来找我。这个产品是用 LE 的钢材,这个工艺非常简单,所有在淘宝上看的垃圾手表都是这么做的。表带也找过很贵的,也找过很便宜的,最后找一家很适合我们的厂家。这个表带用的是意大利进口牛皮,头层牛皮,戴着很舒服。大家看这个结构简单多了,一个金属外框,一个底带,装的时候也很容易,我们装的时候在苏州。第二种产品大部分拿到的反应都不错,第一个真的很垃圾,但是我投了几千万,差点身家姓名都没了。

『互动环节』

提问:我是传统制造业过来的,我在之前就听说过富士康公司,我所在的公司也是台湾公司,只不过面对的对手不一样。那时候我们知道它特别的可怕,它把你任何的产品拿去做,你没有想到的它都想到了。我们听说它很多的客户,包括三星等等,不敢把所有的定单给它,都是分开给它。所以那时候我想富士康哪天出来单干,或者富士康里面的人出来单干,那会怎么办?刚才你说很多的加工技术掌握在富士康或者供应商手里,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将来富士康会不会钳制你,成为你的竞争对手?

汪伟:确实我跟你心态是一样的,在做的过程中我发现它太可怕了,好象没有搞不定的事。但是后面我觉得它其实不是一个做产品和做品牌的公司。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特别去担心它。而且它把很多的产品拿给我们看。但是,作为创业者要做两手抓紧,一定要选两家供应商,这次我用了苏州鹤壁(谐音),他在第一代产品的时候就找到我。但是我横心做中国的苹果。多一家供应商,多一个保障。小米你看富士康有、鹤壁也有。我觉得创业者这个是防不了的,既然防不了,那就不要在这个事上太多的花心思,把产品做好就行,不像我这样被投资方跳票,我会选择合适的机会宣布这家投资方的名字。

你此刻的心情

  • 21

  • 2

  • 1

  • 7

  • 2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