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经典总是被模仿,却为从被超越。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丹尼尔先生
ID:MRDANIEL777
作者:丹尼尔 
编辑:Jessica澄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东方,有座精致瓷砖砌筑的奢华宫殿。御花园布满奇珍异草,微风拂过花茎上系的银铃,声音清脆悦耳。延伸到海边的茂密树林里,住着一只夜莺,歌声动人心魄。」

安徒生童话《夜莺》,形容了欧洲想象世界里,富丽的中国皇宫和花园。

从17世纪开始,「中国风」就全面渗透欧洲生活的各个层面,上至王公贵胄,下至商贾乡绅,无不趋之若鹜。整个欧洲大陆,都沉浸在「中国风」浮华绮丽的氛围之中。

那曾经理想东方的美妙幻象,早已载入欧洲的文化艺术史册,停驻在青花瓷瓶、壁纸家具、茶室园林之上,如今依旧光华闪耀,吸引着人们探寻或欣赏的目光。

 

走近那一段曾经的辉煌
感受中国风的无尽魅力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席卷欧洲的「中国风」最初始于13世纪,《马可 • 波罗游记》以生花妙笔,展示出辉煌灿烂地的东方国度:这里文教昌明、安居乐业,而且生长着奇珍异兽,令欧洲人惊慕不已。

从此,遥远又神秘而富庶的东方古国,逐渐成为欧洲大陆的奢华梦境。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14世纪忽必烈攻入欧洲时,丝绸上的中国图样就被基督教沿用于服饰:吐火的狮子和凤凰,都因异域情调而别具魅力。

15世纪的欧洲绘画《圣厄休拉和她的少女》中,圣徒厄休拉的长袍,就缀满了源自东方传统的凤凰纹样图案。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Nicolo di Pietro’s,1410

而后,传教士圣鄂多立克的描述,和曼德维尔爵士精心杜撰的「东方游记」,使中国成为极尽幻想之地。

15-16世纪意大利画家贝利尼的名作《欢宴》中,众人喜爱的「青花瓷钵」。即为大航海初期的舶来品,风格和花纹,似为明宣德成化年间之物。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The Feast of the Gods,Giovanni Bellini

16世纪,欧洲可以直接进口到中国的瓷器,宫廷贵族皆视其为珍玩,用以附庸风雅,炫耀地位。此时许多荷兰静物画中,也开始出现中国瓷器的身影。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Still Life with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画家雅克 • 里纳德就曾把中国瓷器,画入名作《五味与四大要素》中。碗上还惟妙惟肖的复刻了中国的文字。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Chinese Bowl with Flowers,Jacques Linard

17世纪法国画家 Francois Desportes,荷兰画家 Juriaan van Streek,Willem Kalf 的画作中,常有闪光的中国清华瓷器和锃光瓦亮的金属器皿,作为画面点睛之笔。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Still Life with Chinese Bowl and Nautilus

「façon de la Chine」(中国式)字样,最早出现在路易十四财产目录中。此后,源自法语「chinois」的「Chinoiserie」,这种追求中国情调的西方装饰风格,作为东西文化和想象力交融的产物,席卷整个欧洲。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从17世纪开始,在欧洲上至国王君主,下至黎民百姓,都无不对「中国风」上瘾。甚至产生出专有名词「中国热」。

「中国风」最早由饮茶的流行开始。茶叶最初流入欧洲之时,被包装成包治百病、延年益寿的良药。1650年,1磅茶叶的价值高达10英镑,相当于普通人家两年的生活费。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1770年,精致细腻的英国茶盒

「饮茶」逐渐成为王室彰显财富的社交手段,也是精致生活的重要一环。中国瓷具成为备受贵族珍爱的「东方魔玻璃」。

玛丽王后、安妮女王、公爵夫人这些处于社交权力圈顶端的女子,都通过「中国风」藏品,来炫耀财富和追逐流行。欧洲人开启了对中国及东方的无限美好想象。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神秘美好的东方成为西方的奢华梦境。1654年,尼霍夫在《荷兰东印度公司使节团访华记实》中,用大量篇幅介绍大清帝国。

这是最早西方有关中国的游记画册之一,也是欧洲人第一次「见到」中国的视觉形象。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尼霍夫笔下的中国

最让尼霍夫念念不忘的,是南京的琉璃塔。高78.2米,内外置长明灯146盏,流光溢彩,成为西方视野里最具代表性的「中国风」意象,甚至出现在安徒生童话里。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尼霍夫绘制的琉璃宝塔

路易十四也为这个中国建筑所震撼,于1670年命工匠依据中国瓷器的造型色泽,在凡尔赛园林中修建了「特列亚侬瓷宫」。

「特列亚侬瓷宫」从青花彩釉瓷装饰的栏杆、屋脊和檐口,都弥漫着强烈的中式风格。而这也是欧洲首个中式建筑,和法国的代表凡尔赛宫相对,实现了东西方的对话。

遗憾由于彩陶非常脆弱,特列亚侬瓷宫仅存在了15年,就风化侵蚀了。但改建后的宫殿,仍收藏了许多心爱的中国瓷器。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Trianon de porcelaine 特列亚侬瓷宫3D复原图

德国学者阿塔纳斯 • 珂雪震慑于罗马教廷璀璨的东方藏品,于1667年出版《中国图说》,其中创作的铜板画插图,成为日后西方描绘「中国意象」的范本。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China Illustrata,Athanasius Kircher

同年,白晋神父为路易十四带回康熙赠送的绘画、屏风及画论书籍,并在巴黎出版《中国现状图像》和插图本《康熙皇帝》,开启了法国18世纪中国热序幕。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插图本《康熙皇帝》

除了爱好中国的物品,还热衷于模仿中国的艺术风格、生活习俗以及装饰样式。「中国风」渗透到欧洲生活的各个层面。

「中国皇帝的历史系列」挂毯,描绘想象中,辉煌荣耀的中国皇帝生活场景。其中「天文学家」挂毯,绘制了顺治和天文局的传教士们在一起的场景。琉璃宝塔,作为中国建筑的代表也入镜。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皇帝系列挂毯

另一张「中国皇帝航海图」,船中皇帝着清朝服饰坐在华盖之下,背后以城市为背景,阳伞和装饰船的花环都很有中国特点。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1700年,为庆祝新世纪的到来,路易十四在凡尔赛宫金碧辉煌的大厅,身着中式服装、坐着八抬大轿隆重出场,引发欧洲皇室疯狂拥趸。贵族们争相收藏中国舶来珍品,攀比现象蔚然成风。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宫廷系列挂毯,1697-1705

18世纪初,法王路易十四的逝去,带走了宏大叙事的艺术时代。从此,庄重华贵的典范让位于精致甜美的追逐,欧洲的时尚趣味,也实现了由刚至柔的逆转。

轻松浮华的洛可可气氛,在路易十五时期蔓延开来。东方设计的奇幻靡丽,为洛可可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设计灵感,也为宫廷增添了一抹飘逸柔美的异域风情。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洛可可极度奢华、繁琐装饰与清代宫廷趣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西方艺术史涂抹下笔笔浓墨重彩。上至王公贵胄,下至商贾乡绅,无不趋之若骛。其后百年间,「中国热」全面渗透欧洲社会生活各层面。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首先在绘画领域展露头角。宫廷画师将中式美学特质应用于绘画,用手中妙笔描绘出清新秀美的中式风景。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The Chinese Market,François Boucher

画作中,中国风最早出自洛可可名家华托之手。华托早年曾研究中国《百戏图》,清妙细腻、优雅温婉的格调,奠定了中国风的基调和模式。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Jean Antoine Watteau

1708年华托绘于钢琴盖板上的油画《中国系列》,以及1719年再次为缪埃特狩猎行宫,国王陈列室创作《中国和鞑靼的人物》系列壁画,试图全面展示中式场景。

人物风姿绰约,场景精致浪漫,轮廓和背景甚至带有国画的水墨韵味。影响并奠定了洛可可时期中国风奇幻、神秘的基调。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Paintings in Chateau de la Muette

同时期洛可可绘画代表弗朗索瓦 • 布歇,从未踏足东方,却也根据瓷器上的绘画融合想象,描绘出很多中国宫廷和民间生活场景。日常化的题材轻松逸乐,形象百变。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Festin de l’empereur de Chine

18世纪40年代,法国博韦织毯场创作中国题材挂毯,布歇为此设计了9幅大型图稿。分别是「中国皇帝上朝」、「中国皇帝宴请」、「中国茶饮」、「中国狩猎」「中国市集」、「中国舞蹈」、「中国渔情」、「中国婚礼」、「中国花园」。

虽然姿态和构图仍属西方,但大量写实的中国元素,以及充满想像的中式景物,营造出惟妙惟肖、灵巧自然的东方世界。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The Chinese Garden, Francois Boucher

《中国皇帝上朝》在布歇的想象中,议政的朝堂居然置于喧闹息壤的街市,端凝肃穆的帝王议政图,瞬间变成轻快滑稽的风俗画,令人忍俊不禁。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The Audience Of The Chinese Emperor

《中国渔情》描绘水乡的旖旎风光,捕鱼成为消遣光阴的娱乐,展现出「黄髮垂髫、怡然自乐」的情怀和歌舞昇平的精神世界。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Chinese Fishing,Francois Bouche

《中国舞蹈》中异域髮髻的乐伎和舞者,沉醉在「秋月春风等闲度」的极乐氛围中,载歌载舞不知疲倦。

轻巧的场面、澹雅的配色、宛曲的线条,东方韵味勾勒出逍遥人间、及时行乐的游戏心态,也呈现出对东方乐土的美好想象。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La Danse chinoise,Francois Boucher

路易十五有一套以中国狩猎为主题的「异国狩猎图」,共9张,是1735到1739年间,由宫廷画师共同完成的。洛可可风格融汇中式情调,用来装饰国王凡尔赛宫的房间。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欧洲人热衷于将中式风格,用在一切装饰品和家具上,从房间花园,到家用器具,无不充满了瑰丽华美的中国元素。

壁纸最常看到的设计是以树木为主,婀娜的枝干与细碎的花叶占满整个构图,小鸟点缀其中,轻灵中又带些华美。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1700年间欧洲产生中国风「奇异丝绸」,将异国情趣的画版印在软麻布家具上。

而此时著名的宫廷设计师皮耶芒,尤为擅长的中国风装饰画。不仅构图是独有的散点透视,表现手法也类似中式水墨,彰显出强烈的东方韵味。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Bizarre silk,Jean-Baptiste Pillement

路易十六时期,随着中法交流的深入,「中国风」的热潮也随之愈演愈烈。在法国巴黎的尚蒂伊城堡,还保存有于埃1735绘制的六幅系列室内装饰壁板「猴戏图」。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Petit Chateau de Chantilly

折叠屏风,作为中国风最受欢迎的表现形式,描述着中国宫廷生活场景,唯美浪漫的异国情调,拉近了贵族们与遥远东方的距离。

在布歇创作的《梳妆室》中,就展示闺阁内俏丽雅致的装饰风格,中式花鸟屏风衬托出贵族女性高雅的审美品味。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La toilette,Francois Boucher,1742

中式陶瓷依然备受青睐。贵族从早起晨茶,到晚睡洁身,瓷器不离左右。民间掀起仿制瓷器热潮,奠定了欧洲瓷器生产的基石。

例如1760年的大象花瓶,以查尔斯 • 多丁所绘的中国艺术场景而闻名,是由法国路易十五的情妇庞帕度夫人委托制作的。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Pair of Vases, Charles Nicolas Dodin

除了喜爱中式器物,欧洲对中国文化风尚和生活方式也相当痴迷,比如画中的玛丽皇后和路易十六,正在跟着中国杂耍人学亮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除了法国,欧洲其他国家也纷纷被「中国风」折服,德国波茨坦附近的「无忧宫」中的「中国茶亭」装饰豪华,环绕着镀金人像,顶部还有撑伞官员落座。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Sanssouci,German

柏林「夏洛腾堡宫」相传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因憧憬凡尔赛宫而建的夏宫陶器室,1500多件瓷器装饰,将中国风发挥到极致,虽略显浮夸,但喜爱之情确认无疑。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Porcelain Chamber,Schloss Charlottenburg  

卓宁霍姆皇宫的「中国宫」,是1753年瑞典国王送给王后的礼物。宫殿建筑群和花园基本按照中国皇宫的配置,建造之精美,工艺品质量之高,都令人叹为观止。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Chinese pavilion at drottningholm

海的对岸英国,19世纪乔治四世建于布莱顿的「英皇阁」,外观类似泰姬陵。富于东方幻象的内部设计,装饰摆设充满中国情调。行走其间,对遥远东方的想象呼之欲出。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The Chinese Gallery,  Royal Pavilion, Brighton

而在园林等室外领域,欧洲设计师也纷纷借鉴中式园林的造型布局,如巴黎巴加泰勒公园凉亭、德国慕尼黑市区的中式宝塔等。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Chinesischer Turm, Englischer Garten

随着拿破仑时代到来,古典主义风潮席卷,「中国风」热情渐散,但中式元素依然长盛不衰。如 Robert Jones 的中国风系列装饰画,存于英国布莱顿皇家穹顶宫。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hand-painted chinoiserie wallpaper

而法国画家奥古斯特伯尔热,于1838年间游历中国,将真实生活融入创作,带有浓厚异域色彩的风格,对后世影响深远。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Auguste Borget

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新古典主义画家雅姆 • 蒂索在《贵妇》等作品中,中国风的青花瓷茶具洁白幽兰,细腻明亮,是点睛之笔。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James Jacques Joseph Tissot

19世纪奥地利象征主义画家克林姆特,非常欣赏中式艺术。书柜里陈列着各种东方工艺品,还收藏了许多中国民间年画。

克林姆特很多油画背景都有中式元素,大面积平涂中,出现桃红、明黄、群青等年画用色,对比鲜明,形象平面但生动,隐隐传递出对中国民间艺术的吸收和学习。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Lady with fan,Gustav Klimt

印象派画家惠斯勒毫不吝惜对中国艺术的崇拜之情,他睡中国床,用青花瓷餐具吃饭,将中国趣味融入日常生活。

中国趣味的油画《六字款瓷器上的高个子女士》《孔雀国公主》。旗袍女子连同青花瓷器,都充满源自东方的异域风情。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purple and rose

The Princess from the Land of Porcelain

20世纪初,美国印象派画家威廉 • 帕克斯顿,笔下画作充满东方元素 —— 瓷器、清朝服装、红木漆器、铜器、屏风等,都精致动人,质感细腻。身着中国风服饰的西方女子,也别有一番温婉高雅的气度。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William McGregor Paxton

「中国风」风靡欧洲的背后,是对神奇富饶东方的憧憬,这种欧洲塑造出想象,如同绮丽梦境,充满神秘与浪漫。

时光和战乱摧不毁艺术的光辉。此后「中国风」仍然是艺术家的灵感缪斯,催生着对美的追求与向往。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20世纪现代绘画大师马蒂斯,就对东方装饰艺术有着近乎迷恋的追随。不仅收集大量中国工艺品,中式艺术重传神、重情趣的形态观念,给了马蒂斯很多启示。

在《梅花,绿色背景》等画作中,从花卉的选择到洗练的笔触,都有源自朴素东方的审美意境,凸显出远东文化的细微影响。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Anemones and Chinese Vase,Henri Matisse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Plum Blossoms,Green Background

即使现当代的欧美等西方国家,中国元素依旧不断滋润着艺术家们的灵感和想象。比如英国画家大卫 • 霍克尼,就对传统的「中国卷轴画」有着细致研究和独特见解:

「我依然记得,在1983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初见《乾隆南巡图》时的震撼,我花了3个小时细细观看,被卷轴中移步换景的散点透视深深吸引,那是人生中最美妙的一天。」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他认为:中国古代如《康熙南巡图》的画师,跟随康熙记录沿途所见,透视角度随移动变化。观者看到的物象,如同摄影机跟踪拍摄时产生的透视变化。

这种步移景移的「散点透视」,不仅表现出观看的动感,而且达到用静止图像表现出摄像机捕捉的透视效果,是「我手写我心」。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而反之,欧洲古代的风景画,是站在窗户后看到的风景,窗户如同镜框,属于「焦点透视」(单点透视),并且是用单眼盯着焦点绘制的,显然略逊一筹。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大卫 • 霍克尼深受中国画「散点透视」的影响,特意创作系列拼贴式的宝丽来摄影,和多视点风景画。并直言:「中国画的灵感影响了我一系列的创作,延续至今」。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The Four Seasons, Woldgate Woods

20世纪30年代,两位后来的奢侈品掌门人先后出生,分别是YSL创始人圣罗兰和华伦天奴创始人华伦天奴。二人都对「中国风」情有独钟,不论是设计作品还是家居生活,都充满了来自东方的神秘情调。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Yves Saint Laurent & Valentino Garavani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法式优雅精神的代表圣罗兰,十分着迷于神秘梦幻的东方美学。巴比伦大街的故居,现代风格的三层小楼可谓别有洞天。

家中角落挤满大量艺术品和古董,除了精美的文艺复兴饰物、艺术大师的稀世之作,最引人注目的就是 Chinoiserie 风格的房间。

墨绿的花鸟壁纸和和棕色的木质家具相映成趣,桌上的瓷器彰显着不凡的艺术品位,繁复带来的不是杂乱,而是某种缤纷的梦幻。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意大利设计大师华伦天奴,在巴黎收购建于17世纪的 Wideville 城堡,这里曾是路易十四的别所,从那时就埋下「中国风」的种子。

如今这里充满华伦天奴挚爱的中国传统工艺品。清代宫廷地毯、紫檀扶手椅,19世纪的漆盒和镶嵌着珍珠贝母的桌子,仿佛瞬间回到源自东方的梦幻年代。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最令主人自豪的是恢复重建的中国风鸽子楼,内部回纹装饰的楼梯栏杆,色彩鲜艳的清代皇帝画像沿阶装饰,每楼都摆放了来自中国的绘画和各式雕塑。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著名的时尚大师香奈儿也对「中国风」情有独钟。巴黎的香奈儿公寓,拥有直接贴在墙上的中国刻漆屏风。

这些来自18世纪的乌木漆面屏风,赭红底色之上,金色的凤凰花鸟呼之欲出。多达32面的屏风覆盖住整个墙面,将东方绮梦交汇于这间豪华的巴黎寓所。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20世纪尾声,无数大牌时装都推出中国风系列,中式元素不断推陈出新,给时尚界带来一次又一次震撼。

从17世纪的巴洛克到18世纪洛可可,再到20世纪初的装饰风格,从建筑设计到园林小品,从室内装饰到服饰用具,中式元素被不断重复、模仿、再现。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作为融汇中法两种文化的优雅产物,即保留了东方韵味的神秘,又充满了法式风情的浪漫。

法国人迷恋它,因为它身上流淌着「异国情调」;西方世界迷恋它,则因为它代表了法式时髦品味。这种文化差异间的转译,让它更显迷人。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其实,当「中国风」在西方历史长河中流传时,早已不属于中国,而是属于西方人自己。集中的典型,是2015年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的「中国:镜花水月」展览。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设计师们就像是在另外国家旅行的游客,将这个国家的艺术和文化传统,视为自身传统的一种异域化的延伸。表现的并非中国本身,而是存在于集体幻想中的中国。」

—— 策展人 Andrew Bolton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想象填补了空白,猎奇压倒了求知。归根结底「中国风」的实质是「欧洲风」,与其说它源于中国传统,倒不如视为欧洲人依据对理想东方的想象,发明出的独特审美趣味,是欧洲丰富自身文化艺术的一种手段。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的魅力,最初得益于帝国的强大国力和世界影响力,其破灭,则是由于晚清的衰落和不堪一击。

如今,随着国力的强盛和文化的输出,西方才真正开始认真理解并接纳中国文化,找到「中国风」正确的打开方式。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曾经的这股吹遍欧洲、蔚为壮观的东方风尚,伴着巴洛克、洛可可的华丽气息,和对自然之美的倾心领略,激发了东西方文化最初碰撞交流的耀眼火花。 

如同一场浪漫癫狂、如痴如醉的梦幻,它代表了遗失在历史中的繁华帝国、异域情调和东方幻境。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如今「中国风」依然是一种时髦,一种风格,一种难以超越的经典。如同来自遥远东方的美丽夜莺,曼妙的歌唱陶醉,芬芳了几百年的东西方艺术。

正如圣罗兰所言:「有什么国度如此引人遐思呢?只有中国…」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中国风,流行了几个世纪之后,依然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你此刻的心情

  • 16

  • 2

  • 1

  • 1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

你可能也喜欢

表达过心情的用户

45个巨型地下都市将在深圳建成,网友:直接快进到使徒来袭

照片变二次元,已经不新鲜了~但这个APP变得也太好看了~!

“造型没灵感?”——50张图!10个动物的造型灵感!

泪崩!《国王排名》看哭1亿网友!豆瓣9.8分感动全网!

开价127万!俄罗斯公司重金买人脸,你愿意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