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看看香港“野生”设计。

文章转载自:联合杂货UnitedGrocery
ID:UnitedGrocery
编辑:darlene7

联合杂货按:虽然香港的阿sir是出了名的敬业,但在高压的治理之下,这里仍诞生了许多独特的“野生”文化。留心看香港的公共设施和灯柱,你就会注意到那些水管工、电工和其他修理工留下的手绘广告作品。其中有一位特别引人瞩目,上面写着「通渠水喉」,并随附电话号码与其大名:渠王。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在墙上的“渠王”的手写广告,摄于彩禧路和彩霞道交界

如果你住在香港,那你定必见过「渠王通渠免棚92263203」的手写广告涂鸦。

与其他水电维修广告不同,这个手写字体整齐一致,语言简洁,别具风格,无论是中环街市、旺角后巷或九龙塘石屎墙,都能看到它无处不在的足迹。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渠王”涂鸦,后方为莲花宫

相比起其他“牛皮癣”,这些“涂鸦作品”更像是一个不经意的装饰。虽然以专业水准来说,可能缺乏经验,且略带瑕疵。

广告挑选的地点亦非比寻常:分隔路柱、挡土墙、横街、石壆。不过低调的风格亦成为他们的优势。当你在这些出其不意的地方看到这些广告,便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涂在人行道旁麻石花槽的“渠王”手写广告

这位神秘的“渠王”,到底是何许人也?

维基百科显示,渠王原名叫严照棠,是香港一名男性通渠匠,原籍深圳。因饥荒十多岁就从中国大陆偷渡来到香港,曾当过地盘工人和水电装修学徒,最后成为了一名通渠匠。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渠王”工作照

虽然今年已70多岁,从事通渠工作已有几十年,但谈到如何入行,他还是不免感概说:“哗,一批布咁长(说来话长)。”

严师傅刚到香港时寄人篱下,初出茅庐且学识不多,和村里的兄弟到处打探工作。他曾在酒楼打杂,工时长太辛苦,转而跟地盘判头装水管,也做过煤气和石油气管,始终收入不稳定,令他觉得徬徨。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覆盖在涂鸦上的通渠广告

有一天在地盘休息时,严师傅从半山仰望下去发呆,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那么多高楼大厦,有那么多水管、渠道,用旧了一定要修理。

恰好当时的工厂管理不完善,管道经常堵塞。于是,他毅然决然地踏上了通渠事业之路,自号「渠王」。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印着联系方式的贴纸

刚开始时,渠王为了扩阔客源,印卡片投进工厂信箱里,不过回头发现,很多卡片都被丢在地上,浪费又麻烦,遂改印贴纸黏在信箱、旧升降机上和大厦电梯内。

最后,他想到了最省事的办法,买了一枝笔一筒油漆,在街头巷尾、巴士站、斜坡、沙井盖上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自此,渠王便是名副其实的“去到哪、写到哪”。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一支笔、一筒油

众所周知,在文明著称的香港,随处涂鸦是非法行为,渠王因此曾被多次罚款。但这并没有熄灭他的渴望赚钱的心,据不完全统计,他一共写了7000多遍自己的电话号码。

2008年,香港摄影界还举办过一次“ 寻找渠王 ”的活动,号召香港职业和业余的摄影爱好者为他的涂鸦作品留影,最后找出来的数量还真不少。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骚粉色是渠王的至爱

入行多年,渠王走遍港九新界,大大小小的地方,什麽渠都通过,犹如通渠界的神医。

“吸化粪池、通沙井、通渠、换龙头、修水箱都做。有时候厨房洗碗盘用久了,像人一样胆固醇积聚,整条喉管好像血管硬化,需要用专门工具。”渠王如此比喻道。他还特别改良了自己的工具,对症下药,以便应付各种情况。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渠王的“作案工具”

渠王之所以能称王,看家绝活还在于广告最后那两个字——“免棚”,这也是他能叱咤通渠界多年的原因之一。

讲到通渠免棚,他强调不能马虎,一定要做足安全措施,知道绑哪里有力没力,还有要留意楼下是否有人经过。有一次有日本人家里塞渠,60楼高的单位,大厦不肯修理,于是找渠王帮忙,果然最后就搞定了。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不是每一个通渠佬都叫渠王

不过,多年来也有遇过无理的客人。讲明了不维修的话,检查费要收六百,但对方出尔反尔,还闹着要报警。

也有很多人爱讲价,甚至会抛出便宜到离谱的价钱。因为通渠业竞争大,入行没有门槛,人人都可以通渠。有人甚至冒充渠王几十年的招牌,结果搞不定就投降走人,要他去收拾残局。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成为渠王的广告牌

很多人以为通渠易做,但始终这是厌恶性行业,少一点耐力也不行。渠王直言:“这真的是污染性工作,尤其现在肺炎,真的要很小心。做完要用消毒药水和洗手,否则可大可小。”

他凭刻苦耐劳养家糊口,供养四名子女大学毕业,至今依然孜孜不倦。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狭小的墙角也不能放过

谁知,拿着油漆到处写广告,居然误打误撞为他打响名堂。如今渠王的通渠广告遍布城市每一个角落,数量已然成为街头艺术。

也许渠王不得不承认,当初的无心插柳,成为构成今天社区风景的重要元素,成为了香港集体回忆的一部分和城市的文化符号。连艺术组织HKWALLS也找渠王联名了一款叮叮巴士。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渠王”主题电车

有媒体把他和另外一位以其独特笔迹在全城留下印记的「九龙皇帝」曾灶财相比。后者以几近疯狂的方式与令人惊艳的视觉风格,最终让他获得国际高度评价,以及众多艺术家与设计师的追捧。

对此,渠王谦虚地笑道:“有记者说我像曾灶财,我是为搵食(生存)随街画,曾灶财那些长篇大论,我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可能我读书少,理解不到吧。”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自称“九龙皇帝”的曾灶财

在这些小广告中,渠王说自己最爱旺角登打道的那个,因为画的时候没有警察赶,所以比别的作品更细致。

很多人说,渠王是香港老一辈人身上狮子山精神的写照:不怕苦、不怕累,就怕手停口停,一辈子都在想着如何赚钱,70多岁还在开工,从没想过何时退休。它不仅是涂鸦的简单重复,背后还藏着香港的时代变迁。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网路上和涂鸦合照的年轻人

他的涂鸦在网上流传,被CNN列为香港最值得打卡的网红景点之一,吸引了不少忠实粉丝,如今的年轻人都视跟他的涂鸦合照为一种fashion。

虽然渠王的电话号码布满香港大街小巷,但他的身份一直很神秘,直到前几年才正面接受了采访。而他并不是什么涂鸦艺术家,还就是一位真真正正的通渠佬。

他自称香港“渠王”,通渠几十年,却留下涂鸦无数,被港媒称为下一个“九龙皇帝”

渠王的设计师女儿为他设计的文化T恤

那些被大众视为艺术品的东西,在他眼里就是广告,他并不在乎涂鸦是否被遮盖、被欣赏;他唯一在乎的,只有没有人打电话找他通渠。

 

你在生活中见过类似的“野生”设计吗?

加载中 ... 加载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9

  • 7

  • 1

  • 2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