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当建筑也好色

建筑也多彩。

文章转载自:卷宗Wallpaper
ID:wallpaper_china
编辑:darlene7

当建筑也好色

颜色是构成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元素,它们不仅存在于自然环境中,也存在于人造建筑环境中。大脑在客观和主观的基础上处理和判断它所感知的事物,因而环境和它的颜色得以被感知。

瑞典建筑师Sune Lindström曾说过:“对于每一个特定的建筑产品,自发的情感反应对于我们来说尤为重要”。

当建筑也好色

对于建筑的颜色,我们尽能有各种想象与理解——人际沟通、心理影响以及大脑对信息的处理构成了我们感知、判断过程的各个方面。穿行于城市建筑中,我们对周遭环境的印象逐渐形成定式——泛着光的玻璃幕墙、浇铸而成的混凝土、各式中性色彩的外立面……然而事实上,建筑或许也能在建筑师的“调色”下拥有各异的外表——建筑空间的色彩呈现亦远不只是局限于装饰:那些色彩与质感能够令建筑不再冰冷、疏离,从而拥有属于自己的性格与情绪。

当建筑也好色

 

01

红色

特征:

红色作为最具有显性特征和动感的颜色,需要人眼自行调整焦点以适应它,因为红色的自然焦点位于视网膜的后方。因此,红色的物体看起来要比实际距离更近一些。

关键词:

带有刺激性,热情活跃、令人兴奋;

醒目(与周围绿色植物形成强烈对比)

当建筑也好色

谈及红色的建筑,红砖或许是人们最为熟悉的建材。东西方诸多留存至今的古典主义建筑都运用了红砖元素,而在当代,例如北京的红砖美术馆,或是泰国湄南河畔著名的撒拉城府酒店,红砖这一材质亦并不少见。红砖的使用最早最常见于南美、东南亚等热带地区,通透的性质令其成为了炎热地区的在地性元素。然而,红砖种类繁多,特点亦不尽相同。其中较为特殊的种类之一,包括由著名面砖制造商 Vande Moortel 采用手工技术制造的Nature 10红砖。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这种红砖的材质本身是纯天然的,由来自比利时斯海尔德河(Scheldt)山谷的第四纪冲积土制成,在至少1150摄氏度高温下由粘土烧制的无砂模具中成型。它的整体是实心的且结构均匀,同时不掺杂任何的石灰或是其他物质。受到1950年代的粗野主义建筑影响,位于东伦敦哈克尼(Hackney)地区的住宅楼Hoxton Press Towers其中的一栋便是由这种红砖制成。仔细观察便会发现每块红砖上所特有的烧痕——那是因烧制过程中工人将煤炭洒在砖面上而形成的。这种特殊的手工艺使得这些砖面拥有粗糙的轮廓和微弱的条纹肌理。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同样是红砖建筑,马尔默当代艺术博物馆(Moderna Museet Malmö)的改造案例或许是一个异类——作为斯德哥尔摩现代艺术馆的分馆,位于瑞典南部的马尔默当代艺术博物馆原本由红砖的古老电厂改建而成,但在2008年,斯德哥尔摩建筑事务所Tham&Videgård Arkitekter接受委托为其设计了一座新的附属建筑,作为博物馆自身历史建筑在当代的延伸。由橙红色穿孔铝板建成的巨大“金属盒子”,笼罩着这座新建筑,令它从周遭的古老建筑中跳脱出来,无论是色彩还是造型,虽醒目却并不突兀,既契合了美术馆的“当代性”,也给这座老城增添了一些前卫的意味。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带有镂空的橙红色“网状”外立面既保持着与原有砖结构老式建筑的连结,所营造出的新空间同时又为整个社区引入了现代元素。穿孔的外立面结合一层内部的落地玻璃,给观者带来了一种视觉上的纵深,而因光线穿过所产生的阴影变化则为整体建筑赋予了更多动感。

当建筑也好色

位于阿姆斯特丹东部的IJburg网球俱乐部在建造过程中亦充分利用了红色的特性。俱乐部拥有10个红土网球场和一所网球学校,新的俱乐部大楼则为所有活动的中心。整个网球俱乐部的最大亮点便是场地中的红色阶梯状座位区,由荷兰建筑事务所MVRDV操刀设计。俱乐部的整个屋顶南侧向下倾斜,北侧则提升至7米的高度,创造出一个具有流线型轮廓的看台,以及一个平台区,用以眺望附近的水景。整栋建筑由红色的聚氨酯漆覆盖,大片的火热红色刺激着人们的视觉,MVRDV联合创始人Winy Maas亦曾在采访中表示,“整栋建筑的本质就是刺激人们健身的欲望,以对抗肥胖和缺乏运动的状态”。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02

蓝色

特征:蓝色是冷色调中最冷的颜色。它似乎是透明的,潮湿的,凉爽的。与红色相反,蓝色令人平静,会降低一个人的血压和脉搏频率。

关键词:放松、冷静、清醒

希腊的圣托里尼、摩洛哥的舍夫沙万和印度的焦特布尔一度被誉为“世界三大蓝城”,政治、宗教或是神话传说等等催生了这些被蓝色包围的古老城池。蓝色在这里意味着天空、海洋、泉水……然而跳脱出政治与宗教语境以及山石与天然涂料这些古老材质,当代建筑中的蓝色或许并不多见,但其背后的喻义往往同样与这些意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建筑也好色

由法国Moussafir建筑事务所设计的“萤火虫”音乐厅(La Luciole Concert Hall,其中“luciole”在法语中有“萤火虫”之意)位于法国诺曼底的阿朗松地区,其外立面设计中的蓝色便象征着天空。

当建筑也好色

音乐厅建筑由两个巨大的圆柱体相交而成,分别意味着“观众”与“舞台”,在两个圆柱体相交处出现的拱形门,则标志着舞台和观众之间的边界。整个建筑最初的外观设计倾向于运用亚光和抛光的不锈钢材质混搭,以映照出天空及飘过的云彩;而最终设计采用的则是波纹钢制墙板——蓝白色块的排列组合抽象地代表了像素化后的“天空碎片”,呈现了建筑师脑海中诺曼底的天空。于此同时,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两个圆柱体结构衔接处的蓝色色彩更深,人们可以将其想象成从地表喷射出的泉水,连接着地面与天空。

当建筑也好色

同样,在法国南部的阿尔勒,蓝色也意味着普罗旺斯深邃的天空——建筑师Henri Ciriani曾于1995年写道。在位于南法的阿尔勒考古博物馆(Musée de l’arles Antique)项目中,他运用深蓝色的反光金属面板覆盖了建筑主体的大部分表面,令其与周围罗纳河(the Rhône River)的蓝绿色河水相呼应。他称“这种叫’L’Emalit bleu’的蓝色为光赋予了一种更冷的色调”,而这种材质与色彩在一些较为早期的项目中也出现过,如乌拉圭建筑师Carlos Ott在1980年代所设计的巴士底歌剧院(Opéra Bastille)项目。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同样可以作为蓝色建筑典型的还有位于首尔西北部坡州市郊的Nefs啤酒厂,与阿尔勒考古博物馆光滑的外立面不同,其外立面则运用蓝色混凝土打造出一种独特的粗糙肌理。该啤酒厂由韩国YKH建筑事务所设计,集合制酒厂、酒吧、仓库及办公室等区域,以展示啤酒的制造流程,同时为相应的社交活动提供了场所。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完工后的建筑整体呈现出一个巨大的长方体外轮廓,以一种相对简约的形式融入了周边的自然环境。建筑的外墙运用了无机混凝土与有机材料共同组成的一种混合材料,并以松木树皮嵌入其中而铸造出粗糙的条状肌理,其中蕴含的自然、有机之感恰好与周遭的草木及山石质感相契合。同时,在色彩上,建筑师采用钴蓝色颜料对于混凝土进行了染色处理,这种方式相较于外部的涂刷而言更有利于确保颜色的稳定性,青灰相间之中也呈现出一种理性与沉静。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建筑师亦表示,希望通过建筑外立面的阴影变化,使来访者得以感知并观测到一天之中的时间流逝。而当太阳下山,建筑所处四周就会变得一片漆黑,此时外部墙底边缘所设计的独特采光技术,就足以照亮并反射墙面的纹理。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03

绿色

特征:与红色相反,当人们看见绿色时,眼睛恰好聚焦于视网膜上,这使得绿色成为令眼睛最舒适的颜色。

关键词:自然、宁静、新鲜、生机

葡萄牙米尼奥大学(Universidade do Minho)Azurem校区的生物可持续性科学与创新研究所,由建筑师Claudio Vilarinho设计,浅绿色外立面上布满了不规则形状的镂空穿孔,其灵感来自于形成太阳能电池板的钛纳米管形状。Vilarinho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钛纳米管可重复使用并从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生产成本,其自身的可持续性特质与研究所的科研核心方向相符,所以成为了研究所建筑设计的灵感来源。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组成教学楼建筑外立面的预制面板由水泥基复合材料浇铸而成,其中加入了微纤维以增加材料强度,同时还加入了涂料,以形成这种柔和的浅绿色调——绿色在这里同样也与“可持续性”相关联。除了坚固耐用之外,这种复合材料还具有抗腐蚀性和塑料一般的延展性。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外部的面板中和了研究所原本简单而略显僵硬的几何造型,而面板上的镂空部分就像不规则的画框一般,框出了建筑前的树木景色,并允许适当的外界光线进入室内。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同样采用了与这种低饱和度的“牛油果绿”所相近的色调,位于英格兰中部诺丁汉郡的诺丁汉当代艺术中心(Nottingham Contemporary)由Caruso St John建筑事务所设计,由于坐落在城市的蕾丝市场区域(the Lace Market,诺丁汉曾经是英国乃至全世界的蕾丝生产中心),其建筑外立面的铜绿色预制混凝土则覆盖着浇铸出的传统诺丁汉蕾丝图案。出生于十九世纪的诺丁汉蕾丝制造商Richard Birkin最初设计了这些带有樱花的精致图案,而在建造过程中经过扫描、二维到三维的转换、模具制作与倒模,这些图案最终呈现了在建筑外立面上。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蕾丝市场这一区域的历史和建筑形式与十九世纪中期纽约Soho的“铸铁区”有着诸多相似之处,这也使该艺术中心与其周围环境始终保持着一种历史文化上的联系,犹如一颗“时间胶囊”。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在环保与可持续性等概念之外,当然,绿色也与植物、河流等生态有着自然而然的关联。位于伦敦Wandsworth地区的“蓝绿色”住宅楼Mapleton Crescent便是一个案例。在这栋由Metropolitan Workshop为小型住宅开发商Pocket Living所设计的27层住宅楼中,蓝绿色的釉面瓷板组成了整栋建筑的外立面,时而在不同的光线条件下变换着颜色,就如“变色龙”一般。陶艺家Loraine Rutt创作了这些带有褶皱的蓝绿色瓷砖,并表示,这其中的色彩是为了呼应周边River Wandle的河水以及那些生长在河流中的植物的颜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这种材料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其不断变化的外观。当你在不同的天气条件下来到这里,这栋建筑看起来会完全不同。”Metropolitan Workshop的副总监Tom Mitchell曾于采访中表示。从南面来看,阳光照射下的外立面时常呈现出一种铜绿色;但从北面看来,外立面的颜色似乎更加偏蓝一些。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04

黄色

特征:当达到一定纯度的时候,黄色是众多色彩中最欢乐、温暖的颜色,充满了希望和活力。

关键词:温暖、希望、灵感、能量、阳光

走出鹿特丹的Blaak车站,便会看到街对面一整排造型奇异如魔方一般的明黄色方块建筑,占据了广场的一侧——当地著名的“方块屋”Kubuswoningen(英文为Cube Houses)作为地标式的实验性建筑群,由荷兰建筑大师Piet Blom所设计,包括共38座立方体房子,于1984年建造完工。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建筑整体由倾斜的木纤维板所制成的立方体组成,每一个均站立在六角形的混凝土核心支架上。Blom模拟了居住在树上的体验——在这个“魔方森林”中,每一个方块屋象征着一棵抽象的树,所有的方块屋结合在一起就像是一片森林。受到柯布西耶的启发,这样的结构亦能够将下方的公共空间实现最大化。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Piet Blom曾表示,在鹿特丹这个工业城市里,人们从早到晚忙于工作,城市之中缺乏活力和生活气息,因此他要建造一个“趣味性很强的建筑,为城市增添一点生气”。或许是正因如此,他才选择了鲜艳而充满生机的明黄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说到明黄色,不得不提及的还有洛杉矶Second Home办公空间的明黄色屋顶。最初起步于东伦敦,Second Home的办公理念是将办公室整体划分成若干单元,出租给不同的公司,而这处位于洛杉矶东好莱坞街区的最新办公园区,则由60个单层的椭圆形独立办公空间连接组成,可供250家公司使用。“自由与开放”是西班牙建筑事务所SelgasCano的核心理念,鲜亮的色彩与充满曲线的设计也是他们一贯的标志性风格。椭圆的黄色屋顶覆盖了每一个工作空间,从高处俯瞰,就像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黄色“细胞”;工作室的墙壁则由透明亚克力制成,提供了充足的自然光和室外景观。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我们可以自由使用任何所需的材料,在颜色上也是一样,”身为创始人之一的Jose Selgas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们并不过多关注颜色,但是我们可以使用任何我们想用的颜色。当我们突然想到使用黄色的时候,我们也注意到这是很不寻常的。对于一切事物都保持开放的自由是我们工作室的主要理念。”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黄色同样也是新加坡Sunray木业集团的“企业代表色”,所以在其由DP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总部办公大楼的建筑中,运用了三种不同色调的黄色,旨在向公司的企业文化致敬。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建筑物整体的“堆叠式木盒”设计呈现了一系列相互关联的体块,而这些体块则与其内部的不同空间功能相对应。生产车间与仓库空间的外墙被横向的黄色铝制百叶窗覆盖,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自然通风和外界光线,同时得以遮阳和防雨;办公空间与员工宿舍的外墙则覆盖了间隔紧密的垂直铝制百叶窗,在遮蔽室内空间的同时,亦保持了对外的视野。此外,百叶窗纵横方向的设计与不同的色调也产生了一种堆砌木材的抽象效果。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05

黑色

特征:

黑色基本上可以定义为没有任何可见光进入视觉范围,人们时常会将其与压抑、黑暗与未知联系在一起。在建筑中,它经常被用以使一些物体在空间中显得缩小或是向后方收缩。

关键词:

压抑、神秘、虚无、中性;

技术(人类痕迹最重的颜色)

Asif Khan建筑事务所设计的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展馆,一度被誉为“世界上最黑暗的建筑”。建筑师Asif Khan运用了一种名为Vantablack VBx2的喷漆,令这栋长宽各为35米、高达10米的建筑被深不可测的黑色包裹(Vantablack VBx2为Vantablack颜料的喷雾版本,英国艺术家Anish Kapoor在2016年获得了改颜料的专有权)。Vantablack VBx2可以吸收99%以上投射在自身表面的光线并缩减其延展性,在白天的环境中创造出一种“黑洞”般的黑暗感觉。 

当建筑也好色

同时,展馆四个外立面的抛物曲面均装置着数千个棒状微型光源,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就像黑暗宇宙中闪烁的点点星光。Asif Khan曾表示,自己渴望“创造一个能够切入太空的窗户形象”,“以更好地了解我们置身于宇宙中作为人类存在的意义”。模拟了宇宙的状态与观感,外墙表面的这些“星光”则代表着宇宙中的化学元素。由于Vantablack VBx2的特殊性质,人眼在一定距离之下几乎无法感知被其涂抹之物的形状。“它看起来仅仅是一个黑暗的表面,像一个虚无的空间,一无所有”,Asif Khan曾于采访中如此形容这种材质。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在高科技材料之外,传统技法同样得以为建筑外墙营造出所需色彩。譬如,爱尔兰建筑师Kieran Donnellan 与学生们在黎巴嫩比布鲁斯城堡(Byblos Castle)附近的悬崖上建造了一座纯黑色的非宗教教堂——“滑动教堂”(Sliding Chapel)。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整座教堂的设计令其看起来就像正从悬崖一侧滑入下面的大海一般。建筑的外立面材料来自于再生木材制成的运输箱,这些木材被日本传统的烧杉板技法(shou-sugi-ban,焼き杉)处理——三块长达4米的木板被捆绑在一起,形成一个烟囱的形状,并在底部点火。在烈火燃烧之后,这些木板便成为了颜色纯粹且坚固的黑色“烧杉板”。

当建筑也好色
当建筑也好色

烧杉板的处理方法将木材中的半纤维素杀死,在抑制腐朽菌生长的同时亦破坏了木材中的营养物质,因而对虫蚁而言丧失了吸引力,木材的物理性能急剧增加。因此,面朝地中海,教堂里经过烘烤处理之后的木材具有更强的防潮、防腐与防虫蚁等性能。此外,该地区的历史受到广泛的文化影响,“与宗教无关”(non-denominational)的特性对于这座教堂来说亦至关重要,而黑色所传达出的“中立性”似乎也与之相契合。

巴西艺术家及作家Israel Pedrosa曾于他的《Da Cor à Cor Inexistente》中写道:“颜色没有物质性存在:它只是某些神经组织在光的作用下所产生的感觉,更确切地说,是光在视觉器官上的作用所引起的一种活动。”

据相关研究显示,即便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关于颜色的隐喻及其与情绪的之间的关联都具有高度的一致性。无论是从个人到个人,还是从群体到群体,颜色始终是一种能够被所有人理解的国际视觉语言。

 

你还见过哪类颜色的建筑?

加载中 ... 加载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2

  • 0

  • 0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