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烈烈烈烈(模仿大张伟口吻)

文章来源:站酷网
ID:zcool-com-cn
作者:青春答卷
编辑:卝生
站酷网(公众号ID:zcool-com-cn)2006年8月创立于北京,深耕设计领域十二年聚集了870万+设计师、摄影师、插画师、艺术家、创意人在设计创意群体中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与号召力

两个样子不太聪明的原始人莫名其妙穿梭了时空。

2080年,他们从冰冻中苏醒后,被眼前的“现代”世界吓到了——到处是自动化的机器人、高楼一般巨大的新人类,还有只能活在虚拟胶囊中的普通人。

两位原始人遭到了机器人的抓捕,慌忙中逃进了一架时空穿梭机,迫不得已展开了一系列“时空跳跃”,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01

 

大家好,我是刘珂,毕业于央美数码媒体专业,从小到大我喜欢的、所做的事出发点就一个字 – 玩。

我是变形金刚的狂热粉,常常沉迷于各种形态之间巧妙的变化,我的兴趣爱好与玩具密不可分。小时候经常想要玩具又买不到,怎么破? –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把喜欢东西做成实物陪伴自己,这个过程锻炼了动手能力,也熟悉了各种材料。

平时用软陶做玩具,有时是我对当下的记录,有时是对童年的回忆,也会尝试把自己的灵感做成动画,捏泥巴已经成了我的思考习惯。

茶杯里的boss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猪年把童年记忆里的猪猪们都做了一遍

 ▼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大学因喜欢动画片和玩具,迷上了定格动画,毕业季我又狂热研究立体书,曾经对变形金刚结构的理解,恰巧帮助我掌握了立体书的机关设计。

 

02

 

大学我肯定算不上好学生,上课总喜欢“玩”,脑子里总冒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而我也会及时记录想法,这个习惯大有裨益。

毕设作品《Back to 2020》中许多场景,都来自于阅读《人类简史》的笔记“摸鱼”所得。

大三时一起尝试与伙伴用沙画形式拍摄定格动画,沙子的质感与强对比光影适合表现心理活动,而沙子的流动性适合用来做变形动画。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同年也参与制作了柴禾定格工作室的权游小动画部分泥偶,学会了将自己的想法与风格转化为实物的技巧。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最难忘的是和朋友们一起做小组毕设时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天开脑洞,一起点外卖、吃夜宵赶进度,很累却开心。

小组毕设周边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大学四年对我的改变是巨大的,让我找到新玩法。

以前我是个过于独善其身的内向之人,总沉浸于一个人的幻想世界;在大学遇到了一群与我有共同爱好的、精灵古怪的“怪人”,我也变得开朗了,感谢我的好友和老师们!

 

03

 

为什么毕设要做一本立体书?做选题时刚好读完《人类简史》,对书中很多观点印象深刻,但或许我是一个乐天派,总感觉作者过于悲观。阅读过程我也总能脑补出一些又傻又逗的画面!

“摸鱼”草稿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我的毕业论文选题也定在研究立体书中的动画语言方向,就想把这些「快乐的知识」干脆做成一出立体书与大家分享,同时也想验证立体书作为动画载体之一的可能性——做一本实体化、可以把玩的动画书。

创作开始后整理的场景草稿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做起来才发现难度远超出想象,这件事我完全是小白,靠着一腔热血支撑,教程又很少,只能一次次试错。最大矛盾是画面与结构——我时常先思考画面再创作结构,但往往画面难以做出恰当的结构,很让人头疼。

首先,创作立体书需要积累大量的知识和干货,向大家安利新手必备书《立体书制作指南》,还有Duncan Birmingham视频教程(可以去油管看)。

其次,掌握公式类的基础知识后,就该做应用题了。根据结构的特性,去尝试制作一些适合表现的东西,然后实现出来。

 

基础结构练习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继而,尝试混合结构搭配去表现更复杂的效果。我会先构思故事,将脑子里的画面草图呈现,筛选后去实验。完成基础机关后,记录角度和尺寸,开始最痛苦的分件工作——把一个完整画面里的元素分到结构零件上,同时考虑面的反转、图案的移动和遮挡关系,完成后组装看效果,调整零件大小和图案层次,全部试好后上色。相当于正在画一幅立体的画,多个维度让脑子瞬间爆炸。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最后,上色搞定后,亲手制作的一页立体书呈现在面前的一瞬间,所有的辛苦都值了,满满的成就感。

这些都是我自己摸索的经验,我相信立体书的制作还会有更科学的流程。

一年多的创作是“爆肝耗头发”熬出来的。过程中我一句画面去找合适的结构来制作零件、计算尺寸,组合起来看效果,再拆下来画图案,反反复复,试色调整-再组装,有时一个零件要试十几次,很多是我实在找不到方法不得已而为之。

做立体书尽管费时,但依然很快乐。

想故事的阶段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制作完成后的满足感,以及通过这本“小破书”向朋友们讲述自己编写的故事超级开心,也希望大家能喜欢它。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这本立体书真的绝了,简直是“新世界大门”!

我想以一种轻松幽默的方式和读者探讨人类与自己、人与自然的关系。一方面是自己去思考人类的未来,一方面也希望读也能去思考、提出自己的见解。

希望大家看到人类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不易,更加珍惜这颗蓝色星球,不要让书中2080成为现实。

 

04

 

站酷网:呈现有趣的故事或场景的方式也有很多,为什么毕设选择立体书?

刘珂:曾打算毕设拍定格动画,但论文的方向是动画语言研究,于是想尝试建立一种不同的动画语言体系,这时恰巧视线落到了手边一本立体书上,豁然开朗,然后一鼓作气完成了毕业论文《浅析立体书中的动画语言》,思考了立体书的各种可能,之后顺理成章地就把立体书做出来了。

站酷网:毕设作品的创新点和最满意的地方在哪里?

刘珂:创新点主要在论文,立体书的创作更多是去验证和实现论文中的观点——立体书是否能作为另一种动画语言载体,从而讲好一个故事?目前看效果还不错。

但我自己并不非常满意,创作后期因时间紧张,不得不妥协和放弃很多东西。

不完美才会有动力去进步。

站酷网:把立体书做得吸引人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刘珂:趣味性。我拆过二十多本立体书,我认为它是否有趣,并不在于结构复杂或者是插画厉害,而是结构与插画两者结合得恰到好处,用最简单可实现的结构为内容服务,也让插画风格与内容相符合,这时读者就会觉得——妙啊!

立体书向来有“玩具书”的称号,就像书里的变形金刚,好玩一定是关键。

在这方面我还需要继续学习。

站酷网:对自己未来有什么期待?

刘珂:我喜欢玩具,希望未来可以做很多玩具,能让和我一样的人玩到我的作品。如果可以,我还要给玩具编故事、做动画、改成立体书。加油啊!

 

毕设作品:《Back to 2020》
作者:刘珂    作者
站酷id:6k6K6k6K
院校:中央美术学院    
专业:数码媒体
专访主持:粟梦华、张曦
排版、审校对:狗坨

你此刻的心情

  • 32

  • 0

  • 0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