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造假问题如何解决?

文章转载自:JingDaily精日传媒
ID:Jing_Daily_China
编辑:darlene7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过去几年,奢侈品牌都蜂拥而至天猫和京东进行销售。照片:Haitong Zheng。

小众包袋品牌Apede Mod的联合创始人Claudia Lin于9月1日开设了她的天猫旗舰店。在纽约开业仅四年之后,原先是时尚买手的Lin并迅速瞄准了国内市场;不过她的速度远赶不上败淘宝上的至少几十名假货卖家。这些卖家已经开始贩卖她原价为2290元的Froggy手提包高仿,价格低至35-50元不等。“每天都会有人给我们发邮件问他们买的包是真还是假,”Lin说。

近年来,阿里一直在努力挽回自己电商网站上充斥假冒伪劣商品的品牌形象。不论是开设为全球年轻人创造想象力的淘宝造物节,还是处理品牌投诉的知识产权保护平台,淘宝的造假问题仍然存在。Jing Daily最近发现,淘宝的算法有推荐假冒商品的嫌疑。

支付宝手机app的登陆页面上,淘宝推广的部分有许多模仿奢侈名牌的高仿产品(如下所示),其中Apede Mod的Froggy手提包,Dior的马鞍包,Saint Laurent的Lou Camera Bag和Hermès的Oran Sandal 女士拖鞋都有中枪。许多产品上还贴有伪造的标签,比如腰包上贴着Gucci标签,但是原品牌从未卖过这个款式。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自从小众品牌Apede Mod在中国社交媒体走红后,仿造小众品牌成为了各大商家的首选,因为成本低且小众品牌没有太多资金上诉。
图片来源:支付宝。

这种疏忽十分严重,因为每月有1.2亿活跃用户在支付宝上做各式各样的事情,从买奶茶到叫车再到点外卖等等。以上所有侵权物品均在“大牌直降”的界面下,表明此部分中的产品均为正在出售的品牌产品,只有将其淘宝帐户绑定到支付宝的用户才能看到。同一部分还经常陈列来自奢侈品牌天猫旗舰店的正宗商品,给买家造成了进一步的困惑。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支付宝用户通过此渠道接触到了假货,并且这个问题到底存在了多久。支付宝的所有者蚂蚁金服对此问题拒绝置评。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这两张来自支付宝登录界面的推广广告向我们揭示了假货在淘宝平台的盛行,每一季这些商家都能紧跟奢侈品牌的脚步同步更新商品.
图片来源:支付宝。

支付宝登录页面上的推广只是淘宝上假货问题的冰山一角。阿里巴巴是希望打击假冒产品的,因为这会直接影响其全球的声誉,以及其奢侈品频道Luxury Pavillion的发展。然而,尽管他们正在努力打击侵权商品,他们的“技术赋能+多元共治”的防伪举措仍然落后于造假者的速度。假货的店家工艺熟练的高仿奢侈品仍然正在出售给天猫和淘宝上总计8.74亿的消费者。

 

01

阿里与假货: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

过去几年,奢侈品牌都蜂拥而至天猫和京东开店。不过在此之前,这并不是常态。对于想在国内第三方平台上进行数字化的全球时尚品牌来说,大批假冒伪劣一直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在2018年的时尚商务会议上,当被问及与国内电商平台合作时,Gucci的CEO Marco Bizzarri说:“说实话,这些平台上有很多假冒伪劣产品,我不想加入这些平台然后间接鼓励假货。”

然而,阿里巴巴与Gucci和Saint Laurent的母公司Kering集团之间的问题可以追溯到更远。2015年5月,Kering在纽约美国地方法院对阿里巴巴和支付宝提起诉讼,指控其在线平台上销售假货。该诉讼在2016年8月被法官部分驳回,随后这家意大利奢侈品集团在签署一项协议后撤销了该案,该协议称阿里巴巴将成立一个“联合特别工作组”以追捕假冒Kering品牌的人。开云集团拒绝评论支付宝登陆页面上显示的假冒产品。

在国内外声誉受损之后,阿里巴巴试图重塑自己的品牌。不过他们起初并没有取得成功,阿里在美国国际防伪联盟(IACC)的会员资格由于一些成员公司的担忧,仅一个月后就被暂停。然后,在2017年初,阿里巴巴成立了自己的阿里巴巴反假冒联盟(AACA),囊括各种从餐饮到服装等行业的跨国公司。它从30个成员开始,已经发展到550个品牌,包括10个奢侈品牌,例如Louis Vuitton,Burberry,Valentino和Prada。Kering的名字不在最近的名单上。

在接受Jing Daily的采访时,一位淘宝发言人说道:“淘宝绝不容忍我们平台上的非法行为,因为我们市场的健康和完整性取决于消费者的信任。我们一直在采取积极主动的行动,利用我们世界一流的技术打击市场上的假冒产品。”据AACA的网站显示,阿里巴巴监控团队使用的技术包括光学字符识别技术,产品智能学习算法,语义识别算法和实时拦截系统。

但是看来,阿里巴巴的“快速下架机制”与“积极”措施与现实情况是相违的,因为打假通常是有点“马后炮”的。在Apede Mod的Lin对阿里巴巴的客服团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之后,她说:“他们说阿里无法阻止假货上线,因为他们无法立即发现这些假货。他们建议我们一见到这类产品就提出投诉。”她补充说,客服告知她的天猫旗舰店将有助于吸引资源和流量。

作为淘宝的王牌,天猫向消费者保证其产品都带有蚂蚁金服和传统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计划,并为商家设定了更高的标准,从而导致假冒商品的数量明显下降。但这仍然不够。Lin说:“虽然更多的冒牌货都来自淘宝,但问题在于,人们可以从同一平台同时访问淘宝和天猫。”

 

02

比起奢侈品牌,小众品牌更是雪上加霜

奢侈品牌有法律作靠山,可以与阿里并肩打假,但小众设计品牌就不同了。他们由于高昂的保护费和律师费步履维艰,所以希望阿里这样的大平台能够承担重任。

在淘宝有网店的独立配饰品牌Studio Copula的四位联合创始人之一刘楚白发现,他们的老式电话耳环在近期热播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中被宁静带火了。这位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的毕业生说:“没过两三天淘宝上就铺天盖地假货了,挺搞笑的。”她试图向淘宝投诉,但很快她发现,该平台需要看到知识产权和设计专利才能下架假冒产品,而这些假货通常带有“宁静同款”这样的标签。

她补充说:“想要批准一项外观设计专利需要很长时间。但在此期间,造假者完全可以充分地获利了。”此外,两种维权政策对于每种产品的申请费用约为1800元左右,对于一个小品牌来说,这笔费用相当巨大。如果所有产品都要申请,这势必成为一种负担。

于是现在,刘楚白只能等着。她说:“如果[淘宝]能有智能一点的审查机制,在专利没下来之前就可以保障正品的权益好了。”

原创设计仍苦于被抄袭,进退两难的淘宝得下点狠手

演员宁静在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期所佩戴的耳饰,图片来源:Studio Copula。

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中小型企业表示,从淘宝标记和清除假冒商品的“复杂”流程仍然存在问题。

同时,阿里正在大肆宣扬其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改进,在《2019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称96%疑似侵权链接一上线即被封杀,且96%的投诉在24小时内得到处理。但是该报告没有透露样本量和这些投诉结果的任何细节。

阿里巴巴根除假冒产品的主要障碍之一是该平台上对假冒产品的需求很高。正如Dior马鞍包(Jing Daily在采访中引起了淘宝的注意,随后被撤下)的页面评论中所见,许多买家是有意购买假货的。去年6月,一个用户在买家秀发了一张图片,标题为:“质量很棒,材料非常好,感觉就像真的一样。”另一个人写道:“虽然一看就像是假货,但只要100多元就能买了。”

淘宝目前对造假者实行“三振出局”规则,如果同一卖方被发现卖假货三次,其帐户将被暂停。不过对刘楚白这样的品牌所有者来说,这种惩罚还不够严厉。她说:“我认为这样的处罚不是很严格。许多造假者善于利用法律漏洞,这使投诉程序非常困难;同时,他们还可能拥有多家网店。因此,就算其中一家店面被下架,其他店也能继续运营。”

在打击假冒产品时,阿里需要放弃淘宝的口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而是让假货商家的生意难上加难。阿里无法独自解决国内的造假问题,也无法在每个高仿被卖出之前就将其捕获,但它可以改进其算法并使其规则更严格,以免间接激励侵权者。Apede Mod的Lin表示:“如果淘宝保持其规则不变,它可能永远不会成为原创设计师发展的平台。”

你此刻的心情

  • 7

  • 0

  • 0

  • 2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