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动画中绚烂多彩的世界背后,有一个很少人去谈论、却至关重要的岗位:色彩设计师(或色彩设计,Color Designer)。

文章转载自:动画学术趴
ID:babblers
编辑:jane27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作者/Victoria Davis

翻译/若风

 

前言

 

在观看动画时,我们的眼睛往往会被人物的动作、台词,以及漂亮精致的画面所吸引,以致于很少有人会真正意识到,我们所看到的其实是无数的颜色。

 

动画中绚烂多彩的世界背后,有一个很少人去谈论、却至关重要的岗位:色彩设计师(或色彩设计,Color Designer)。

 

在很多人的理解中,色彩设计师的工作只是单纯地为黑白画面上色,但其实这份工作所需要的专业水平并不亚于其他设计岗位。

 

“色彩设计师是动画的视觉基调设定者,根据灯光、结构纹理、运动,甚至根据每个场景和动作所产生的情绪与角色性格变化来设计。”  除了为角色们挑选合适的颜色,色彩设计师通过其对各个环节色彩的设计,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整部动画的故事氛围和情绪基调。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日本二维动画制作中与色彩相关的职位主要有“色彩設計”“色指定”“仕上”(上色)

 

尽管他们对于动画制作如此重要,但却常年被业界和观众们忽视,甚至受到不平等待遇。

 

近年在美国,动画色彩设计师们甚至专门成立了团体,他们在线上媒体进行联名号召,在线下积极与美国动画工会进行沟通和谈判,以谋求在动画行业中平等的待遇和地位。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Jack Cusumano是著名动画《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的色彩设计师,他与妻子Teri Hendrich (Cusumano)在推特和Instagram上发起了名为“色彩是设计”的媒体活动(Color is Design,可关注:@colordesign839),并积极游走来往于动画工会进行沟通协商。

 

自由攥稿人Victoria Davis针对动画色彩设计师的工作内容以及他们目前的处境,采访了Jack Cusumano和Teri Hendrich ,以及《飞天小女警》《怪诞小镇》《唐老鸭俱乐部》等动画的其他几位色彩设计师。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笔者特意翻译了此文,希望能带领大家更多地了解动画中关于色彩设计方面的知识,以及色彩设计师这个团体在业界,尤其是美国动画行业中的实际境遇。(翻译如有疏漏或错误,欢迎交流与指正)

 

※本文原载于Animation World Network。原网址: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creating-brighter-world-color-designers

 

 


 

 

为色彩设计师们创造一个更加光明的世界

 

Jack Cusumano和Teri Hendrich两人一起倡导的“色彩是设计”社交媒体运动,是他们目前努力推进“让色彩设计师的薪酬与其他动画设计工作相同”这一诉求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Jack Cusumano是获艾美奖的成人动画《瑞克和莫蒂》的色彩设计师。该作品由Justin Roiland 和 Dan Harmon制作

 

金色的行星爆炸、青绿色的激光束、亮粉色的电击,和无数紫色绿色蓝色,各种颜色的外星人身体组织器官,《瑞克和莫蒂》中不乏令人反胃、抓眼、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场面。观众们很难不迷失在所有表演中,忘记他们的眼睛真正在欣赏的其实是一层层色彩。

 

根据色彩设计师Jack Cusumano的说法,由Justin Roiland和Dan Harmon制作的艾美奖获奖动画《瑞克和莫蒂》中每一集都包含大约300种必须上色的资产*(asset),而Jack Cusumano的工作便是——与Corey Booth以及几位自由职业的色彩设计师(Color Designer),一起负责每一个资产,以给予动画标志性的炫目、迷幻的色彩。

*资产:动画团队根据前期的设计,制作出人物、场景以及道具的模型或其中的部分组件。这些模型数据被统称为资产(asset),动画中的很多部分都由这些资产组合而来。

 

Cusumano说:“一艘巨大的外星人母舰可能要花上我整整一天,或许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上色。很难去具体描述每一次爆炸或是被切割的外星人碎片和纹理有多少颜色。但这也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工作:我们是制作流程上最后的一站,我非常享受整合这些人们即将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的过程。

 

Cusumano从事动画行业已经有十余年,曾担任过剧本、导演、背景美术和色彩设计师。但在2013年之前,Cusumano甚至不知道色彩设计师这份工作的存在。“我一直以为动画师会给他们自己的图稿上色。” 他透露道:“我也有一个很大的误解,认为这是一个容易的工作,适合那些不是特别擅长艺术,但仍然想在动画界工作的人。在担任《瑞克和莫蒂》的色彩设计之后,我意识到它远比我预想的更具挑战性并更需要细心。”

 

曾在《怪诞小镇》(Gravity Falls)中担任色彩设计师的Daniaelle Simonsen随后补充道:“这是一个被忽视的角色。”  她曾与Cusumano一同参与迪士尼动画《唐老鸭俱乐部》(Duck Tales)系列的制作,并且目前也是网飞与 Shion Takeuchi(《怪诞小镇》编剧之一)合作,即将推出的喜剧成人动画《Inside Job》的色彩设计师。

 

“色彩设计师们负责建立起微妙的情绪和色调,在一些场景中我们不仅仅是给某个角色上色,而是(场景中)的整个瞬间。” 她强调:“这份工作不仅仅是简单的填充颜色,除此之外我们需要处理海量来自角色、道具、特效团队们的工作,这些工作交接给我们时往往还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截稿日。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怪诞小镇》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色彩设计师是动画的视觉基调奠定者,根据灯光、结构纹理、运动,甚至根据每个场景和动作所产生的情绪与角色性格变化来设计。

 

Jiny He同样也是《唐老鸭俱乐部》的色彩设计师之一,现在她也正与 Simonsen一同参与《Inside Job》的制作,“我认为这个工作60%靠的是创造力,40%是依靠解决问题的能力。”

 

她提到:“我首先会阅读剧本或者观看动态故事板来尽可能多地了解我即将上色的内容。‘现在几点’ ‘角色们在干什么’ ‘他们是如何与场景中的其他元素互动的’‘所有元素是如何与背景统一的’…色彩设计师将所有这些都考虑在内,并试图有效地利用色彩将所有元素都统合起来去叙述一个个故事。”

 

尽管色彩设计是一个冗长乏味的过程,但作为动画制作流程中最后一个关卡,据福克斯动画系列《邓肯小镇》(Duncanville)的色彩主管、Cusumano的妻子Teri Hendrich (Cusumano)说,即使是在2020年,色彩设计师这个工作仍是动画行业中最不被认可、薪酬最低的工作之一。

 

曾经担任《忍者好小子》动画系列(Randy Cunningham: 9th Grade Ninja and Final Space)背景美术设计的Hendrich说:“我的许多背景美术和角色设计同行们真的完全不知道色彩设计师的工作内容,他们都认为这个工作非常简单。”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份工作比画背景美术还要费精力,因为你需要同时追踪几十个移动的资产,并确保他们都是正确着色。人们总是默认色彩设计是一份次要工作,这就是为何我和Cusumano试图改变人们对这项工作的看法。”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唐老鸭俱乐部》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色彩是设计”是一场由Hendrich和Cusumano一起于2017年开始发起的社交媒体运动,不仅仅为了让艺术家们及动画粉丝们知道关于色彩设计师的工作,也是他们与动画工会(The Animation Guild)谈判的一部分,以谋求让色彩设计师在动画行业中赢得作为一个重要角色的认可,并且提高这份工作的最低薪资——这份在动画设计行业中最低薪资之一的工作——以达到背景艺术家和角色设计师的水平。

 

“这一切都始于Cusumano和我被邀请参与《太空终界》 (Final Space)第一季制作的那个夏天。”Hendrich回忆说:“我被邀请制作背景美术, Cusumano则任职色彩设计师。他告诉我,他每周的薪资比其他任何设计职位、包括我的职位,都要少将近300美元。我知道他的工作量,所以非常震惊:这个薪资看起来也太少了。”

 

同年,Mindy Johnson的书《墨与画:迪士尼动画中的女性》(Ink & Paint: The Women of Walt Disney’s Animation)首次出版,这本书详细描述了以女性为中心的色彩设计师们的历史。在此之前他们一直被称作“色彩造型师”(color stylist),直到2018年通过Hendrich和Cusumano两人与动画工会谈判和争取,这个职称终于变为了“色彩设计师”(color designer)。

 

“回想书中提到的往日时光,在迪士尼,有一栋全部属于男性作家、分镜师、原画师的大楼。而描线和着色部门的女性员工则在另一栋楼没有空调的大楼。” Cusumano解释说:“她们会把所有男性员工画的图稿拿过来进行描线和上色。这是唯一允许女性从事的动画工作,而且报酬比男性低得多。我们至今仍然在努力改进薪资差别。”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Sanjay and Craig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根据动画工会网站的《2018年会员工资调查》显示,色彩设计师(或color keys),的最低工资低于道具设计师、模型设计师、视觉开发等其他设计岗位约200多美元。而且,在动画工会公布的《2018年7月至2021年7月工资标准》中,当涉及到管理岗位,除了色彩设计主管外,其他岗位最低工资标准将会提高15%。“在这种情况下,制片方不需要给他们加薪。”Hendrich说:“也就是说,一个色彩设计主管的收入可能低于一个普通的设计艺术家。”

 

虽然Cusumano和Hendrich之前的谈判重点是让色彩设计师这个“设计”头衔在动画部门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是为了提高工资,他们目前的重点一直是在表明:色彩设计远比填充黑白图稿更费劲,这是一份关于色彩心理学的工作。

 

Simonsen说:“为黑白图稿填充颜色只占整个工作的5%不到。” “我第一次担任色彩设计工作是在《怪诞小镇》,随后是《奇幻沼泽》( Amphibia ),从中我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一切都是围绕着讲述故事展开,这意味需要对某些颜色的含义有一种天生的理解——红色代表愤怒的情绪,科幻场景需要蓝色和绿色——以及颜色是如何影响观众。”她补充道:“我最喜欢这份工作的部分是,当我可以深入动画的核心,去探索色彩能在多大程度上强化一个想法或信息的时候。”

 

Simonsen说,在制作《飞天小女警》(The Powerpuff Girls)和《星蝶公主》(Star vs. the Forces of Evil)时, 这些动画的调色板上充满了柔和的彩色——通过展示粉色、黄色可以像深红色、黑色一样坚韧,它展现出了女性的力量,同时也传递出了女孩可以和男孩一样强大和坚强的信息。

 

“色彩真的会影响我们的感受。”He补充道:“它是我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色彩设计中最大的挑战就是必须通过色彩让人感受到某种东西。但这也是色彩设计师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利用色彩让人们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某种触动。

 

制作《唐老鸭俱乐部》时,我甚至会开始观看粉丝们制作的视频,分析它们,看看是否有任何我遗漏掉的参考信息,或者看他们从我们使用的色彩中汲取了什么灵感。”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奇幻沼泽》

 

打工人愤而维权!决定了动画视觉基调的岗位却饱受「歧视」?

 

He接着指出,色彩设计具有它自己的“视觉语言”,这些“视觉语言”根植于每个人的潜意识中,这使得它既至关重要但又不可识别。

 

Simonsen解释说:“这些对颜色的情感反应在我们的心里根深蒂固。比如你不会去喝已经变成褐色的酸奶。但由于这些由于色彩而产生的决定往往都是建立在无意识的基础上,我能理解色彩艺术家是如何被社会忽略的。但是,一旦你开始认识到它,它会为你观看动画时增添一个全新的层次。”

 

对于Cusumano, Hendrich, He 和 Simonsen来说,正是基于这一点,让他们觉得色彩设计这份工作值得进行挑战,也促使他们尽全力去向人们教育普及这份工作。

 

Simonsen说:“我真的非常佩服Jack Cusumano 和Teri Hendrich两人所做的令人惊叹的倡导运动。向人们教育普及色彩设计对于改变人们看待颜色的方式至关重要。在人们进入任何工作室之前,就应该了解这些。在学校里我并没有看到有很多可供选择的相关课程,同时我也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一个的学生专门为色彩设计做的作品集。与视觉开发或者背景绘画相比,它或许没那么迷人或者性感,但其实它完全可以!”

 

Cusumano说:“运用色彩理论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这正是这份工作如此有价值的原因。尽管这是整个设计部门薪酬最低的职位,并且我也可以负责背景美术,但是我更喜欢做色彩设计——我真的很享受与色彩之间产生的某种情绪共鸣。”

 

Hendrich和Cusumano一直在努力让色彩设计师与动画设计部门的其他工作岗位拥有同等薪资,并且他们在最近取得了重大进展。Hendrich告诉我们在《瑞克和莫蒂》的第五季制作中,因为执行制片人看到了他们所倡导的“色彩是设计”运动,制片方决定统一向包括Cusumano在内的色彩设计师们支付高于行业标准、与背景美术相同的薪资。

 

Cusumano总结说:“要使色彩设计达到和其他设计部门同等的地位和薪资水平,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们已经取得了进展,并且在不断帮整个行业发声。”

你此刻的心情

  • 8

  • 0

  • 0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