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丑” 文化当道,这也能当营销的套路~
文章来源:uth又识
ID:uthofficial
作者:uth又识
编辑:圈

01

当我们一直关注如何提升审“美”时,便忽视了包含于其中的审“丑”力。

美与丑虽然在字面上意思相反,但在不同的时代环境下却是互相流动的。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最近一个反丑为美成功的例子或许就是从2018年起成为大热趋势的Dad Sneakers,Dad Sneakers刚开始成为风潮时通常会冠以Ugly的前缀,但自adidas的Ozweego到Balenciaga的Triple S席卷街头和时尚界后,Ugly就变成了一种令人喜爱的“丑”。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而Balenciaga似乎总爱成为丑与酷间的推动者。近期发布了与Vibram合作的五指鞋系列,以Vibram生产的户外运动专用的仿赤足足套为原型。只看这双鞋原始的模样,你很难说出好看两个字,但经时装之手后,它或许就会成为下一个潮流趋势。

五指鞋不是第一个被设计师改造的“丑”鞋,它的前辈们早已深受众多设计师们的洗礼进入时装秀场,成为颇具争议的时尚单品。

02

这些看起来没有什么美感甚至是有些“丑”的单品都因其功能性和舒适性风靡一时。就算在过时之后仍能作为一个浓重的记忆点存在于人们脑海中,并引起设计师的兴趣对其挖掘改造。

①号委托人Crocs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改造痛点:时尚绝缘体
接管人:Christopher Kane/Balenciaga/Alife/Barneys/Chinatown/BEAMS/Nicole McLaughlin等

2002年推出的Crocs因其良好的防滑性被用于划船运动,之后成为追求舒适度人群的首选鞋,甚至有些医生将Crocs推荐给一些特定的病人用来舒缓病症。

喜欢Crocs和诟病它外形的人势均力敌。2006年华盛顿日报中的一篇文章形容它“丑陋不堪”,《Maxim》杂志在2007年十大最糟糕的事情中将它排在第6位,2010年的《时代周刊》把Crocs列入了“50个最糟糕的发明”。甚至还有专门抨击Crocs的社交媒体账号,有将近120万的关注者。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或许正是因为Crocs无可非议的“丑”吸引到了设计师们挑战改造Crocs,在2016年Crocs正式进入了高级时装界,首次亮相于Christopher Kane2017春夏系列中。Kane把Crocs的鞋面改成大理石纹路,并在上面镶嵌各种不同的水晶。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此后Crocs的各式魔改也正式拉开序幕,2017年Balenciaga推出了一双无论是设计理念还是设计外形都达到了一个新高度的超厚底Crocs,在鞋面上加入了一些类似冰箱贴的卡通图案,这种夸张的外形在互联网中引起热烈的讨论(吐槽),但却在预售期间迅速售罄。

 

Demna Gavasalia为Crocs带来了更多的话题度,在Crocs借此转型的同时,这双鞋成为了更多设计师实现奇思妙想的载体。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不过设计师们可能已经忘了Crocs是一双鞋这件事,2018年街头品牌Alife把纽约市建在了鞋面上。Barneys和Crocs则合作推出两款朋克美学的Crocs好让你深入纽约市朋克文化。同一年Chinatown制作的Crocs在鞋面和鞋内都用草皮覆盖,让你每走一步都仿佛散步在洛杉矶的公园中。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这些接连不断的球鞋改造使人们对Crocs既定印象的天枰逐渐向“酷”的方向倾斜:青少年文化中的VSCO女孩对Crocs的青睐使其成为了Z世代少女的流行单品;2019年美国青少年十大最喜欢的鞋类品牌榜单中,Crocs凭借其在青年文化中的地位超越了New Balance位列第7名。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Crocs愈发扩大的潮流影响力开始吸引到一些日本品牌,BEAMS在与Crocs的第二次合作中融入军事风格,加入了日系品牌擅长的功能性。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解构主义设计师Nicole McLaughlin则更进一步地开发了Crocs的功能性,除了在鞋口配备防风雨的护腿外,还为其增加了车前灯、指南针、登山扣、伞绳、工具袋这些户外露营的必备配件。考虑之细致相信各位户外爱好者都能感受到。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从时尚到潮流,从政界人士Prince George到Nicholas Braun在线上艾美奖颁奖礼中穿了一双Crocs,随着品牌的影响力跨越不同风格、职业、人群,在达到一定沉淀后Crocs决定将10月23日定为Croc Day(对,没有s)。但即便如此Crocs时尚与否依旧有许多不认同的声音。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②号委托人UGG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改造痛点:时尚边缘体
接管人:Jeremy Scott/Sacai/ECKHAUS LATTA/Heron Preston/Bape/N.HOOLYWOOD/BEAMS/White Mountaineering等

徘徊在时尚边缘的不止Crocs,UGG也是经常与“丑”关联在一起的品牌,和Crocs不同的是,UGG是因为过去太过辉煌而不受时尚行业待见。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2000年代是UGG的黄金年代,由于Oprah在节目中高调宣称UGG是她的最爱,加上Kate Moss、Sarah Jessica Parker等众多明星上脚产生的效应,UGG突然间变得到处都是。

虽然它在人群中广泛流行,但却不被时尚行业认可,因为它不具备时尚人士所认同的排他性,保暖度和舒适度这样的优势在当时的时尚中也是不被需要的。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长期的流行让人们逐渐厌倦,2011年UGG开始出现在一些“我们希望消失的趋势”榜单中。

与时尚联结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善于挖掘流行文化的Jeremy Scott在冲浪时获得灵感继而与UGG展开合作,推出8款UGG,其中比较特别的是一款镶有水钻和一款火焰花纹的靴款。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随后UGG与Sacai的合作呈现在2018秋冬秀场上,紧接着便是一双夸张的高筒UGG靴出现在Y / Project 2018秋冬秀场,这种“惊人”的设计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烈讨论,Rihanna的率先上脚更增加了话题热度,一时间大家纷纷讨论这双长靴日常穿着的可行度。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美国设计师品牌ECKHAUS LATTA和UGG的合作倒是给了一个日常穿时髦UGG的方法,把UGG的靴面改成细长的方头,并新增了穆勒鞋和方头高跟的款式。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相比较女靴,UGG近来更着重于男装市场,接连和Heron Preston、Bape、N.HOOLYWOOD、BEAMS、White Mountaineering等街头品牌合作。

 

但在这些合作中,改造的主要操刀手却是UGG本身, UGG逐渐丰富自身的产品种类包括球鞋,街头品牌们从中找到适合与之合作的产品,从而丰富UGG自身形象。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对于Crocs和UGG来说,不断和别的品牌合作,让别的设计师来改造这些曾与时尚无缘的鞋款既能引起话题又可以改变品牌的既定印象;Crocs借此逐渐扭转消费者的看法,UGG则希望成为在当代被不断诠释的经典之作。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③号委托人“丑”靴类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改造痛点:锦上添花
接管人:Rombaut/Rombaut/Dior/Chanel/MSGM/Jeremy Scott/Moncler等

有时不得不感叹过去人们令人惊叹的创意,上世纪80年代牛仔靴品牌Teny Lama为了迎合当时热门的网球运动,将网球鞋和牛仔靴筒拼接在一起,使它同时拥有球鞋的舒适度和高靴筒的支撑度,这也让它成为卡车司机的最爱。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不过这款鞋本身就拥有其他功能性鞋不曾拥有的妙想,设计师们单方面对它发起改造,甚至从中汲取设计灵感。Rombaut从2018秋冬系列开始就将这种鞋型融入自己的设计风格,还贴心推出了可拆卸的两穿牛仔球靴。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Eytys使用标志性的牛仔靴筒,将鞋身部分替换成自有鞋型Halo Sneaker;Louis Vuitton2021春夏秀场中的这双球靴也不难看出灵感来源。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靴子和球鞋的组合概念在今年2月释出的由设计师Paolina Russo和鞋靴设计师Marko Baković共同改造的adidas Superstar高跟靴款上得到延伸,在Baković的“Frankenstein”靴子上加入adidas的标志和鞋带元素。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无独有偶,同样因为古怪而吸引到时尚圈注意的还有外形臃肿的Moon Boot:一款灵感来自于阿波罗登月的雪地靴。与UGG一样也同在2000年代初期形成过一种流行趋势,这一趋势也影响到了同期的时装秀场。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2002年Anna Sui、Marc Jacobs、Pucci、Christian Dior开始在秀场上加入自己的雪地靴,这些灵感来自Moon Boot的雪地靴售价要比原版高很多。因此Moon Boot开始与Dior、Chanel、MSGM、Jeremy Scott、Moncler等品牌合作以作应对。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除了Jeremy Scott一贯的天马行空外,与Moon Boot合作的品牌们并没对它做太大改造,原因在于Moon Boot本身没有太多进军时尚圈的野心,它想专注于制作雪地靴,和其他品牌合作的原因在于想借此收获更多不同的客户。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为了增加潜在消费者,Moon Boot甚至还和《星球大战》合作,不知道有多少《星战》粉入手了这款“周边”?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这些看起来没有什么美感甚至是有些“丑”的单品都因其功能性和舒适性风靡一时。就算在过时之后仍能作为一个浓重的记忆点存在于人们脑海中,并引起设计师的兴趣对其挖掘改造。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03

对于品牌来说这些或保守或大胆的改造都属于战略的一部分,而对于一些设计师甚至消费者来说这些不同寻常的外形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时尚中漂亮的东西很多,但“丑”是一种不常见的视觉。“当我们遇到新鲜事物时,我们的注意力就会被吸引。”时尚心理学博士Carolyn Mair如此解释为什么Dad Sneakers的趋势在前两年如此火热,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以功能性著称的“丑”鞋上,当因为实用性而牺牲了广义上的美,那么这一份“丑”就会变成激发设计师创意和消费者购买欲的独特之处。

你觉得下一个审“丑”趋势是什么呢。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Editor | JoJo

Visual | Darmi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邮箱联系eitawang@u-th.co。

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


Unique Thoughts Happening 请搜索公众号uth又识 或扫码识别二维码,进入关注

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审美有问题

你此刻的心情

  • 0

  • 0

  • 0

  • 15

  • 2

版权声明: 本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或交流,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 30 日内提供版权证明,并及时与我们联系。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