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想像过自己变成二维人类吗?
文章来源:NOWNESS
现在ID:NOWNESS_OFFICIAL
作者: 小刘
编辑:圈

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01

啊,我变成二维的了

自2016年开始,巴黎四大百货商场之一的乐蓬马歇在每年的一月中旬,都会邀请一位艺术家来重新设计商场的内部空间。几周前,这里的全新设计也同样惊艳了巴黎人的眼球:设计师Oki Sato通过静物,雕塑,吊饰,多媒体互动装置等形式,让参与者仿佛进入了一个雨的世界,而当地人在惊讶于眼前美景的同时,也将目光转向了这位来自日本的设计师。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bouncy layersOki Sato于2002年毕业于日本名校早稻田大学的建筑系,随后创立了他的独立建筑设计事务所Nendo。2006年,Oki Sato被美国新闻周刊列为百位值得世界尊敬的日本人之一,次年,他的工作室Nendo则入选了”引起世界关注的100家日本中小型企业。”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cube在日文中,Nendo是黏土的意思,具有灵活多变的特质。作为一位建筑设计师,蛋糕甜点,家居用品,产品包装等事物也经常出现在Oki Sato的设计中。几个大型的系列椅子创作是Oki Sato作品中相当抢眼的存在,而这些被简单的二维线条勾勒出的物品,也让人们不由得产生了“面前的景象到底是现实,还是一幅简笔画”的疑惑。这样以金属或者水泥等物品为媒介,实现“三维变二维”、让人重新思考和审视我们存在的空间的处理方式,除了这位日本艺术家之外,其实也已经一种相当成熟的艺术风格。01 漫画里才能出现的椅子Oki Sato2010年4月,Oki Sato在米兰设计周展出了他的第一个大型椅子系列设计:“chair garden(椅子花园)”。创作的灵感来源于他日常对长短不同椅子的观察,“凳子有了靠背,则变成了椅子,长出扶手的话,那就是扶手椅,如果它横着长,则变成了长凳,如果再长一些,那就是躺椅。”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椅子花园椅子的长短变化让Oki Sato想起了植物的自然生长,在Oki Sato的创作中,这些椅子也正如植物一样,一个个被栽种在花盆内,或是长的低矮细小,或是高高的抽发出了枝条,像滕蔓一样缠绕在一起。2016年,Oki Sato在东京展出了他的又一个椅子系列创作“50 manga chairs(50个漫画椅子)”。在这次创作中,Oki Sato将50个椅子整齐的排列在画纸格子中,让它们共同组成一个故事,格子中的每个椅子,各自也仿佛都对应着一个情节。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50个漫画椅子每把椅子的样式,都是Oki Sato精心构思后的成果,为了让它们看起来更具有漫画感,Oki Sato还用对话气泡或效果线来可视化椅子们的声音动作,或是为它们为它们添上一些情感符号,比如眼泪或汗水。除此此外,Oki Sato还特地制作出了1分多钟的相关动画版本:这些椅子并没有只停留在平面设计的范围中,它们也被Oki Sato制成成品并在米兰展出。由于考虑到漫画的抽象性,Oki Sato没有使用普通材料去制造这些椅子,而是选择了能把观者带到另一空间维度的镜面材质。

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mirror-chair除了系列椅子设计,Oki Sato制将物体表面透明化,只留下黑色轮廓线的相关实物设计同样让人产生了如平面图案一般的不真实感。比如2010年的家居系列“thin black lines”,2016年试图还原纸张形态的系列作品“un-printed material”,2020年为意大利照明品牌Flos设计的系列户外照明灯Heco,都是这样的画风。02 全金属人群Zadok Ben-David回顾以色列艺术家Zadok Ben-David的整个创作生涯,都与金属雕刻的平面小画息息相关。Zadok于1982年毕业于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的高级雕塑专业,1999年在他的世界巡回展览中,Zadok则第一次呈现了他的大型群体雕刻“EVOLUTION & THEORY(进化与理论)”。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进化与理论来自19世纪百科全书中的二百多个微型科学图画,和描述人类进化过程的几个大型雕像被Zadok并置于同一场景中,既显示了一段被冻结的漫长时间和现在快速发展状态的对立,也显示了科学理论进程与人类自然生长过程的对立。自2015年至2020年间持续进行的作品“People I saw but never met(那些我看到过却从未接触过的人们)”,是Zadok的另一个重要的大型群体雕像装置,其中包含有6000多个微型雕像,200多个大型雕像。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那些我看到过却从未接触过的人们这些素材的来源,是Zadok在世界各地旅行时拍下的那些陌生人。运动员,宗教人士,难民,老者,残疾人等各种现实中可能不太会聚在一起的人,被Zadok放置在了同一场景中,这同时也引发了观者对边界,排斥,包容性,多样性等现实问题的反思。自2006年至2020年间,Zadok持续完成的大型彩色雕刻系列“BLACKFIELD(黑场)”,则包含了27000多朵从19世纪百科全书中摘取的科普花卉。这些来自不同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下的花卉被Zadok放置在同一花园内,放眼看去,就像是一片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梦中之地。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黑场但这也只是表象,如果观者从这些花卉的反面看去,原本鲜艳的色彩则被一片黑茫茫的景象取代,就像作品名称“黑场”所描述的那样。而对于这则作品,洛杉矶时报也给出了他们恰如其分的评论“像一场伊甸园与灰烬之地的对立,令人叹为观止。”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02

线条式生活

©️ 黑场03 线条式生活Lane Walkup在以男性为主的金属焊接爱好者圈子中,来自美国波特兰的女艺术家Lane Walkup的存在显得别具一格。她的作品也正如她的女性身份一样,充满了俏皮和可爱。星星,花朵,小猫,小狗等日常小物,被Lane以细铁丝的方式不拘小节地勾勒出来,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幅孩子画出来的简笔画,让人忘记了以往印象中电焊作品的沉重感。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Lane WalkupLane从前的主业是一位营养师,但是大学主修食品营养、有一定化学基础的她,一直都很喜欢玩金属焊接。她设计的作品也大多用于家居装饰这样的日常场景,比如壁画,悬挂物,摆饰等,但她也表示,希望自己不要局限于售卖一个单件物品,而是在人们居住的空间内置入一个可以融合整体的概念和想法。人的身体、五官、肖像等元素也是Lane经常使用的特殊创作语言,此外,她也会用线条呈现一些简单的家具——在干净的背景下,观者甚至分不出来眼前的景象,究竟是现实中被勾勒出的一幅画,还是图画中的事物变成了现实。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Lane Walkup包包,鞋子,手镯,耳环等装饰女性身体的物品也常常出现在Lane的作品中,它们也同Lane的其他作品一样,看起来既富有童趣,又样式特别。04 呆萌金属巨人Diego Cabezas因为喜欢用中性笔画画的感觉,在一次突发奇想中,西班牙雕塑家Diego Cabezas开始将具有中性笔质感的线条在现实中实现。放在特定的环境中,Diego的作品似乎在让观者的思维在现实与超现实之中跳跃。他标志性的作品风格,总是少不了紊乱又强烈的立体主义。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Diego Cabezas观察Diego的所有作品,毕加索那富有几何感线条的影子无处不在。他19岁便进入了毕加索艺术学院学习,此后迷恋上了材料学和解剖学。而从小生长在艺术浓厚的巴塞罗那,也让Diego在创作时受益良多。Diego描绘最多的,是实际面积并不怎么大的人脸,但他画出的每张脸,都有着各自强烈的表情和性格。这源于他观察人脸后的得到惊奇发现:仅仅是一些细小的差别,人的面孔就会显得如此不同,仅仅是一些细小的变化,人的表情则会显得千差万别。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Diego Cabezas但这些看起来轻巧又适合在室内摆放的艺术物件,其实只是Diego近几年的作品,翻看Diego更早期的一些创作,则多数是一些高达十几米,被粗壮铁丝焊成的各样巨人。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Diego Cabezas05 金属水泥丛林Monika Sosnowska作为一位曾经两次代表波兰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Monika Sosnowska以她独特的作品风格闻名国际。受到二战后波兰共产主义失败的影响,Monika以往经常将楼梯,房间,走廊等建筑元素以混乱扭曲的破坏后状态呈现。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market2018年,Monika的作品风格开始转变。年初,Monika在豪瑟沃斯画廊呈现的几件作品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可以一眼看出与停滞的建筑相关,而其中纠缠着的线条,假可乱真的马尾,倒立生长的植物显示Monika向极简主义过度的趋势。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 都市花朵同年十月在科隆的展览“都市花朵”中,Monika延续了她上一次的极简主义风格,以水泥和金属为原材料,完成了一场以花卉为核心的系列作品展。创作的灵感,来源于Monika在孟加拉国旅行时对当地建筑的观察。她发现在那里,未完成的建筑散落在城市各处,远观是一片光秃秃的水泥,但走近后却会发现,里面却能容纳下当地稠密的人口,混乱且有活力。Monika的作品作品的隐喻着那些居住在其中的人,就像于水泥中生长出来丛丛植物。而看到这样一件拥有奇异生长力量的作品,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或许都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因为它用一种简洁且强烈的对比告诉我们,生活的本质是也许是弯曲而非严整,我们应该做的是继续而非停滞。

🕙✉️🕙来聊你也幻想过生活在二维平面里吗?

撰文/小刘编辑/Svet排版 /naomiNOWNESS更多「奇特艺术」相关当代生活过于复杂,我想变成二维人类

你此刻的心情

  • 10

  • 0

  • 1

  • 5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

你可能也喜欢

表达过心情的用户

华为出口红耳机了?设计很浪漫!女生表示:太想要了

为啥老说《星战》像《沙丘》?详解25大核心情节

2022年的包装趋势是什么?

被苹果虐哭,英特尔是怎么沦落到被人嫌弃的…

脑洞炸裂!没几个人能猜中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