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这届奥运会上,机器人确实不少。

文章转载自:开眼Eyepetizer
ID:Eyepetizer_WX
编辑:dada

在接连几天的奥运赛场上,都出现了有关裁判判罚的争议。网络上有吐槽、痛心、大骂,各种情绪。还有一种很有未来感的想法:为什么不用机器人来做裁判,数据最精确。

今年肯定是看不到了。但这届奥运会上,机器人确实不少。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7 月 25 日晚,法国 VS 美国的男篮小组赛中场休息时,一个两米高、一身黑色金属盔甲、穿着 95 号球衣的机器人出现在球场。通过脚底的滑轮,Ta 移动到罚球线、三分线和中场线上投篮,命中率 100%。

这是丰田设计的投篮机器人,Cue。取其「提示」之意,像是未来方式到来的一个信号。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在 Ta 的胸部有一个传感器,可以通过 3D 映射技术来定位篮筐,再调整手臂和腿上的马达,创造出完美的角度后投篮。

Ta 第一次出现是在 2018 年,比现在版本要矮一点。第二年,经过 20 万次 AI 投篮强化训练后,Ta 创造了世界纪录:连续罚球 2020 个,没有任何失误。

所以,在比赛结束后,球迷开始吐槽,「美国篮球队需要这个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这无疑是奥运史上最混乱又冷清的一届,多次因为疫情进入紧急状态而延期,最终采取无观众形式举办,现场只能靠播放往届掌声来保证氛围。而在这种极具末日感的盛事里,机器人的存在格外突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首先,吉祥物 Miraitowa 和 Someity,就是集合传统和未来感的机器人。在赛场上,Ta 们迎接着世界各地的运动员。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蓝色的 Miraitowa 未来永远郎的设定是,「珍惜传统,保持吸收最新资讯,能瞬间移动」。粉色的残奥会吉祥物 Someity 染井吉则是,「具有樱花的触觉与超能力,热爱自然,能与石和风对话,用眼力即可将东西移用」。

丰田把这个形象做成了实体机器人,能通过机载摄像头识别面部表情,并与对方互动。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而在延期的一年中 Ta 不断升级,嵌入脚底的传感器现在能每 1/1000 秒发送一次信息以计算重心;关节上被 3D 打印材料覆盖,不再显得那么机械化;眼球也改进了,能与人类操作员的眼睛保持同步,这保证了机器人的眼神交流。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还有一台叫 T-TR1 的远程呈现机器人,这是本次奥运赛场里最重要的人工智能。Ta 通过竖立的屏幕,可以保持真人大小,实时远程直播。而在这基础上的,有个更高科技的人形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T-HR3 是从 2017 年就开始研发的人形机器人,在一、二代可演奏乐器的基础上,根据编程实现了动作等位置控制的准确性。这依靠的是一台叫 Master Hand 的控制器,能让人类控制机器人精细到手指上,捡起硬币这种事也都可以完成。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而控制这台机器人的人类,可以通过 VR 护目镜看到和自己同步的机器人,甚至能将机器人的触感传导到自身,这直接突破了 VR 对现实世界的物理影响。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所以在今年奥运赛场里,T-HR3 主要负责将赛场的图像和声音传输到场外,为观众制造某种亲临现场的错觉。反向上,观众也能通过机器人和运动员交流、击掌。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而在这次奥运会中,还有一些使用率偏低的后勤机器人,比如可以指路的机器人 HSR、送水机器人 DSR、能收集标枪和铅球的机器人 FSR、能装载 20 名乘客往返奥运村和赛场的汽车机器人 e-Palette….还有清扫、翻译、警卫、快递寄送各服务领域的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无论是为了降低疫情传播范围,还是作为机器人大国的一种炫耀,这次的东京奥运会,在赛事之外,就是机器人的博览会。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1926 年,从北海道帝国大学辞职的生物学家西村真琴,搬去了大阪,开始和几个助手一起打造机器人,Gakutensoku,两年后首次在京都展出,这是东方世界里出现的第一台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而在那五年前,捷克作家 Karel Čapek 创作的科幻剧「R.U.R.罗梭的万能工人」,在全球演出,1923 年时巡演到了东京。也就是在这部剧里,提到了「robot 机器人」这一概念。

当时指的是一种合成有机物、可独立思考、愿意被人类奴役的人造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但西村真琴想打造的机器人,并不是奴隶,而是人类的朋友,会歌颂自然和人性,所以他用 Gakutensoku 取代了机器人的称呼。

那是个 2.33 米的大型人形设备,可通过气压来改变面部表情、移动头和手。Ta 的右手握着一支笔,左手则拿着一盏名叫 Reikantō 的灵感灯,头顶上栖息着一直名叫 Kokukyōchō 的机器鸟。

只要灯亮,Ta 就会写字。只要机器鸟一哭,Ta 就会闭上眼睛深思。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这种极具禅意的机器人,在上世纪 30 年代德国展出过程中,离奇消失了。直到 2008 年,大阪市立科学馆复刻了一版 Gakutensoku。

在那之后,自动控制领域加快发展,近现代机器人开始出现并普及。日本成了机器人王国,世界投入使用的机器人中,日本生产占了将近一半。但大部分都用于工业生产,好像并没有把机器人当朋友。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而在日本动漫里就不太一样了,机器人是与人为伴的。比如「铁臂阿童木」、「哆啦 A 梦」、「机动战士高达」、「新世纪福音战士」…这些作品里的机器人都是具有人类特征、情感的金属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随之日本不断升级拟人技术,出现了很多服务用机器人。比如曝光度很高的 Pepper,机器人手机 RoBoHoN,能模仿人类眨眼、呼吸、说话、触摸的 Repliee Q2… 甚至出现了一家名叫「Henn na Hotel」的酒店,世界第一家工作人员全是机器人的酒店。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这是一种改变基因般的观念灌输,让日本各年龄层对机器人的包容度都极高。工业上继续安心「奴役」机器人,再让其他机器人进入医疗、教育、娱乐、餐饮行业,渗入人们生活中,让 Ta 们与人类为伴。包括这一届奥运会。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而这在西方世界,可能被认为是某种「末日论」。

我们从很多作品中不难发现这样的担忧。久远到快百年前的「大都会」,赛博朋克经典「银翼杀手」,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机械姬」,还有黑镜中反复出现的科技之殇。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之前,网络上有过一个让人细思极恐的描述:「酒店大堂的机器人 Pepper 在接待旅客,忽然它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定住了……」

这种恐惧心理被称为「恐怖谷理论」,指的是随着机器人的拟人程度增加,人类对 Ta 的情感反应呈现增-减-增的曲线,恐怖谷就是在 Ta 接近人类的时候,人类好感度突然下降至反感的范围。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很戏剧性的是,这个理论是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的。1970 年,他发表了同名的文章,来讨论人类对非人类物件的感情反应。他认为,在经历了恐怖谷之后,人类就会对机器人回归到正面情感。

但,很多西方组织并不认可回升阶段,认为那个「谷」就是终极。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2015 年,在奥斯汀举办的西南偏南大会 SXSW 上,一群抗议者举着标牌,穿着带有机器人图案的 T 恤,高喊着「Stop the Robots」。

大家担心的是机器人取代人类工作,「当你打电话给银行,却找不到一个人的时候,该怎么办」,这种担忧似乎一语成谶。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而在这之外,还有更多的人在担忧这种自动化人工智能,最终用于军事武器上,比如杀人机器人,一种用于替代士兵的全自动智能机器人。这在国际上一直是争议不断的话题。

随之很快出现了 stopkillerrobots 这样的反对杀人机器人的 NGO,一个由 65 个国家/地区组成的全球联盟,持续在阻止着世界上机器人武器的进一步生产、使用。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这种担忧肯定存在一部分宗教因素,但「模拟人类的机器人会不会哪天可以拥有意识」这种脑内剧场,大部分人都出现过吧。

就像上面提到的科幻剧「R.U.R.罗梭的万能工人」,机器人在结尾开始叛乱,最终导致人类灭绝。这种恐怖谷心理,在回头看这次奥运会时,出现得异常凶猛。

“如果东京奥运会的裁判,都换成机器人”

毕竟,无论黑科技是之盛还是之殇,在这样一场全球赛事中,基本看不到人类观众,总之还是少了些什么的。而那些肯定不是机器人能带来的。

你此刻的心情

  • 4

  • 1

  • 0

  • 6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

你可能也喜欢

表达过心情的用户

米其林重新发明车轮!有了它,从此告别爆胎!

拼凑素材设计LOGO获奖?主办方:追回奖金并追究责任!

工业设计的红利与内卷

推荐优秀设计公司

中国现代版“刷子李”,在抖音上是百万大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