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你喜欢伊藤彩吗?

文章来源:艺术壮士
ID:yishuzs
作者:毛壮
编辑:卝生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Sleeping Stone,2017,布面油画,120×150cm

伊藤彩是一位居住在爱尔兰都柏林的日本艺术家,她的作品看似描绘了一个个梦幻多彩、光怪陆离的超现实场景,但有趣的是她擅长用”照片绘画”的方法进行创作,画中的场景都是她使用不同材质物品在现实世界先搭建出场景,之后通过拍摄照片的方式来寻找构图再进行绘画的。她所创作的场景大小不一,最大的甚至在宽度超过5米的房间内搭建场景,再拍摄无数的照片来探索各种视觉效果。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伊藤彩“Sleeping Stone”个展现场,2017,小山登美夫画廊(东京)

伊藤彩的作品以‘无意义’为主题,并试图通过图像而非语言来提取一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视觉叙述。

“我希望通过物体模糊的轮廓,塑造出一个文字出现之前的世界,一个不需要使用文字传达观点的世界,来放大感官世界。”

——伊藤彩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伊藤彩为创作作品《Sleeping Stone》所搭建的场景

 关于艺术家

伊藤彩(Aya Ito)1987年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分别于2009年和2011年获得日本京都市立艺术大学艺术学术和硕士,曾作为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交换生,2018年在爱尔兰都柏林RHA画廊(皇家希伯尼学院)担任驻场艺术家。现生活工作于爱尔兰都柏林。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伊藤的工作始于室内透视画的制作,其中包括绘画和素描、陶瓷雕塑、物品、织物和家具物品。因此,她采用了”照片绘画”的方法,通过自己进入这些透视画的世界来创作绘画,并进一步拍摄无数的照片来检查和探索其各种视觉效果。

伊藤彩的4幅新作最近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举办的大型群展“一双:新亚裔艺术家的双重系统”中展出。此次展览所设定的主题“一双”企图通过每个艺术家的一对或一组作品呈现的是个体所独有的语境和上下文。如同每个细胞都会携带一个生命体完整的基因组,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集合就像是一个微缩景观,或隐或显地展示了一个艺术家的全部可能性。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一双:新亚裔艺术家的双重系统”群展现场,2021,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伊藤彩希望这4件作品中的每一件都能让观众感受到关于共鸣或冲突的故事性。在创作过程中的拍摄取景时,物体放置角度和方向的细微变化,都可能导致它们之间的不同关系,包括聚集,抵触,又或是意外的相遇。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UNIVERSE TYPHOON,2021,布面油画,100×76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宇宙台风

都柏林的凤凰公园里有很多鹿,画中精美的鹿角是我丈夫很久以前捡到的。

快乐、悲伤、焦虑、愤怒、痛苦、孤独、沮丧、失落、内疚、怨恨、仇恨、享受、心不在焉…… 这是在我看来关于快节奏式生活的情绪,和宇宙被搅动的方式。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STONE TULIP,2021,布面油画,100×76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石头郁金香

前景中的石头在光线的反射下使它看起来像一朵倒置的郁金香,我画了两个在郁金香旁聊天的人,并且试图让红色的背景看起来很醒目。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STRONGEST FLOWER,2021,布面油画,100×76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最强壮的花

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于胖乎乎的婴儿的丰满手臂。因为婴儿有一颗纯洁而坚强的心,就像一朵发光的花,会抵消黑暗。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LIVING IN DEEP THOUGHT,2021,布面油画,100×76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生活在深思中

坐在深思熟虑的尽头。我认为正是通过这种看似浪费时间的行为,我们才变得有创造力。

(万圣节起源于爱尔兰,这也许是混合了对于万圣节的兴奋感受。)

 艺术家专访

感谢朋友Ryu的帮助,有幸采访到艺术家,现在就通过专访了解一下伊藤彩的创作故事与灵感来源。

毛壮:可以简单介绍一下你的作品吗?

伊藤彩:在创作绘画和雕塑时,我最重视的就是作品的“无意义性”。虽然我至今不能明确地解释为什么我会重视无意义性,但是我认为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我希望通过物体模糊的轮廓,文字塑造之前的世界或捕捉文字之外的世界,来放大感官世界。

我创作作品的目的,是希望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意境,代表着心灵中欲望觉醒的复杂性质,同时又包含一些思春期的懵懂情绪。在我经常使用的角色中,有包括僵尸、小鬼和其他传统与幻想中虚构的生物等等。甚至还有人的身体和某些身体部位(包括一些不好意思在这里说的)在我的作品中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伊藤彩作品参加伊日画廊群展「萬華鏡 KALEIDOSCOPE」,2021

毛壮:你创作的步骤/技法是什么样的?

伊藤彩:我使用一种称为“照片绘图”的独特技法。首先通过摆放油画、纸本草稿、立体陶瓷作品、布料、家具等(有时甚至超过5m)来布景,随后进入自己制作的布景中,通过镜头来记录,这会让我在开始实际绘画之前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构图和不同角度的视觉效果。在这个复杂的布景过程中,可以获取很多比实际更浓郁的现实主义。色彩的海洋、梦幻和噩梦的聚集,再加上与脱力感的相结合,创造了另一种具象的平行现实。游走在现实与想象之间的梦游状态,是我在绘画中最希望捕捉到的部分。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Mikado-chan with kitty,2017,布面油画,130.5×130.5cm

毛壮: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创作方法?

伊藤彩:我不擅长大作品的构图,在脑子里构思草稿的时候,我会容易紧张,然后画面就会随之变得僵硬。但是当我看着照片来画画时,我会更画得更轻松,并且时而随心所欲地改变颜色。逐渐地,我开始用剪刀剪下涂鸦,把他们立起来,或者用粘土把涂鸦做成立体雕塑,用布、植物、家具等做成立体模型,再照上各种各样的灯光,从各个角度拍照。不知不觉地就形成了这样的创作方式。我意识到我可以把自己想象不到的东西拍下来,从而获得一些新的发现。我将这个创作方式命名为“照片绘图(Photo Drawing)”。但是,最近我觉得Photo Esquis可能是一个更恰当的名字。

毛壮:你的创作灵感是什么?

伊藤彩:因为我是兔年出生的,所以会下意识地做一些形似兔子的东西。我有一个立体作品叫Mikado-chan,它看上去很像兔子,但其实不是。Mikado-chan是全身以「女性的胸部」为概念创作的,连它的尾巴上都有“乳头”。Mikado-chan的耳朵有点像日本古时儿童常见的发型,因此给它起了「Mikado」这个略带日本古风感的名字。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Mikado-chan,2017,木头、泡沫板、日本纸,H107.5×W73×D106cm

毛壮:有哪些艺术家和事情对自己的创作产生过影响?

伊藤彩:

▍丈夫和儿子

和做DJ的丈夫的相遇,以及儿子的出生是对我有比较大的影响。他们给我创作很多动力。

▍Louise Bourgeois 和 Niki de Saint Phalle

学生时代在蓬皮杜美术馆看到她们的作品时受到了很大冲击。

※ Louise Bourgeois(路易丝·布尔乔亚 1911-2010),法国雕塑家、画家、批评家与作家。Niki de Saint Phalle(妮基·桑法勒 1930-2002),法国雕塑家,画家与电影导演。

▍Suchan Kinoshita

学生时代去看她在德国科隆的个展时,深受打动。后来知道她在明斯特的大学做教授,就专门去拜访了,但因为语言方面的问题没能拜她为师。

※ Suchan Kinoshita(1960~)出生于日本的,日裔德国艺术家。

▍Richard Gorman

我在 Richard Gorman 所属画廊的一个开幕派对上认识了他,后来经常去他的工作室玩,就成了朋友。因为当时我的英语并不好,Richard 还曾帮忙一起准备我的皇家爱尔兰学院艺术工作室的申请书。后来我们还在涩谷一起开了名为“Sea Both Side”的二人展。

我至今都记得我们曾经的一段对话。Richard 曾说“我的画是 nothing,但你的画是 everything”,我回应他“但 nothing 可以幻化为 everything,同时 everything 也可以是 nothing,不是吗?”

※ Richard Gorman(1946~)爱尔兰代表性艺术家。

▍Mairead O’hEocha

住在都柏林时,曾多次去她的工作室玩,她的创作风格手法,及制作中的一些绘画让我印象深刻。

※ Mairead O’hEocha 爱尔兰都柏林画家。

▍森千裕

她是我在日本最喜欢的女性艺术家。她的作品集「森book」是我心中的集大成之作。

▍Richard Wentworth

在参加爱尔兰皇家艺术学院交换留学的雕塑课程时,Richard 是主席教授。他非常照顾当时英语能力不佳的我。放假时他会带着我去逛集市,边走边向我讲述了许多建筑史的知识。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 Richard Wentworth (1947~) 新英国雕塑运动里的代表性艺术家。

毛壮:海外求学和生活的经历对你的创作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伊藤彩:我最初是通过打工度假的方式去了爱尔兰,一开始在一个农园里帮忙,那段时间我对蔬菜瓜果产生了兴趣,做了很多巨型的蔬菜立体作品,也在照片绘图中融入了很多蔬菜的元素。而在遇到我丈夫之后,我作品的色彩开始逐渐变得浓烈。这些环境的变化都对我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伊藤彩与她制作的巨大蔬菜雕塑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Mikado-chan in Carrots Forest,2017,布面油画,130.5×162cm

毛壮:欧美和日本的艺术环境有什么不同?

伊藤彩:我在日本时不曾考虑过,但当我以前在伦敦留学的时候,我第一次认识到作品概念的重要性。我经常被问到作品“无意义性”的意义是什么,但我无法解释它的意义,因为“无意义性”本身就是没有意义,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毛壮:在未来的创作中是否有想尝试的?

伊藤彩:我已经做了 10 多年的照片绘画,但这是一种非常灵活多变的创作方法,所以我不会厌倦。在接下来的创作里,我想尝试把照片绘画和诗歌相结合、以及视频作品等等。最近我的作品都比较浓墨重彩,今后我会放松下来,把脱力感和我更真实的感情融入到作品中。

伊藤彩参加2021年底开幕的冲绳Yambaru艺术节,展出最新绘画及装置作品。

毛壮:周末都会做些什么?

伊藤彩:在看得见山川湖海的咖啡店里和朋友家人聚餐,也喜欢去泡温泉。横躺在家里什么也不做也很幸福。

毛壮:喜欢的音乐家是谁?在创作时都会听什么样的音乐?

伊藤彩:喜欢的音乐家是X.I.R.A和Brutalismus 3000。最近画画时不怎么听音乐了,都在听畅谈人生的广播节目。节目里有各种各样的听众会诉说自己的烦恼,随后主持人一一为他们解答,我也从中学习到了很多。现在有其他朋友找我诉说苦恼时,我已经能够给他们提供非常精准的建议。

毛壮:最近的日常生活中有没有在意的事?

伊藤彩:最近主要在研究如何放空。

 更多作品欣赏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Ms. Clam,2010,布面油画、丙烯、蜡笔,42×65.3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BELIEVE,2012,布面油画、彩色粉笔,218.5×291.5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Cannot reach,2015,布面油画裱于木板,153×183.5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I’m Homesick,2016,布面油画,65×80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Sleeping stone ver.2,2017,布面油画,72.5×91.5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Vortex,2018,布面油画,150.2×150.4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LOVE POWER VER.3,2019,布面油画、丙烯,130.4×162.3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ELEPHANT MAN SWIMS IN THE SPACE OCEAN,2019,亚麻布油画,100.1×100.2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DON’T BE SHY SAMURAI,2020,布面油画,112.1 x 145.7 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APE SPROUTS OUT,2021,布面喷漆、油画,60.6×72.7cm

伊藤彩 | 创造一个梦幻又混沌的“无意义”世界

DANCING BENIGN BUDDY,2021,布面喷漆、油画,60.6×50cm

你此刻的心情

  • 2

  • 0

  • 1

  • 0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

你可能也喜欢

表达过心情的用户

中国大叔的指尖魔法,看呆老外

日本“泡面拖把”火出圈!脑洞逆天了,网友:好变态好想买啊…

It’s Nice That 年度25件最佳平面设计

《原神》发布中国戏曲角色,老外看完连夜学唱戏?

用眼球走路、靠AI说话,英国科学家机械飞升对抗渐冻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