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你最喜欢哪个作品?

文章来源:印客美学
ID:ink20160101
作者:小印
编辑:卝生

据气象台消息,从今天起,全国上下都将迎来大范围雨雪,部分地区甚至会有暴雪!

南北方终于不再有参差——

就是,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

不过再冷的天,在艺术家眼里也是天然的创作地。

所以,小印临时起意,决定让大家在暴雪肆虐之前,领略一把它的温柔魅力。

 

01

KAWS

潮流公仔变身超大雪雕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KAWS:HOLIDAY》世界巡回展览从首尔出发、一路途经台北、香港、日本、英国和新加坡站多地。

2022新年伊始,潮流艺术家 KAWS 带着高达15米的 COMPANION 大型雪雕公仔,首次登上了中国吉林省的长⽩⼭,无疑是潮流艺术圈中一大津津乐道的盛事。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KAWS 选择海拔 2,750 ⽶⾼的长⽩⼭为第八站,一大一小的 COMPANION 父子成对席地而坐,360度坐拥雪山全画幅的美景,在晨曦中、在夕阳中、在皑皑大雪中感受冬日之美。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KAWS的标志性公共艺术装置一直受到全球瞩目,这次 COMPANION 以超大的纯白造型融入长白山的唯美雪景当中,让潮流艺术融入自然之中。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02

Simon Beck

用脚走出来的雪画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来自英国的 Simon Beck 是世界上第一个“雪艺家”,他在冰雪上穿着雪地靴作画,平均要走5-10个小时才能完成一幅画。

他以大自然为纸,用指南针帮助确定方位和角度,用双脚走出一幅幅堪比麦田怪圈的雪画,呈现出非常整齐的复杂几何图形。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今年63岁的 Simon Beck 依然抱着巨大的创作热情,其中最小的雪画占地约在4万平方米,也足足有三个足球场的面积。

构图如此宏大和精妙,若不站在高处俯视鸟瞰,根本不能看到作品的全貌,也就无法领悟到艺术家在创作中所展现的毅力。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在高山雪地环境中的气温和风力变化多端,就算再大型规模的艺术创作,任何一幅雪画都有可能随时会消失,艺术家 Simon Beck 的作品因自然而生,注定会随着自然而消失。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Simon Beck 的「雪地行走的艺术」持续走红,他踩出来的图案被世界各地的冰雪爱好者收藏,也吸引越来越多年轻的艺术创作者正在加入大自然的冬日派对之中。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03

‍Martin Hill

雪的莫比乌斯环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I work in nature  because we are nature.    My materials come from the earth to which they return.  Learning to live by nature’s design is our only hope for the future.

英国艺术家 Martin Hill 从事大地艺术超过20年,他与搭档 Philippa Jones 两人的作品遍布全世界。

从雪山到海洋,从沙漠到沼泽,艺术家以最小限度干扰自然,建立与自然的友好连结,每一次在自然环境之中所进行的人为创作,都是人类与自然的一次对话。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观者在作品中能看到大量的「圆」,圆是三大基本几何形之一,在自然界一般象征循环、平衡和圆满,两位艺术家以这个最简单的形状作为创作符号来代表生命的本质。

艺术家在冰天雪地中放入不同形态的圆形或圆球体,以此唤起观者对环境问题的重视,尤其是全球暖化。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在新西兰结冰的湖泊上,两位艺术家创作的透明度半圆冰体,与冰面的倒影完美形成一个圆形,等待其慢慢消融,创造出充满诗意的人为风景,唤起对新西兰环保问题的重视,提供深刻的现实意义。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04

Toshihiko Shibuya

糖果色的雪托盘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来自日本北海道的艺术家涩谷俊彦,从2011年冬季开始连续十年,他都在北海道的公园、美术馆或酒店庭园内展出他的装置艺术「雪托盘Snow Pallet」,这是他给北海道写下的一封关于冬天回忆的长情书。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散落在雪地之中的70个糖果色的托盘有好几种类型,形状和高度各不相同,单个圆的,重叠圆的,Z 字形的,在底部都涂上了彩色的荧光漆。

通过一整天中的光影变化、高度差异与雪量变化,观者能看到不同的漆色反射在干净的白雪表面,雪景也在相应改变。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托盘」不控制自然,观察与记录自然,巧妙利用自然形成景观,这个艺术装置取决于天气,艺术家Toshihiko Shibuya认为这是“时间的景观,大地的艺术”。

涩谷俊彦的雪托盘计划(The Snow Palette Project)目前持续了十年之久,艺术装置的版本也不断在更新。

他希望观者能通过艺术装置的形式,从而引起对气候变化以及环境问题的关注,这个记录北海道降雪的艺术计划永远不会因全球变暖而终止。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05

Richard Shilling

用冰块搭出金字塔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大地艺术是注重的是其中的创作过程,而不是最终的成品,英国艺术家 Richard Shilling 被瞬间即逝的自然素材所吸引,为自然界变化、循环和万物的相互联系而着迷。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有些作品甚至没有“合理”的名字,是艺术家的想象力在起作用,是他对大自然的沉迷之情。为了定格冬天和冰雪,Richard Shilling 将冰球堆叠在垒出一座稳固的金字塔;在薄冰中凝固叶子最美的样子,冰块中透出另一个季节的世界。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对 Richard Shilling 来说,他是通过创作艺术去观察大自然的细节,即使只有短暂的几分钟去定格,却能将自然之物某个近乎完美的瞬间凝固下来。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06

Timo Jokela

雪变成了文字符号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艺术家 Timo Jokela 以冬日风景、冰雪和其他自然素材作为表达的媒介,重视艺术的在地性,让有形的艺术品在无形的自然环境中被驯服,服务于当地社区文化。

他可以直接使用自然界中提取的冰雪,将艺术作品置于户外自然中,一个个看起来像是外星文的异形,实际上是北欧原始居民的文字符号。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通过当代艺术装置的形式呈现,艺术家 Timo Jokela ‍希望帮助北欧居民与他们的传统文化建立联系,认识到他们所处的自然环境具有宝贵的价值,产生鲜明的北方身份认同,激活当地的文化活力。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07

Andy Goldsworthy

北极的神秘雪环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艺术家 Andy Goldsworthy 在自然中创作,为自然创作,所有的作品都会随着大自然的消逝而消逝,最后只用影像的形式留下来。

1989年冬天,在地球最北端的北极雪地,Andy Goldsworthy 通过切割、连接和重塑,做出了四个超大的雪环。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他无法阻止冰雪的融化,雪环雕塑作品的形态不断在变化,慢慢在消融,直至消失殆尽回归到自然中。

在离开北极之前,他写下这样一段话:这个地方不属于任何人,我所创作的一切也会很快消失,因为这是全世界共有的,一处永远在变化的风景。

“ It belongs to no one —

it is the Earth’s common —

an ever-changing landscape in which

whatever I make will soon disappear.”

❄️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雪 天 玩 浪 漫,他 们 可 太 会 了

冰雪总会消融,冬天总会过去,大地艺术总是短暂的,完成之时正是结束,只有新生与衰败的循环力量才会持久,让一切顺应季节和时间,无须与大自然角力。

你此刻的心情

  • 14

  • 0

  • 0

  • 0

  • 1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

你可能也喜欢

表达过心情的用户

奢侈品最有用的地方在于没用

绝!麦当劳给自己设计了一本书!

留给MUJI的时间不多了

40+企业案例:六一活动这样做,「大龄儿童」也能重返童年!

一解封就穿上高跟鞋去浪吧……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