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水土不服了7年后,Airbnb选择离开。

文章来源:外滩TheBund
ID:the-bund
作者:Cardi C
编辑:卝生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面对疫情挑战,我们迁思回虑,做出这个艰难决定:爱彼迎中国将固本培元,聚焦出境游业务,即自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

今天早上9时许,民宿平台Airbnb爱彼迎在官方公众号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宣布关闭中国大陆本土业务。

“Airbnb告别中国”,水土不服了7年后,Airbnb在此时选择离开,似乎也是无奈之举。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这个从“沙发客”理念起家的民宿、短租平台,曾经代表着旅行的新方式。

2015年进入中国至今,它的温度和分享精神留下过一些美好回忆,但终究没能打动大多数中国年轻人。

“疫情之后,你能明显感觉到平台运营的变化,但这次走得那么彻底我还是没想到的。”爱彼迎房东阿星说道。

 

01

花爹妈钱住高级酒店

这样做是不酷的

我们这一代消费者看来,Airbnb和Uber一样,是初代共享经济的布道者,它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许多年轻人的旅行方式。

Airbnb创立于2008年,2014年开始在中国大陆设立团队,2015年正式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资深Airbnb用户、背包客小江回忆,Airbnb创建初的几年,正赶上当时国内外都时兴的“穷游”风气。

“那几年他们就非常强调在地文化,住进当地人的家里,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日常生活。”

小江强调,这在当时的年轻人看来是一件很酷的事情,“那时候花爸妈的钱住高级酒店是不酷的,要找有特色的住处,和朋友们一起或者独行。”

作为那几年硅谷风头正劲的互联网创业明星,Airbnb是带着前卫的光环进入中国市场的,当时的年轻人期待着自己可以成为他们描述的沙发客,踏上自由的旅途。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进入中国后,Airbnb依然注重对于这种“小而美”“酷”风格的营销,擅长讲故事,每年都能打造出不落俗套的营销案例。

2015年12月,他们的中国“首秀”就安排在了东方明珠,在塔内搭建了一个卧室,房间主人则是超模刘雯,“奇屋一夜”的名号就这样在国内打响了。

此后,Airbnb将“奇屋一夜”玩出了许多花样,例如和浸入式戏剧《不眠之夜》合作,在“麦金侬大厦”楼顶打造了一间1930年的魔幻房间。

还会把NBA球星凯里·欧文在美国的卧室在北京等比例复制,邀请幸运房客和欧文一起打球……

2018年,他们甚至把“奇屋一夜”搬上了长城,邀请四位幸运儿在长城烽火台上住一晚,但最后因为文物保护等担忧而作罢。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另一个很有噱头的亮点是,从欧洲古堡到网红建筑,许多国人心心念念的名宅房源,只能在Airbnb上独家租到。

例如这个因为《鱿鱼游戏》走红的红墙公寓,由西班牙建筑鬼才Ricardo Bofill设计,在Airbnb上成了大热门,要提前排队半年才能订到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02

房东回忆满满

“爱彼迎”是有“爱”的

2017年3月,Airbnb官宣了自己的品牌中文名“爱彼迎”,一时间曾引起短暂吐槽,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个中文名信达雅,代表了Airbnb热爱分享的价值观。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90后女生阿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当爱彼迎房东。之前和妈妈去中国台湾旅游,第一次用Airbnb在台北找了一处普通人家的住所。

“主人是一对艺术家情侣,房间里有钢琴有架子鼓,印象特别深刻。人也很热情,带我去他母亲的店里吃饭,老人家说什么不肯收我们饭钱,还说:‘你们过来玩,我很开心,这只是一顿便饭而已。”

有过几次这样的体验后,阿星决定亲身参与其中,自己也当起了Airbnb房东。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她独居在上海徐家汇,不大的两室一厅里单独辟出了一间挂在Airbnb上出租。很快迎来了第一单,是一位中东女生,因为之前在西安做过交换生,会说一点中文。

“她早上来的时候包着头巾,到了晚上七八点,竟化了个超级漂亮的妆,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玩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我都不敢相信,这真的是我接进来的那个姑娘吗?”

类似的回忆还有很多,有其他城市的女孩毕业结伴前来,特地给她带了家乡土特产当礼物;遇见过沉默寡言的韩国妹子,会说英文却很内向,安静又礼貌,每次麻烦阿星都会不停鞠躬。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因为安全考虑,阿星只会接待女性租客,短租长租都有。

“还记得前几年,Costco超市在上海开业,有一个台北妹子来我家住了三个月,她是被派来上海工作的设计师,老家在花莲,喜欢听交响金属,特别可爱的一个人。”

时间一长,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分享各自小时候的故事,她给阿星看自己的设计,一起出门吃饭逛街,窝在家里一起画水彩。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她说她毕业之后好久没有因为兴趣画画了,这是很难得的体验。”

阿星会在房间里放上许多“城市指南”类的小册子,以及过去和小伙伴一起写的故事。因为住客打分成绩好,她还被评上了“超赞房东”。

“所以后来我想想,爱彼迎这个中文名字真的挺好的,爱让彼此相迎,这个平台是有温暖在的。”

 

03

在中国水土不服

“固本培元”背后是无奈

阿星回忆,在2020年疫情爆发之后,Airbnb的市场受到了非常明显的影响。

“官方推出过一些服务于房东的政策,比如减免服务费什么的。其实这两年能感觉到,他们的运营会有一些调整,但没有想到这次会这么彻底。”

曾经Airbnb推出过广受好评的线下体验服务,例如城市行走等等,这几年因为疫情也转成了线上直播

阿星尝试过一次,向屏幕那一头的菲律宾人和美国人推荐上海景点,觉得总是差了点意思。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她说,因为旅游行业整体萧条,很多房东的短租都做不下去了,要租的话也是长期居多。

之前爱彼迎组织过房东的线下沙龙,她认识了许多和自己一样会精心打理房间,把出租作为社交生活的房东。

“我们选择这个平台,都是因为它的价值理念。但当然不一定所有房东都是这样,也有专门当生意做把房子整租出去的,这就看你需要什么,在官网上提前摸清楚不要踩雷。”

正如阿星所说的,货不对板也是Airbnb在中国“水土不服”的症状之一。

小江就踩过雷,“国内的App长得一样,但是服务模式和国外并不同。碰到过几次职业房东,这种就很难获得理想中‘有趣且日常’的住宿体验,寻找对比的时间成本很高。”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她见过有人包下一整层的公寓,10几间房统一装修后挂在爱彼迎上出租赚钱的,觉得就是披了Airbnb洋气外衣的学生旅店。

“可能是我钱没花到位,有一种不如住连锁酒店的错觉,但钱花到位了,我干嘛不去高级酒店呢?”

同时,Airbnb在中国还面临着大量民宿、短租平台的竞争,这些职业房东的房源往往会注册多个平台,并非只在爱彼迎上出现,管理混乱的场景难以避免。

“我就遇到过,有一次在杭州,我和闺蜜两个人一进门,发现一片狼藉,到了晚上门还被人拿房卡刷开了,这之后我对爱彼迎就有了心理阴影。”小江说。

Airbnb告别中国,为情怀做房东的时代过去了

有媒体数据显示,Airbnb如今在中国的业务只占全球业务1%左右,这个数字其实相当令人意外。

但也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深耕了7年后,Airbnb如今会再三纠结后和中国市场暂别。

“固本培元这个词,其实就是说‘我们要活下去’,大家都看得明白”,阿星最后这样说道。

“他们当然没有把话说死,似乎一切只是暂时的,那么会不会有一天Airbnb还能回来呢?这是我觉得更值得思考的问题。”

文、编辑/Cardi C

部分图片来自受访者

图片来自Airbnb,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你此刻的心情

  • 0

  • 0

  • 2

  • 5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

你可能也喜欢

表达过心情的用户

今年,企鹅图书选出这30个最能演绎书籍内容的封面设计

办公桌变这样,还要厨房干啥!

搞对象,为什么别去麦当劳?

不就是根绳子吗,怎么看上去那么高级?

农夫山泉,变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