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登录

忘记密码?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发现好设计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你喜欢这样的虚拟首饰吗?

文章来源:设计便利店
ID:designmart
作者:陈允信
编辑:卝生

「将日常的东西变得不日常」,便利店被设计师阮冠雄的作品所吸引,极大程度来源于共同对波普艺术、直接性创作的喜爱。而作为真正意义上的虚拟首饰设计师,他的职业身份更让我们充满好奇。

虚拟创作、技术、价值、前景,如何在一个新兴设计行业中保持清醒的思考与观察,如何不被技术,被流量裹挟,真心不焦虑?本期设计街坊,我们与阮冠雄聊聊虚拟设计的现在和未来。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01

最早踏入小红书数字作品圈的创作者

虚拟首饰设计师、3D视觉设计师、平面设计师,不过阮冠雄更愿意称自己为创意设计师。服装、平面、产品,做过好多种设计也陷入过身份、价值的困惑,于是找到虚拟戒指的载体,构建新世界里「爱」的生存规则、性别权利。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作为最早一批在小红书发售数字作品的独立作者,《钉系列》、《刺系列》、《戒指锁》……注入「反思」、「伤痛感」和「个人意识」的表达。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目前是自由虚拟首饰设计师,计划年中去上海为时尚品牌做设计。阮冠雄希望「创作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它不仅仅局限于虚拟。」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阮冠雄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02

日常加日常等于不日常

店:是什么契机让你从事现在虚拟首饰设计师的职业?可以简单介绍下这个职业吗?

阮:我一开始是平面设计师。18年的时候自学了3D软件,做首饰只是兴趣,后来我的女朋友开古着店,想做小红书,我开账号最初是为学会教她,没想到发了自己的作品后,还挺多人关注喜欢的。小红书找我发售数字藏品,再后来进入公司为虚拟偶像设计配饰,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虚拟首饰设计师。这个职业是以3D软件为手段,去创作虚拟服装首饰。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如何想到将日常用品设计成并不日常的虚拟戒指呢?灵感都是从何而来?
阮:我的设计模式是在做一个设计前,通常会有一个对于感情的感受,再寻找合适的设计载体去呈现。例如,我先有了“结婚之后,爱情的浪漫会不会被冲淡?”这个感受,然后发现用冲马桶来表达很适合——把马桶做成戒指,把钻石都倒在马桶里。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阮:戒指在我看来是人和人的关系的凭证,像结婚恋爱都有不同的戒指,而日常用品自带亲切感,比起那些抽象的设计,更容易被感知产生共鸣,两者结合加上我的独特视角就会变得新鲜。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我有感受到你作品中的直接性,对于灵感来源的直接使用,非常大胆也很波普,这样的创作方式是怎么考虑的?会被质疑缺乏“原创性”吗?
阮:首先,虚拟设计因为不受物理的限制,很多设计师的作品是以非常夸张和抽象的形式炫技。我依旧觉得好设计最重要的是表达抽象的情绪,而非着力于形式上的抽象。

关于原创性,我想分享一个环保上的概念UPCYCLE——换一种方式使用物品,而不对它进行任何原材料的改造,创造性地再利用废弃物,解锁潜在高价值。这也是我做很多虚拟设计的思路,只是通过各种重组改造,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这或许有一层物尽其用的概念吗?

 

阮:对,如果再聊得深一点,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喜欢做虚拟呢?也许潜在的疑问是我们现在真的需要那么多实物吗?我希望做这些虚拟设计,也许可以给到大家启发,如果你的两件衣服不想要了,把它重组一下,搭配或是remake,它就能变成件新的衣服。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03

摆脱技术内卷困境的方法在于创意

店:你在做虚拟创作时涉及到哪些电脑软件呢?

阮:C4D是最最最常用的,然后像ZBrush做雕刻的, Marvelous Designer做衣服的, Substance Painter做贴图的,我现在在学Houdini是做特效的,就很多。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虚拟设计存在技术壁垒吗?你花了多长时间学习这些技术?

 

阮:没有,只是要学的软件很多。C4D学的时间比较久,花了两年时间才慢慢入手,因为早期我不知道拿它来干什么,直到确认了拿它来做虚拟戒指,前面提到的那些软件除了Houdini,大概一两个月就学会了 。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作为小红书上的创作者来讲,会害怕虚拟技术一旦起来,像病毒一样爆发式地在平台里裂变,不断内卷吗?

 

阮:我想先从一个现象聊起,前段时间一个3D雕刻APP叫nomad,因为小红书的传播,从没那么火到现在很多设计师觉得不学nomad就落后了。在我看来,肯定会有新事物出来,很多人去内卷技术的时候,他们会先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工具人,就会落入到另外一种困境——好像总都学不完。
我自己其实并没有受到影响。首先我学这些软件是很开心的,因为知道学来做什么,软件是为了达成我的目标,让作品的某一个部分呈现的更好,补全这一部分技术的制约,在技术更自由的状态下进行创作。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做虚拟设计师所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或者说设计过程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阮:目前来说最难的有两个。一个还是技术,像Houdini,相比C4D它特别难,需要会编程,会数学,但我慢慢确定了这是我一辈子需要学的,也不会太焦虑。第二个很难的是虚拟设计在现实中的价值,我会持续去关注和讨论。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04

虚拟的价值需要被承认

 

店:所以你有感受到虚拟设计并不被看重吗?

阮:有,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像戒指是要手工打磨,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圈,你也觉得很有价值。但是我用3D软件进行虚拟设计,雕刻也需要二三十个小时不比手工时长短,做出来的东西容易会被觉得没有价值。我在想可能我们的设计观念和设计价值的认定正在经历一个迭代。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这是否跟虚拟设计的应用场景单一有关,更多的只能以照片的方式对待呢?
阮:是的,包括现在讨论很多的nft数字产品,会发现除了币圈的人拿来炒作炒卖以外,普通消费者可能就是买来放在手机上去欣赏收藏。但我会希望购买的出发点是有个清晰的认知在,体验或者单纯用作投资,而不是被一些网红的炫耀哄骗。也希望资本方在推广时更理性,用像打折促销一样的口吻去卖虚拟作品,对这个行业没有好处。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会得到一些负面反馈吗,比如说被认为是一种简单的产品结合?有没有遇到结合过的品牌来找你?

 

阮:收到过一些负面评论,我用chanel口红做的戒指会有人说设计、建模也不厉害之类,喜恶我觉得都没有关系。倒是没有结合过的品牌来找我,因为我好像也没有在抹黑,反而会无形地被认为是变相的广告。其实就是一种很常见的二创设计手法,他们也不会觉得多么重要 ,希望大家也不要太敏感。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05

流量不是一切,

也急不来

 

店:目前你的经营模式大概是怎样的呢?有累计售卖了多少款吗?

阮:在小红书上以R-space数字作品形式售卖。除了获得该数字作品的权益,我会给用户进行3d合成虚拟佩戴。大概发售了七八次,每次都是两到四款左右。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除了小红书,并没有选择behance等多平台去呈现自己的作品,你是否不太会有焦虑感呢?

阮:主要是个人精力有限,运作不了太多社交平台,我还是想把时间花在作品上。我觉得这是一种长线投资吧,很多东西你急不来,那些你真正想要的,会来找到你的。流量不是一切,我还是对有真情实感的,真正好的东西有信心。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很多品牌还是会选择有影响力的,有流量的人进行合作。你认为经营平台对于创作者来说是必要的吗?如果本人很抗拒,未来会被迫去做吗?

阮:我想最好可以经营,会抗拒的创作者应该是受到抖音或者小红书上流量很高的很土的作品影响,认为我是不是要做成这样子才会得到别人关注。其实有一些创造者就挺好的,没有随大流,按照自己最舒服的状态去发布作品,也能收获志同道合的朋友。克服焦虑,相信自己的作品是会被懂得的人看到吧。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你在流量上会有妥协吗?比如说发现某种风格的内容点击率更高,会沿着这条路径去走吗?

阮:我有自己不能妥协的点,就是文案,比方说在小红书上只要你提一些很奇怪的问题,好像很容易得到一些评论。创作上我有时候会认为不一定是妥协,而是需要去观察受众,寻找到一种他舒服你也舒服的状态,这个是流动的。

 

06

不想变成工具人,

建议多一些

店:你看好虚拟设计的未来前景吗?

阮:我依然觉得他很有前景。包括现在的5G, NFT,会有风口过的时候,但还是会有一个长期的发展,只是说它究竟往哪个方向,他怎么发展,要持续去观察。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店:对于想要进入虚拟设计行业的设计师们,有哪些建议呢?

阮:首先是多学一些软件吧,随着水平的提高,会发现还有很多需要学。再就是如果不想变成工具人,只是在内卷技术,建议多一些设计思考,而不是技术主导。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虚拟首饰设计师:用技术为创意抛光

本以为聊到技术内卷、聊到流量,会不由自主产生焦虑,但结束此次采访时,便利店的小编们意外地感到平静和舒畅。正如同阮冠雄在谈创作时所说「换一个角度去看事物」,流量反馈也是受众观察,技术内卷驱使自我创造力的找寻,设计——可以处于正向流动中平衡。

你此刻的心情

  • 8

  • 0

  • 0

  • 9

  • 0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0)

你可能也喜欢

表达过心情的用户

听我说谢谢你!双休侠!

心疼,900年的宝贝就这么没了……

自由女神用emoji向你喊话:“做你的美国梦吧!”

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玩石头的?

孤寡青蛙脱单、喜茶联名「只此青绿」…今年的七夕限定包装,有搞头!

成为会员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