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注册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X

设计癖 - 关注设计癖 提升幸福感

邮箱注册

《设计癖免责声明》

密码找回

取消

单鹏昊:一个用手做设计的工业设计师

单鹏昊,设计制造研究所创办人,目前就读于德国国立斯图加特艺术学院最后一学年。在过去五年中,主要研究传统木工、金工、陶瓷、皮等材料在现代设计中的应用。作品曾在 100% 伦敦、瑞典 Designboost、德国 Blickfang 等设计展上参展。在 2015 年被德国包豪斯 Bauhaus Foundation Dessau 基金会邀请,参加面向全世界的为期两周的设计工作坊,是 21 位受邀的设计师中唯一中国人。他的成长和学习经历,非常值得挖掘、分享,设计癖独家记录他与设计的那些事,分享给各位设计癖。

static1.squarespace

单鹏昊

设计癖:为什么选择了工业设计专业?

单鹏昊:最早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觉得作为「设计师」是很酷的一件事情。我非常喜爱电子产品,那时候就在《新潮电子》上面看到了关于工业设计的介绍,高考的时候顺理成章的就选择了这个专业。

一开始以为就是设计电子产品而已,之后发现工业设计几乎涵盖了日常生活的所有产品:从家具到电子产品,从刀到眼镜。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可以尝试不同的东西更有趣的事情了。而我自己又是射手座,喜欢尝试新东西,到了大二、大三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应该可以成为我一生的志业了。

设计癖:在浙江理工大学读工业设计专业时,有哪些收获?

单鹏昊:浙理工的工业设计系其实历史不是很长,和江南、同济比起来可能历史沉淀是不太够的,我们当时的老师也都很年轻。但是有时候学习这个事情是很奇怪的,并不是有资深的老师就一定学的更好,和老师一起成长的感觉是很好的。

在浙江理工的时候,基本形成了一套初步做设计的方法论,就是从调研、草图到最后模型的过程,我在国内的时候比较注重的是调研到效果图。平常学习之外的时间挺多,所以就做一些设计比赛,到了大三的时候很幸运拿了一个伊莱克斯设计实验室的第二名,所以就跑去伦敦 100% 设计周答辩自己的设计。那年我 22 岁,一方面感觉很棒,另外一方面看到了自己和设计周上面真正的高手的差距。

当时我只做到数字模型阶段,实体模型是伊莱克斯公司给我做的,其实在沟通的过程中发现,我对制造一窍不通。其实当时做的也不是制造,而是模型而已,但是这一方面我也不太了解,所以最后做的模型和我设定的设计是有一些出路的。

shanpenghao26

大三下到大四上的时候,学校办了一个浙江省工业设计竞赛,其实第一届比赛是很棒的,学校给学生出钱,学生做一些比较复杂的产品装置(带电路、传感器的),学生找手办厂实现出来。这其实是我真正意义上接触产品开发。中间那种反复的,从制造工艺机械限制来修改设计的过程让我受益良多。

那种把东西实际做出来的感动,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后来我就决定,将来如果学习要往制造、工艺这边靠。

设计癖:本科毕业后,为什么选择了赴德国斯图加特艺术学院读研?

单鹏昊:想去德国的决定是本科二年级的时候就有了,学了设计史对德国多少会有向往。毕竟包豪斯的历史,1914 制造联盟令人神往,想去国外看看,所以那时候就开始学德语了,一周一次课,学的比较轻松。

我其实念的不是研究生,而是本硕连读,是德国特有的一种学制叫 diplom,现在很多学校已经没有这种学制了,本身的特点就是比较注重学习的连续性,学生有自己的时间去发展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当年经常混论坛,所以也结识了一些已经在海外念书的前辈,都提到其实出来念本科更好,因为可以更佳扎实的锻炼技术,所以这个观念也影响了我。

shanpenghao29

为什么不直接出国呢,其实是很多事情没想清楚。前面也提到过,到了大四才真正接触到了产品开发落地,其实到了那个时间点,我才算明白我到底出国要学什么以及我个人的兴趣点在哪里。

选择斯图加特艺术学院有两个原因:第一,我当时看了几乎所有德国学校的展览,这所学校的模型质量和设计完成度是最高的;第二,这里的车间非常多,可以说是欧洲最好的,一共有 33 个车间。所以我当时就想,如果能考上这里,一定可以学到自己想学的东西。

shanpenghao28

现在回头看,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感觉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做产品开发了。而且这 4 年半很深入的了解了木工、金工、陶瓷的加工工艺,将来就算自己开工作室也不会遇到和制造厂无法沟通的情况。

设计癖:斯图加特艺术学院的课程设置是什么样的?

单鹏昊:课程的话主要以项目为导向,我们常规读完 diplom 是 9 个学期,每个学期都有一个主项目,这个主项目根据设计的类型会有不同的要求,但是如果是做生活用品类的话,那么开发的成熟度需要到 8 成,也就是可以和制造企业一起进行量产的程度。

我的同学很多过来念书都是做了 3 年木匠,有的做了 2 年的模型师,斯图加特入学也需要做 3 个月的金工实习,否则的话不能入学,所以同学动手能力都是很强的。

有的同学低年级的时候做出的产品质量就已经很高了,有时候可以达到国内毕业设计的水准,没有办法放别人的设计,所以我就放我第一学期的吧。多多少少可以感受下,另外提一下,我这个设计并不是老师认为最好的。

shanpenghao9

这个项目要求是设计一把男士手动剃须刀,使用金属或者塑料。我的设计点在于通过平面的材料形成一个三维的形体。

shanpenghao8

设计癖:在德国学习设计,跟在国内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单鹏昊:其实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毕竟每个学校的导向性不同,斯图加特的目标就是把每个学生都培养成可以独立开设工作室的设计师,当然最后开设工作室的学生大概也是 50% 左右。如果说到比较知名的校友的话,年轻的 Stefan Diez 是一位吧,他给 Hay 还有 E15 做了很多家具,是德国中生代的大师了。

学生本身很少,一届 8 个人,所以我们和教授的深度交流还是很多的。学校很注重车间和手工能力的培养,让你在做设计的时候理解自己在做的事情,毕业的学生从产品整体完成度的把握都是很强的。前面也提到过学校的车间是欧洲最好的,有什么问题可以去车间问车间师傅。

我上学期做了一套茶具就是在陶瓷车间做的。我们陶瓷车间是一位韩国陶瓷大师在,他对泥浆铸造很有研究,所以帮助了我很多细节的问题,包括我从纸模型到石膏模型的转化,怎么做模子,需要注意的点等。遇到不懂的问题都可以请教他。

shanpenghao10

shanpenghao11

shanpenghao12

shanpenghao13

shanpenghao14

这边更注重「做」,通过做的过程,设计师对于做的材料和东西会有一个更深的感受。为什么要自己做,因为如果设计师只画一个图,很多时候设计受制于制造水平和限制是需要修改,往往会改的面目全非。如果设计师了解到制造的限制在那里,在画图的时候是可以规避掉这个问题的。自己做一遍,是验证设计最好的方式。

设计癖:你曾参与了很多不同的项目,自己感觉比较满意的产品有哪些?

单鹏昊:每一个产品,在每一个当下我都是比较满意的,都达到了当下的目的。但是设计师还是一直会成长,可能今年去看去年的东西就会觉得还有很多可以开发的余地。

做的最痛苦的是自行车,完成度最高的应该是我做的书架系统,最概念性的应该是自己做的虚构设计三部曲。

shanpenghao1

shanpenghao2

Base

自行车 Base,这是我 2012 年第三学期的一个项目,和德国设计师 Sarah Veser、Alena Waggershauser 一起合作的。设计的初衷是想给生活在路上的人设计一辆自行车。痛苦的部分在于沟通以及制造技术的局限性。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弯管、焊接、金属打磨,其实没接触过金属加工的人对待这些东西还是有些怕的,因为看上去就比较危险。设计的概念在很早的阶段就已经确定了,但是在具体选择什么材料进行组合讨论了很久,一开始想用木头,后来讨论觉得太重,造价太贵了。最后选择这种防水面料+金属。

shanpenghao3

shanpenghao4

Library

书架 Library,这是我 2014 年做的一个项目。其实出发点很简单,我非常讨厌组装式的家具。搬家拆了装,装了拆,连接件特别容易坏。这个书架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原理,也就是三角形斜边一定长于直角边,然后利用铁盒本身的自重锁定在梯子上,不需要螺丝,操作简单。这款设计最后展出的时候想问我买的人很多,可惜自己项目接着项目,没有时间去量产。这也是我这么多项目里面最简洁的一个设计,把功能性放在了第一位,摒弃了所有设计师的表达欲。

虚构的设计 root//aspect no.1-no.3,这是我 2015 年和德国设计师 Denis Kostic 合作的一个项目。初衷是回到人类起源的原点探索三个东西,一个是火,一个是时间,还有一个是寂静。在这个系列里面,我们并没有把最后三个东西称为产品(product),而是物件(object)。如果定位为做产品,那么就有很多现实的问题需要解释和考虑,但是如果作为物件,那么我们可以专注在概念的探讨上面,这个物件是可以作为艺术装置被接受的,事实证明最后的效果很好,我们就是在这个项目里面挑战人对于既存事物的认知和习惯,但是这种挑战并不是说「未来」有更好的,而是说「未来」来自于我们的「过去」,你不要忘了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简单说下三个物件:

fireligtht2

是探索人的动作与光的关系。

shanpenghao6

时间探索的是时间到底是什么的存在,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时间的概念其实是为了符合机械化制造生产工作所诞生的,时间在人类历史的某一个阶段是很个人的东西,你的心跳一秒决定了你的一秒时间。是一种把时间的流动和生命的流逝结合起来的概念。

shanpenghao7

寂静这个东西其实是为了告诉你,低头思考是一种很棒的状态。我们现在因为社交媒体,信息过载已经很少有时间去处理信息。寂静提供了三种声场,抬头听到音乐,视线放平可以正常沟通交流,低头获得完全寂静的声场。让你体验下在信息过载之前的社会人类的大脑运作状态。

设计癖:做一款产品的设计,不是一触而就的,中间都会遇到很多问题,你都遇到过哪里记忆犹新的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

单鹏昊:每次做项目都会有很多困难,有时候困难是概念发展阶段的,有时候困难来自于具体实现,有时候又来自于产品预算。很少有一个方法解决所有困难的办法,但我自己感觉其实面对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慢速度,心态上,动作上都放慢。比如做茶器的时候就是如此,第一次做的时候所有该犯的错误都犯了。做模子也犯错了几次,怎么办呢,重做呗。

有时候慢是一种很好的状态,你慢了你才不会看不到需要注意的事情。比如做陶瓷,我的师傅常和我说,要慢,心情不能急。比如做石膏模子就是一个等的过程,可能前后要做 10 个小时,但是其实等它每个部分成型的时间在 8 个小时,真正在动手的就在 2 个小时左右。

但没这 8 小时的等,成不了这 2 小时的事儿。

设计癖:最喜欢的设计师是?

单鹏昊:喜欢的太多了,很难说出最喜欢谁,其实都是阶段性的。我最早开始学设计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 Charles Eames,然后是 jasper morrison,深泽直人,konstantin Grcic,其实现在也喜欢,但是主要对他们太熟悉了,所以有时候就不愿意多提。

其实来了欧洲之后发现好设计师很多,很多人只是不被知道罢了,具体名字我就不提了,太多了。有时候能被媒体看到是一种幸运,不被看到也未必是坏事,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事情。设计史会给这些人一个正确的评价的。

设计癖:为什么给自己网站起名叫设计制造研究所?

单鹏昊:我感兴趣的总的来说是具有实体感的东西。实体感的意思是在物理世界存在的东西。只要是物理世界存在的,那么就一定会被物理世界的法则限制、加工、制造、材料属性、人的使用等等。这是限制,也是我喜欢挑战的事情。

怎么把设计、制造、研究三件事情整合起来就是我想要探索的事情。和国内客户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也一直强调,希望能够多了解对方的工艺、制造水平,按照这个来做一些超越现有局限的设计。其实中国大陆有很多很好的制造企业,可惜就是找不到比较合适的工业设计师来做合作开发。其实,我的一个理想也是能够多和本土的一些制造企业合作,做一些优质的产品。

这大概算是这个名字的由来吧。

设计癖:2015 年,你被德国包豪斯 Bauhaus Foundation Dessau 基金会邀请,参加面向全世界的为期两周的设计工作坊。希望你能够分享一下这段经历的所见、所闻、所感。

单鹏昊:非常棒的体验,遇到很多有理想有作品的年轻设计师。去年的主题是给德绍包豪斯的大师之宅设计新的室内。包豪斯和宜家基金会从全世界邀请了 21 个设计师,当然德国本土的占了大概 1/3。

shanpenghao20

我根据兴趣选择了设计 Oskar Schlemmer 的 atelier ,也就是工作室。根据选择的类别,分组就形成了。我们组有一个工作三年的建筑师,另外两位分别来自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产品设计师,一位来自美国的染织品设计师。

一开始大家互相不太理解互相做的事情,因为每个人受的设计教育都有不同,我因为比较特殊,基础课和建筑系的一起上了一年,也和染织品设计师合作过,所以我知道他们每个人可以干什么,所以最后的角色类似于项目经理带着他们往前走。

shanpenghao22

其实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一种专业的教育给你打开了一扇门的同时,也给你一双只能通过这个专业看世界的眼睛。比如建筑师会很关注空间的部分,但是很多细节的事儿他管不了也做不了,家具和制造的部分可能要仰仗产品设计师的经验,染织品设计师更多的还是关注材料,你让他做一个好看的包很容易,但是你要让他帮着一起考虑空间这个事儿他做不了。当然大家都还很年轻,所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在过程中我感觉很少有人可以在多个维度评估一个事情,但是往往现实世界中,一个项目有很大的复杂性,并不仅仅是把所在领域的「东西」做好了就行了。一件产品摆在哪里,是有前因后果的。使用空间,谁来卖,成本制造,怎么流通,品牌连续性怎么处理,这里面有太多的东西,真的要把一个事儿做成需要和很多不同行业的人一起合作,互相成就。

shanpenghao21

回到 workshop 本身,我们这个设计需求其实挺复杂的。2019 年就是包豪斯成立 100 周年了,基金会希望能够把 Meisterhaus 作为艺术家驻留活动使用起来,这也是这次 workshop 的源起。但是难点在于什么呢,Meisterhaus 已经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不允许进行进行室内改造,所以设计师就要动脑筋了。我们这组的挑战最大,因为工作室可能是艺术家呆的时间最久的地方,而我们总结出来包豪斯最棒的地方就是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所以能够让两个人同时使用工作室就变成了我们的设计主要点。还有一个需求就是灯光系统,因为现在的大师住宅里面没有很好的照明系统,而重新进行布线时不允许的,所以解决好的照明也是一个需要关注的事。

最后,我们设计了一个类似于 house in house 的模块系统,让人可以在里面工作。根据参与的艺术家设计不同的需求,可以把自己的东西挂在网格系统上。因为包豪斯基金会版权的关系,我没有办法在这里展示他们的平面,但是可以展示基本的线框图。这个网格系统是以包豪斯的窗子的尺寸作为基本模数关系来做的。第二张图展示了不同的使用场景。基金会挺满意这个方案,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勇气用这个方案了。

打印 postcard2 shanpenghao17

这次活动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同路人。有几个和我走的比较近的,我也一直保留着联系方式,大家都很期待未来可以做一些事情。

关于活动的照片可以看我们整个活动的 tumblr

设计癖:你还是昌江源生态农场合伙人?

单鹏昊:是的。昌江源是一个成立于 2012 年末的生态农场,主要做生态无公害的巴马香猪、野生百花蜜等,其实初衷是想通过科学的生态养殖和现代化的品牌管理运作这个事情,让食物拥有本来应该有的味道,好的食材卖合理的价格。我是 2013 年暑假开始进入到这个项目里面的,主要负责品牌以及包装设计。

实际在做的时候当然遇到很多苦难。因为农业是一个初期投入大,收效缓慢的行业。大家信任你需要一个时间,你需要靠自己的产品质量一点点赢得口碑。我们很幸运,一直被回头客支持着。在这里也借助设计癖的个影响力喊一嗓子,如果有投资人、餐饮业从业者对我们的农场和产品感兴趣,有合作意向,请联系我,大家一起把这件好事做得更好一点。

设计癖:现在进入毕业设计的阶段了,下一步的规划是什么样的?

单鹏昊:走一步看一步。应该会在德国先工作一段时间,我很想在企业里面呆一段时间,看看企业的产品开发流程是怎么样的,锻炼自己的商业设计的能力。而且我很期待与比我优秀的人合作。

shanpenghao27

另外开设自己工作室的日程已经提上来了,因为想要合作的公司已经有一定的数量了。如果有合适的合伙人一起进来和我一起做的话,我可能就会考虑全职运营事务所。我不太想做一个 one man studio,这在欧洲很常见,但是我自己的经验还是喜欢和别人一起做,取长补短,可以做出更棒的作品。未来可能会把自己的重心放在产品和空间这一块,这也是我自己最感兴趣的部分。

设计癖:将如何处理商业和设计的平衡的?

单鹏昊:很多人认为设计是为商业服务的,某一个层面我是认可的,毕竟作为一种工具这是很好的帮助客户增加竞争力的东西。设计师也需要吃饭。不过,我想设计还有另外一个层面,这是很情怀的部分。有的东西做出来就不是为了卖钱的,而是为了传播一种想法,表达一种态度,这样的东西也有存在的价值。至于怎么平衡我觉得我还没有资格去讲这个东西,如果我开始正式运营自己的事务所,我想我们可以再来聊聊这个话题。

设计癖:期待那时候跟你再交流,感谢你的精彩分享。

联系单鹏昊:augustendless@gmail.com

如果你也有话想说,有经历要分享,有产品求报道,可投稿至:may@shejipi.com

你最喜欢单鹏昊做的哪款产品?

加载中 ... 加载中 ...

你此刻的心情

  • 91

  • 0

  • 2

  • 4

  • 4

版权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设计癖的文章,目的在于传播,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站无关;凡本站所发布的图片、视频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与研究,如果侵权,请提供版权证明,以便尽快删除。

留下评论 全部评论(5)

  1. 匿名

    真心想好好搞工业设计,但是工作很难找啊。。。。

  2. 匿名

    好棒

  3. 匿名

    国内的学校什么时候能有车间~~~~(>_<)~~~~

    1. 匿名

      中国美院就有!

    2. 匿名

      央美就有